不一样

  吴邪强拽着胖子重新回到了墓室,

  原本百无聊赖看着时间,甚至有些紧张的潘子和顺子见到再次上来的两人立刻高兴起来。

  就在和潘子顺子汇合,四人一起准备离开墓室时,

  胖子惦记着自己的包,还是有点不死心,

  “天真,我觉得咱还是得去一趟,不是,我的不拿,不还有道士的包吗?他和小哥都实用的很,包里全是食物武器药那些,全丢那太可惜了。这后面万一要用到他东西呢?我觉得咱还是需要把包拿回来。”

  吴邪想了想,也有点迟疑起来,这死胖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知道,但是对方说的确实在理,后面情况不明,哪怕现在武力值够用物资也不一定够,有张言的东西他们自保能力也能强点,让小哥少点负担。

  见吴邪动摇,胖子大喜,立刻就想往回钻,却被吴邪拉住了,

  “等等,我们就算了。”吴邪看了眼顺子和潘子,向胖子无声示意:“等小哥过来让小哥帮忙拿吧。”

  胖子明白过来:“那咱贴个条?”

  吴邪点点头,思索着补充道:“贴这泥俑通道外面。里面他不一定看。”

  说着他就扯了张纸条动笔写了起来。

  胖子见状赶紧道:“一只羊也是捡,两只羊也一样,别忘了让小哥带上我那包啊!”

  吴邪笔顿了顿,翻了个白眼:“忘不了你的!”

  两人在泥俑通道入口处留了张便条,就和另外两人继续向外面走去。

  在又出了一条通道时,前方的景象顿时变了,原本应该通畅的通道尽头成了一堵石墙,只是下半截已经给炸飞了,露出了很大一个空洞。

  胖子打量了一下这个破碎的口子,惊讶道: “哟,这小哥,啥时候还学起咱的绝活了?炸得够漂亮啊!”

  吴邪看着这种明显是精准爆破的手法,在心里也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在他心里,那闷油瓶好像从没玩过这些,没想到居然也能玩的这么溜,他倒是理解为什么这里的石墙没打开——这地方给炸成这样,有机关也给破坏了。

  他左右看了看,几个人俯下身子,鱼贯而入,进入了门后的墓道中。

  “行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小哥他们赶过来吧。”

  ……

  这厢张起灵带着张言迅速穿过了两道泥俑通道,然后动手把人解放了出来。

  “呼”再次呼吸到空气的张言咳了两声,重重喘了两口气,顿时有视线投了过来,

  他看向没什么表情的张起灵,对方原本深邃而锐利的眼睛里此刻正带着纯粹的关切,

  张言顿时反向安慰起来:“没事,捂了这一会脑子反而还清醒些了,没感觉我现在正常多了吗,现在问题是外面那些人。”

  说着张言半叹气的笑了下,半自语的琢磨道:“潘子就不说了,见到吴三省一定是会卖了我的,至于顺子,按之前我探查的情况看算一双面间谍,吴三省真是好把戏……之前这些倒没问题,但现在我精神力废了,再多也看不出来,真这幅样出去,肯定会被暗地那些人顺手收拾掉,起码得想个法子暂时掩饰下。”

  张言仔细琢磨起手头有的东西来。

  张起灵沉默着没说话,眼神深处出闪一抹犹豫,却又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不见。

  他突然放下除黑金刀以外的其他东西,站起身,无声向外走去。

  张言见状有些迷惑,看着速度越来越快的张起灵微微抬高了点声音“干嘛去?”

  张起灵如同没听见,只继续往外走,

  明明这样子一如既往,张言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你等等,等等,先回来帮我个忙再去干你的活,很快的。”

  黑暗通道中,张言只看到张起灵似乎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又似乎没看,直接停下来走了回来。

  见张起灵回来,张言笑了下,指了下泥俑通道,此时里面的泥俑都正死死盯着他:“你帮我把里面我包拿回来,然后要靠你给我伪装一下了。”

  张起灵没立即点头,而是看向张言“你有多少把握?”

  “六七成应该有。”

  闻言终于略微放松点的张起灵这时才注意到一边墙上还贴着张纸条,顿时伸手取了下来。

  靠墙壁上的张言看不见对方的动作,只是掂量着道“好歹也打过交道,胖子他们肯定也会帮忙掩护,只要暂时让他们摸不清虚实,应该能撑点时间让他们不敢妄动我,等出去后也有办法,吴家情况复杂,跟他们又有点渊源,就像暴风眼,因此后面只要我跟吴邪回他家那动物园老实待着应该就没问题,足够撑到我养好伤。就是对付他们的事肯定是执行不了,得再拖一段时间了。”

  “药物伤害呢?”

  “小问题,副作用再大能大过我现在这个破身体?撑过这段时间,到时候一并养着就是。”

  张起灵点点头,再次向通道里走去。

  十多分钟后,他就再次背着两个包回来了。

  张言惊讶的看了眼张起灵,不过懒得问。

  有了工具,两人顿时一个指挥一个做的干了起来。

  就在快完成各项工作时,张言突然轻声问道“你之前是想去把顺子他们解决掉?”

  似乎是因为张言声音太轻微,张起灵整理着易容材料没出声,好像完全没听到问话。

  张言也没再问,只是微微扭头看向一旁通道“我跟你说过我以前的事吗?好像没。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待的张家,那个时候张家人还挺多,也不是现在这样,他们很少出手杀人,更多都是梦游一样做任务,看着又独又闷,可真正近了就知道,压根不是这样。”

  “我当年走的路不是现在这样,本来是要死很多人的,可他们却怕我粘血太多会出问题,日后回不了头,当初因为我杀得人够多了。”

  “洞里两个,当初特意分给我替我干脏活的。结果呢?全死这了。”

  张言停了会,看向张起灵,目光沉沉,内里又似乎带着茫然和无措:“别走你家老路。”

  他又看向张起灵身后的通道,目光有些发怔:“吴邪和王月半也不能。”

  张起灵沉默了一下,抬手轻轻拍在张言肩膀上,看着对方眼睛认真道:“不会的,不一样。”

  ……

  吴邪和胖子正在看着时间在那侃天,

  这时潘子和顺子突然回头看去,顺子同时说道“老板,张老板他们回了。”

  吴邪和胖子也立刻回头,就看见张言和张起灵走了过来,

  注意,是走了过来,

  吴邪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袭白袍蹁跹,似乎气神完足,一如初见的张言,不仅没放松,反而心里更为紧张起来。

  他勉强压住内心涌起的各种情绪和担忧,上前接过张起灵手上胖子的包,对着张言笑了笑“回啦?这么快?”

  胖子看了眼两袖清风没一点东西的张言,又看了眼身后背着原本张言包的张起灵,顿时也明白了点,乐呵呵的上前揽着张言亲热道“这就半个小时没见,臭道士看着又帅了点啊?”

  他一边揽着,一边不着痕迹的用眼神示意道:两秒跪?

  张言立刻横了一眼,你有意见?

  有,而且是非常有,胖子不着痕迹又扶了把,低声道:“死要面子活受罪,回头等着瘫啊。”

  张言隐晦的撇了下嘴,权当没听见胖子的话,毫不客气的把大半力量就着胖子的手放了过去,“你东西我可给你拿回来了,怎么样,还不赶紧说声谢谢哥啊?”

  “嘿,刚回就占我便宜,道士你这心眼够坏的啊……”

  在外人看来,两人勾肩搭背嘀嘀咕咕的就是一幅哥俩好的样。

  吴邪看着笑了笑,望向张起灵:“小哥,我们现在怎么走?”
http://www.swimat.com/book/669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