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九十章 一剑光寒十万修

第九十章 一剑光寒十万修

  “嗡!”

  云苏一指点向前方,刚一催动天残剑势,那悬浮在空中的天残仙剑马上就瞬间活了过来,嗡嗡轻鸣,隔空传来一股奇大的吸力。

  眼前的诸般景象,也随着剑势升腾,完全变了。

  就像当日领悟这天残剑势时,云苏仿佛又站在了无尽星空之下。

  那一次,绚烂的星河尽皆崩碎,无数亘古星辰被剑势搅烂,许多数十万里甚至百万里大小的星辰碎片跌落下来,从星空深处呼啸俯冲而来,杀机弥漫,极具敌意,仿佛要将这渺小到连尘埃都不如的修士毁灭。

  如果不是曾经见证过一场虽然不太完美,但依然算是开天的盛举,云苏想不出除了依靠无穷无尽的寿元硬抗以外,还有什么办法能挡住那毁灭一切的剑势。

  只是这一次真正施展天残剑势,却大不相同。

  漫天的星辰,斑斓的星河,破碎的天地,毁灭的规则,都不再是云苏的敌人。

  它们不再试图靠毁灭气势压迫或者摧毁此人,不但对他没有丝毫的敌意,甚至隐隐有一种剑道自然,亲近此人的意味。

  云苏,已经成了剑势之主,成了这一切的主人!

  这剑势星河,天地残象,隐约能见到许多修炼者在厮杀,使得无数的亘古神山崩断,不计其数的神兽遭劫,十万丈长的黑神龙被人拦腰截断,如瀑一般的龙血漫洒长空。

  也有一群群以凤凰为首的神禽,纷纷燃起了神火,拼了命,最终却无法浴火重生……

  “这天残剑势,明明只是一门没有生命的剑势,居然能将一切它参与过的破败和毁灭之气势融合入自身,着实神奇。”

  云苏虽然当初忍受住了天残剑势那毁天灭地的压迫,学会了剑势,但却不知道它的真正来历,也没有什么传承记忆,而是完整的,直接占有了剑势。

  以他如今的境界,有太多东西看不透了,天残仙剑多少还有些属于仙剑本体的记忆,这剑势既没有生命,也没有本体,却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

  “五百年寿元!”

  云苏催动剑势,剑势和面前的天残仙剑形成了共鸣,仙剑开始从云苏体内吸走大量的寿元生机。

  随着寿元注入,天残仙剑的气势越来越足,从云苏观想的天残剑势中抽取的力量也越来越多,直到注入了五千年寿元才渐渐停下。

  天残剑势,修习难度极大,使用的条件更为苛刻,对一般修士而言,几乎就是最诡异的催命神功,一用就死,适合拿来拼命。

  也难怪自称神兽后裔的小奶狗,也等了一万年才等到有人能学会剑势,带它和张一凡离开神山。

  天残剑势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

  云苏接受了传承,学会了天残剑势,配套天残仙剑使用的时候,只需要将天残剑势观想出来,然后将寿元注入仙剑,这些剑势就能转移到仙剑上去。

  就像武林剑客,能够将剑气附着在剑上,剑修能将法力注入剑中产生剑意,这剑势不是仙剑本来就有的,而是得自云苏施法。

  寿元注入越多,仙剑能复制的剑势就越强。

  五千年的寿元注入后,天残仙剑变得通体赤红,微微颤动时仿佛搅碎了空间,让它四周看起来如同水中起了涟漪,湖面生了波澜一般。

  上面氤氲着一股直冲霄汉的剑势,毁灭和破坏,天地碎裂,星辰破灭全都在仙剑上氤氲可见。

  就连云苏都察觉到那仙剑上孕育了一种恐怖到令人心悸,似乎要毁灭一切的大破灭之力。

  “适可而止,不能再多了,也不知道威力够不够!”

  云苏也是第一次用这天残剑势来驱动天残仙剑,注入寿元太多的话,怕威力太大,伤及无辜,注入少了,又怕威力不够,便一边把控着仙剑的威力,一边注入。

  注入了五千年后,云苏神识由内到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完全无恙,以如今化神境巅峰的道行和强大修为,他估摸了一下,大概极短时间失去两三万年寿元,才会有晕眩感。

  比起入道那一夜,被女鬼压床时,强了数百倍。

  那时候,大约每一次呼吸的时间会流失几十年寿元,整个人能明显察觉到寿元在被抽走,身体像是在泄水一样。

  后来那女鬼越吸越快,差不多一秒的时间吸走一两百年寿元时,就会觉得晕眩,头昏眼花,四肢无力,有大病的感觉。

  “去!”

  云苏隔空一指,一丝神识便附在了天残仙剑上,然后循着前面灰衣老道身上的那一丝神识之力的踪迹,以快到令人无法理解的速度,嗖的一下便钻入了虚空中,追去了。

  仙剑过处,虚空完全被撕裂,打破了天地间的空间规则,转瞬间便从虚空中又钻了出来。

  这一进一出,便是万里之外!

  如果只是单纯的仙剑,因为云苏此时实力还不够,也是做不到这般强横的,实在是天残剑势与天残仙剑原本就是一套,配合使用的时候,剑势毁灭破开所有屏障,而仙剑本身锋利无比斩破阻碍,组合起来,便能具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威力。

  那灰衣道人其实也是用了类似的办法,只不过他手中的石符无法破开虚空,却能以一种诡秘的方式,在空间中跃动。

  那张石符,是一件罕见的,有使用次数限制的符类古宝。

  单独使用它的时候,只需要施法点燃它,便是一张无法定位的瞬移符。

  但如果以修士的本命精血来催动,再在万里外布置一些接引阵法,配套使用,它便能定向瞬移,一举跨越万里之遥。

  只是此法应该还有其他的巨大代价,比如修士本身会伤及本源,又或者那阵法需要消耗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的灵石,甚至是其他的宝物。

  这种逃命之法,看似夸张可怕,实际光是建设那些接引阵法,便代价极大,甚至可能需要百年千年之功,都是为了关键时刻,好让一些门中高层可以逃命,非常笨拙,但还算好用,不过也只有传承两万年的不老山这等势力才用得起。

  一个大势力的神游境的化神散仙,掌握的宝物和资源是很恐怖的。

  “这不可能!”

  灰衣道人忽然心头警觉,回头一看,只见虚空中居然钻出来了一把仙剑,不是飞剑,也不是灵剑,而是真正的仙剑,上面居然附有仙灵之气,只是看不清那仙灵之气有多少,是伪仙器还是准仙器,想来也不可能是真仙器。

  他虽然不知道此剑是伪仙器,还是准仙器,但却知道,没有一样是自己惹得起的。

  这仙剑不绕路,不迷路,死死地锁定他,直直地追着自己而来,带着一股令他隔着上百里都惊惧无比的杀意,仿佛要破灭一切,浑身都疼痛无比,衣物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撕裂,身上的毛发和皮肉也在碎裂掉落。

  “遁!”

  灰衣道人顾不得代价了,一口精血喷在那已经烧了小块的石符上,再次燃烧了起来,瞬间又失去了踪影。

  “嗖!”

  天残仙剑微微一动,直接钻入虚空,再出来时,又是万里之外。

  “该死,阴魂不散!”

  那灰衣道人回头一看,吓得眼眶瞪裂,这次是真的怕了,明明已经逃出了两万里了,这该死的仙剑为什么还能紧追不放。

  那金光神人难道真的就强到了,能隔着两万里追杀自己的地步。

  “既然无路可走,便引你上不老神山,只要神山巨擘施法拿下这仙剑,老夫非但无罪,反而是万载奇功一件!”

  拥有仙灵之气的宝物,在南洲百万里疆域也出现过几次,虽然只是伪仙器,而且每一次都是昙花一现,最终也不知道落入谁手中,但每次出现都能掀起腥风血雨,引得无数势力争夺。

  据灰衣道人所知,历史上就曾经有小门派,意外得了一件伪仙器,结果靠着它镇压气运,护持教派,结果传承十万年而不灭。

  手中的石符只能支撑到回不老山,如果不回去,那迟早会死在这仙剑之下,而回去不但能保住一条命,还能立下大功。

  灰衣道人试着穿上衣物,结果转瞬又被那仙剑上恐怖的杀意搅碎,干脆也不穿了,再次燃起石符。

  可惜,这石符只有两遁之力,配套的接引阵法也不过两座,便耗费巨大到让人难以承受。

  此时再次点燃,石符连随机瞬移的能力都没有了,倒是能帮助灰衣道人飞行。

  如此一来,一追一逃,方才的一遁万里不管用,此时只能飞着逃,云苏就更不着急了,天残仙剑随时都可以杀了此人,但既然他想走,便看看他是否要回不老山。

  狗被撵急了,有可能乱入穷巷,也可能回自己的狗窝老巢求救同类。

  这一追一逃,从函天城一直北上,大约五万里的路途之上,动静之大,所有的修炼者都被惊动了。

  普通的生灵,只是听到天上有晴日炸雷之声,隐见神异光芒,有人戏称是雷公电母出动,以雷霆神光降妖除魔。

  但在修炼者眼中,由于他们灵觉更强,心有感应,这可就是最恐怖的景象了。

  “夭寿啊!这是何方仙人在打架咧!”

  一只开了灵智的树妖,原本正在沐浴着清晨的阳光,随着微微的清风扭动着自己妖娆的身姿。

  忽然间,全身惊悸,树叶簌簌落下,那从天而过的惊天杀意,隔着那么远便令它心灵颤栗。

  不多时,又路过一国边境,两军正在对垒,忽然见到天上如此异象,纷纷吓得罢战收兵,以为是天降灾劫,不敢再战了。

  天残仙剑追过一处灵山福地时,许多魔道妖人正发出令人震耳欲聋的惨笑,四处追杀这个小宗门的修士,有的异类魔修刚刚抓到一个修士,习惯性地就要朝嘴里递。

  “老夫倒要看看,死到临头了,你们这种撮尔小派,除了等着被活祭魔神,还能做什么,哈哈哈,别喊了,苍天没眼的……”

  忽然,为首的一个正仰天长笑的魔头,微微一怔,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咦,那是什么……”

  忽然,这些杀戮极重,身上戾气逼人,怨气缠身的魔道修士,抬头望到南方有一道光从空中而过,一时间气机牵引,暴虐杀气引动了剑上的一丝剑势,只见无数剑雨坠落,专找那些魔道妖人,没有一个能幸免。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谁说苍天无眼,哈哈哈,感谢苍天,呜呜呜……本门命不该绝……”

  一追一逃,便是五万里!

  五万里境内,数以十万计的修炼者,开了灵智的各类生灵,甚至是一些神祇,精怪,全都看到了这惊天的异象。

  也不知道那绝世杀剑,到底是在追谁。

  所有修炼者都在猜测,到底是谁被追的上天无门,入地无路。有修为高的修炼者,自然能看清那仙剑前方,有一个浑身焦黑,冒着血光的人在飞逃。

  个别修为极高的修炼者,自然隐隐能看出那前方像是一个人的修炼者,因为被追的施展精血秘术,也无法隐匿气息,修为就容易被人看穿了,居然是一个已经达到了神游之境的化神散仙。

  如此一来,那仙剑主人到底是多么强绝的存在,光靠一柄仙剑便追的一名神游境的化神散仙赤身而逃。

  “此人的气息,好似是不老山的不灭散人!”

  “哈哈哈哈,居然是那不老山的老狗不灭散人,当年坏我道行,毁我师门,如今也被人追的像一条狗一样。”

  “南洲怕是要出大事了,堂堂不老山化神散仙中排名第二的巨擘,居然被追的成了丧家之犬。”

  “哼!不老山这几千年来,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今日总算是被人脱了衣裤,赤果果地羞辱了。”

  “这何方修士,连不老山也敢惹,怕是不知道这不老山背后的手段,有好戏看了。”

  如此惊变,在进入不老山统领的十九国境内时,更是掀起了欣然大波。

  一些王朝供奉的高级修士,也认出了不灭散人,觉得难以置信,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不老山,堂堂神游境的不灭散人,居然如此狼狈。

  这一路五万里,灰衣道人不灭散人逃得是肝胆俱裂,丢的是不老山的脸,一路逃,一路丢,他人还没跑回不老山,各种小道消息,流言蜚语就传遍开来了,尤其是在不老山统领的十九国疆域,传言四起,有心之人见了,不禁抚掌而笑。

  不老山,这个脸丢大了。

  终于,在手中这块价值百万灵石的瞬移石符烧尽,化作飞灰的时候,被追的已经昏昏沉沉,身无片缕,浑身龟裂的灰衣道人,总算看到了那熟悉的神山,顿时老泪纵横,神识传音,声嘶力竭地喊道:

  “神主,老夫九死一生,引回来了一柄仙器级别的绝世仙剑!”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