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八十七章 天神戮妖魔

第八十七章 天神戮妖魔

  “神人降世了!!”

  当云苏身披万丈金光降世,施展千里神音,欲以无上神通降魔之际,两军近三十万人马,无论是将军士卒,全都惊呆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除了这遮天蔽日的金光,什么都看不到了,哪怕是近在咫尺的袍泽和战马,也都消失在了这无边无际,撑满了全部视野的无边金光中。

  凡尘间,金黄为贵,无论是黄金这般的黄白之物,抑或一国之君的起居用度之物,还是眼前这漫天金光,都让人觉得畏惧,渺小,安全和崇拜。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跪下的,一开始是将士们放下刀枪剑戟,收了弓弩,跳下马背,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接着,就连二十多万匹训练有素的战马也屈膝跪下,以马首贴地,发出低沉的呜鸣声。

  两军将士,此刻已经不分阵营,不分高低贵贱,无论是将军还是小卒子,都是同样的动作。他们一边山呼海啸一般地参拜神灵,一边自述罪孽。

  大部分普通将士,被动参与了两国之争,倒还好一些,只是在这金光神人的无边神威之下瑟瑟发抖,兀自忏悔。

  那些原本就是积善行德之人,又或是机缘深厚者,沐浴了这无边金光,又被神音灌耳,顿时觉得身体康健,许多沉疴残疾居然在渐渐好转,甚至连一些刀枪剑伤也在飞速地愈合。

  但有一些人,本来就性情暴虐,满心杀戮,甚至作恶多端的,比如从军之前便是作奸犯科的重犯,抑或是曾下令奸辱屠杀妇孺的将领军官们,此时却犹如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无边金光,千里神音犹如一把千钧重锤不断地敲在他们心上,眼前幻境丛生,过往重重,许多极大的罪孽因果涌上心头,先是痛哭流涕,随后或是以头抢地撞击地面而死,或是拔剑自刎,大彻大悟,放下屠刀,了却自己。

  一些罪过轻一些的,虽然不至于那么极端,但也痛哭流涕,甚至屎尿横流地忏悔认错,有的人高喊一声‘吾乃不孝不义之人,如今想来实属不该,今日刺臂明志……’,然后便一剑捅了自己的手臂。

  “两国交兵乃是王朝气运之争,非战之罪。尔等无大罪过者,放下屠刀,潜心忏悔,皆可赦免。

  此战,到此为止!”

  云苏见到这三十万两国兵卒的种种异象,也是感慨不已,作为长生不老的修士,无论今日还是将来,他也许会对某一种族有情感上的倾向性,但一般情况下,并不会过度偏袒,凡人一生,不过蝇营狗苟数十百年而已,是非过错自有人评说,并不一定要由高高在上的修炼者和修炼势力去判罚。

  修士最怕因果,凡人又何尝不是。

  比如那不孝之人,除了极其极端的情况以外,为人父母者,如果当着儿女的面虐待家中爹娘,三五十年后自己老了,多半也是报应缠身,晚年凄苦。

  云苏今日施展无上道音,主要还是为了镇魔,并不是做那世俗判罚之人,这三十万凡人将士,除了那些大奸大恶者陷入了自己的心魔无法自拔外,其他人只要能幡然醒悟,便能了却过往,机缘深厚者甚至能得到一些好处。

  之所以没有刻意避开这些凡人兵将,云苏也是经过反复考虑。

  两国交战,总会死人的,但今日既然遇到了,便不能让他们再因为修士的野心而厮杀,化作草原沙海中的一具具白骨。

  修炼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而不是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以更无情的道心去践踏无辜生灵。

  云苏的本意,只是让他们这一次停止厮杀,至于其他的,以后的事情,便管不着了。

  “神人开恩了!”

  “神人万寿无疆!”

  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的两军将士们无不欢呼雀跃起来,此番大彻大悟,虽然人与人的想法不一致,甚至两国的仇怨依然存在,但此时此刻,却再也没有人愿意拿起刀枪厮杀了。

  就连那乌兰国太子,鬼帅图尔多,以及被妖蛊深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金吾卫大将军戴天澜,在这神人降世,金光道音降魔之际,体内的无数妖蛊纷纷在金光中化作黑烟被炼化了。

  然后,他虚弱的身体居然感受到了力量,下床,跪拜:

  “大成西征军统帅戴天澜,谨遵神人旨意!”

  “乌兰国元帅图尔多,谨遵神人旨意!”

  “乌兰国太子瓦尔多努,谨遵神人旨意!”

  “大成定波军统帅何濡明,谨遵神人旨意!”

  一时间,不仅仅是方圆十数里的两军将士领了神人旨意谢恩,就连远在百里之外的函天城,刚刚拿下雄关的何濡明,也见到了这一切的异象。

  那无边无际的金光中,仿佛顶天立地的神人,还有那隔了上百里依然清晰无比的神音,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灵可以例外。

  金光和神音越传越远,足足到了千里之外,大成西境三州,甚至是杨州境内都看到了天边的万丈金光,还有那声若滚雷的神人话语。

  无数的凡人,无数的生灵都在虔诚跪拜这不知名的天降神人。

  各地城隍阴司,土地山神,也走出了各自的道场,躬身而拜。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草原大漠中,千里之内,但凡是生灵,尽皆顺服。

  如果说上千万的各类生灵,沐浴金光,聆听道音,感受到了春风旭日一般的温暖,祛病驱邪的话,那在场的鬼方神殿众人,却是倒了大霉。

  相比起普通的生灵,这些修炼者明明是离仙神最近的,也是有一丝可能成为真真仙神的生灵。

  但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只信自己,只信奉人多势众拳头大,而不信仰所谓的世俗道德,更不信仰那冥冥中的仙神。

  他们更忌惮那些亘古仙门,而不忌惮所谓的天降神人。

  懂得越多,便以为真懂了,心中的畏惧也越来越少。

  “啊……”

  鬼方神殿五百多名还活着的修士,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被那金光镇压着,心神又受到了神秘的道音控制,只觉得莫大危机降临,却根本无法反抗。

  随着那万丈金光浇灌下来,很多修士的身上开始冒起黑烟,黑烟越来越多,却是无数的鬼物被净化了。

  “啊……还我的道行!!”

  忽然,有人惊恐地发现,随着金光在身上流动,一身精修了数百年的道行正在冰雪消融一般分崩离析,而体内的真元法力也在被逐渐抽离。

  化功!这金光和道音居然在化去所有鬼方神殿修士的一身道行和法力。

  仿佛是有一种神秘的规则,在抽离身上的一切。

  一开始是道行,原本对天地的一些感悟是清晰的,渐渐地却变得模糊,晦涩。接着是法力在流失。

  “我,我变老了……”

  很快,有人惊恐万分地发现,这金光和道音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也不知道是在加快时间,还是抽离生机寿元,一头黑丝正在变白,接着皮肤开始失去光泽,逐渐老化,五官坍塌,眼睛浑浊。

  “呼~”

  一阵清风吹过,只见无数的鬼方神殿修士,在极短的时间内,仿佛经历了沧海桑田,万古岁月一般,想起了这数十年或者数百年,上千年的一生,杀害了无数的人,摧残了无数的生魂,做尽了坏事,原本以为有个大靠山便无所畏惧,此生无忧,谁能想到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原荒漠中,遭遇到了惊天大难。

  他们经历了所有的大恐惧之后,终于走到了罪恶的尽头,先是衣物和发须化作齑粉,接着是身上的皮肉,最后连骨头也化成粉,尽皆随风而去,什么都没有留下。

  短短时间,原本还杀气弥天,憧憬着阴山皇朝的无上伟岸,想象着自己站在仙古皇朝的天地王座之下,作威作福。

  如今,一切都没了,作恶多端者,遭遇了最恐怖的心身摧残,化作飞灰。

  “这……”

  大阵崩碎,最先醒悟过来的反而是抱着必死决心,要拉四个化神散修垫背的东来剑仙。

  他睁开眼时,只觉得眼前金光万丈,天地间弥漫着一股雄浑道音,仿佛在叩问心灵,刹那间,过往种种,无数故人全都涌上心头。

  “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天大的神通!”

  东来剑仙惊愕到了极致,目瞪口呆,甚至连眼眶都撕裂了,来人道行之高,神通之强,乃是他此生仅见。

  所谓此生仅见,并不是说他在南洲没有见到过更强的修士,而是包括下山之前,哪怕是在自己的师门,那号称南部三洲千万里疆域的第一剑门,太极剑界,他也没有见到过如此神通广大,道行通天的修士。

  就连他那位号称太极剑界三大剑神之一的师尊,明面上已经是太极剑界的三大巨擘之一了,也绝对远远不如眼前这从天而降,却连身形都看不到的修士。

  这穷乡僻壤的南洲,南部三洲排名最后,也是疆域最小,灵气最匮乏,物产最普通的南洲,为何藏着如此神人。

  “此人定然道行惊人,修为极高,但未必就到了无敌南部三洲的境界,也许另有秘法,难道是传说中西部洲的佛修?传闻那些佛修擅长镇魔之法……”

  东来剑仙百思不得其解,他曾听那位化神真仙的剑神师尊说过,在遥远到连修士都难以到达的西部洲,那里疆域极其辽阔,除了明面上的几个西部洲,还有无边的神秘之地,那里有一种修行道通,叫佛。

  “受人恩惠,倒是不用死了。生死之间果然有大恐怖,活着原来也是如此美好。”

  东来剑仙虽然没有跪拜,但也长稽到地,先谢过此人的救命之恩,原本已经做好同归于尽准备的天龙剑意,也早就被这无上神通在无形之间消弭了。

  这短短时间,他经历了太多,就连原本纹丝不动的道行境界,仿佛也有一扇原本紧闭上的门,开始松动了。

  “尨山剑修东来,万谢尊者救命天恩。”

  东来真人不用死了,鬼方神殿却一下子就差点死绝了,三个化神散仙被禁锢在原地,最惨的还是那个请鬼神降临的帝尊。

  只见金光坠下时,无数的黑烟从它身上冒起。

  一时间,无数的鬼奴在黑烟中夺回了自己的灵智,发出阵阵欢愉,向着金光叩谢解脱之恩,然而迎着金光雀跃欢腾,载歌载舞,慢慢消散。

  而那鬼神发出一声惨叫后,如雪一般彻底融化了,然后一个人跌落出来,正是那位帝尊,本来就元气大伤的他,跟那些普通的鬼修没有什么区别,一边惨叫,一边被金光照化,死前时间虽然短暂,却经历了无穷的恐惧,才化作了齑粉。

  先他一步,那阴沉海也被金光照化,遭了诛魔之灾。

  “来者何人,为何装神弄鬼!胆敢和阴山皇朝和不老山作对,就不怕被无上神通镇……啊……”

  无常散人真是又气又恨,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修士,将原本大好的局面破坏的干干净净,偏偏还神通惊人,以自己观山境的化神散仙修为,也动弹不得。

  “大胆妖孽!早看出你不是人。”

  只见一道金光巨剑从天而降,无常散人的自说自话也被打断了,被当场斩回原形,却是一只相貌极其丑陋的大蟾蜍。

  一个妖怪,不好好修妖,也不学人族走仙道,反而走了鬼道。

  “为什么!难道区区几亿凡人,蝼蚁草芥一般,能比得上一个伟岸无边,传承万载的仙古皇朝吗!!

  人死了,再生就是了,可阴山皇朝只有一个!

  阴山皇朝将带领方圆十万里走上南洲天下大势的舞台,而不是在这穷乡僻壤混吃等死,那是亿万生灵的荣光……”

  蟾蜍口吐人言,事已至此,他也便是破罐子破摔,觉着能骂几句也舒服些。

  云苏闻言,倒是笑了,暗道这厮还真是有亿点可恶。

  “东来,此妖修为已经尽失,当受极刑三十载,便交给你了。”

  云苏忽然觉得,杀了这蟾蜍妖,仿佛还太便宜了它,灭其修为,毁灭所有道基,再打回原形,然后偏偏保留它一些做人的基本权力。

  比如痛觉,比如能口吐人言喊痛求饶,能听懂别人对他的污蔑和辱骂。

  然后再设定了死亡之期,三十年时间一到,无论如何都会遭遇大恐惧,然后化作飞灰。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