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八十六章 大威天龙

第八十六章 大威天龙

  凝神境的修士,飞行是极快的,出了函天城不久,云苏和前方的三人便看到了下方的草原上,有一支十万人规模的骑兵正在纵马驰骋。

  十万骑兵,却带了二十多万匹马,浩浩荡荡,卷起漫天的黄沙,声势吓人。

  函天城往西一百余里便是大月城,图尔多全速行军,骑兵们跑累了一匹马便马上换另外一匹,几个时辰便接近大月城了。

  “二位道友请在此稍后,待我先行打探一番,再做计较。”

  东来真人也不在高空御剑飞行了,剩下十来里路,直接落到草原上,隐了身形,悄然接近,云苏也分了一丝神识跟着。

  转瞬便到了大月城,只见这个草原门户如今已是废墟一片,连完整一些的残垣断壁都见不到了。

  先是被乌兰人自己一把大火烧了,接着被乌兰铁骑围困数日,互有死伤,无数兵马反复践踏。

  前日大成国师挥师反击,靠着沙尘的掩护奇袭得手,这两日却又僵持不下了。

  大成的西征军严重缺乏粮草补给,箭矢也不多了,大胜一场后第一时间做的便是搜集乌兰人的粮草箭矢,杀马做饭。

  而乌兰人残余的三万骑兵也冲出去了,和函天城方向增援而来的图尔多大军回合,浩浩荡荡地朝着大月城再次杀来。

  大月城废墟中,大成军士气如虹,这些凡人自然不知道那位被他们视若神明的国师,其实是本朝最大的卧底奸细,许多人憧憬着等大家吃饱喝足了,在国师的带领下打回函天城。

  大军的死伤并不惨重,出征时的二十万人,还剩下接近十六万人马,只是兵器毁损较多,箭矢极度紧缺,粮草不足。戴天澜苦守大月城倒是做对了一件事,挖通了大月城的残井,饮水的问题解决了。

  令人意外的是,大月城中的修士并不多,只有那国师和一些随军的瓦屋山弟子,云苏虽然只有一丝神识,也看出那些瓦屋山弟子早就被种下了妖蛊,而东来真人亲身至此,却没有看出来那炙阳真人和瓦屋山的弟子有什么异常。

  一方面是鬼方神殿的人,下蛊手法太高明,而这位国师又跟脚清白,一身纯阳的炙阳真元,明面上和鬼方神殿没有一点关系。

  “鬼方神殿的人,不在这里!”

  云苏的一丝神识毕竟神通有限,任由它跟着东来真人,本体驾着紫霞,悄然升到了极高之处。

  “现!”

  云苏站在云端极高处,施法增强了一双法眼的威力,顿时便将下方这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区域尽收眼底。

  此法虽然此时施展出来还稍逊千里眼一些,但耗费的法力和心神却不多,辅以强大的神识,不多时便发现了端倪。

  “原来都躲在外围!”

  方圆数十里外,隐藏着五百三十六名鬼方神殿的鬼修,至于他们随身带着多少鬼奴,便不知晓了。

  这些人中,修为最高两个人。

  一人鬼雾遮面,拥有凝神巅峰的实力,道行也圆满了,是标准的半步化神,表面上的实力比起东来真人还高出一丝一线。

  另外一人,身着青衣,带着一张鬼面具,境界比那鬼王阴沉山稍微高一线,想来是鬼方神殿的鬼王。

  “一个鬼王,另外一人应该是阴沉山记忆中的那位鬼方神殿帝尊了,变幻为乌兰国大王的模样,未来统御乌兰和大成两国两万多里地界的鬼方神殿巨擘。”

  云苏原本的打算,是找到了鬼方神殿的人以后,便一网打尽,留下东来真人他们慢慢去收拾残局。

  但世上之事,从来都是计划不如变化。

  从鬼方神殿出动的修士队伍来看,应该是将负责乌兰和大成两个大国的人马,甚至是周边数个小国的力量都带来了。

  但独独缺了那一个化神散仙。

  “这东来真人的大凶之兆,不知是应验在这位化神散仙身上,还是有其他的后招。”

  云苏暗忖片刻,决定先等一等,那一个鬼方神殿的化神散仙不除掉,日后必定是大患。遇到了倒是好说,一手捏**,但别人也是有腿会跑的,与其满世界去追,这次一起杀了,回家好好的宅着修仙岂不是美滋滋。

  在阴沉山的记忆中,这位散仙是鬼方神殿自己的修士中,十年内能够出动的最强高手,是一位排名前三的帝尊。

  其他的核心高手,都因为和不老山的一场交易,进了不老天宫,脱不开身。

  鬼方神殿以十六万大成军做饵,布下天罗地网引大成第一剑仙入瓮,云苏自然不信那位化神散仙不来,只是这种活得太久的散仙,大多更加谨慎和惜命,必然是躲在极远处,靠着秘法窥探这里,择机再出面。

  东来真人也回来了,把刺探的情况说了一下,正在和另外二人商议。

  乌兰人的十三万铁骑大军,最多半个时辰后就能发起冲锋,但东来等人却不敢将希望寄托在那位只有金丹境界的国师身上,很快便商议由东来真人出面,拦下乌兰人的铁骑。

  箭在弦上,到了这个时候,就算鬼方神殿的人一直躲着不出来,也必须阻止乌兰人的铁骑大军发起冲锋。

  十几万铁骑,一旦不惜代价地进攻,粮草不足,战马又饿又疲乏,箭矢紧缺,兵器损毁较多的大成军可能连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了。

  凡夫俗子可以奢望那位国师再次大显神通,凝神境的修士却是不会有那样的妄想。

  “二位道友,东来去也!”

  短短二三十里的距离,东来剑仙也不御剑了,直接起了遁光,不多时便落到了乌兰铁骑大军的前方。

  那一鹤一道反而施法躲了起来。

  云苏高坐云端,拿了一壶陈酿,一边看着东来真人落下遁光,站在乌兰人必经之路的一座矮山之丘上,一边喝酒。

  乌兰大军的骑兵们,很快看到了这个从天而降,站在山丘上吹着风,背着一把剑的白衣男子,顿时警惕起来,乌兰人和大成人的差别很大,包括衣着打扮和气色。

  “报!”

  前锋将军下令停止前进,传令兵马上去报告中军的图尔多,不多时,大军便让开一条路,数百骑便走上前来,被拱卫在中间的便是一身精锻宝甲的鬼帅图尔多和金丝宝甲的乌兰太子。

  一个从天而降的人,拦在大军必经之路上,看起来还像是大成一方的人,不可能不警惕和重视。

  鬼方神殿的修士相比大成一方,要高调许多,图尔多作为大军元帅,身边也跟了几个乌兰国的修士。

  在图尔多看来,既有无敌铁骑,又有大王身边的许多仙人们助阵,这一次肯定能覆灭整个大成王朝,只是乌兰太子猝然间的惨败,让原本拿下函天城,夺取大成西境三州的计划暂时落空了。

  老帅,有些看不懂了,但仰仗身边的几个乌兰修士,面对这从天而降的白衣修士,倒也不至于怕的不敢出面。

  “鄙人乌兰国元帅图尔多,不知这位高人,为何挡住我大军去路!”

  几个乌兰修士也向前一步,为首一人隐隐有金丹镜的实力。

  乌兰大草原,原本也是有一些修炼势力,鬼方神殿入主之后,便强势收拢了这些势力,虽然看不上这些修士,但却依然奴役驱使他们做一些事。

  “嗖!”

  东来真人背后的飞剑腾空而起,带着一股绝强的剑意,在面前一划。

  轰!

  一声巨响,飞沙走石,乌兰铁骑无数战马吓得连连后退,不少骑兵更是被摔下来马来。

  烟尘散去,大军阵前多出了一道数百丈长的沟壑,足足数丈宽,连最强的战马也跨越不过去。

  见到东来真人一言不合就动手,几个乌兰一方的修士纷纷腾空而起,扑了过去,试图直接击杀或者拿下。

  只见这位一剑镇千山的东来剑仙,这次连剑都没有用,一挥袖便洒出无数剑意,几个乌兰修士在身前一丈外全部化作血肉碎块,落下地来。

  “东来在此,此路不通!”

  这一声冷哼,用上了法力,方圆十来里都听的清清楚楚,乌兰大军根本不认识这从天而降,自号东来的人是何人,而等候多时的鬼方神殿众人,却是心头狂喜。

  大鱼,总算来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一剑东来镇千山的东来剑仙到了,在下鬼方神殿阴沉海,有失远迎。”

  只见西边,一道流光飞来,落在了场中。

  东来真人:“障眼化身。”

  阴沉海却没有回应,而是一挥手,早已准备多时的一座大阵迎风而起。

  “灵鬼噬心阵,数百年没有打交道了,你们还是老一套。”

  “剑仙前辈切莫误会,实在是您的修为太高,布下大阵也是为了表示尊重,阴沉海不才,倒是有几句心里话,想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有话便说。”

  “今日乃是我神殿与剑仙共商大事,无论结果如何,神殿可以保证如之前一般,不对大成的西征大军下手,不知东来剑仙觉得如何?”

  “好!只要你们遵守约定,我东来也不至于对这些凡人下手。”

  云苏在云端听了,暗道这鬼方神殿真是戏多,到了这个时候,还试图套娃。

  既然千辛万苦等来了东来真人,也许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就自认为计划成功了大半,只需要镇杀了这大成第一人,然后明面上扶持炙阳真人上台,暗地里再拿下大成修炼界,便稳妥吃下**疆域了。

  不过,换了别人是东来真人,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真拼个你死我活,不惜沾惹无穷罪孽因果,双方总共二十多万大军也不够高阶修士们屠戮的。

  在云苏看来,阴沉海提出这一举两得的约定,除了掩护那位奸细,也是为了避免阴山皇朝大事未成,还没有成就大势气运的时候,就莫名其妙沾惹杀戮几十万人的罪孽因果。

  “剑仙威震两国修行界长达千年之久,本神殿着实钦佩。如果剑仙愿意加入我鬼方神殿,神殿愿以帝尊之位相待。”

  阴沉海直接开出了己方的条件。

  “传闻鬼方神殿的帝尊有翻手间覆灭一国之威严,可惜在下一介布衣剑修,当不起这份尊待,也看不上。”

  “剑仙应该知道,即便你是大成第一人,阴山皇朝也不是你能抗衡的。要知道,每一个仙古皇朝,都是由亿万森森白骨堆砌起来的。”

  阴沉海的言语中,开始显露杀机。

  “大成第一人在下愧不敢当,不过你阴山皇朝既然能被人覆灭一次,倒也不见得强绝万古吧。”

  不知不觉间,双方都在为厮杀做准备。

  云苏见到东来真人的气势越来越强,借着方才交谈的短短时间,已经将一身剑意提到了最高。

  而那五百多人布置的灵鬼噬心阵,也已经全力运转,将东来真人为中心的方圆十里全部隔绝,而那些乌兰大军则被修士引导着退了开去。

  “既然如此,东来剑仙,请吧!”

  双方有约定不伤及凡人,而灵鬼噬心阵虽然不一定困得住这位东来真人,但却足以让双方斗个你死我活,而不波及这方圆二十里的两支大军。

  那灵鬼噬心阵,能压制修士的心神,再以无数阴魂演化阴邪戾气,被困入阵的人便先吃了亏,但外面的人看阵中,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一时间,乌兰大军和大成征西大军都选了较高处的山丘,观摩这一生难得一见的仙人之战。

  “嗖!嗖……”

  云苏喝了一小口酒,看到九道遁光落入阵中,却是那位帝尊带着阴沉海和另外七个修为稍差一些的高人,合计九人入了阵。

  “东来,今日便留下吧!”

  那帝尊也不多说,手中现出一杆丈长的法宝**,这是一件邪法炼成的鬼器,只见上面萦绕着无数的冤魂戾气,一旦中了一枪,便会被无数阴邪入侵,化神以下的修士都极为忌惮。

  人枪合为一体,搅动一团数十丈的乌光从天而降,杀向东来真人。

  “锵!”

  东来真人也不回话,背上的飞剑出鞘,人剑合一,迎着九人的攻击直接冲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大阵笼罩的方圆十里地面,被十人的厮杀波及,顿时卷起了漫天黄沙,接着黄沙也被修士的法力引动,化作无数沙龙一般在升腾,厮杀。

  双方都是全力以赴,没有花招,也没有任何留手。

  云苏一双法眼看的清清楚楚,十人只是短暂的几个回合,便施展了数百种手段,反而是那东来真人的手段最简单,一剑斩破千百种法,以硬碰硬。

  这种势均力敌的厮杀,都是奔着杀死对手去的,一盏茶后,只见东来真人忽然施展了一招声若龙吟,势如灵龙的龙形剑意后,龙首咬住一名鬼方神殿高手,顿时搅碎了,连神魂都没有逃掉。

  而剑意的龙尾部分,则猛地一个摆尾,将三个高手抽飞了出去,暂时失去了战力。

  “飞龙剑意!”

  帝尊和鬼王都认出了这剑意,数百年前,东来真人便是凭借这一招,瞬间击败了两个神殿鬼王的联手合击。

  “呜~”

  剑意激荡,龙吟天地,东来真人也不理睬,施展这毕生最强的剑意,一时间反客为主,眼看又要击败数人时,那帝尊动了。

  “以身饲鬼,请我神尊。”

  只见那帝尊面皮抽动,似乎极为痛苦,身上飞出了近十万的鬼奴,将他围的密不透风,渐渐地,无数黑烟缭绕,遮蔽了一切,等到黑烟散去,阵中多出了一个千丈高下的绿面鬼神。

  “这么快就打出真火,以命相搏了。”

  云苏看着那帝尊拼命,施展了某种神鬼异术,类似于某种神降之法,不知道是应该唏嘘他不怕死,还是感慨那鬼方神殿的森严,让下面的人,哪怕是尊贵如帝尊,也不敢在和人厮杀时留手。

  这尊绿面鬼神实力恐怖,请它降临一次的代价定然极大。

  那阴沉海也念动秘咒,化作一道黑风,亲自引领着数万鬼奴,化作数百丈高下的阴森飓风,配合绿面鬼神,一起冲击东来真人。

  “吼呜~!”

  这一次,包裹在龙形剑意中的东来真人,声音再次变了,变得更加亢奋,相比方才,剑意更加凝炼,不多时金光散去,原地居然多出了一只犹如实质的黄金天龙。

  “咦!”

  云苏望着阵中,这东来真人看来也是拿出底牌了,寻常的剑意拟物,也算是修士们诸多变化之道的一种。

  有的能模拟搬山,有的能模拟江河,有的能模拟大海,至于飞禽走兽,自然也是可以的。

  本质上来说,它是借助天地外物之气势,增强剑势的威力,是一种走自然之道的剑意。

  但这演化天龙的剑意,怕是比方才的飞龙剑意还要高明得多。

  那金黄色的天龙,普通修士已经真假难辨,会觉得是在和真正的天龙战斗,刚一出场,在空中猛地一纵,天龙摆尾,尽显天龙之势,配合一声震天龙吟,便一举击杀了那剩下的三个鬼方神殿高手,连带将那鬼王阴沉海幻化的无数阴风也尽皆吹散,数万鬼奴瞬间死去。

  “噗!”

  阴沉海狂吐鲜血,受了重伤,而布置大阵的五百多名鬼方神殿弟子更是惨烈,天龙剑意一击之下,当场便**上百人,其余人人带伤,狂吐鲜血,不少人直接重伤晕厥。

  “各位道友,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只见天外一声爆喝,三道遁光顿时落入阵中,为首的一人,童颜鹤发,气息和寻常修士有极大的不同。

  “原来如此!总算把你们等来了。”

  云苏一口喝干了酒壶里剩下的半斤陈酿,看到这个场面,心中总算是念头通达了,也终于明白了鬼方神殿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自信,能够镇杀一个半步化神的剑仙。

  这个剑仙,比同样半步化神的神殿帝尊还强的多,逼得对方只能以身饲鬼,请鬼神降临。

  这三个躲在老远的修士,半盏茶之前云苏便看到他们偷偷摸摸地摸过来了,只是三人身上都没有明显的标识,也不知道是哪一方请来的援军。

  如果是一人,那大概率是鬼方神殿的那位化神散仙,但这三人个个都是化神散仙,就不好说了,飞到了场中,倒是马上见了分晓。

  原来这鬼方神殿的依仗并不仅仅是一个化神散仙,而是还请来了两个化神散仙。

  三个化神散仙,**一个半步化神的剑仙。

  “东来小子,你方才施展的是什么剑意!”

  其中一个化神散仙开口问道。

  云苏看了下三人的修为,都只是初入化神,停留在了观山小境,因为是兵解而成,肉身根基损毁,元神残缺,此生无法再寸进了。

  “哈哈哈,你们不配知道!”

  东来剑仙此时施展无名剑意,化作黄金天龙,龙躯半虚半凝实,长达百丈,一人面对一个请鬼神降临的半步化神,和三个实力强大的化神散仙,明知是必死之局,却是丝毫不怂。

  云苏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这次没有白等,等一送三,看来是可以四杀了。

  这东来剑仙不愧剑仙之名,至少这神秘的天龙剑意,在云苏看来,已经是能入法眼了。

  只是他修为稍差了一些,如果踏入化神境,哪怕只是第一个小境界,观山境,打是打不过的,但也能靠着这无名剑意逃走保命。

  剑仙虽然相比同阶修士要强一些,但也不是绝对,尤其是这鬼方神殿的人,修习的都是各种阴损鬼功,而且敢于拼命,令人防不胜防。

  最遗憾的是,因为修为不够,东来现在是在燃血拼命,那天龙的鳞甲间不时渗出的血液,便是因为修为不够,强行催动这神秘剑意而导致的反噬。

  “东来,你死到临头也不肯俯首认输,只要交出剑意真诀,老夫万寿散人和灵谷散人必保你周全。”

  “二位道兄,切莫忘了此行的根本原因。此人油盐不进,半步化神而已,诛杀了他,再搜魂夺魄,我神殿最是擅长鬼道幻术,那剑意便当作二位此行的添头。”

  鬼方神殿的那位散仙见势不妙,这小子万一真的交出无名剑意,让这两个老不死的临阵倒戈,可就麻烦了。

  “好,既然无常散人开口了,便杀了他再取剑意。”

  二人闻言一凛,想到了此番出面雇请自己的正主,那可是不老山,惹不起的,无名剑意是好东西,命也是好东西,便一拍即合,准备动手**。

  四人各自施展杀招,准备将那傲视一切的剑意天龙绞杀。

  “师父在上,不肖徒儿愧对您的教诲。只恨当初年少无知,学艺未成便执意下山东来,如今却要因为修道不精,只能和这些肮脏畜生们拼个同归于尽。

  值此一生将尽之际,万谢师恩,若有来世,定要学成无上剑意,斩杀这些鬼蜮伎俩。

  只是此生,却是无法再见您一面了。”

  东来剑仙所化的剑意天龙,朝着西方遥遥一拜,两个巨大的龙爪拱起,在决死拼命之际,却是依然没有丝毫畏惧,只是想到一些故人往事,轰然跪下,朝着他那不知道远在何方的神秘师门叩拜祷告。

  原本今日,他有必胜决心,只是没想到鬼方神殿的无耻,依然超过了预计,为了杀自己一个半步化神的剑修,居然不惜代价请动了两个化神真仙,还有一个不惜自残请鬼神降临,合计四个观山境的化神散修围杀自己一人。

  原本的必胜决心,变成了同归于尽,东来剑仙,已经抱了必死决心,死便**,也要拉着这几人一起死。

  “可笑修道数千载,脑子都修傻了,冥顽不化,非要为了几个凡人以卵击石,最后误了一条小命。”

  “哈哈哈,阴山皇朝的大势,又岂是这等夜郎小儿能阻挡的。”

  “阻挡皇朝大势,确实该死。”

  “凡夫俗子,犹如蝼蚁,为蝼蚁而死,真是玷污了你身上的天龙剑意。”

  “我若是他师父,此等逆徒,不争气也便算了,还如此不识好歹,真是不如一剑杀了。”

  三个化神散仙见他跪拜西方,反而不急了,还专门停了下来,耐心等他拜完,一边欣赏他死到临头的凄惨,一边嘲讽他临死也回不了师门的绝望,如同看笑话一般讥笑他。

  在他们看来,如今等同是四个观山境的化神散仙联手,杀一个垂死挣扎,勉强催动龙形剑意的东来道人,易如反掌。

  三人心中更是清楚万分,连不老山都点头了,这南洲除了有数的几个势力外,谁还能管鬼方神殿的闲事,何况是区区一个半步化神的剑修,又不是高高在上的化神真仙,真是不知死活。

  而这时,云苏也正好热身完毕,自然不会看着东来剑仙和这些人拼的同归于尽,直接跳下云头,身上暴起万丈金光,令一切生灵睁不开眼,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后发先至,转瞬便到了场中。

  与此同时,一个响彻千里云霄,震动方圆数百里的声音响了起来。

  “孽障,休得放肆。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神,般若巴嘛空……”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