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八十一章 千里剑来斩金丹

第八十一章 千里剑来斩金丹

  “撤!”

  乌兰铁骑兵败如山倒,来时浩浩荡荡的一万骑,能够逃走的不过四千多骑。

  那座并不高的小山,让这支气势汹汹而来的乌兰铁骑遭遇了一场惨败。

  被*屏蔽的关键字*箭射死的,受伤坠马被擒的,总计超过了五千骑,剩下的不是走散了,就是慌不择路逃入了密林中,被定波军四处搜捕。

  小山脚下的战场,定波军的骑兵们骑着山地马,到处追捕乌兰铁骑的败兵,并没有去追击那些已经被吓破了胆,朝着函天城方向疯狂逃窜的残军。

  “何濡明这个狗东西,只知道靠弓*屏蔽的关键字*箭矢,若是真刀*屏蔽的关键字*正面冲锋,只需数个回合就能满山抓羊了。

  此番败下阵来,怕是要被那些家伙笑话了。”

  乌兰人的万夫大统领,看着身后仅剩的几千人马,又气又恨,倒是并不担心被大帅图尔多训斥,只是还没气完,又觉得异常心疼。

  这可都是他库勒尔部的人马,死伤过半,回了函天城后,怕是只能投靠一个大一些的部落了,否则整个库勒尔部都会面临巨大的危机。

  “不好!”

  忽然,他察觉到了一丝杀气,几乎是本能地勒紧了缰绳,座下的库勒尔战马人立而起,只见一道剑气自马首的位置划过,没有任何停留,下一刻便斜斜向上划过万夫统领的胸腹。

  “刺啦~”

  战马和统领,一起丢了一些挺重要的身体部位,这位库勒尔部的首领,再也没有机会享用部落中的那些美女了,再也不能肆意砍杀那些奴隶了,残缺的身体就那么滑落地上,死的不能再*屏蔽的关键字*。

  “敌袭!”

  刚刚才被定波军的弓*屏蔽的关键字*射的大败逃亡的乌兰残军,转瞬就发现密林两旁跃出来无数的人。

  这些*屏蔽的关键字*多身着劲装,或是从树梢上跳下,或是从草丛里一跃而起,或是从密林中飞出一把暗器。

  几息时间的功夫,便有上百乌兰人的骑兵死于大成的武者手下。

  早前那些随军出城的许多草原高手,被定波军的弓*屏蔽的关键字*手重点招呼,死的死逃的逃,而三个原本想偷袭定波军主帅的修炼者也被尨山剑派的剑修当场击败。

  此时的乌兰铁骑,乌泱泱的乱作一团,既没有速度上的优势,又输了气势,骤然被偷袭下,死的大多是一些甲胄精良的军官,顿时方寸大乱。

  “叶宁,你看好了!”

  云苏的一丝神识附着在纪平身上,看到那独臂刀客田化施展出一叶横空的轻功,从密林中如大鹏一般跃起,腾空到乌兰人的上空,爆喝一声,随即长刀抡圆,划出了一个对乌兰铁骑来说有些凄美的圆月。

  只见一道扇形刀气激荡开去,瞬间上百骑的乌兰铁骑,被连人带马撕成最少两片。

  “田前辈的左手神刀实在是太厉害了,有朝一日我的左手剑能有他一半的威力,便能独步江湖了。”

  叶宁看的心驰神往,暗暗运起田化传授的内功心法,照样子腾空跃起,一道剑气挥洒出去,也将一个乌兰铁骑连人带马杀死。

  “果然,短短数日,我这左手剑便威力大增,若是再遇到那采花大盗屠中书,十招之内必能取他项上人头。”

  这一剑,似乎为叶宁找回了信心,仿佛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压抑和失败,都在这一剑中一扫而空。

  下山历练败于采花大盗屠中书之手,连累师妹重伤,自己更是毁了右手,这些日子以来,叶宁从天才沦落为失败者,自认为忍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虽然纪平师兄告诉他,来日方长,不争朝夕,让他在山上静修悟左手剑,剑宫中前辈高人众多,左手剑法也不是什么逆天的技巧,定然有长辈能指点一二。

  但叶宁毅然选择下山,想在战场上逼迫自己突破,悟透左手剑法。

  以他的性格,即便是师门长辈,也不愿意低头去哀求。

  如今回头再看,叶宁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无比正确,能够结识这位神刀大侠田化,便是此生最大的幸运,是上天给他的第二次机会。

  他也试图将纪平师兄引荐给这位神刀大侠,可是纪师兄似乎没有太大兴趣,反而经常跑去找那位姓张的剑客喝酒聊天,这些日子也极少见他练武,令叶宁有些疑惑。

  瓦屋山虽然是天下名山之一,但他却从未听过那一带有什么江湖名门,或者成名高手,他自认为记忆过人,对大成境内的江湖高手都略有所知,并没有这样的高人。

  纪师兄倒是请过他几次一起去喝酒,叶宁倒也很感激这位师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很照顾自己,也没有因为自己右手被废便低看了自己,反而时时开导,可是纪师兄不懂,能解开自己心结的不是酒,而是无上武学。

  “师弟,你剑法初成,小心一些。”

  纪平见叶宁如若疯狂地连杀数人,便几个闪身靠了过来,帮他抵挡了一些箭矢,这位小师弟天资聪颖,转修左手剑以后进步也很大,尤其是遇到那位神刀大侠田化以后。

  “可惜,如果叶宁师弟能够得到那位剑仙前辈的青睐,以他的天才资质,未来成就怕是难以想象。”

  纪平心中没来由地闪过这样的念头,虽然不知道那位剑仙前辈到底有多厉害,但越是靠近他,哪怕只是喝酒闲聊,也有一种直面通天山岳一般的感觉。

  可想而知,连田化都惊叹为剑仙的此人,应该是真正的不世出的绝世高手了。

  这些时日他并没有刻意勤修剑法,但那位前辈不过寥寥数语便点破了自己心头许多武学上的疑惑,不但将剑宫长老秘传的那一道剑意完全领悟,还闯过了那神秘的心魔幻境,受益匪浅。

  刚才动起手来,只觉得似乎极为轻松,别说乌兰人,就连那些箭矢都变得缓慢,体内的真气磅礴不绝,随手一剑便能发出威力极大的剑气。

  和下山时比,短短十日的时间,自己怕是强了不止一倍。

  纪平心中明白,这都是那位剑仙前辈的点化之恩。

  “那位剑仙前辈,会不会是古书上记载的剑仙?”

  忽然,纪平心头又闪过了一丝念头,先天剑仙和真正的剑仙是有巨大区别的,先天剑仙在剑宫长辈的嘴里就能听到各种传闻,甚至传闻剑宫中就有一些前辈达到过先天境界,被江湖尊称为先天剑仙。

  而真正的剑仙却要在古书和小说杂记中才能见到。

  那一夜,虽然云苏力挽狂澜,但纪平并没有想太多,毕竟,当夜自己和白长老,神刀大侠田化也是能对付几个鬼物的。

  四个人中,至少有三个人肯定是江湖高手,三个人都能对付鬼物,就连白芨长老也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位剑仙前辈只是武学境界更高一些,是江湖中传闻的那种绝世高手。

  但此时脑海中突然闪过的念头,却让纪平自己都吓了一跳。

  当然,如果纪平留在何濡明身边,亲眼见到了那三道剑光和三道乌光之间的一击必杀的话,肯定会对修炼者的事情会有更多的了解。

  云苏自然不知道纪平联想了那么多,这五百名大成武者,且杀且走,杀的乌兰铁骑毫无还手之力,而一旦骑兵们开始*屏蔽的关键字*准备冲锋时,这些高手又悄然退走。

  如此反复,最终能走完二十里的官道路程,退进函天城的骑兵已经不足千骑了。

  “撤!”

  白芨长老看着远处的函天城,见到许多江湖高手身上也都带伤,还折损了三十多人,伤者无数,只能看着这一千乌兰铁骑逃回函天城,不敢再追了。

  五百多江湖高手,袭杀了两千多乌兰铁骑,还杀散了数百骑,最后能逃回函天城的少得可怜。

  与此同时,云苏以神识御剑的琅琊剑,早已飞过了函天城,朝着草原深处而去。

  这一追便是数百里,而且前面的目标不断变换方向,直到乌兰铁骑退回函天城,琅琊剑才追到了目标。

  此地距离函天城,已是千里之外了。

  “这尨山剑派的人,真是千里送人头。”

  云苏看到极远处的前方半空中,有几个人正在斗法,不由叹息,他方才喊出的那一声‘穷寇莫追’可谓是声震云霄,尨山剑派的人肯定是听到了的,偏偏不听劝,现在落了个身死异乡的下场,可悲也可叹。

  此时,尨山剑派一边的三人,一人身死跌下山谷,一人被斩断胳膊,下一刻便被一把骷髅白骨刀杀了,两人被鬼修祭炼的鬼奴们透体而过,彻底死绝了。

  只有那金丹期的剑修,一人独斗鬼方神殿六位鬼修高手,身上虽然受了几处伤,但好歹没有性命之忧。

  修士之间的斗法,有时候你追我逃,厮杀个几天几夜都分不出来生死,但有时候却又能在一瞬间分出胜负。

  正如三人在定波军大营埋伏鬼方神殿的修士一样,几乎是瞬杀对方,现在颠倒了过来,被鬼方神殿的高手*屏蔽的关键字*了。

  这尨山剑派的人也是杀出了真火,方才路过函天城时,云苏就见到里面*屏蔽的关键字*的人仰马翻,城中的乌兰铁骑至少损失了上千人,还*屏蔽的关键字*几个修士,然后才一路追到了这近千里之外的草原深处。

  “尨山剑派的金丹剑修,啧啧,正好拿来炼成鬼奴。”

  “布阵,活捉他。”

  鬼方神殿的六人中,最少有两个达到了金丹境界,转瞬又布置了一门鬼阵,六人各据一方,在空中演化鬼域,却是真想活捉此人。

  “咻——”

  一道惊鸿,自天外而来,六个鬼方神殿的修士只觉得杀意弥天,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一剑穿心,杀了个干干净净。

  “敢问是何方道友相助,在下尨山剑派鲁正风谢过救命之恩。”

  那金丹剑修从鬼阵中跌落出来,连发髻都披散下来了,可见刚才在鬼阵中压力有多大。

  他原本就不是六人的对手,还被布阵*屏蔽的关键字*,如果不是云苏出手及时,他今天的下场就是被活捉,然后被炼成类似那种白衣厉鬼的灵鬼,比普通鬼奴强大的多。

  另外两人就惨多了,身上看似完整无缺,却被灵鬼透体而过,连魂魄都吃得干干净净了。

  “鲁剑仙,此地不可久留,速速回大成去吧。鬼方神殿的真正阴谋是想要镇杀你们尨山剑派的东来真人,回去以后务必转告他,如果没有十万分的把握,最好远离函天城。”

  云苏也不和他客气,更不图他谢,直接实话相告,鲁正风也知道此人可能远在十数里之外,不过是用秘法御剑之术助了自己一臂之力,定然不肯现身相见的。

  不过,光是这一招御剑隔空*屏蔽的关键字*,他鲁正风虽然已是金丹之境,自认为再苦修百年也做不到,此人一定是高人。

  只是他一定想不到,云苏的真身何止远在十几里外,而是远在千里之外,因为他们三人太浪,被迫一路追了上千里。

  “好,在下必将原话转告,只是两国相争已经涉及了修炼者,尨山剑派怕是很难置身事外。无论如何,今日鲁正风欠前辈一条命,日后但有差遣,派人往尨山送信传唤一声便是。”

  那鲁正风为人倒是不错,虽然性格莽撞了些,但提到报恩的事情,也是三次躬身行了大礼,这才收了同门骸骨,御剑向东,回大成去了。

  云苏的神识御使着琅琊剑,目送他过了边境,往大成腹地而去了,这才回转本体。

  “尽人事,听天命吧。”

  云苏和东来道人素不相识,但鬼方神殿既然挖空心思也要害此人,那便好言劝他不要来蹚浑水。

  虽然不知道那位东来剑仙到底有多么强绝的实力,也不知道能否劝阻住他,但云苏也不计较那么多,反正出言示警了,他若是真觉得自己有通天道行,也拦不住他。

  至于鬼方神殿,云苏已经下定决心要给他们来一个推山震虎,自然也不想再找什么帮手,利用他人。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