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八十章 初战大捷

第八十章 初战大捷

  “来人,挑一千短**手,五百刀盾手,五百长矛手,跟我走。”

  何不语很快就挑好了人,除了一队亲卫骑兵,其他的一个骑兵都没带,全带了适合狭窄地形下射杀骑兵的**手,和专门拿来在近战距离上对抗骑兵的矛盾组合。

  这两千人的兵马,一路上都是由他带着,扎营训练时也由他教导,其中不少人更是何家的府兵和乡兵,也算是何濡明给这位侄儿的一点照顾。

  他知道这位侄儿不但学识过人,而且自小熟读兵法,得了何家不少真传,早些年,乡团练兵也多由他调教指挥。

  他倒不是想看看这位侄儿到底是纸上谈兵,还是真的将才。

  而是初战乌兰铁骑,何家直系子嗣能不怕死地站出来请战,可以极大地鼓舞军心。

  何濡明对何不语还是相当认可的,一路上许多行军事宜,补给筹算,兵防策略也都会问他,俨然将这位侄儿当作了自己的幕僚军师。

  “兄弟们,现在的局势你们都清楚,乌兰人一开战便靠着阴谋诡计夺了我函天城,围我西征二十万大军,现在随时都可以入关袭扰我大成腹地,大成可谓危矣。

  这一路上,我听到有些人说,如果我们不远征乌兰就不会有今天。可是,他们错了。

  大成立国两百年来,屡屡被乌兰铁骑入侵,史册记载的入境掳掠便有五十三次,函天城的战役更是不下数百次。

  尤其是在西境长城修筑之前,函天城也不如今日城建墙固,乌兰铁骑来去如风,将我西境三州蹂躏的没有还手之力。

  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被掠去**之外的草原一生为奴隶,战争本没有对错,可是荼毒我大成疆土,**我们的兄弟姐妹,掳掠我大成子民为奴,贱卖他乡,是可忍孰不可忍。

  试问这西境三州,谁家和乌兰人没有一点血海深仇。

  我曾经听一位亦师亦友之高人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是无法化干戈为玉帛,便血战到底,站着死,也比跪着生,为奴为婢的强。

  大成主动西征乌兰也许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乌兰人开战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早就有了狼子野心,而且,这野心也许比天还大。

  今日,老子何远山,受够了。

  大成,也受够了。

  老子今年二十有三,无妻无子,和你们没有多大差别,也是一身血肉之躯。只不过读了几年书,考了一个解元,其他的无甚长处。

  今天,我何远山便带着你们抛头颅洒热血,弃了这一身皮囊,也要效仿先贤,保家卫国守御疆土,就算**,老子投胎转世,十八年后还是大成好汉。”

  “血战到底,誓死追随大人。”

  这两千人马都是精兵,各级领兵校尉也以何家嫡系为主,自然是群情激奋,恨不得马上和乌兰人杀个你死我活。

  “很好,我们一起去,一起回来,活着的**行赏,**的家人受益,大家只要按照我平日里教的,便无惧那乌兰铁骑。”

  何不语手中的**一挥,两千精兵便静悄悄地下了山,躲入了密林之中,随军的几个武林高手除了保护他的,其他的则四散开去,跃上树梢,查看山上的旗帜,侦察乌兰铁骑的讯息。

  云苏隐身一旁,也想看看这个书院夫子是如何打仗的,是不是相似那位文武双全的辛弃疾大文豪。

  从他这一番战前动员来看,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没有像寻常书生那么怯弱迂腐,反而有一种破釜沉舟的血性,也不知道是他本身知书通礼,闻达古今的缘故,还是源自何家的风骨。

  而且读书人有点好处,便是记性极好,自己以前闲来无事和他谈论的一些观点,也被他活学活用。

  难怪元灵帝决定西征乌兰时,派何濡明节制四州战事,结合史册上的诸多记载,这坐镇杨州的何家确实有过人之处,每次乌兰铁骑入侵,最后都是何家儿郎率军击退,损失也一次比一次小,到了最近几次,西境三州的兵马和百姓都被何家带着打出经验来了。

  二十里官道,对于骑兵来说也就是半个多时辰。

  这些乌兰铁骑到了之后,并没有一鼓作气地发起冲锋,而是重新整队,一队队地前进,看来是要到了近距离才会发起冲锋,将骑兵的速度优势发挥到最大。

  在他们看来,远处山腰那旌旗招展的定波军营地如同不设防一般。

  但乌兰人想不到的是,何濡明做了许多假的旗帜,插在了地势开阔的山腰,布置了许多假营帐,还专门埋锅造饭,弄的炊烟四起的样子。

  而真正的定波军主力却在山腰以上,以及后山。

  大约到了三百多丈的距离,已经隐隐能见到山腰那些伪装的定波军营帐了,乌兰铁骑的将领才大手一挥,骑兵开始一队接一队地发起冲锋。

  “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哪里开阔便在哪里扎营,岂不是正好便宜了我军,什么杨州何家,老的老,死的死,新的一代也不过如此,哈哈哈……”

  乌兰铁骑的那名领军万户,舔了舔嘴唇,这些日子憋在函天城中已经快受不了了,每次请战,大帅都以解决西征军为借口否决了。

  定波军一路西行,早就被乌兰探子探明了虚实,不过是一些守城兵卒,种田农夫,杂役小贩,连强一些的匪盗都不一定打得过,至于那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在铁骑大军和如蝗箭矢面前,丝毫不足为虑。

  不多时,便有上千铁骑冲到了山脚,眼看就要冲向那些营帐,却忽然从斜次里冲出来了一队人马。

  “杀!”

  何不语一身精炼重甲,手持丈余**,爆喝一声,身先士卒,冲在了最前面,**突刺,直接将一名乌兰百户贯穿了,然后借助马势,用力一甩,便丢出去了。

  “嗖嗖嗖……”

  与此同时,飞蝗一般的**箭从密林中射出来,乌兰铁骑顿时人仰马翻,数百骑直接调转马头,就杀了过来。

  距离太近,密林又多,大成**手找空隙射密林之外很容易,乌兰人的筋角弓却发挥不出来,朝哪儿瞄都是密林树叶,只好纷纷挥舞着马刀杀来。

  “杀!”

  结果刚到了近前,只见密林中忽然刺出上百根**,那些大成的枪卒将**拄在地上,斜指前方,许多乌兰人的热血宝马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刺穿肚子。倒霉的骑兵也被挑下马来不少。

  接着,数百个一手拿着顶着盾牌,一手抓着弯刀的步卒冲杀出来,也不和那些高坐在马背上的骑兵厮杀,就地一滚,专门砍马腿。

  一时间,乌兰铁骑被砍得人仰马翻。

  “X你老母的!”

  一名乌兰千户军官见状,他习惯了坐在马背上,像耍猴一般杀死敌人,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憋屈,顿时大怒,手一挥,上千骑兵便追了过来。

  何不语又连续挑了几个乌兰骑兵,但是他冲的太前面了,身上被砍了两刀,好在乌兰人的圆月马刀砍不破他身上的精炼重甲,倒是极为倒霉,被一根箭矢钻过甲胄缝隙,射穿了肩部一角。

  “撤!”

  何不语也不惊慌,此时连痛都不觉得,咬牙拔出佩刀,咔擦一声就斩断了箭矢,掉转马头就跑,两千士卒损失不到百人,却杀了五百多乌兰铁骑,伤者也不少,绝大多数是被**箭射死的。

  何不语骑的是大成的山地马,平原跑不过乌兰人的热血宝马,但在山地里却很灵活,乌兰铁骑眼睁睁看着这伙临阵偷袭的杂牌军,气得暴跳如雷。

  “全军冲锋,血洗大成小儿。”

  那原本志得意满的乌兰铁骑统领,被这当头一棒打怒了,你们不等着被强大的乌兰铁骑杀死,居然还敢临阵偷袭,当即下令冲锋。

  在他看来,被乌兰人纵横草原**,无敌百年的铁骑杀死,应该是一种荣幸。

  只见漫山遍野的乌兰铁骑,便追着何濡明的兵马,上山来了,方才小小的失利并没有被他们放在心里,认为是大成人垂死挣扎,为了拖延时间,保护他们的营地。

  “前面就是大成人的营地,杀了他们。”

  “哈哈哈哈,老子这次要抓一百个奴隶,回去帮老子放羊。”

  “哈哈哈,大成的美人儿,又香又嫩,收拾了这劳什子定波军,再洗劫几个县城,抓十个婆娘回草原,生一堆小崽儿。”

  云苏站在远处,看着这些马背上的乌兰人,不由猜测,不知道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这些乌兰人变得能歌善舞,热爱和平。

  平心而论,乌兰人相比大成要原始落后许多,也更加嗜杀,崇尚掳掠和杀戮,奴隶制度只是一方面,总的来说是骨子里的种族文明还处于野蛮状态,水平不高。

  前方,何濡明布置在山腰的假营地已经在放火了,乌兰人看了更加兴奋,都觉得是大成人被铁骑雄风吓傻了,自乱阵脚了,便不顾一切地催马冲锋起来。

  “轰!”

  一声大响,最前面的几匹乌兰热血马一脚踏空,落入了陷马坑中,顿时被无数削尖的巨大木枪戳穿。

  接着,数以百计的乌兰铁骑,先后坠入了数十个陷马坑中。

  不过,乌兰的热血军马也是训练有素,后面的马见了陷马坑,居然知道跳跃躲开,后面再掉下去的就少了。

  “大成人,便只有这点手段了。杀!”

  数十丈,成千上万的定波军将士疯了一般朝山上跑,看的乌兰铁骑们哈哈大笑,不顾一切地继续朝前冲。

  不知不觉间,战马的速度已经降低了许多,前面的铁骑已经冲进了营地,离那些逃跑的的定波军只有二十多丈了。

  “哈哈哈哈……”

  何濡明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见到乌兰人中计了,营地里在极短的时间内最少冲进来了六七千铁骑,也不等后面的全部跟上,便大手一挥:

  “放箭!”

  一时间,山上的树上,石头后,土坑中冒出来无数的定波军弓**手,树木草丛后面也推出来了数百辆床**和联排巨弓,箭矢早已准备齐全,几乎不用瞄准,山腰的营地里全是乌兰铁骑,还在不要命地朝山上冲。

  “嗖嗖嗖嗖嗖……”

  许多乌兰人都是久经沙场,听到那密集的如同雷霆暴雨一样的声音,顿时大骇,但已经来不及了。

  定波军装备的弓是以长弓为主,不太适合马背上作战,却极为适合固定射击,普通的弓**射程都能达到四五十丈,居高临下优势更大。

  至于那些威力奇大的床**巨弓,更是恐怖。

  “啊……”

  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乌兰骑兵,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一根儿臂粗的巨**穿胸而过,这巨**根本不停,接着又射杀了三人,才刺入一匹战马腹中。

  许多乌兰人抬头望山上,只觉得大成人的箭矢比草原上闹蝗灾时还可怕。

  许多骑兵和战马完全没回过神来便被射杀了。

  就连许多隐藏在骑兵中,身负武功的乌兰高手,也是刚刚腾空跃起,便被射成了刺猬。

  定波军人员杂乱,但军械箭矢却是极多,用起来丝毫不心疼,这里是大成境内,战后还能回收,而且后方的补给也在源源不断地送来。

  与其战败了,让乌兰人肆意掠夺四州,不如拿来多杀几个乌兰铁骑。

  定波**力全开,许多弓**手甚至射空了身上的箭囊,结果马上就有步卒又递过来一袋。

  七千余名乌兰铁骑,一开始还有许多骑兵躲入马腹之下,结果到了后面,连马都被射**,而且,战马也被这暴雨一般的箭矢吓到了,开始发狂。

  只是半柱香时间,云苏看了下,便有接近四千乌兰骑兵被射杀,这还是后面的骑兵见势不妙转身开跑,不然估计要全部死在何濡明布置的假营地中。

  “杀!”

  山上一声爆喝,定波军的五千多骑兵便带头冲杀了下来,骑兵上山难,下山可就好走多了,许多弓**手也跟着冲锋,很多人手臂都拉伤了,依然在追着乌兰铁骑射箭。

  正在这时,只见三道乌光由远及近,须臾间便要上山。

  云苏在极远处便看到了来人,都是鬼方神殿的修士,原本随军的一些武林高手被大成军的箭矢射杀没有还手之力,最后还是动用了修士。

  他也不急着出手,暗中早就有人等候多时了。

  “嗖~”

  许多定波军将士正惊魂未定,只见山上瞬间飞出三道剑光,为首一道赫然便是前几日那位从天而过的金丹剑修。

  “啊……”

  三声惨叫,乌兰鬼修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便被击杀了两人,其中一人道行高些,施展了鬼法,化作一阵黑烟,腾空就跑。

  “贼子休走!”

  三道剑光丝毫不停留,急忙追去,云苏见状,却是连忙出声大喊道:

  “穷寇莫追!”

  然而,三个剑修根本听不进去,话音落时,已经追出去数里之外,转眼便追到函天城去了。

  云苏摇摇头,鬼方神殿的人神出鬼没,他已经出声提醒,对方也许只当作是普通的江湖高手示警,完全不当一回事。

  这些尨山剑派的人,修为不错,剑道也有独到之处,就是太独来独往,连定波军的何濡明也不值得他们现身相认,更何况是一个看起来只是武林高手的剑客,更不在他们眼中了。

  函天城情况颇为复杂,云苏又要保证这些定波军的将士不被鬼方神殿的修士大肆杀戮,如果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就算修为再高,也于事无补。

  “去!”

  云苏念动真言,招出琅琊剑,一指点出,又附着了一丝神识,琅琊剑便如同活了过来,瞬间腾空而起,以比方才三人还快数倍的速度追了上去。

  二十里的距离太近了,他也只能尽力了。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