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八章 下山

第八章 下山

  送走了城隍土地,天边渐白。

  大雨依然下个不停,云苏从小就非常喜欢雨,觉得下雨的时候,看似哗啦啦一片动静不小,却让人觉得心神宁静,没有焦躁,也很少有突如其来的叨扰,分外安心和闲适。

  夜风夹杂湿气,还有浓郁的灵气灌进来,明明是深冬大雪的季节,风雨却暖暖的,像是盛夏时分的大雨。

  雨下个不停,云苏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心神又沉入了识海中的长生空间,方才送别城隍土地等人时,识海中的长生空间忽然起了异动,长生云台上方的虚无之中,居然凝出了一枚泛着璀璨紫芒的令牌,其上有两个奇古大字——‘长生’!

  长生仙令,消耗此物,可以云游太虚,获得某种奇遇。

  神奇的是,那长生仙令上面氤氲着一团薄雾,雾中隐约可见天降甘霖,万千生灵和山川河泽都在受到润泽。

  云苏正在犹豫是否马上使用长生仙令时,一声轰隆响从房顶传来,好大一块屋顶塌了下来。

  方才在门口见客时就发现山上的雨势比山下的大得多,本就有些担心破烂不堪的房子是否能扛过这场大雨,现在倒好,半间屋子的房顶塌了下来,彻底没法睡了。

  云苏将铺盖被子卷起,又拿了通玄经,右手凝聚法力朝屋顶一抬,瓢泼大雨就被暂时挡在了外面,然后快速推门进了大殿。

  大殿中的长明灯还燃着,外面的雨势太大,这里倒是毫发无损,又看了看厨房,也有些漏水,拿木桶接了雨水,想了想干脆又推门回到西间,站在门口朝着前山墙一角,运起法力,摇摇一掌推出。

  无声无息,一个大洞就塌陷出来,屋中蓄积的雨水总算找到了排泄口,往外面的低处流去,这样就不会泡烂其他的墙基,更不会灌向大殿了。

  马上就要天亮了,密室中又传来王玄机起床的悉索声,云苏也无法安心入定去云游太虚,寻找那未知的机缘。

  垚山上不宜久待,先有天地异象,又是一场灵雨,城隍和土地来了,说不定也会引来别的修行者。

  云苏此时空有一身化身法力,极缺术法,需要时间巩固修为,寻找法术,钻研法门,五个小家伙也不适宜继续居住在只有一间大殿的垚山。

  天明雨停时,应该尽早下山。

  吱呀一声。

  王玄机推开隔板,从密室里爬了上来,看到坐在蒲团上的云苏很意外。

  “云大哥早,你怎么在这里呀?”

  “昨夜雨势太大,西间垮了,厨房也在漏雨,只好在这里避避。”

  “啊!”

  小丫头马上推门去西间一看,前山墙垮了大半,房顶也塌了,又看了看厨房,发现果然在漏雨,幸好不大,接水的桶里已经装了小半了。

  “云大哥,我昨夜睡得太*屏蔽的关键字*……”

  王玄机有些自责,西间都垮塌成这样了,自己却睡得跟小猪一样。

  她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一整夜身上都很暖和,连寒症都没了,试着伸了伸胳膊,提了提腿,往常那种酸涩和寒冷也消失了。

  “昨夜睡得还挺暖和,就连身上的寒症都没了。”

  “天要下雨,房子要垮,随它去吧。倒是你身上的寒症,过几天看看是不是好利索了。”

  云苏以前很怕冷,尤其是在雪地里醒来后,那种彻骨冰寒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听王玄机说,她那寒症不但下雪的时候冷,下雨的时候也冷。

  “云大哥,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

  云苏看到了小丫头脸上的愁苦,愁的蹲在旁边的蒲团上,眉头紧锁,双手撑着小脸,嘴巴紧紧抿着,一个十二岁女孩已经在为几个人接下来的生计发愁了。

  “这场雨把外面的雪都融化了,等天亮雨停后,我们吃点东西就下山,去渔阳城中落脚吧。”

  云苏初入化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王玄机懂事的点点头,就去厨房忙碌了,不多时就烧起了火,把藏在坛子里的鸟肉也取了出来,一锅炖煮了。

  肉香四溢时,天正好亮了。

  两个小家伙也钻出了密室,王玄机又回到密室把王玄渔抱出来,用剩下的糊糊,搀和了一点肉汤喂她。

  云苏看王玄机忙得团团转,也想帮下忙,却被小丫头拒绝了,说是他伤势未愈,也不适合这些庖厨的粗活。

  一顿饭吃得很快,小丫头的手艺不错,肉汤的味道很鲜美,云苏的修为进入了化神境界,肚子里毫无饿意,把肉都留给了三个小家伙,喝了几碗汤。

  王玄机很快就收拾好了,三两多碎银子用一个荷包仔细装好,又把十几个表面有些坑洼的铜钱单独分开,都交给云苏,其他的都是一些书籍和衣物鞋裤,用床单装了一大包。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下山的路泥泞无比,云苏锁了唯一的大殿,找了一根小一些的抵门杠,一头挑了包裹,一头挑了一个箩筐,里面放着四个小家伙,带着王玄机就出了门。

  临别时,小家伙们都频频回头,望着残垣断壁的玄木派依依不舍,王玄文和王玄武二人倒是对山下的世界更为期待一些,王玄渔吃饱又睡着了,正在舔舐着自己白嫩的小手指。

  在即将看不到玄木派的时候,王玄机转身对着那片废墟又拜了三拜,眼中泪花闪动,颇为不舍,箩筐里的三个小家伙也学着微微一拜。

  “云大哥,我们以后还能回来吗?”

  “一定会的。”

  云苏挑着担子,望着山下远方,强大的法眼隐约能看到许多的村落,前路似乎并不远。

  此时肩挑手拉,再和那些小说影视剧中不是仙气儿四溢,就是飘然出尘的主角们相比,哪像是化神境界的仙人,更像是逃难的。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云苏的为人之道。

  山路湿滑,云苏却越走越快,一路上既没有遇到妖魔鬼怪,也没有遇到什么修仙之人,大雨刚停,天刚亮,山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脚下法力涌出,一步一个脚印,不知不觉间越走越快,见到村落后才放慢了脚步,又走了半个时辰,远远就见到了一座小城。

  两丈多高的城墙,城墙门楣上有渔阳二字,熙熙攘攘的进城百姓都是来赶早集的,有的提着篮子,有的推着独轮车。

  王玄机早就呵斥几个小家伙下来自己走路了。

  云苏原本以为自己这样挑着包袱和箩筐,带着几个娃会显得很另类,结果发现许多人都用箩筐,背篓带着小孩,拖家带口的,带两三个娃很常见,多的七八个都有,两口子背着挑着,热闹无比。

  “刚出炉的大包子,好吃的大包子嘞……”

  “卖鱼喽,味道鲜美的咸鱼来看看喽。”

  “本店新进了一批上好的江州花布,成色极好……”

  “扫帚,铁树扫帚,好用耐用,价钱公道。”

  商贩的叫卖声,小孩儿啼哭声,嬉笑声,大人的喝骂声,许多人也在议论下半夜的这场暖雨。

  县城主道两旁店铺林立,粮油店的米面油种类很多,布店里的棉布和丝绸有十几种花色款式,不愧是临河而立的商埠。

  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各种叫卖声,吸引着几个小家伙,尤其是走到了卖糖球的小贩面前,便是王玄机也有些嘴馋了,一个劲儿地吞口水,另外三个小子就完全忍不住了,眼巴巴望着云苏。

  “客官,刚出炉的糖球,给少爷小姐们来几串吧,一串一个铜钱子儿。”

  云苏瞧这糖球很像糖葫芦,看几个小家伙已经馋的不行,便掏出四个铜钱,递给糖倌儿。

  “五串糖球四个子儿,可以的话便买了。”

  糖球小贩见一下能卖五串,稍一犹豫也就接了铜钱,让几个小家伙选,不多时五串糖葫芦到手,云苏给王玄渔留了两个舔嘴吃,自己尝了一个,剩下的四个分给四个小家伙,一人多吃一个。

  顺便打听了一下渔阳城中哪里可以租屋宅,糖球小贩看了看几个小孩,便指了一个方向,说是在县衙隔壁有官府设立的店宅务,有许多屋宅可供租售。

  谢过小贩,云苏便重新调整了一下担子,直奔城北县衙去,果然在县衙隔壁,找到了门口悬挂着租赁和售卖招牌的店宅务。

  身上仅有的这点银两自然是买不起屋宅的,住客栈也不划算,云苏说明来意后,小吏先是询问了一下籍贯出生,听说是山上玄木派弟子,又有王木玄留下的门派令牌,也就没有再多问,取出了两本簿册。

  “甲号簿册上面的是可供售卖的屋宅,乙号簿册上面都是可以出租的。”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