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七十一章 怪雾

第七十一章 怪雾

  大军一路西行,走得很快,仅仅两日时间就出了杨州,接着过了渝州,甯(Ning)州。

  半路上,何濡明接到了八百里加急的圣旨,擢升他为兵部侍郎,定西大将军,全权主持杨、渝、戎、甯四州的御敌大计。

  就连这支乌合之众,也得到了一个响当当的番号,定波军。朝廷希冀这支大军能平波定澜,逆转危局。

  原本一万多人的队伍,随着各地的守备军和乡团加入进来,几天时间就已经扩大到了五万多人。

  何濡明对外号称十万大军,打出了剑指乌兰的定波军旗号,指挥着大军一路浩浩荡荡前进,丝毫不遮掩行踪,只差敲锣打鼓了。

  这支主要由四州的官府和富商地主们组织起来的人马,一路上都有充足的补给,就连肉食一类的干粮都人人有份,而且越朝西走,兵器和护甲倒是越来越多,愈发精良。

  各地的武备库都打开了,几乎是不惜代价地在疯狂武装这一支炮灰军队。

  因为局势完全如同何濡明所说,这几万人将会是两个月以内,西境唯一能组织起来的援军了。

  被乌兰铁骑蹂躏久了,西境三州无论官员百姓,都有一个共识,那便是不抵抗就会死,即便保住了一条命,也会被抓回草原做奴隶。

  乌兰人连猪马牛羊都不放过,更何况是人,在乌兰大草原上,奴隶是一种商品,和牛羊一样是可以交易的。而在大成王朝这片土地上,奴隶制度已经被废除近千年了。

  夜幕时分,大军在一个叫渭原的小县城外扎营,一顶顶刷满桐油的帐篷立了起来,连绵不绝。

  县令更是亲自带着城中百姓前来犒劳,埋锅造饭,热闹非凡。

  “张大哥。”

  纪平手中提着两个牛皮囊袋和两个油纸包,远远就看到了坐在矮丘上的云苏,走了过来。

  这几日来,这位来自巫山剑宫的纪平,总算和不太合群的云苏搭上了话,不时地请教一些剑道上的东西。

  云苏原本就要研究下纪平和叶宁二人,看看他们和长生云台后方那一株虚空古树长出绿芽这件事情的关联,所以也便顺手推舟,指点一二。

  纪平的资质,本来就不错,比那叶宁也相差无几,只是生性谨慎,老成持重,实际年龄也就二十五岁,在这些随军出征的江湖人士中还算年轻的。

  如此一来,即便云苏没有刻意指点,只是回答他修武习剑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便让纪平修为大进。

  这八日下来,他体内的那一道剑意竟然隐隐有完全参悟的征兆。

  到那时,他以第五重的剑术修为,对上第七重的江湖高人也能斗个旗鼓相当。

  反观叶宁,却不知为何与那独臂刀客走得很近,这几日不时也能得到一些指点,左手剑也是渐有起色。

  “张大哥,我方才去城中买了一点烧刀子和几斤酱牛肉,正好和你小饮一些。”

  军营中自然是禁酒的,但对这些江湖儿女却没管得那么严,只是要求每人每天饮酒不能超过两斤。

  对于一些内功深厚的高手来说,运功逼酒更是易如反掌,也就没什么影响。

  “这酒够劲儿。”

  云苏扯下木塞,一股浓郁的白酒香味传来,灌了一口,差不多有五十度。那牛肉更是酱制的味道异常美味,二人各一包,边吃边喝。

  不多时,营地里也开饭了,炊烟袅袅,白雾弥漫山林,小城暮霭,别有一番春意。

  “江山如画,若是天下太平便更好了。大军还有两日就能赶到函天城附近,也不知道前方等着定波军的会是什么。”

  纪平长叹一声,饮了一大口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归会来。”

  云苏这几日一直在盯着何濡明那里的动静,金吾大将军戴天澜的二十万人马赶到大月城的时候,见到的是一片正在熊熊燃烧的废墟。

  鬼帅图尔多提前下令弃城,还放了一把大火,把原本就不多却又带不走的粮食和堆的山一般高的草料,通通烧了。

  一支数万人的乌兰铁骑,连夜袭击了西征大军,西征大军小败一场后,为了不被骑兵持续不断地发起骚扰式攻击,只好躲进了残垣断壁的大月城。

  信使断绝,戴天澜便通过飞鸽传书命令何濡明加快速度行军。

  他的打算是在大月城废墟整饬军队,杀马做饭,稍作休息,然后挥师回函天城,联合定波军,集齐三十万大军,合围函天城的图尔多十万铁骑。

  然而,何濡明因为对那位国师炙阳真人极为不信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果然,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乌兰国太子亲征大月城,率领八万虎狼一般的铁骑,将大月城围住。

  乌兰铁骑反复向大月城发起冲击,却又不突入进去,即便是在夜晚,大成军刚刚入睡,又是战鼓震天,铁蹄铮铮,乌兰铁骑又开始冲锋了。

  如此一来,大成军粮草短缺,缺水缺粮,又被反复袭扰,戴天澜尝试突围了三次,第一次还靠着远远胜过乌兰人的强弓劲弩和战车,斩敌近万,虽然被最终逼回大月城,倒也算取得了大捷。

  然而,第二次和第三次突围由于士卒过于疲乏,饥饿缺水和箭矢消耗太多,又得不到补给,最终突围失败,彻底被困死在了大月城。

  “戴天澜将军一世英名,又是军侯世家,手下有二十万虎狼之师,谁曾想一个守将秦伯宜就葬送了所有的大好局面。”

  云苏听着纪平的感慨,也不说破,这凡人的战争,一旦涉及到了修炼者,那便就有太多的不合理之处了。

  炙阳真人最妙的一步棋,在于他从百年之前就开始潜伏了,这世上知道他真面目的,以前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张一凡,如今再加上云苏和小奶狗,也不过三人。

  在瓦屋派和皇帝的眼中,这个在大成王朝土生土长的炙阳真人,天资过人,凭实力成为了一代掌门,然后献上长生药,当上了国师。

  乌兰国有修炼者,大成王朝也有。

  虽然不知乌兰国的实力如何,但在云苏看来,那尨(mang)山剑派离着七八千里尚且能镇住北澹国,威慑千灵教,作为大成第一仙门,又是剑修门派,实力必然是极强的。

  乌兰国如果堂而皇之派来一个高手,想要染指朝堂,颠覆军队,也许还没出手就被飞剑斩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炙阳真人要费尽心思潜伏进来,然后以瓦屋派为跳脚,当上大成王朝的国师。

  这就像是在尨山剑派的眼皮子底下,穿了一件隐形宝衣在搞事情,看似很危险,实际上最危险的地方,反而安全。

  这几日,云苏就看到有剑光自东南方向而来,朝边关去了,而且实力强大,其中一人至少有金丹期的剑道修为,应该是嗅到了函天城的阴谋诡计,来调查的。

  这些仙门,正常情况下不会干涉凡间,更不会轻易为朝堂所用,但如果一旦闻到了修炼者祸乱天下的阴谋味道,他们也是来得极快的。

  “张大哥,你看这渭原的雾好大,比我们巫山的雾大多了。”

  纪平微微有了一些醉意,揉了揉眼睛,觉得方才还炊烟袅袅的大军驻地,居然看不太真切了,山林间似乎有茫茫大雾涌来,渐渐地覆盖了方圆数里。

  那雾和平日里山间常见的大雾,并没两样,无毒无味,格外浓郁。

  那雾既不散开,也不朝着不远处的渭原县城而去,而是沿着山势起伏,把定波军的驻地围了起来。

  而一般人见了,只以为是山雾大了一些,并不会太在意。

  云苏淡淡一笑,吃了一块肥瘦相间的酱牛肉,说道:“这雾啊,便如同某些人的遮羞布,雾不够大,那些鬼蜮伎俩如何登台。”

  纪平闻言,顿时惊醒过来,原本微微的醉意也没有了,运起内功逼出了最后的一点酒,也明白了过来。

  定波军的劫难,悄然而至。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