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六十章 剑葬之主

第六十章 剑葬之主

  “醒醒,起来干活了。”

  云苏的声音并不大,但听在两个熟睡的山精耳中,却是如同平地惊雷,梦里的一大堆美食都被这惊雷纷纷劈碎,吓得惨叫连连,眼睛还没睁开就已经跳了起来。

  “老大,你吼那么大声做啥咧?”

  小山精背对着云苏,气得脸都绿了,嘴也歪了,不是说好的睡一个月吗,这才闭眼躺下多久,就起床干活了。

  老大怕不是睡成傻子了。

  大山精睁眼就看到了老二背后多了一个青衣素袍的男子,神目生电,那电光劈啪作响,好生吓人,正在盯着自己。

  “小,小的拜见仙长。”

  大山精吓得倒头就拜,动作大了一点,一头磕进了土中,只剩下了撅起的臀部了。小山精见状暗道不好,连忙才回头看,也看到了一样的景象,一个青衣背剑修士,双目生出尺长神电,如那画像上的怒目神人一般。

  妈呀,大祸临头了。

  声若雷霆,怒目神电,莫非这神人要斩妖除魔。

  小山精也跟着一跪一磕头,老大都只剩下屁股了,自己不能落后,便用力更大,一头把自己全身都磕进了地里,只剩下两脚丫子在那晃动了。

  云苏不怕对手强大,就是不太习惯这种不要脸的山精野怪。

  之前神识偷听,这两个山精似乎已经偷了九个小孩了,但身上却没有丝毫的冤魂怨念缠绕,不像沾染杀戮罪孽的恶徒。

  “你们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

  云苏故意不看他俩,昂首望天,叹息道。

  老二一脸懵逼,听的似懂非懂,倒是老大心头一个咯噔,完了,偷小孩的事情暴露了,连忙从坑里挣扎着朝后蠕动退出来,把头埋在地上,连连告饶,神态极为憨傻惊恐:

  “仙长饶命啊,小的惶恐,小的无知,不知错在何处……”

  大山精一边磕头,一边偷偷看了下四周,发现此地离神山并不远,此人能悄无声息把自己和老二从地脉深处捞出来,修为定然极高。

  不是自己这般小小精怪能惹得起的。

  但一边是恐怖无边的神山大王,还有身上的禁法,一边是来路不明的修炼者,瞬息间思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装糊涂的好。

  云苏见他眼神闪烁,偷看四周,目光在神山方向略一停留,心头已经明了了,看看这一脸无辜的样子,想想神识跟了他俩一路,不由感慨演技还是到位的。

  “好吧。你们还年轻,年轻人犯点错没事,不记得就算了。下辈子记性好一点就是了。”

  小山精见状,心头舒服了好大一口气,暗道还是老大会应对,这么容易就应付过去了,脱口就道:

  “多谢仙长。”

  “不好!”

  大山精闻言,却是心头猛跳,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时,竟是吓蒙了,这是什么地方?

  眼前再也没有了什么神山,方才的山势土地也全都变了模样。

  放眼望去,四周和脚下全是一片浅黄色大地,隐隐有雾气蒸腾,竟然看不太真切。

  昂首望天,只见远处的天边有五座大山,直冲云霄,山的形状也颇为诡异,光秃秃的,如同黄石山一般,没有树没有草。

  再朝上望,脖子都挺直了,猛然见到那云端缝隙中有一物,是一张巨大的脸,顿时吓得半死,声嘶力竭地喊道:

  “妈……呀……”

  这,这仙长啥时候跑到天上去了,一张脸有一片天空那么大。

  “老,老大,这,这是何处……”

  小山精修为差一些,只觉得此地陌生的很,雾气蒸腾,还有四面八方吹来的狂风,连忙抱着大山精的腿,死死拽住,抬头望天,也看到了那五座巨大的天柱大山,以及头顶覆盖了大半个天空的巨脸。

  “老大,救命啊……不是说没事了吗,怎么回事咧。”

  两个山精吓得半死,小山精完全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倒是大山精知道这次闯祸闯大了,此时心头哪还敢指望那神山大王会管自己俩兄弟的生死,要是再不认罪,就真要下辈子去慢慢想了。

  “你闭嘴。”

  大山精一巴掌甩老二脸上,然后又扇了自己十几巴掌,这才跪下颤颤巍巍地认罪:

  “大仙饶命,小的想起来了,小的罪孽深重,受神山大王指使,最近一共偷了九个凡人孩童。还有,上个月偷吃了一头猪,再上个月偷看了王家凹的李寡妇洗澡……”

  小山精见状愣了半响,这才猛然回过神来,也跟着磕头捣蒜,只是觉得罪过都被大哥认了,一时间也找不出来什么罪过,忽然想起一事,说道:

  “大,大仙,小的也错了,小的,小的没穿亵裤……”

  大小山精此时已经六神无主,实在搞不清这是何方,更不敢问那大仙长,刚才就是话太多,差点就去下辈子反思了。

  苍茫陌生的世界,天柱一般的五座巨山耸入云霄,还有那覆盖半个天空的巨脸,没有山水野兽飞鸟,也没有树木花草,偷偷施法试了,遁术也不凑效,道行低微无法飞行,即便能够飞行,哪里敢在大仙巨脸注视下升空。

  走投无路,只有投降。

  两个精怪争先恐后地说了一大堆,其中关于天残剑葬的信息并不多,只是说曾经被神山中的大王施法困住,下了禁法,然后赐下了一道掩藏气息的气机,这数十年来一直差遣二人在外行走。

  说到关键之处,也是不明究竟,就连昨夜那接应的神山之人是谁,也不知晓。

  “暂且饶尔等一命。”

  云苏微微扬起手掌,看着在手掌心中吓得不成人样的两个山精,轻轻一口吹下去,两个被变小了成千上万倍的山精,便觉得一阵天降飓风扑面而来,然后便腾空而起,嗷嗷惨叫,越朝上飞,越看得清楚,也不知飞了多高,再朝下看时,顿时吓得亡魂直冒。

  哪里有什么无边大荒,哪里又有什么五座天柱,刚才分明就是在这仙长的手掌中。

  这等仙法,已经超过了二人的认知,心头似乎觉得此人比那神山主人还要厉害了。

  云苏对这化物之法却非常满意,本来是炼制如意袋时的一些心得,用在这些低阶精怪身上,却是异常好用。

  俩个山精一边惨叫,一边飞高,渐渐的变大,等到落下地来时,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大小,腿一软,直接跪伏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吸气吐气,早已憋不住的一股尿意,瞬间浸湿了裤裆。

  云苏一挥手,挥去了二人身上的污垢,让二人站立,然后指着神山方向:

  “稍后点燃土香,把昨夜接应你们的那人请出来。”

  “是,大仙。”

  被大仙小小惩戒了一番后,俩个山精都认命了,神山里那位大王虽然极其恐怖,但却从未见过它真容,也没见它出来过,倒是眼前这位大仙,一言不合就要命,左右得罪不起,只有硬着头皮烧香请人。

  随即,云苏心念一动,隐去了真身,腾云而起,躲到了数十里之上的高空,只留下了一个幻身跟着。

  两个山精哪里看得出真伪,几个腾挪,垂头丧气地回到昨夜烧香请人之地,

  大山精亲自动手,搓土成香,用法力点燃,那青烟入阵后,不多时,一个身影便从禁制中浮现出来,正是昨夜的张一凡。

  “咦!”

  张一凡见到两个精怪身边多了一个青衣道人,顿时一惊,这两个精怪为剑葬办事已经很多年了,身上曾经获赠了一缕特殊的气机,能够躲过修士的跟踪和探察,此时却是一脸悲苦,像是被这道人羁押了。

  能看破那一缕气机,此人已是极为不凡了。

  “见过道友。”

  张一凡也会一些特殊的望气之法,觉得此人道行深不可测,而且看着年岁不大,却一脸淡然出尘,和这百年来试图闯入剑葬的修炼者都不太一样。

  此人脸上,没有那种临近神山的躁狂和贪婪。

  “张一凡,还记得此物吗。”

  云苏也不和他多说,这里不是闲谈久待之地,扬手拿出了那本瓦屋山仙游记。

  “这,这是……”

  张一凡见了这书,神情剧变,前尘往事一一浮现心头,百年来几乎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终于有了变数。

  心中顿时明白了,来人修为高绝,比起近百年来闯阵的人怕是都还要强许多,望气之法根本看不透对方。

  当年入剑葬之前许下的道心血誓,居然真的被绝世高人发现了。

  “后学末进张一凡,拜见前辈。”

  张一凡四肢伏地,行了跪拜大礼,三叩九拜,心诚无比。

  此人和自己非亲非故,仅凭当年一本日记,便来救人,即便是不成,也值得自己大礼相待,万般谢恩。

  现在回想当年种种偏执,本想着进天残剑葬学了长生仙法,得了不老之物,便能挫败那贼子,然而,这百年困于天残剑葬的种种见闻,却是让他觉得悲愤无比。

  这哪里是剑葬,明明是足以埋尽世间修炼者之地,百年来,试图入神山的修炼者如过江之鲫,不乏皇朝世家,人道真仙,妖族巨擘,各方神祇。

  这里面,既有天之骄子,也有气运鼎盛之人。

  但只要入了剑葬,除了这些年的九个孩童,还有身死为剑灵的自己,入阵还能活着的,便再无第十一人,别说走不出神山,进阵三五步便死了。

  “不对,还有一人。昨夜那南极天宫的神女本是必死之局,却意外逃脱,难道和这位绝世高人有关?!”

  张一凡忽然想到昨夜那位入阵救人的神女,原本还为她有些惋惜,只是也无计可施,可怜小小年纪便要死了,没想到居然诡异地逃出了神山。

  本以为是那南极天宫赐下的奇宝保了命,现在想来,断然不是,那南极天宫作为南洲第一仙门,如果有此等手段,早就高手齐出来闯阵了。

  而且不说更早,便是百年来,死在剑葬之地的南极天宫高人也不下五位,那少女不过才丹田小境而已。

  “可惜,剑葬之威恐怖如斯,纵然我有心应了当年道心血誓,怕是也脱不了身了。”

  张一凡一时间觉得愧疚无比,别人为救自己而来,却不慎将对方引到了这大恐怖之地,让别人白跑一趟心中已经是极为不安了,若是身陷剑葬,岂不是自己的大罪孽了。

  云苏也看出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规则之力牵动,想到他已经成了剑灵,应该是在天残剑葬中附身成剑,又受到比那绝杀规则更强的气机牵引,不找到他本体,是没法带走他的。

  “我此行是来救你,意不在天残剑葬。”

  张一凡再次跪下叩首:

  “前辈既是为我而来,晚辈心中已是感激万分,恨不能永世为奴,以剑相伴。可是这天残剑葬乃是这世间大恐怖之地,前辈万万不可轻入。”

  “哦?”

  张一凡连忙传音道:

  “晚辈百年前进了这天残剑葬,入阵时便死了,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这剑葬主人相助,附身成剑,化成了剑灵。

  这剑葬之所以有大恐怖,乃是因为里面有一把本不该存于世的绝世神兵。此物无善无恶,万年之前流坠此地后,便成就了这里的十方绝杀禁制。

  百年来,晚辈亲眼见到南洲无数修炼巨擘入此阵片刻便丢了性命,便是昨夜也有千灵教和南极天宫的弟子以为得了禁制之秘,结果身死此处。

  况且,如果只是这外面的十方绝杀阵势,晚辈也不至于如此忌惮,忤逆阻拦前辈入阵,实在这里面尚有大恐怖,只是碍于剑葬主人对在下有恩,不敢外传。

  晚辈万万不敢拖累前辈入阵以身犯险,愿回去向剑葬主人禀明一切,再求些宝物回赠前辈,聊表心意。”

  云苏微微点头,这张一凡所说和自己的猜测大致相同,如果只是外面的禁制,不知道别的化神境修士,又或者更高一层的返虚境地仙们能不能自由出入此阵,但凭借这一身奇诡高绝的道行和修为,是足以进出的。

  昨夜救那少女时便有了印证。

  这一方天地,尤其浩渺,引气大境界的修士浩若繁星,然而能历经无数小境界,踏入化神境后,真仙化神,已经是公认的人道真仙,若是能化神返虚,踏入地仙返虚之大境界,便是真正的传说了。

  可是,这里面的那一把绝世凶器,目前来看,张一凡承诺于人不能明说,便做不到知己知彼,最起码有神鬼莫测之威,除非是用那三种推测的破阵之法将这天残剑葬彻底掀翻,贸然进入便是傻了。

  “你便说想走还是不想走。”

  张一凡微微一愣,不假思索地应道:“晚辈修为不够,看不破红尘往事,心系故人,自然是万分想走的。”

  “既然如此,你便将那剑葬之主请出来,我与他商谈一二。”

  张一凡一愣,随即苦笑道:“是!好叫前辈知晓,不只是晚辈想走,这位剑葬主人也是想走的。”

  云苏心头一凛,剑葬主人也想走?这倒是有点奇怪了。

  张一凡转身回了剑葬之中,去请那位剑葬主人了。

  云苏心中暗忖,不知这制霸天残剑葬万年,杀戮了无数修炼者和江湖高手,凡夫俗子的剑葬之主,又是何等人物。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