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五十二章 *屏蔽的关键字*的山

第五十二章 *屏蔽的关键字*的山

  “畜生丢了,损失的不过是银钱。小孩丢了,那便是大事了。苏某远道而来,也算是见过一些事情,此番如果能帮得上忙,必然不推辞。”

  云苏一时间也没有头绪,只能从这牛栏村人的嘴里,多套一点话。

  “实不相瞒,老夫带着村里的青壮男丁,已经连续守了两个晚上了,村里各个地方都有明岗暗哨,却是一无所获,昨夜反而又丢了两头牛。

  这几日啊,有小孩的人家,睡觉都是换着睡,生怕一个不慎就丢了。”

  牛村长长吁了一口气,只觉得说出来了,心里似乎就好受多了,和此人交谈,有一种让人颇为心安的感觉。

  “这又是丢畜生,又是丢小孩的,可有人见到贼人行踪,或是目睹贼人作案?”

  “这便是奇怪之处,没有人见到贼人作案,也没有发现贼人的行踪,往往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便丢了,然后便死活也找不到了。”

  渐渐的,牛村长和云苏的交谈,引来了其他村民的围观,全都围着这堆篝火坐着。

  “牛叔,您说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神山又**了?”

  “是啊,村里的疯子李这两天就到处在说是神山又**了。”

  “我爷爷说,几十年前,神山也吃过人。”

  “胡说,那一次丢失的村民,不是说被大仙抓走吃了吗!”

  “那十年前那一次丢了许多牛羊马呢?”

  “那不是孙家挖垮了山神庙,引得神灵降下了怒火吗。”

  村民们众说纷纭,牛村长的脸上却越来越怒,猛地一声爆喝:

  “好了,神山此等禁忌,也是你们可以谈论的。”

  众多村民顿时哑口无声,低头喝水,不敢再提神山的事情。

  “都坐在这里干什么,牛大山和牛小二留下来,其他人去巡夜。”

  “哦……”

  村民们渐渐散去,热闹的小院里,顿时就剩下了四个人。

  “苏先生远来是客,大山你去拿一只兔子烤了,小二你多烧点水,等大家回来有水喝,再泡泡脚。”

  粗莽猎户打扮的牛大山连忙应诺,转身就忙去了,院子里一时间只剩下三人。

  “如此麻烦,倒是苏某过意不去了,兔子便不用烤了吧。”

  “不麻烦的,这大冷天的,既然来了牛栏村,便是客人了。”

  云苏见这牛村长心思缜密,而且明显知道关于那传闻中的**神山的事情,也不急,只是抓着村里的怪事问。

  “牛村长,这些丢人丢牲口的事情,是发生在白日,还是夜间?”

  “夜间。”

  “恕苏某直言,方才听大家提到村子里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敢问牛村长,以前发生的事情,和这次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联和相似之处吗?”

  牛村长踟蹰片刻,小声道:

  “这山野之地原本就有许多猛兽出没,豺狼虎豹吃家畜和人也是时有发生的。除了这些,还有那各路大仙,也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偶尔冒犯了,便是一场灾难。

  我们牛栏村靠山吃山,村里最多的就是猎户人家,善于寻踪追迹,大多数时候,人畜遇害了,多少也是能发现一些线索,有时候也能救回来。

  相比之下,这次的人畜丢的多了些,而且丢失的三个人都还是孩子,一时间毫无线索,唉。”

  云苏默然,所谓的大仙,可能是山民们对一些山精野怪妖物一类的统称,毕竟,普通人是无法分辨这些异类的。

  二人说话间,那牛大山已经从雪堆里掏出来了一只兔子,手脚麻利地就打理好了,用一根木棍插了,刷了油,放在火上就转烤起来。

  片刻之后,便肉香四溢。

  “牛村长,如果是寻常的山精野怪妖物作祟,苏某倒是有一些祛邪除恶的法子。事关孩童人命,今夜就和你们一起蹲守那些贼人。

  不过,如果是和那什么禁忌有关,怕是就无能为力了。”

  此地远离渔阳八千里,云苏既要投宿,还要蹭吃蹭喝,看到这些朴实的山民被突如其来的厄运折磨的精疲力尽,人心惶惶,能帮忙的话,也不介意帮一下。

  牛村长闻言,不由打量了一下云苏,觉得此人越看越是不凡,一个人敢在冰天雪地里远行也就算了,偏偏看起来还是个文弱之人,看其谈吐怕是还读过书的,这种人如果不是会武,就是真如他自己所言,懂一些特殊手段。

  此人多半是和那些走村串户的老木匠,老铁匠,杀猪匠差不多吧,手里都有点傍身的手段。

  “既然苏小,不,苏先生有意相助,老朽自然感激不尽。”

  牛村长站起身来,拱手行了礼,这才坐回木凳上,看了看左右,低声道。

  “那禁忌神山的事情,其实村里老一辈人也是故老相传,只是方才后生太多,怕他们嘴巴不严,老朽才不敢谈论,苏先生既然要相助本村,老朽自然知无不言。”

  云苏暗道,来了,看看这些久居此地的人,到底发现了天残剑葬什么秘密吧。

  “这禁忌神山,自古以来就是方圆数百里的禁地,牛栏村是八百年前,牛姓老祖宗们逃难来这里建立的,族谱上记载,早年的时候,经常有江湖人士和各路仙人前往那禁忌神山,可是,去的人多,却从没见过人出来。

  牛家村的老祖宗们,一开始为了赚点银钱,也帮那些势力牵马带路,直到有一次,亲眼见到一个上百人的江湖势力,进了神山,等了一年也没见人出来,自此便再也不敢踏足神山附近了。

  而且,不但我们牛家村,其他山中的村子也有类似的传闻,这神山**,只进不出,那是人尽皆知,都说是什么十死绝地。

  五百年前,神山中一夜之间来了很多仙人,许多胆子大的山民都见到了,漫天遍野都是,那一次动静很大,打雷闪电,火烧水淹,整整闹腾了三天三夜,最后有人亲眼见到那些仙人们也进了神山,然后便没有了后续。

  从那以后,来的人就极少极少了。

  对了,传闻后来有几个什么龙山来的仙人,到各个村里告诫大家不要踏入神山方圆十里,否则便有奇祸。”

  云苏若有所思,这禁忌神山肯定就是天残剑葬,如此小的范围内,绝不可能存在两个禁地,而且对修仙之人和练武之人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也只有它了。

  正常来讲,修仙之人发现了什么禁地,定然是不惜一切代价,前赴后继也要去打开,然后所谓的有缘之人得到很多宝物,更幸运的甚至可能继承整个禁地。

  然而,对于这些好运,云苏是抱着怀疑态度的。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把禁地都想的太善良了。

  不过,牛村长的话,可信度很高。

  修炼者不是每个人都行事低调的,大成王朝的古书里记载遇仙的故事很多,而且这里又是深山老林,修炼者们没有什么避讳,那三天三夜的闹腾,明显是在施法攻打天残剑葬的禁法屏障,后来既然进去了,想来是成功突入了。

  只是一个都没见到出来,如果是假的也就算了。

  但如果是真的,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

  毕竟,总不能每个修炼者都是出了天残剑葬便马上隐匿起来,御剑飞走吧,大部分修士应该是不会飞行才对,而且也不至于来的时候敲锣打鼓,弄的连凡人都知道了,走的时候就耗费法力,施展幻术,夹着尾巴逃吧。

  这牛村长是真正的普通人一个,说的不一定是真相,但一定是他知道的。

  云苏有这个自信,而且也施法探查过。

  至于龙山的仙人,云苏倒是没听过,只是从张一凡留下的书里,知道大成王朝有个洞天福地,叫尨山,那里有一个几乎不世出的尨(mang)山剑派,号称大成王朝第一仙门。

  云苏整理了一下思绪,不管是张一凡的日记,还是牛村长说的秘辛,这天残剑葬都不太像是什么好地方。

  而且,这里应该是危险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不然,就算按照牛栏村的记载,这里只存在了一千年,实际上自然远远不止,这天残剑葬是连云苏都觉得预感不妙的,极有可能是和古修士有关。

  既然被发现了至少超过千年,以修仙界消息传递的速度,应该是数十**内的势力都知道了。

  尨山剑派号称大成第一仙门,既然曾经插手过这里的事情,但却无法解决,想来其他那些远道而来的修仙势力,未必就讨了好。

  只是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大佬栽在了这个不起眼的大山窝里。

  “老叔,苏先生,烤好了。”

  牛大山把烤好的兔子分了,串好递给村长和云苏。

  云苏接了烤兔,谢过对方,尝了一下,味道真不错,皮脆肉酥,一边吃,一边神识悄然探出,覆盖了整个牛栏村,暗中窥伺起来。

  倒要看看,是什么山精怪妖在作祟。

  吃完了半只兔子,喝了一碗砖茶,刚放下碗,便心中一动,嘴角微微一笑,神识已经看到了一些东西。

  “来了。”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这鬼鬼祟祟的东西,居然不止一伙,而是两伙。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