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五十章 一去八千里

第五十章 一去八千里

  午后,云苏带着王玄机和小宝宝,一起去渔阳书院接了三个小家伙。这次书院把休沐日专门挪到了清明节,本月就没有额外的休沐日了。

  三个小家伙已经在书院被关了近一个月,浑身都已经皮痒痒了,出了书院大门就变成了野猴子。

  三人自然不知道,云苏刚刚带着王玄机去找了书院的斋长,说是近期家中无人,下次休沐日如果没人来接这三个小家伙,就让他们在书院里待着。

  一路上,简直是叽叽喳喳,热闹非凡,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买,引得路人议论纷纷,最后一个个吃了王玄机的暴栗后,总算老实了。

  教育了三个小家伙后,当大姐的习惯性地看大哥的意思,见云苏点点头,便买了一些零食小吃,就连背上的王玄渔小宝宝也终于又混到了一个糖葫芦舔嘴玩。

  一家人,齐齐整整的,热热闹闹,只是这位平日里寡言少语,但却气质不凡相貌堂堂温文儒雅并且才二十岁的云苏,走到哪都成为了大家瞩目的焦点。

  “啧啧,这小伙子结婚真早啊,好多娃。”

  “呸,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能有十几岁的女儿,和三个年龄相仿的小伢子吗。”

  “哟,马老三,就你懂了?”

  “我们家小虎也在渔阳书院读书,这三兄弟同年同庚同班,就连打架惹事儿都是一起受罚一起上,形影不离,在书院里小有名气呢。”

  云苏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不知道三个小家伙在书院居然还混出了一点名堂,渔阳书院管理严格,怕是吃了不少苦头。

  “这一家之中,还是得有人唱红脸,有人唱黑脸呢。”

  王玄机听力也很惊人,听到路人说的以后,脸色就一变,看来回去又要收拾这三个小家伙了。

  云苏也不管她,这丫头知道轻重。

  也就是当初没有被王木玄以死相逼继承玄木派,不然当了掌门,就更为这些小家伙的未来烦心了。

  现在倒好,有个大姐管着,顺其自然就好。

  屁股后面带着一溜串的小家伙,就跟卖小孩的怪叔叔一样。

  先是去了相熟的菜摊、米粮店和杂货店那里买了大堆的蔬菜肉类和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专门挑的渔阳明前毛尖,让他们送货上门,还买了三斤五年陈的鱼泉酿,掌柜的异常客气,说是要挂账在刘员外名下,却被云苏掏银子制止了。

  “云大哥真是会赚钱也会花钱……”

  王玄机见买了这么多东西,蔬菜肉类和米盐这些,甚至比往日还买的多些,光是大米就买了六百市斤,还尽买的精米,三两银子就出去了,不由偷看了云苏几眼,暗道云大哥是又要闭关了吗。

  她自然不知道,家中米粮还很多,这里面相当一部分是云苏买来准备随身携带的。

  “咦,居然逛到店宅务司附近了。”

  “哟,苏先生,您这是稀客呢。”

  云苏抬头便见到了街边的店宅务司,门口那兜着手在揽客的正是王二,便说了想买下清风小筑的意思,对方欣喜异常,为了那笔可观的中人费,直拍胸口保证向店宅务使争取一个最优惠的价格,下午亲自上门来办。

  有银子,买房就变得没那么复杂了。

  官家的东西,云苏也不求买到最便宜,就看那王二有多少本事能拿到什么样的价吧。

  明日就是清明了,街上卖蒿草,青团,纸鸢的人很多,看到孩子们喜欢,正是充满童趣之年,云苏便挑了三个纸鸢,分别是龙形,燕子和大鲤鱼,这些风筝做工精美,价格才几文钱一个,只是出门在即,孩子们只能在院子里舞着玩玩了。

  艾草做的青团,云苏以前也吃过,清明前后的味道是最正宗的,直接买了十几个,吃不完的带回家。

  接着又在乡农那里买了一些最新鲜的春菜,如竹笋和香椿芽,几种野菜,都是极鲜嫩的,还有两条活蹦乱跳的一岁鲤鱼。

  这些是买来晚上吃大餐的。

  最后买了些香蜡钱烛,算是满载而归。

  “快点,你们三个赶快去洗洗手,吃东西不要往衣服上擦。”

  “呜,大姐你比书院的夫子们还凶。”

  “凶吗,在书院打架的时候,可曾想到你们最凶的大姐了。”

  “我们错了,大姐。夫子说了要尊老爱幼,大,大姐,你别动手啊。”

  王玄机见三个小家伙吃完青团就要去拿纸鸢玩,瞪了他们一眼,见三个小家伙还拿书院里学到的东西来反驳,想到他们三个在书院里抱团打架的事情,作势就要下手去揪耳朵,小家伙们这才乖乖跑去洗手了。

  云苏摆弄着手里的纸鸢,觉着越看越精美,三个小家伙洗了手过来,就巴巴的望着,不时问这问那,比如怎么玩,可以飞多高呀。

  王玄机见状,也搬了椅子过来挨着。

  “就知道玩,你们在书院学了这么久,都学到了什么呀?”

  “大姐,你不知道书院里的夫子可凶了,每天除了上课就是上课,谁不听话还要挨戒尺呢。”

  “上次王玄武在识字课上睡着了,就吃了夫子一记戒尺。”

  “哼,我又不是故意的,练武太累了而已,我现在力气变大了,还学会了一套军武拳。”

  王玄武见大家都望着他,就一个倒翻退开一些,然后摆好马步,开始打拳。

  虽然依旧小胳膊小腿儿的,但明显比去书院以前强壮了一些,拳头左右开合,直冲撩打都似模似样,口中认真的呼喝喊着,确实是一套行伍拳法。

  “厉害吧,我们的武夫子可是上过战场的,杀过敌人,做过什长呢。”

  王玄武一脸羡慕地说道。

  王玄机:“看着还不错,倒是没有偷懒,你们俩呢?”

  王玄武得了赞许,王玄文和王玄藏的压力就大了些,二人又是写字,又是背书,确实学了一些东西。

  云苏看的不由点头,从他们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相比之下,三人年龄更小反而要更加努力和辛苦一些,便笑着道:

  “不错,看来你们在书院都很努力,下午就在家里自由玩耍吧,晚上做一顿大餐给你们补补身体,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上香祭拜逝者,给你们的师父师兄们也烧点纸钱。”

  整个下午,云苏就随便翻看了几本书,晒晒太阳,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前几日下过雨后,今日倒是天气晴朗。

  王二来的时候,刚过申时,带着一位店宅务司的小吏一起来的,下午四点多的样子。

  “苏先生,整个宅子作价三十一两银子,您看可还满意,我可是费了极多的口水,从五十多两缠着店宅务大人降下来的。”

  王二把云苏拉到一旁,低声说道。

  “那便如此吧。”

  王二顿时大喜,三人当面,房钱两清,先把租赁契约作废,然后又将带来的房契交给云苏。店宅务司的手续也都办完了,只需要在一式两份的买卖契约上面签字画押盖手印即可,上面已经盖了店宅务司的印记,这交易就算是成了。

  清风小筑自此就成了私宅,整个交易过程由于店宅务司的存在,又有中人王二撺掇上门的小吏在,变得异常方便。

  当然,这院子如此便宜,又交易的这么顺利,云苏猜测也和鬼宅有关,不是贱宅一类的,怕是两个三十一两也买不下来这么大的院子。

  王二虽然隐瞒了清风小筑闹鬼的事情,但在办事上倒是非常地道,价格也很低,尤其是整个买卖变得极为简单,使得云苏虽然没有多给他一个铜钱,但还是满意的。

  晚上的大餐,云苏亲自下厨做了一道红烧鲤鱼。

  鲤鱼清理干净,去筋,两面改刀,再抹了面粉,入油锅炸好。

  炸到面粉金黄,鱼肉香气扑鼻时,起锅换油,放入野山姜,山麻椒,葱头蒜脑,再加入一点老酸菜,炸好的鲤鱼下锅熬煮半个时辰后,加入盐和醋调味,最后用浓酱油稍微收汁,便做好了一份铁锅炖鲤鱼。

  一岁鲤鱼,肉质鲜嫩,口感极佳,没有草鱼吃着柴,也没有鳙鱼刺多肉松散,吃着有一股恰到好处的嚼劲,虽然不如鲈鱼鳜鱼的口感鲜美嫩,但整体味道不差。

  王玄机就更厉害了,一个人煎煮烹炸,做了七八道菜,最后除了被强制摁在竹椅里不准多吃的王玄渔,以及云苏,其他人都吃的肚子溜圆。

  云苏出门在即,对于这个刚买下的清风小筑,还有一窝小崽们,多少有些不舍,便靠坐在竹椅上,看王玄机在月光下练剑,给三个小家伙演示玄木派的武学,然后又一起吃了夜宵,小家伙们才陆续去睡了。

  听着小家伙们在睡梦中喃喃自语“大姐,我们再玩一会儿吧”,云苏不由暗道,孩童天性,果然人生最最美是童年。

  “玄机,你过来一下。”

  “好的,云大哥。”

  玄机捧起水桶里的井水洗了下脸,擦了,才搬了个竹椅坐到云苏旁边。

  “我有事要出一趟远门,快则三五日,慢则三五十日便回。这些日子你剑法已有小成,虽然没有修炼内功,也算力道过人,又有清风步,等闲江湖贼子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

  但是,须知这天下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除了江湖武修,更有许多如通玄经上所讲的修炼之人,我不在的日子,他们三兄弟在书院待着很安全,你在家尽量不要乱跑,照顾好小渔,凡事小心谨慎为上。”

  “嗯,云大哥你放心吧,我明日午后就送他们回书院,然后就在家中安心看书,照顾小渔。”

  云苏点点头,玄机年龄不大,但行事颇有规矩,知道轻重,便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

  “这清风小筑,我已经设置了一些机关阵法,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如果硬闯,则有奇祸。如果我迟迟不归,你便可以携带这枚玉佩自由出入清风小筑,切记不要使用玉佩带外人进来。

  还有这五张符咒,你贴身带着,如果遇到了敌人,只需要心里想着攻击敌人,然后将此符丢出去就行了,只是此符威力巨大,一旦使用,中者非死即伤。

  千万不要拿去伤害无辜,但也不要对敌人心慈手软。”

  云苏将玉佩和五张特制的火符都交给了她,把玉佩如何护身如何恢复的事情也提了,王玄机虽然心里有一些疑惑,但也没问,在她看来,云大哥说怎么做,那便怎么做好了。

  “云大哥,你出门在外,一定要万分小心,我们都等你平安回来。”

  “嗯,放心吧,今时不同往日,你不用担心。”

  王玄机去睡了,云苏便进了库房,把该装的东西都装了许多,柴米油盐酱醋茶酒,各种菜类,馒头饼子干粮,铁锅,锅铲,火折子,油灯,毯子,竹椅,就连井水都装了上千斤,

  这些寻常物品,被如意袋轻而易举就收了进去,依然是干瘪瘪的,也没有重量。

  一夜无事,云苏便修炼了一阵,然后两手并用,左右开弓一口气画了两百张五行属性的符咒,最后又制造了一些法玉,修炼到天明,心神恢复完全,这才全部准备妥当。

  翌日清晨,云苏便隐去了身形,王玄机起得极早,几乎是鸡叫两遍就起来了,结果看到云大哥的屋子已经从外面关上了,便有些失落,起这么早还是没来得及送云大哥远行。

  天一亮,几个小家伙就被王玄机拉起来了,就连平日里睡到自然醒的王玄渔也没躲过,然后五个人一起给玄木派的诸位逝者上了香,点了蜡烛,烧了纸钱。

  接着,三个小家伙被压着演练玄木派的武功。

  刚过晌午,王玄机就提了王木玄留下的三尺玄木剑,背着王玄渔,赶着三个小家伙回书院去了。

  只见一路上,王玄机都非常警惕,对三个小家伙也约束严格,不准乱跑乱吵闹,安然把他们送进书院,和斋长交付完毕才算结束。

  云苏隐身跟着,直到王玄机回到清风小筑,还特意挂出了一块毛笔大字写的‘主家外出,闭门谢客’的牌子,看来是打定主意在云大哥回来之前,不出门了。

  至此,云苏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小丫头做事果然极为妥当,孺子可教。

  “紫霞!”

  一道紫气霞光从斩天神剑的剑鞘上飞了出来,眨眼变大,云苏一步踏上去,便如那冉冉升仙的太古真仙一般,驾起祥云,整个人连幻术都不用施展,自然隐入了那紫气霞光之中,翛然远去。

  若是外人见了,只会以为是一道普通云气飘过而已,连紫气霞光的颜色都看不见。

  此物紫气东来,最擅长速度和匿形。

  “百日不出门,没想到第一次出远门就要跨州过府,差点就要出大成国境了。”

  云苏眺望了一下天上的星斗方位,也不站着了,心念一动,紫霞祥云又大了几分,正好可以舒服地躺下,拿出张一凡写的修炼典籍慢慢翻看起来。

  自西南向北飞,此去便是八千里。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