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四十九章 一重杀机一重山

第四十九章 一重杀机一重山

  云苏收起如意袋,掐动法诀,略一观想,背后便出现了一个隐约可见的阴阳鱼图,在缓缓流动。

  这次时间紧张,推衍藏物之法花费了一些心神,但却不如推衍腾云驾雾时消耗大,只是无法像平日那样一睡三五日来慢慢恢复,只能以观想阴阳鱼图来加快恢复。

  以最快速度把自身调整到最佳状态,做完了准备工作,也好出门。

  翌日清晨,修炼了一夜的云苏,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消耗的心神都恢复了。

  “出门之前,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云苏掐动法诀,勾连了清风小筑的护院禁制。

  目前守卫清风小筑的,只是寻常禁制,还不能称为护院大阵。

  这个禁制,是早些时日布下的,禁制的依托是整个院子,而阵基则是那个蕴含了大道真意,被打入枯树下方,依托枯树树根的‘定’字。

  只要修为和道行不如云苏,想要硬闯清风小筑,就会惊喜的发现,自己好像是在对抗整个天地一样。

  定字不被抹去,天地灵气不散,这整个阵势就无法被硬闯攻破。

  原理其实很简单,如果有人攻击阵势,这阵势就会察觉到灵气有崩溃溢出的征兆,马上就会调集十倍灵气补充阵势,而那内蕴有大道真意的‘定’字,也会瞬间被激发,定住这清风小筑中躁动不安的灵气。

  作为修炼者,一旦全身法力灵力被定住,又不能从外面吸取更多的灵气,就形同废人。

  作为阵基的虽然只是一个大道‘定’字,却是云苏耗费极大心神才敕写下的,比起用一般的天材地宝或者法器做阵基,效果要好得多。

  破阵,触发阵势,阵势从天地间吸收海量灵气来对抗敌人,大道‘定’字被激发,定住清风小筑里所有躁动的气息。

  然后,云苏在里面布置的一堆幻阵,就会被激发,除非是那种修为和道行还有对整个天地感悟都碾压云苏的修士,否则将会被定住一身法力后,被幻术虐的怀疑人生。

  别说破阵了,连门都进不了。

  “当时时间仓促,倒是还差一些。”

  云苏催动法力,元神融入阵势之中,把一些应该巩固加强的地方,又强化了一番,对那幻阵,又补全了一些,这还不够。

  定人法力,幻境丛生,这些还不够。

  既然是护院大阵,不能脾气太好了,还要引入五行阵势,让原本的护院大阵,晋级为复合型阵法,攻守兼备那一种。

  这便是云苏此次加固清风小筑防护的原因。

  “去!”

  云苏挥手间掷出了数十枚玉片,这些普通的白玉,品相一般,但很适合拿来注入法力,布置阵法,上次在云山县修炼腾云驾雾时,就是用的此物。

  以他目前的修为和道行,还无法做到虚空成阵,不论是花草树木,玉石建筑,总要有一些可依托的物体,才能布阵。

  早前条件简陋,连买菜的银钱都不够,自然只能随意布置在房屋建筑,假山庭院上面。

  心念一动,法力狂涌,神识刻阵,不多时,五行阵势就被刻入了无数玉片中,把整个清风小筑包围的水泄不通。

  之所以不用纸符咒,而用玉符咒,就是想让清风小筑这个大本营,能够经得住敌人的车轮战。

  纸符咒画起来快,但不耐用,往往是一次性的。

  除非纸张极为特殊,是天材地宝,否则,是远不如玉符咒,或者某些传闻中的石符,木符,金符的。

  这些玉符咒,因为融入了整个护院大阵中,将会每时每刻接受天地灵气的滋润。

  这样一来,原本材质普通,值不了几个银钱的垃圾玉石,也成了法玉,随着时间的推移,威力会越来越大,最终化为灵玉也极有可能。

  而如果是纸符咒,就没法融入阵势,被天地灵气滋润,这是材质本身的限制。

  云苏将这五行阵势,激发的序列调整到了第三级,如果有人误闯阵势,被定住以后,幻觉丛生,侥幸没有死于幻觉,还要继续作妖作怪,那第三重山呼海啸的五行阵势,就会让擅闯者尝一尝五行之火烧,水淹,土埋,金戮,木灾。

  不是普通的水木火,而是灵水灵火一类,威力大的多,施法者对天地规则,对大道五行的感悟越多,威力越大。

  云苏也不知道到底威力会有多大,上次预计的土遁阵势应该能把人送出去两三里地,没想到一口气被丢到两百里外了。

  这个好机会只能留给以后万一有缘来乱闯的贼子们,尝一尝这顿五行大餐了。

  “三重禁法,一重比一重凶险,虽然有人常说事不过三,但我终归是不信的。”

  云苏唤出了斩天神剑,摩挲着这位出身高贵的大佬。

  “左右就这么一窝小崽子,要是被人连窝端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何况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不能太寒碜了。

  这第四重禁法,就交给你吧。”

  剑鞘朴素,神剑无华,云苏话音刚落,神剑便微微颤栗,然后竖了起来,一股连云苏都觉得危险到难以形容的剑势弥漫开来,化作一道流光剑影,遁入护院大阵中不见了。

  云苏只是瞅到了一点点痕迹,这神剑居然将一道不知道有多强威力的剑势寄托在了那‘定’字之上的枯树躯干中。

  “咦,奇怪了。”

  云苏喃喃自语,也不追问,反正神剑通灵,但却远不如那些品级低劣的天材地宝,太难开启灵智了,问了也是白问。

  只是如此一来,那死的不能再死,连天地灵气都没有滋养出一丝生机的枯树,原本是准备找个时间砍了烧柴的,此时却有些不一样了。

  一时间倒也说不好它有什么变化,只能日后再说,砍柴烧的想法落空了。

  “一重杀机一重山,如此倒是安心了。”

  护院大阵布置完毕,云苏心里稍安,对待老窝再如何热情也不过分,别的修炼者,不是萎缩在仙山福地修行,就是满天下乱窜去找什么天材地宝,去寻仇滋事,谈情说爱。

  云苏的想法却不一样,这里就是家了,以后要住很久很久的。

  忙完这些,又修炼调理了几个大周天,眼看时间近午,状态再次回归巅峰的云苏便又忙碌起来。

  “先给小丫头做一块玉佩。”

  云苏拿出一块三指大的白玉,这块可比方才布阵的那些碎玉贵多了,买了一段时间了,因为懒得出门,没有远行过,一直就没祭炼。

  并指如剑,随意切割几下,一块长形的两指多宽玉佩就出来了,朴实无华,没有雕刻任何多余的东西。

  “玄机!”

  不过想到如意袋上的那个字,云苏也一时兴起,在上面刻画了玄机二字,犹如神篆一般,颇具道韵。

  随手注入一丝极微弱的蕴含道意的祛邪敕音,使得它能辟邪,至于能祛除多强大的邪祟,却不知道了。

  然后,又注入了可以进出清风小筑护院大阵的法令。

  为了防止此玉佩丢失,云苏伸手一招,从正在外面院子里看书的王玄机身上,招来了一丝长发,将她的气息和玉佩绑定,如果是其他人,拿了玉佩也无用。

  最后,为了防止被人抢夺,或者被人莫名其妙偷袭,云苏又在玉佩上刻画了许多规则,布下了一道禁法和一道遁法。

  只要有超过一定强度的杀意靠近玉佩,这玉佩上就会升起一道术法屏障,抵挡致命一击,然后引发第二道土遁禁法,可以将人瞬间遁送出去。

  只是受限于道行和修为,云苏无法做到精准遁送,只是将阵势刻画的弱了一些,免得一口气又送出去两百里了,小丫头找不到路回家。

  “可惜,材质差了一些。”

  云苏再一次觉得,如果有机会弄点天材地宝也是不错的。

  这个玉佩,目前材料太差了,只是用法力强行润养,也就是临时盘了一盘,但里面的防护术法和遁法都只能使用一次。

  每次用完了,必须回到清风小筑,借助大阵日夜温养,才能再次使用。

  当然,时间久了,也许能增加一些使用次数,却不是眼前的事了。

  “打不死,跑得快,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险,只挨打不还手是不是太不给对方面子了。”

  云苏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这不出门的日子真是万事大吉,一旦要出门就觉得心里慌得一笔又一笔的。

  于是,取了黄纸和朱砂,用无根之水为引,又划破指尖取了几滴血,这才执笔画符。

  云苏没学过画符,但却知道它的原理,不多时就在上面画出了一些诡异的符文和字符,将五行火之力的引子注入了进去。

  考虑到王玄机没有修为,没有法力,便用了老法子,从她身上又取了一根长发,焚后入符,牵连气机,这样用得时候,只要把想着攻击谁,朝着对方丢过去就行了。

  一块出入防身的玉佩,五张五行火符,就是云苏留给小丫头在最坏情况下,拿来防身的东西。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