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四十五章 要变天了

第四十五章 要变天了

  一睡三五日,醒来赛神仙。

  云苏伸了一个最惬意的懒腰,天刚蒙蒙亮就醒了。

  宁静的清风小筑,浓郁的灵气,推开房门时,映入眼帘的枯死老树,水清无鱼的大水池,却显得有些另类。

  古井里的水已经溢出来了,形成了一条细流注入大水池。

  这院子里,似是什么都好,就是差了点生机。

  枯木逢春的术法,云苏是会的,却并不想去改变那棵死树的结局,活了一辈子,虫吃鸟啄,好不容易死了,也许对于树来说才是解脱吧。

  看到天边隐隐有乌云际会,却没有紫气东来闯天关,云苏忽然起了兴致,回屋拿了蓑衣,鱼竿和竹篓,又从墙角挖了一些虫饵,兴致勃勃地出门钓鱼去。

  “云大哥,今天要下雨咧。”

  王玄机刚好起床见到了,连忙拿了一把伞追出来,云苏指了指背上的蓑衣斗笠,就出门了。

  上次云海垂钓,勾起了云苏儿时的记忆。

  那时候,父母尚在,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一起住在乡下,每到下雨的时候,云苏就拿了自己的小竹竿去小河边钓鱼。

  小河两岸是青翠的竹林,河道通幽,一下起小雨就显得异常的宁静。

  在那一刻,钓鱼人已经不是为了渔获,旷野无人,小雨解忧,仿佛能够感受到不一样的天地,不一样的自我。

  一路往城北,在书院门口,正好遇到了睡眼稀松的何不语。

  “先生何去啊?”

  “哈哈,去钓鱼。”

  云苏指了指城北外的越水河,打了招呼,笑着便走了。

  刚出了城,天上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清明快到了,雨水自然多些,清明时节的雨,比起春雨更暖一分,比起夏雨清凉一分,任由雨滴落在身上,云苏深吸了一口气,掺杂了雨气的空气,闻起来真好,浸润心脾。

  城北外,行人寥寥,只有几个守门的兵卒。

  出城不远就是越水河,一个巨大的回水湾,选了一处铧尖的地形,钓位后方有一棵大柳树,直接盘膝坐在树下的一块石台上,挂上虫饵,挥杆轻抛,蚕丝抽制的鱼线就落入了水中,只留下一个手工磨制的浮子在水面微微起伏。

  为了不欺负鱼,云苏没有使用任何法力,法力沉入识海汪洋,原本的无垢之身也隐去了,偶尔有雨水溅落,同样湿了衣衫。

  微风细雨,独钓春江,不多时,便钓上来了五尾鱼,每当有鱼吃饵,便以巧力提竿,也不伤了鱼嘴。

  雨中垂钓,果然又找到了儿时的感觉,回忆起来到这个仙侠大世界的种种,总觉得光怪陆离,遭遇奇特。

  从垚山下来,搬入渔阳城,偶尔遇到灵异鬼谈的事情,和己有关的,顺手也就解决了。但内心深处,云苏还是渴望那种宁静致远而又与世无争的生活。

  所以,明明修为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云苏依然没有过多地去掺和神鬼志异一类的事情,除了主动上门的城隍,连那土地公,老狐,也不曾去串串门蹭蹭酒饭。

  刘府的人妖之恋,关系到长生仙令。玄木派五子的成长,既是责任也是承诺,王玄机更是也关系到了一枚长生仙令的凝聚。

  还有巫山剑宫,那里的人和事也许关系到长生古树的秘密,哪怕仅仅是一丝线索。

  更别说近日遇到的万年灵药逃亡事件,不用想,云苏也知道其后关系到一些也许惊世骇俗的事情,和极大的机缘。

  相比之下,张一凡的日记,反而看似更像是有缘之余,随手得的,是置办藏书房的一个小插曲。

  但这种种事件,云苏却没有刻意去催动它们,也没有去推波助澜。

  “江河之水,万年不息,既是因为随波逐流,也是因为上善若水,顺其自然。”

  云苏渐渐想通了一些事情,心情也放松了许多,近来的一些事情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修炼速度太快了,力量越来越强大,实力越来越超绝,懂得越来越多,但不懂的好像也越来越多了。

  所谓道无止尽,对于化神境的修士来说,也是如此吧。

  “咦。”

  云苏心有所感,回头望向北城门,只见何不语正打着一把油纸伞,手中拎着两个酒瓶,在朝这边挥手。

  “苏先生,好雅兴啊。风吹雨打,静坐鱼台,可曾钓到鱼了?”

  何不语递过来一瓶酒,还有一包下酒的五香泥豆,云苏一眼认出是五年陈的鱼泉酿,怪不得起那么早,原来是酒瘾犯了。

  “愿者上钩,只钓了五条小鱼。正好家里的水池空无一物,可以养一些。”

  云苏仰头就是一口,小雨天喝着度数不太高的鱼泉酿,更清冽甘爽了。

  何不语也是性情中人,一屁股坐在大石台的边角,一大口喝的更猛。

  “夫子今日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是啊,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忧心。”

  何不语话虽然这么说,但却不像云苏初见他时,偶尔流露出来的自怨自艾,而是单纯的悲叹。

  “哦?不妨说来听听。”

  云苏轻巧地一提竿,又上了一尾鱼。

  “王丞相的变法,三天前终于失败了,我的卦象还真是灵验呢。

  这三年来,变法新政虽然得罪了许多人,却极大地增加了朝廷税收,王上年富力强,文治昌盛,便逐渐动了武功的心思,想要西出函天城,远征乌兰国。

  王丞相死谏反战,认为大成王朝至少还需要七年的时间,才能做到真正的国富民强,到那时候,再解决乌兰国不迟。

  结果前些时日,乌兰铁骑屡屡杀我大成商队,还把人头制成酒壶送到函天城外叫嚣,王上震怒,决意西征,满城文武有过半之数借机落井下石,弹劾王丞相变法种种罪责,结果被当庭罢相,并且下令彻查变法。”

  何不语又干了一大口,吃了几个泥豆,也不管云苏听没听清楚,继续说起来。

  “王丞相这一下台,多少变法官员跟着遭了秧,阳明府的知府,渔阳城的县令,去职也就在这几日了。

  等到边关战事再起,不说百姓遭殃,那些铁甲精兵,又有多少能在乌兰铁骑下活着回来,战事未起,渔阳城中就多了许多流民乞丐,那乌兰国又如何会收不到消息,反而有恃无恐,加倍挑衅,唉,狼子野心呢。”

  云苏虽然是修仙之人,但对时局还是有点兴趣。

  “夫子的消息,很灵通啊。”

  “呵呵,我三伯乃是当朝兵部右侍郎。”

  云苏默然无语,难怪你的消息如此灵通。

  “这人间王朝,自古以来就是王权为尊,用你的时候,你位极人臣,不用你的时候,便弃如敝履,倒是不意外。

  听你往日说起,那王上也不似是无道昏君,大成和乌兰国交战两百年,彼此太了解了,大成既然敢出关西征,国库充盈未必是他最大的倚仗吧。”

  云苏是修仙者,不是神仙,自然不知道那王上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能够远征乌兰。

  从书上来看,这乌兰国的厉害之处,比起古中国时期的草原王廷还强一些,牧民翻身上马就是骑射悍卒,对没有城池守护和山川地利的大成军队,是有巨大优势的。

  两百年来就是守多攻少,怎么忽然敢西征关外了。

  “先生所言极是,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说给先生听也无妨。

  当朝王上年年下诏寻仙求药,长生仙药没找到,却不知为何前些时日忽然封了瓦屋山为仙道圣山,封瓦屋派掌门炙阳真人为当朝国师,这次西征,据说就是那国师在挑唆王上。”

  云苏微微一愣,想起昨夜翻看的那本瓦屋仙游记,有些事情连通了起来。

  “这瓦屋山又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平平无奇,是什么江湖门派吗?”

  “这瓦屋山虽然名声不显,但自古就有仙人传说,也是大成西部九州最有名的道教名山。听闻附近的百姓偶尔也能见到御剑飞行的仙人,灾难年月,更有瓦屋山的仙人下山治病救人。”

  云苏微微皱眉,似是自语:“修仙者贸然卷入凡人王朝的战争,就不怕因果缠身,沾惹王朝兴衰大事吗。”

  “何止。有修仙之人参与,自然也少不了江湖人士,我三叔昨日就带着圣旨去巫山剑宫了。”何不语一口喝光剩下的酒,说道:

  “清明将近,我明日就要回阳明府城省亲了,先生若是无事,近期就不要去西境三州了,平时外出也要小心乌兰国的奸细潜入这后方破坏。

  战事想来就在旬月之间,快则三五几日,慢则月半,若是将来这渔阳城也不安全了,先生可随我去阳明府城暂避一二。”

  “多谢夫子美意了。”

  云苏站起身来,微微拱手,谢过。

  何不语说完,又静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了,说是还要收拾些东西,云苏看了看鱼篓里的鱼,也不钓了,收拾回家。

  修仙者卷入王朝战争,瓦屋山被封为道教圣山,那位掌门被封为国师,除此之外还下圣旨征调江湖门派出战。

  这位野心勃勃的王上,怕是想借修仙者和武林高手的助力,一举解决乌兰国这个世仇。

  云苏忽然发现,这天下间还是有很多事情是不随个人意志转移的,也是突如其来的,要早做准备了。

  而且,正好得了那瓦屋仙游记,知道了一些秘辛,这一件件事情,巧合也好,大势所趋也好,似乎都预示着接下来怕是要风云突变了。

  风渐渐大了,雨势也大了。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