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四十一章 书仙斋

第四十一章 书仙斋

  “嗯,卖的。”

  绿衣少女抬起头看了云苏一眼,确认此人是和自己说话,在问根须,连忙点点头小声应了一句,然后回头向白头老翁求助。

  白头老翁看向云苏,觉得此人年龄不大,却长得相貌堂堂,气质出众,还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身上没有一丝法力波动,原本期待遇到一个识货之人的想法也就落了空。

  这根须来之不易,他自然是希望多卖几个钱,相比懵懂无知的绿衣少女,他是清楚凡人世界里柴米贵不易居的。

  “小姑娘,这根须如何卖的。”

  “……”

  绿衣少女人生第一次摆摊,本来就害羞胆小,被云苏再问一句,整个人脸就红了,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哪里知道该卖多少,连银子铜钱都是第一次见人使用。

  白头翁看到少女的窘迫,知道有些为难这孩子了,便宜卖了有些不甘心,不卖吧,错过了此人,今日怕是更加卖不出去了,便挣扎着说道。

  “此物并不便宜,先生若是认得,便出个价吧。若是不认得,买去了也是糟蹋宝物。”

  老翁犹豫片刻,还是留了一手,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既然这样,那便算了。”

  “……”

  白头老翁闻言一愣,你这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怎么这么心志不坚呢,正想出声留人,见到云苏已经走了,那跟随一旁的小少女,见到路边伸手举着碗要钱的乞丐,只要是真正饥饿不堪的,都会放入一个铜钱。

  绿衣少女也是愣住了,这,这就走了,也没法怪爷爷什么,暗暗责怪自己没用,明明这么宝贵的东西,却偏偏卖不掉。

  “唉,都怪爷爷,装疯卖老,说话得罪人了。”

  白头老翁叹息一声,开导少女了一句。

  “爷爷,您一百年才长出一根须,本来就是真正的宝物,那人只是凡人,不认得好东西,仙儿一定卖得掉的。”

  绿衣少女轻轻咬唇,似乎在给自己鼓劲,刚才虽然只是简单的买卖沟通,也让她学到了一些经验,至少再抬起头时,能低声喊出一句话了。

  “卖根须了。”

  然而,白头老翁却暗暗摇头,这些根须卖相极差,不识货的人是看不出来虚实的,跟胡萝卜的须也没有多大差别,就算是满大街喊这是宝物,喊破了喉咙,也要别人认可才行呢。

  方才那人怕是看自己爷孙二人可怜,又和那些举碗乞讨的乞丐不一样,所以才想买下做个善事而已吧。

  ……

  云苏边走边逛,心情不错。流浪的乞丐们,远方的函天城,卖根须的爷孙俩,都没有太放在心上。

  倒是一旁的王玄机,忍不住好奇了。

  “云大哥,刚才的二人是骗子吗?”

  “骗子?不是的。”

  云苏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之所以没出价就走了,是担心银钱不够,难免尴尬。”

  “哦,原来是这样,我也觉得那绿衣服的小姐姐长得极美,看着就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感觉,就是好像有点不谙世事。至于那位老人家,面相和蔼,年岁极高,两人都不太像骗子。

  云大哥,那些根须是萝卜须吗?”

  云苏微微转头,似是告诫道:“人的相貌,气质,外表和言行举止都是极其容易伪装的,虽然你这次猜对了,但以后不可轻易地以貌取人,更不能轻信他人。”

  “嗯,我只信云大哥的便是了,既然人性复杂,那我便都小心万分就是了。”

  和王玄机相处稍微久了,云苏发现她有一套特别简单的处世哲学,从她日常的言行来看,在王木玄活着的时候,她对王木玄也是类似的态度,如今对自己也是这样。

  换句话说,有点像是对自己至亲之人的无条件信任,以简化繁,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处理了。

  “那不是胡萝卜须,是一种人参的根须。”

  王玄机点点头,也不再多问,好奇心就那么一点,下一刻已经去关注街边布店里的锦布了,寻思着要给云大哥和几个小家伙,做点衣物。

  云苏回答了王玄机的好奇,但也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透。

  小丫头还没有踏上修炼之路,知道得太多了,反而是一种负担。

  那一把万年灵参的根须,自然是逃不过云苏法眼的,毕竟是亲眼看到老头从本体上扯下来的,一小把已经是三分之一的量了。

  这些参须吃了不能洗髓伐体,也无法提供海量的灵气,但在那干瘪瘪的外相之下,有一股极强的生命之力。

  凡人只要服下一根根须,有病的可以祛病,没病的也能增添寿命,那生命之力约莫能提供十年寿。

  宝物自然是宝物,在云苏看来,这位人形自走万年老参,已经不能用参精来形容了,不是仙神一流,却当得起参仙二字了。

  昨日在云山县见到时,云苏就很感慨,这种万年灵药怕是惹到了什么巨大的麻烦。不然怎么可能到处乱跑,还弄得元气大伤,累及本源,那伤极重,偏偏又没办法自己啃自己吃来疗伤。

  就连那五个追兵,也是目前见过的修为最高的人族修炼者,比那连引气都没完成的青山道人强得多,身上约莫各自有十来年的道行,只是路子很野,走的既不是仙道也不是魔道,反而是妖道。

  昨日见这一老一少逃命,云苏没有见宝起意,越货**,灵药是灵药,但成了精,开了灵智,又是被人追杀的遍体鳞伤的一老一少,哪里下得了黑手。

  既然昨日都没有起歹心,今天遇到了也不过是顺便问问价,看那老参一副肉痛的表情,知道对方想卖个高价,也不想乘人之危去落井下石,这才转身离开。

  只是,云苏实在没有想到,堂堂万年灵药,开了灵智,还得了一丝大道机缘,以人参这种本源并不出众,甚至连凡人都能采到的普通灵药,却能长出增进寿命的灵须,必然也是有秘密的。

  现在却法力全无,伤及本源,还混的这么惨,要靠卖自己来过日子。

  正常情况下,这种万年老货,哪怕只是人参,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仙药神药圣药,也绝对是难得一见的。

  年份实在是太久远了,日久尚且成精,何况已经活了一万年。

  这种年份的药,不是在一些修行巨派的药园里被栽种着,就是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一直藏匿着,如禁地,古修洞府,各类神秘遗址等。

  两大一小继续闲逛,不时买一些东西,云苏嫌弃拿着累赘,干脆买了一个精编的竹背篓,手艺很不错,才三十个铜钱,正好把买的东西都装了。

  逛着逛着,遇到了一家味道极好的醪糟蛋,隔得很远就闻到了那股让人直吞口水的味道,两大一小,三人总共吃了六个铜钱。

  饭后,当然是继续闲逛。

  云苏不赶时间,王玄机也不赶时间,在背上睡得口水长流的王玄渔更不赶时间,三人简直是绝配。

  直到逛到了一家叫《书仙斋》的书肆门口,天色已过午,接近申时了。

  “先生里面请,本店经史子集,诗歌剧本,杂文小说全都有。”

  书仙斋占地面积不小,云苏看了一眼,大厅里放了一千一百多本书,大部分是新的,也有一些品相不错的旧书。

  随意翻看了两本,印刷质量都不错,店家在一旁介绍,说是何人所著,如何有名,是大书坊用铅字印刷的,不是小作坊的泥字印刷。

  云苏自从去了王大善人府上的藏书阁后,就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添点书籍。

  店家见王玄机带着小孩在另外一边翻看别的书,云苏又暂时没有找到中意的书,便神神秘秘地从怀中拿出一本,眼神暧昧地递给云苏。

  “先生,您看这本绝世奇书如何?只要十五两银子。”

  云苏借过书一翻,然后就还给了他,这书怎么说呢,字少,页数也少,书上的人穿的也少,关键是十五两银子贵了。

  一番询价下来,普通的书籍比想象中要便宜不少,不薄**的一本书,五百文到一两银子不等,厚一些的,也不超过三两银子。

  真正贵的书籍有四种。

  一种是刚才的那本绝世奇书,没结婚的看了脸红,已婚人士看了爱不释手的,页数少,插图较多,大多是手工绘画的,价格高昂,本本都号称奇书。

  一种是一些号称孤本残篇的老书,价格莫名其妙的高。

  一种是医书药典,比普通书也要贵的多。

  最贵一种,是所谓的名人手写誊抄,动辄就是几十上百两,要是有印鉴和题字的就更贵了。

  “咦。”

  云苏正要开口砍价,准备多买点书,却忽然心有所感,视线穿过书店后门,看到两个店小二正气喘吁吁地抬着一个大箩筐,里面装的都是残缺不全,甚至已经发霉受潮的旧书。

  神识一探,淡淡一笑,心头已经有了想法。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