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成圣之机?

第三百三十八章 成圣之机?

  “娲皇宫女娲,前来不周山拜访清风师兄。”

  女娲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在外面响起,然后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被怠慢了。

  身为洪荒的顶尖大能,又掌控妖族,但唯独在这不周山和三清道场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简单来说,同为洪荒顶尖大能者,一样拥有先天鸿蒙紫气,但比起这四位来,这一个元会,女娲无论是观天象,还是布局推衍,不但没有感觉到差距在缩小,反而在扩大。

  这样的疑惑,女娲和帝俊,东皇太一都深入论证过,最终也只能将这种差距,归为此次玄天岭一役,妖族折损了伏羲,使得气运骤降,才被再次拉大了差距。

  不论是三清上人,还是这位不周山的四师兄,既没有掌控一族,也没有立下大教,甚至动辄就在道场中待上一个元会,除了用分身暗中收一些颇为特殊的生灵为衣钵弟子,再偶尔寻些罕见的天材地宝以外,这四位高坐云台,仿佛对整个洪荒的你争我斗视而不见。

  “不证混元,终究是一场空。可如今复活大兄,才是我第一要事。”

  女娲自然知道,那四位都是将成圣作为了最优先事项,在这个最终极的目标面前,什么都显得渺小了。

  而伏羲的死,已经不仅仅是令她感到忧伤愁苦,更是涉及到了大道天心的层面,简单来说,伏羲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一直这样不死不活的,她便难以在大道路上再进一步。

  除此之外,四御之一弄成这个样子,对妖族气运的影响也极为惊人,就连帝俊和东皇太一都以实际行动,对她想要复活伏羲这件事情给予了最大的帮助。

  然而,现实极其残酷。

  伏羲的问题,几乎无解。

  一开始的时候,女娲试了超过三千种办法,包括使用息壤这样的天材地宝,然而,都无法为伏羲的那一道残灵提供一个合适的真身。

  后来,妖族就开始使用一些其他办法了,比如,将一些妖修的神魂打灭,然后让伏羲的残灵入主,最后甚至不惜将战死的妖神,以及秘密夺取的一些属于大能者的完整肉身,拿来尝试。

  这种有可能是洪荒最早的大能者夺舍试验,并没有成功。

  所有这些办法,最终没有任何意外,全部失败了。

  这些年,妖族开始遍访洪荒大能者,希望能找到复活伏羲的办法,紫霄宫前的听道客中,只要还活着的,前一千名除了西方佛教的大能者以外,几乎都被妖族找完了。

  就连三清上人,女娲也亲自去过。

  只是可惜,女娲在三十三天外寻到金鳌岛时,在门外等候了半天,结果连通天教主的面都没见到,整个碧游宫都紧锁仙门,不见任何外者。

  大罗天玉虚宫,元始上人派了一个童子出来打发她,赠予了几样天材地宝,便算是给了她一分薄面。

  倒是太上道人亲自见了她,提到了一些可能的办法,还赠予了一粒兜率宫的镇宫灵丹九转大罗金丹,最后依然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管是九转大罗金丹,还是镇元子的人参果,全都试过了,没有任何作用,对伏羲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至于不周山,女娲倒是早就想来,当年要不是那位四师兄出手相助,她的伏羲大兄早就化作齑粉了,连一道残灵都留不下来。

  这个事情,在女娲看来,只要日后云苏不亲自出手绞杀妖族四御一级的存在,那么不周山上下即便是和妖族公然为敌,妖族也必须退让在先,更别说这份因果,迟早也是要还的。

  可惜,这一个元会以来,不周山紧闭山门,与世隔绝,苦于连登门拜访都没有机会。

  这一回,女娲原本正在闭关之中,忽然心头一动,知道不周山的一点机缘已经到了。

  其实,她刚出三十三天外,起了来不周山的心思,而且没有任何遮掩的时候,云苏就知道了。

  下一刻,果然径直朝着不周山来了。

  正常来说,这种顶尖大能者登门,是应该讲究些排场的。

  比如,女娲日常拜访其他的顶尖大能者,哪怕是帝俊和东皇太一这样名义上在妖族内地位还不如她的,她都会以五彩天凤拉了香风神车,甚至有仙娥神女提前到达通报一声。

  然而今日,女娲却是一身简单的白衣素服,只身一人就来到了不周山。

  片刻后,只见不周山的山门打开,一个女童走了出来,躬身行礼道

  “敖月拜见女娲娘娘,老祖有请。”

  “倒是有些时日不见了,没想到你这孩子却是更加乖巧玲珑了。”

  相比自己娲皇宫那些百依百顺,被调教的服服帖帖的女仙们,敖月在女娲眼中是一个非常有灵性,又不沾尘埃的上佳小仙童,心中也暗道日后要寻个如此的。

  “娘娘过奖了,敖月有今日,都是老祖教导的好。”

  “这里有一瓶太昊天精丹,和你的体质颇为般配,便赐你了。”

  女娲先是赏赐了一瓶神丹,敖月恭谨地收下,然后才跟着敖月漫步而入,一路上见到不周山的景色,依然和以前没有两样,也不禁感慨,如果真想要不沾惹天地尘埃,这世上怕是也只有三清上人和四师兄能做到了。

  外面打死打活,哪怕是天地崩裂,这里依然岁月静好,美景常在。

  不过,相比太上道人的玄都天,元始道人的大罗天,这不周山并不压抑,反而透着一种逍遥惬意,大道自然的感觉。

  比如在大罗天,元始上人门下弟子众多,修为也是不低,但即便是女娲这样的顶尖大能者莅临,那些元始门人也是一脸傲然的样子。

  玄都天的生灵又有些不同,在他们眼中,是漠视一切的那种超然,仿佛除了玄都天,这洪荒天地间便再也没有什么更为尊贵的出身了。

  反倒是金鳌岛的弟子,女娲接触的最多,对她也最为尊敬,那位通天师兄可是收了不少妖族为徒,而且也不限制这些徒弟自由,即便他们回妖族助战,通天师兄也从不管。

  最特别的还是这不周山。

  “喔,这位女神仙倒是稀客,就是来的不是时候。”

  小石头把自己挂在葫芦藤的藤尖儿上,任由一根小小的藤尖儿缠着她,上上下下,看到来得不是时候的女娲,正郁闷地打秋千。

  道长闭关一个元会,怕是想死自己这位小仙女儿了吧,结果还没来得及好好聊聊天,说说不周山的新鲜事给他听呢,这位女神仙就上门来了,真是讨厌呢。

  作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石头,虽然已经认出了女娲,却装作不认识,看似是轻声抱怨,却是字字都被女娲听的清清楚楚。

  “二娃,那位便是娲皇宫的女娲娘娘了,号称洪荒最美女仙之一,一身道法早已通玄,属实厉害……”

  大娃坐在离小石头不远的地方,他哪里听得出来小石头一肚子的不满,正在结合《洪荒万物志》,给二娃讲关于女娲大神的故事呢。

  结果,忽然觉得背上一痛,唉哟一声就被打落藤尖儿,一身修为被禁,扑通一声就栽下来,直接被打进万丈地下,痛的龇牙咧嘴的。

  “噗噗,阿姐,你是不是打错人了,唉哟,痛死我了。”

  大娃趴在洞底,吃着灰,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还不知道是咋回事。

  “哼!”

  小石头轻哼一声,打的就是你,废话真多,讨厌死了。

  女娲讨厌,大娃今日也很讨厌。

  小石头“二蛋蛋,你觉得呢?”

  二娃一愣,想到刚才阿姐的抱怨,再低头看看还在万丈洞底挣扎不动的大哥,扬了扬肉呼呼的小拳头,小脸蛋一挺,说道“只有阿姐,才是二娃心中最美最可爱的小仙女儿。”

  小石头一听,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除了这三位坐在高处看热闹的,不周山的那些生灵们,也纷纷对这位绝世女神仙的到来,表示了惊叹,但是又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浮夸,更像是一种热情而友好的围观。

  女娲非但没有觉得这些生灵失礼,因为它们表现得很自然,并没有任何的恶意或者谄媚在其中。

  这些生灵在不周山安居乐业,有的在花朵中躺着修道,有的则忙着采花蜜,还有的在酿酒,嬉戏玩耍。

  “不周山,真是与众不同。”

  这种闲情逸致,潇洒自在,女娲还没有在洪荒任何一位大能者府上见到过。

  不多时,女娲便被引入青铜古殿,见到了正在一株古松下的云苏。

  “女娲,见过四师兄。”

  “无须多礼,坐吧。”

  面对女娲主动上门,云苏也没有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虽然先前有分梨断交之举,但也只是斩断前因。

  女娲此次上门,摆明是不顾脸面也要主动来拜访,他也不好做的太过分。

  “女娲此次登门拜访,首要之事便是拜谢师兄先前出手相救大兄伏羲之恩。”

  女娲躬身一半,行了一个大礼,对于她这个境界的顶尖大能来说,虽然还没有踏入准圣的境界,离圣人更加遥远,但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吾尝闻人言,大恩不言谢,施恩不图报,当日也是感念伏羲有靖难天地,匡扶苍生之念,才于千钧一发之际,行了那逆天之事。”

  云苏摆摆手,并没有居功自傲,救伏羲这件事情和妖族没有多大关系,既没有算计在里面,更没有想讨好妖族。

  云苏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按照正常逻辑来说,一般人做事的考虑都是利益为上,而且比较在意是不是获得了等价回报。

  不过,言语中,云苏也点名了上次救伏羲是逆天而为。

  “终是师兄怜悯,方才使得大兄能够侥幸不灭,日后但凡不周山所到之处,不周山所涉及之事,我妖族都将会退避千里,以示尊崇。师兄但有差遣,也可直说无妨,只是这番因果天恩,怕是只有慢慢还了……”

  女娲说的简单直白,没有绕弯子,先是谢恩,然后又面带愠色,直言不讳地说了西方佛教诸多不是之处。

  她这个表态,却是让云苏想起了先前那位被硬逼着低头的魔祖罗睺。

  只是一个是受恩,一个是受迫。

  “恭喜师兄,仅仅一个元会不见,你的道行愈加精进了。”

  “不过是偶有所得罢了,当不得什么。”

  云苏淡淡一下,这话比较谦虚。

  这一个元会,他并没有这一副混沌神体的闭关修炼做什么额外的准备,就是顺其自然,结果道行修为却是嗖嗖地上涨,相比之前,如果按照综合实力来算,至少提高了好几成。

  如果说一个元会前,准圣的境界还没有丝毫头绪的话,如今却是隐约能看到,在修行之路前方,有一个关键之巅,多半就是那准圣人之境界了。

  对于大罗金仙来说,这样的进步是相当可怕的。

  至少,在云苏看来,同样是顶尖大能者,女娲的道行修为不但没有提高,反而落入了一种不进则退的困境中。

  也就是说,二者之间的差距,此消彼长,远远大于一个元会以前。

  “方才一路行来,见到诸般景象,不禁令女娲感慨不已……”

  接下来,或许是为了避免尴尬,女娲便以不周山的见闻为基础,夸了一番不周山,说了一些难得的恭维话。

  云苏一边喝茶,不时淡淡一笑,既不否认,遇到有什么好话,恭维话,也照单全收。

  女娲也不容易啊,为了救伏羲,能够谦恭到这种地步,看来也真是山穷水尽,真的是没有退路了。

  于公于私,女娲都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偏偏这个问题,目前来看,现有的办法确实是无解的。

  伏羲的问题,不仅仅是棘手那么简单,正常来说,他应该已经是化作齑粉,是此次量劫的度劫失败者了,是云苏出手,于亿万因果纠缠之中,掐住了那一丝契机,逆天而为,才保下了他一道残灵。

  也就是说,这洪荒天地,其实已经认为伏羲是一个死人了。

  当天地和天地大道都认为这样一位顶尖大能者已死,那很多事情,哪怕女娲只是想要迈出复活伏羲的一小步,都是逆天而行。

  伏羲的残灵,和大能者的真灵也不是一回事。

  如果愿意,云苏可以将自己的真灵分成亿万份,如果再辅以分身之术,眨眼功夫就能化身亿万,即便想要做到真身和分身切换,也不会费多大力气。

  但伏羲这一道残灵,并不是几分之一,还是几十分之一的问题,而是已经残破不堪,偏偏还附带着大因果,并且受过天地量劫的大劫数,最终还度劫失败,应了劫数的。

  这里还不得不提一下伏羲的死因,乃是先被至阴至邪的元屠阿鼻二剑毁去真身神体,结果又被冥河老祖的九幽血神光打中真灵,这就好比一块肉掉进了臭水沟,哪怕是立刻拿起来,也洗不干净。

  “大兄生前,曾经数次与我提起,想来不周山拜访师兄,共叙旧情谊……”

  果然,女娲绕了半天圈子,终于还是到了伏羲的话题上,这一下就止不住,再次把西方佛教和冥河老祖怪责了一番,然后说到一个元会以来,穷尽万千方法都无法复活伏羲,这么一个几乎无解的事情。

  “女娲此次厚颜登门,是想问道于师兄,不知可有方法救我伏羲大兄一命。”

  女娲说完,便静静地等待,生怕云苏会像三清上人一样,给出一点东西,就打发了自己。

  如果在这里再求不到复活之道,那救活伏羲,在她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看着云苏一边喝茶,一边思忖,女娲却是不禁想起了不久前帝俊说的话。

  “娘娘,若是此次不周山之行师兄能赐教秘法,自然是极好的,我妖族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愿意复活圣皇。

  可是,若是天命难违,寻不到解救伏羲圣皇之法,为了全局大计,还请娘娘太上忘情,早下决心。”

  帝俊的意思,如果不周山之行也像去三清上人那里一样,那女娲就要考虑斩断和伏羲的兄妹之情,虽然不用女娲亲自出手送伏羲这道残灵上路,但妖族有的是人手可以做这件事情。

  只有这样,才不会耽误女娲成圣,否则,伏羲救不活不说,女娲的修行也完了,整个妖族也会跟着倒大霉。

  女娲自然是万万不愿意,但她也明白,帝俊为了整个妖族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真要是起了送伏羲上路的心思,哪怕是自己亲自守候着,也不可能保全伏羲。

  云苏看着救兄心切的女娲,叹息一声,说道“属于伏羲的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这话一出,女娲便是面色一紧,难道大兄真的就无可救药了。

  然而,下一刻,却又听云苏说道“可惜,属于伏羲的下一个时代,还远远未到时日。”

  经过了方才的惊颤,女娲听到云苏这个话,顿时惊喜不已,如此说来,师兄一定是窥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道天机,此话一出,非但伏羲不会死,反而会有属于他的下一个时代,只是未到时候罢了。

  顺着这番话,女娲马上就推衍了一番,结果却是看不到丝毫。

  “能得师兄金口玉言,女娲已经感激不尽,心中担忧去了大半,即便是到了岁月的尽头,女娲也等得起,只是还请师兄指点一二,今日问道师兄但求一个心安。”

  女娲起身,躬身又行了大礼。

  方才,云苏说出那两句话时,她只觉得身上来自于大道天心的桎梏去了大半,但想要根除这个问题,然后潜心问道,就还需要云苏进一步的指点。

  而且,女娲也非常明白,自己一旦开口问了,再去了心头桎梏,那一旦自己放下包袱,证道圣人,那么不但是自己,整个妖族欠这位师兄的,就更加还不清了。

  “待到人间花开富贵时,便是伏羲归来之日。”

  云苏说完,便不再言其他,即便这样,自己也已经是个洪荒放债人了,妖族再多嘴多做

  在成圣之机这个事情上,云苏已经将西方佛教二人,还有女娲,都看得非常通透了,没办法,顺逆时间长河而来,再连蒙带猜,以他的修为境界,自然就八和九不离十了。

  只是自己的成圣之机,却迟迟没有眉目。

  和神话传说中一模一样,女娲的成圣之机,确实是造人。

  但是,想要成就圣人果位,哪有那么容易,在圣人以下,哪怕是准圣这个境界,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少洪荒大能即便躺着也有机会。

  如果是准圣以下,在洪荒这样的机遇时代,许多大能者哪怕是成天睡大觉,都有很大的机会突入大罗,只是早晚和强弱的问题。

  但圣人不一样,天时地利和时机缺一不可。

  女娲听了之后,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伏羲大兄什么时候能复活虽然还是个未知数,但至少心头的桎梏只需回去闭关一些时日,就能消除了。

  谢过云苏之后,她便出了不周山,然而却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回首望那巍峨天柱,不禁喃喃自语道“只是不知这人间,又到底是何处。”

  云苏自然不再管她,因为他发现,仅仅是一个元会闭门不出,居然使得不周山的贵客异常之多,便笑着对敖月说道“你这小丫头今日的运气倒是极好,先得了女娲娘娘赐下神丹,马上怕是又能收礼了,去吧,但凡长者赐,你只管收下就是。”

  敖月倒是高兴不已,多得一些好东西,也可以和几个小伙伴分享了,便高兴地去山门迎候下一位贵客了。

  云苏一边笑,一边觉得心跳在加速,他有一种预感,做了那么多不计回报的好事之后,好像苍天开眼了,终于要轮到自己一回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漏过谁,也该轮到贫道吃肉了。”云苏欣喜不已,只是不知道这个机会,自己能否抓住,要知道天上掉馅饼的时候,不但要接得住馅饼,还得有那胃口消化得了。

  ======

  神龙抄手昨晚说码字,结果眼皮抬不起来,9点上床说看半小时书缓缓,结果一觉醒来半夜两点,然后难受到下午,睡一觉又原地复活了,抱歉。

  ();

  s./book/97930/55353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