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老师在上

第三百三十三章 老师在上

  一个人若是死了,便没了。

  一个大罗金仙若是死了,严格来说也是没了。比如那月山老祖,却是死的连灰都不剩了。

  但长生仙帝的情况,却有些特殊,死是肯定死了,但不是当场被那几位先天生灵打死,而是把那几位先天生灵打死之后,自己受了重创,回到长生天以后,便一直躲在那天地灵根之下,希望由灵根补全本源之伤。

  一躺下,便是无数年,直到死。

  “多谢教主,长生子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强人所难,只是老祖宗一口气咽不下去,作为后世子孙,恨不得以身替死。”

  长生子没想到这件在他自己看来都是难过天的事情,会这么顺利,大出他的意料。

  老祖宗虽然是大罗金仙,但当年为了庇护人族,和那几个先天生灵决战时就受了重伤,生机一直在流逝,最终也没有逃脱一死。

  长生子也不知道老祖宗到底放不下什么,但一念意难平,死了也放不下,作为后世子孙,哪怕是要拿出长生天的那一株灵根,最终也是毫不犹豫。

  云苏也没有多说,径直带着长生子就踏破虚空,下一刻就站在了长生天外了。

  对于那位长生仙帝,云苏还是很尊重的,并没有直接进入这一方小世界,而是让长生子先行。

  “请教主稍待,待长生子准备一番,再以大礼相迎教主。”

  长生子很清楚,这位清风教主可是比大罗金仙更强大的存在,不然也无法拿下那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最终还迫使巫祖和妖祖逃亡玄黄世界,这些已经都不是秘密了。

  可以说,这位清风教主以一己之力,打造了乾元世界的新秩序。

  而长生子将这一切告诉那位老祖宗以后,便有了后续这一切。

  “长生仙帝有功于人族,这些繁文缛节便不需要了,你带路吧,我们直接去见仙帝。”

  云苏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摆谱,长生子见状,一拱手便请云苏入了长生天,暗中也早已传讯长生天的高层,令门人子弟尽皆退避,虽然礼仪不需要,但也别冲撞了这位教主。

  一路步行,不多时,云苏便跟着长生子来到了一株参天巨树前。

  “唉!”

  云苏看着这株年老体衰,死气沉沉的天地灵根,连叶子都没几片了。

  “教主,这便是我长生天自开天辟地时,仙帝意外所得,尔后一直苦心栽植的天地灵根不老李。可惜,这些年来结的李子却是越来越少,品质也大不如前。”

  树上还挂着几个酸涩的李子,看起来半青不熟的,而且连正常的鹌鹑蛋那么大都没有,只有花生米大小了。

  云苏之所以叹气,一来是叹那位长生仙帝有大抱负,在太古时期,那些先天生灵作乱的时候,人人都往后退,只有他傻傻地和对方决一死战,也算是力挽狂澜了。

  如此大罗金仙,本该享受整个人族的礼待,亘古祭祀才对,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人族早就忘了曾经有这么一位仙帝站在人族的前方,挡下了那些先天杀神们。

  当然,这与人族寿命短暂,一千年便是十几代人,若是千百万年过去了,连自己老祖宗是谁都不记得了,又如何去记忆一位仙帝。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死的人惨兮兮,活着的如月山老祖之辈,则无形中剽窃了这种庇护天地的功劳。

  凡人很难弄清楚,到底是月山老祖这样擅长演技,擅长显现神迹的老神仙拯救了人族,还是那些被一些阴谋诡计篡改了功绩的上古大能。

  死了的人,已经没有发言权了,一般情况下也没有第三者站出来主持公道,而活着的大能却有一万种手段篡改历史。

  这,或许就是神话版的偷天换日,窃取革命果实吧。

  长生仙帝,如今却沉睡在一株枯老的天地灵根之下,死的只剩下一念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退避三舍,只求自保的月山老祖等大罗金仙就活得很好,而他这种敢为人先的,就死得很惨。

  所谓的好人不长命,有时候也是因为出头的椽子先烂。

  二来则是这不老李,是实打实的天地灵根,可惜长生仙帝并不擅长种植灵根,而且在这乾元世界,就像是贫瘠土地长不出好庄稼一样,灵根原本就长势不好,还需要救治长生仙帝,再加上后人们不努力修炼,导致吸取灵根的髓液来突破境界。

  早年,吸取灵根的髓液是为了突破到太乙金仙境界。渐渐的,连突破到太乙天仙境界都很难了,到了如今,长生子这一代的时候,就连突破到太乙之境,都必须要赌上九死一生的气魄,才侥幸成功。

  “都说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看来当年之因,总要有人来结果,怕是要应在贫道身上了。这个世界,总是需要有人能够主持公道的。”

  云苏也不推诿这种事情,多大的肚皮吃多少饭,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有些东西总要有人去主持公道。

  在千年前,刚发现此处的时候,他并没有来试探和撩拨,那时候道行修为还差点意思,而且大罗之境,运气好了就是他这般千年一瞬的功夫就突破了,运气不好的,怕是直到世界毁灭,也无法成为大罗金仙。

  不在超级洪荒世界成就大罗金仙,不领悟生化亿万的大道,是没有资格为这位长生仙帝主持公道的。

  “教主,仙帝就在这里面,有劳教主。”

  长生子在灵根之下,又行了大礼,便打开了禁制,云苏点点头,转身就踏入进去了,这些禁制在他眼里跟没有一样,在旁人眼中是一重又一重,在他眼里却已经见到了灵根根部的那个微型小世界。

  小世界中有一座大山,大山脚下有一处草庐,开天辟地时比月山老祖还强,更早成为大罗金仙的长生大帝,如今剩下一道残念,苟存于此。

  这个世界,一片破败,树木花草全都死光了,山石泥沙都透着一股浓郁的死气,就连草庐都是千疮百孔,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

  破败,苍凉,寂灭,死亡,入目之处尽是悲哀。

  若是在普通凡人看来,这长生仙帝好歹也是曾经的大罗金仙,虽然如今死了,但营造一个幻境,或者在灵根的帮助下改善下死后的生活应该问题不大,但实际上,长生仙帝死到今天这一步,什么都维持不了了,哪怕是最起码的体面。

  这时候,云苏还是体会到了修行之好处的,因为他能给予这种体面。

  云苏轻轻一挥袖,整个小世界便为之一荡,死气尽去,破败全无,山川河流全都活了,飞禽走兽几乎是在一瞬息间就重新衍化了出来,不是幻境,而是真正地经历了无数春夏秋冬一般,衍化了出来。

  眼前的草庐也焕发了生机,不再吃黑白电视的送葬色,而是春暖花开,有花有草的田园生活。

  “贫道清风,前来拜访长生仙友。”

  方才,云苏只是唤起了这个小世界的生机,扭转了乾坤,逆转了生死,但却还没有改变长生仙帝那副连鬼都不如的凄惨模样。

  但随着这一声开口,仿佛有无穷规则之力衍化,那犹如鬼魅的长生仙帝残念,居然肉体生金光,从无到有,先是长肉,后是生魂,接着是气血毛发一一生长出来,随着云苏上前敲门的动作,长生仙帝便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变化。

  在云苏心中,还是颇为尊崇这位长生仙帝的,自己是命好,运气好,外加敢想敢闯敢干,才走到了今日,主宰一界。

  而这位长生仙帝却是开天辟地时就存在了,以他的跟脚,能在乾元世界修成大罗金仙,而且还是很强的那种,否则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数位先天,最终还全部斩杀,保全了人族,这一点,云苏逆转乾坤,追溯着时间长河,是亲眼看到了当年惨烈一战的。

  这样的修士,不论是在哪个世界,即便是在超级洪荒大世界,也绝对是仙上之仙,绝对是应该是受生灵尊崇,载德享誉,飨食大祀之辈。

  这样的长生仙帝,云苏又怎能以一副我是后来者我比你强,那我就能居高临下来俯视你,来给你恩赐的道貌岸然模样出现在他面前呢?

  所以,正焦虑万分等待在外界,忐忑无比的长生子,怕是做梦都没想到,一件在他看来完全是强人所难,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拿出天地灵根,也许还要各种央求对方,最终才有可能试一试的事情,云苏在敲门见到长生仙帝之前,就已经做完了。

  强不凌弱善,正不欺无辜。穷则独善其身,达则主持公道。

  “这,这……”

  长生仙帝完全懵了,原本的浑浑噩噩,一年中也仅有那么一日能够保持清醒的他,居然觉得那一股萦绕了他无数万年的阴冷冰冻感离体而去,有血有肉的感觉又回来了,渐渐的,五官也能动了,四肢活了。

  “我,我活了……”

  长生仙帝脱离了那种死亡的迷障,虽然大罗金仙的修为是回不来了,但记忆还在,自开天辟地以来,自己如何虔诚修道,浪迹太古天地,直到后面开创长生天,移栽天地灵根,都是历历在目。

  再后面,就是力战数位先天生灵,保全弱小的人族,然后就是重伤垂死,在灵根下蜷缩多年,最终还是死了。

  而如今,居然有修炼者能逆转乾坤,逆转一位大罗金仙的生死,将他从死人的一道残念,活生生拉了回来,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

  “是了,先前吾让长生子以不老李为交换,求那清风老祖出手相助。”

  长生仙帝终于想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听闻了清风老祖的显赫事迹后,意识到这位修士和他认识的几乎所有大能者都不相同,有造化之神通,也有镇压灭杀大罗之力,而这一缕残念又实在是有太强的执念,在灵根的帮助下,不愿意消散。

  然而,即便身为曾经的大罗金仙,长生仙帝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一面未见过的清风老祖,居然在敲门进来之前,就把事情做完了,而且是远超了自己的预期亿万倍。

  在长生仙帝想来,他那一口咽不下的气,也是心头的执念,导致死后的残念不散,对他已经是最大的折磨。

  清风老祖既然能将四位大罗金仙一起解决了,那想来是神通远超自己想象,只要给出的利益足够大,想来求他出手解了自己心头的执念,然后能够彻彻底底安心湮灭,也不用再受罪了。

  但是,这亿万年来有多么悲惨,这一刻的惊喜就有多么惊人。

  “我,活了……”

  长生仙帝试着站起来,发现完全无恙,即便有大罗金仙的阅历,他也看了看自己的这副身体,也实在是看不出对方到底是用了什么神通,无中生有,逆转乾坤为自己重塑了肉身。

  要知道,身为大罗金仙,而且确实已经死了,别说做到这一步,在长生仙帝看来,就算是帮自己解脱,那位清风老祖可能都要承担一些天地因果,或者说是来自于天地的反噬。

  然而,即便心中有一万个不解,事实就是这么感人,活了,除了修为荡然不存外,其他的完好无损,就像是睡了一觉,然后忽然醒来了。

  “吱呀~”

  草庐的院门从里面打开了,长生仙帝一身袍服,头发束拢,长得倒是极为神俊,和云苏在追溯到上古见到的长生仙帝长相一模一样。

  “长生,拜谢道友救命天恩。”

  长生仙帝开了门,二话不说,就要行跪拜级的天地大礼。

  “仙帝无须客气,我自人族而来,今日来却是带了一些好酒,专程来登门拜访,谢过仙帝当年仗义出手,庇护人族之恩。”

  云苏没用动用任何法力,而是伸手扶住他,手中提了一个礼盒,里面自然放了许多拜访礼,却是令长生仙帝一愣。

  明明是对方自己有天大的恩情,怎么在这位老祖口中,听起来却是自己做了天大的功德好事。

  不错,当年自己确实出手庇护了人族,但自己死都死了,过去了亿万年,这事情连他都不好意思再提了,没想到修为道行远超当年巅峰境界之自己的清风老祖,却还念念不忘。

  “哪,哪里,区区小事,岂容老祖挂齿,请进,快请进,请上座。”

  长生仙帝连忙将云苏引了进去,在院中石桌坐下。

  云苏便拿出了好酒好菜,半个字不提什么生生死死的事情,也不谈过往,只论春夏秋冬,只谈修行之道,不多时就把长生仙帝说得热血沸腾。

  亿万年了,受了几乎所有的苦,谁能想到还有苦尽甘来的日子。

  尤其是这酒,他从未喝过这么好喝的仙酒,酒入肚中仿佛一切的悲哀过往都消失不见了,心头的不平和委屈也自然的散了,就连那一丝执念,居然也有渐渐崩溃消散的趋势。

  直到喝完了第五葫芦仙酒,云苏才放下了酒杯,看似随口说道:

  “仙帝当年为人族立下巨大功绩,原本应该自太古以来飨祀至今,受亿亿万人族敬仰,然而却因为种种阴差阳错,导致这件事情耽搁到了如今。

  苏某不才,今日愿意竭尽所能,帮助仙帝实现一个想法,只要在苏某的能力范围之内,绝无二话。”

  这话一出,长生仙帝叹息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爽朗笑道:“庇护人族之事,我从未悔过。

  如今死者复生,这等天大的恩情都已经收下了,长生即便再厚颜无耻,也绝不敢再提什么想法和要求,倒是这天大恩德,长生也不知该如何感谢老祖才是,心中甚是彷徨,无助啊。”

  “此事一码归一码,苏某既然提出来了,便是诚信之至,还请仙帝不要推辞了。”云苏起身,微微拱手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又刚被云苏救活,长生仙帝自然是不能再推来推去,却是唏嘘一声,然后叹道:“什么想法都可以吗,若是不才想要恢复到大罗金仙境界,不知老祖意下又如何?”

  这个要求,云苏其实来之前就想到了,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贵,失去了才扼腕叹息,不管是富人穷人,还是修仙者,其实大多数是这样的。

  所以,有了心理准备,自然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和慌乱。

  “可以。”

  云苏虽然尚未证道混元大罗金仙,修为也肯定不是这无穷无量宇宙中最高的,但他的作风就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不论如何都会做到,而且他和其他人不同,不会捏着鼻子答应,反而会痛痛快快,高高兴兴的帮长生仙帝实现这个愿望。

  在他看来,从绝大多数人的角度来看,提出这样的要求才是正常的,哪怕是对方做不到,也可以降低一点要求,这样才能让梦想的价值最大化。

  “唉,往事已矣,什么大罗,什么金仙,都已是过往了。以前,我不想死却不得不死,如今我以为不得不死了,老祖却能翻手之间让我活过来,再重走先前的路,却是毫无意义了。

  原本长生也不过是想请老祖出手相助,了却一丝执念,如今却是已经远远超过预期亿万倍了。

  既然重活一次,却是想要重新来过。”

  长生仙帝躬身一半,行了大礼,郑重无比地说道:

  “散修长生,想要斩断过往,愿发下大道心誓,只求拜在老祖门下,端茶递水也好,结草衔环也罢,不敢说报答老祖救命天恩,就算厚颜无耻跟着老祖学无上大道吧。”

  s./book/97930/55283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