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难逃一死

第三百二十九章 难逃一死

  云苏心念一动,眼前的云海便急剧变幻,转瞬就变成了一处仙家庭院,院中有一张小桌,上面已经摆好了煮茶的泥炉和茶具。

  下一刻,云苏便带着两位大罗金仙入了座。

  大家虽然不是同道中人,但既然说了请喝茶,这点礼节云苏还是懂的。

  乾元世界的大罗金仙,虽然相比起超级洪荒世界的大罗金仙来说,不是一个级数的,但作为一方大世界的大罗金仙,即便是错了,该有的牌面,云苏还是愿意为他们保留。

  杀人不过头点地,谈不好再动手也不迟。

  “二位,请坐。”

  云苏一挥袖,便有仙娥倒水分茶,准备妥当。

  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见状,也只好入座,只是却没有动面前的茶水。

  “即便此番吾与大炎佛祖赢了你,也未曾想过祸及苍生,作为大罗金仙,即便视你垚山仙域的苍生为蝼蚁,但也不至于无故沾惹因果。”

  月山老祖见事已至此,也不愿意背负无关的罪名,倒是大炎佛祖只是脸带淡淡的苦笑,也没说什么。

  “虽然你月山老祖身上的杀戮罪孽不在少数,自开天辟地以来便积累了许多,但你的这个解释,贫道还是愿意相信的。”

  以云苏的境界,一眼望去,便好似看穿了月山老祖的过往岁月。

  怎么说呢,有句话说得好,圣人不死,大盗不绝。这句话在洪荒世界能否应验,他不知道,毕竟还没有人成为圣人。

  但是,这个月山老祖,却是将这句话践行到了极致,即便他还远未到混元大罗金仙的圣人境界。

  诛杀先天生灵,送同辈道友去应劫,又或者似这次算计垚山仙域一样算计其他的大能者,月山老祖是乐此不疲,没少做,只是运气不好,今日踢到了铁板上。

  大炎佛祖虽然谨小慎微,但从上古以来也跟着这几位大罗金仙,干了不少龌龊事,只有这一次不慎翻车。

  “怎么?这茶今日不喝,日后怕是难得喝到了。”

  云苏这茶着实不简单,乃是从洪荒带回来的,数量很多,倒不是特意拿出来招待两个对手的,只是应付场面。

  “茶水便免了,此番是我与大炎佛祖败了,只能任你处置了。”

  月山老祖恨声道。

  大炎佛祖想说什么,但却是忍住了,低头端起茶杯,小饮了一口。

  云苏淡淡一笑,这算什么,他们觉得喝茶便算是低头了吗?

  天地可鉴,自己绝无此心。

  “也罢,既然无心喝茶,我们就谈谈吧。”

  云苏一口饮了杯中的灵茶,便收了起来。

  这两个大罗金仙,虽然龌龊事没少做,但那些因果都被他们处理的干干净净,而且,公平地讲,他们也不是那种屠戮天地的魔头。

  所以,云苏还是没有直接灭杀或者镇压,而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自己选择。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贫道这里有四个选择,你们二位可以任选其一。”

  云苏开门见山,把四种解决之道解释了一下。

  第一种办法,由云苏亲手种下大道之誓,镇压在大道心狱中十万年,然后就可以加入成教,与前尘往事完全割裂开来,不再参与天地间的龌龊事,一心苦修大道。当然,因为和成教为一体,自然是要为成教出力做事的。

  如果是这样,大炎佛祖就必须舍弃佛祖的身份,将自己和西境佛国完全切割干净,同时与其他的修道者撇清关系,从此只做一个成教门下的逍遥仙人。而月山老祖也变成了孤家寡人,不再是什么影响力辐射三大神洲的大罗上人。

  两位大罗金仙,在漫长的岁月中,肯定是善恶之事都做过不少了,但随着踏入大罗之境,自然不再像普通修炼者那样,轻易被欲望和心念驱使,专做坏事或者专做好事。

  这样一来,既惩罚到位,又以身抵罪,云苏也不用因为对方先出手就杀死乾元世界硕果仅存的四位大罗金仙之二。

  这个办法,云苏是借鉴了神话传说中,西方佛教度走东方道人的办法,先惩罪过,再种下大道誓言,从此清心寡欲,安心修道。

  只是那大道心狱极其不好受,曾经做过多少恶,就会在那大道心狱中受到多少折磨,如果道心不够的话,稍有不慎,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一些。

  “第二种办法,由贫道亲自出手,先就此事理赔,然后镇压在虚无深处两百万年,两百万年过去后,此事既往不咎,因果斩断。”

  这第二种办法,云苏也是考虑过的。

  对方都欺负到家里来了,绝对不可能说算就算了,镇压在虚无深处两百万年,可能对自己和他们两位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垚山仙域的安全却是大有保障的。

  有两百万年时间,云苏相信自己不会停步不前,到了那时候,这些跳脚小虾,就只是如蝼蚁了一般了,虽然现在也差不太多。

  “其三,你们两位可以联手与贫道一战,胜者王,败者死。不论胜负如何,此事就此揭过。”

  云苏说完三种办法,看了看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只见后者陷入了沉思,而大炎佛祖则是心有不忿。

  “我与大炎佛祖确实不是你的对手,若是让我们集齐了四方大罗金仙之力,定能败你。”月山老祖长叹息道,这次是真的败了。

  他心头除了一丝后悔,还有就是对于云苏境界的好奇,此人到底强大了何种程度。

  “月山老祖啊,你这话就无耻了,你们一个两个不是我的对手,还想四个一起上,这天地间还有没有王法公道了。既然这样,那也许第四种办法能够给你带来一些希望。”

  云苏笑了笑,说道:“你们因为垚山仙域而起了算计,定下了枯禅剑典与鹿山剑之比试,却因为中途败露,导致胜负未分。

  不如这样,你们两位便在这虚无世界中大战一场,胜者离去,败者留下来听凭处置。”

  四种解决办法,云苏说的非常清楚,每一种选择利弊,作为大罗金仙来说当然分得清楚,月山老祖抢先开了口:

  “本尊选择第四种。”

  大炎佛祖微微苦笑,道:“老祖,大炎原本想选择第一种,不过今日之祸皆因你我而起,也由你我结束吧。既然你选择了第四种,那大炎便陪你做过一场,谁留谁走,定无怨言。”

  “大善!”

  月山老祖心情大好,如果是这样,他走的概率就大很多了,大炎佛祖什么实力他很清楚,在原来的四方大罗金仙中,大炎佛祖和妖祖的实力是最低的。

  “所谓落子无悔,能走的未必如意,能留的未必不好,你们好自为之吧。”

  云苏自然看得出月山老祖的心思,倒是那位一脸苦涩的大炎佛祖,令他稍微多看了一眼,相比起洪荒世界的佛教来,这位西境佛国的佛祖相对来说要无为无念一点,但也不是简单之辈。

  乾元世界的大罗金仙不强大,有很多很多原因,这一方天地的大道规则不如洪荒世界强大,或许先天鸿蒙紫气的数量也不够多,从世界的角度来看可能世界等级也不够高,甚至就连他们修成大罗金仙,都远比洪荒的那些大能者要容易,除了排斥异己,杀戮其他同期的强大生灵以外,几乎是躺着就熬成了大罗金仙。

  “自当无悔!”

  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再次确认,选择了第四种解决办法,云苏也不再多说,手一划,眼前就出现了无尽虚无,两位大罗金仙将在虚无之中斗法。

  两位大罗金仙见状,更是感慨这位清风老祖道行之高,居然随手衍化的虚无世界就能拿来让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斗法。

  云苏一步踏出,已经回到了垚山。

  在他面前,有一团絮状的云雾,云雾之中隐约可见那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在斗法,具体的过程,云苏不关心,也不想看,只是过了不久,便一挥手散去了神通,两位大罗金仙又出现在了眼前。

  大炎佛祖身上带伤,显然是败了,月山老祖则是面带淡笑,似乎对于这个结果丝毫也不意外。

  “按照约定,老夫已经胜了,还请清风道人恪守承诺,不要自食其言才是。”

  月山老祖一拱手,先前有些萎靡不振的情绪一扫而光,仿佛胜了大炎佛祖,又重新找回了属于这一方天地大罗金仙的无上信心。

  “若是今日换了别人,你这一句话就是在为自己招灾找死。既然你已经胜了,随时可以离开。”

  云苏确实没想过一定要杀死他,但这月山老祖却给他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原本还想提醒他,走了会有一场大祸,但看他这傻币呵呵的样子,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这月山老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言语中都已经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了,那种味道,仿佛是穷途末路的困兽,在挣扎一般。

  如果说超级洪荒世界是星辰大海的话,乾元世界对云苏来说不过是小鱼塘罢了。

  云苏一回来,就发现了这二者的龌龊,原本也不打算太过较真,只是被一些小辈掀开了盖子,把这件事情暴露出来了。

  毕竟传出去了,天下人总会拿出一副“你已经很强大了,就没必要和鱼塘中的虾米一般见识了吧”来指责你。

  但云苏的性格,向来是对苍蝇老鼠零容忍的,这次之所以不出手镇杀月山老祖,最多也就是惩戒一番,镇压百万年,其实是想低调一点,不想在自己的老巢把事情无限闹大。

  如果这里是洪荒大世界,月山老祖光凭这一张嘴,就已经能够成功地被他镇压了一万次了。

  云苏经常也觉得疑惑不解,这人也好,仙也好,总是那么奇怪。

  人吧,有的富翁,富可敌国,手中的钱财几乎可以花几百辈子了,这样的条件,按照云苏的看法,怎么都可以躺着了,但是,人家偏偏要作死,各种花式作死,最后终于成功作死了。

  这时候,围观群众总会嘘嘘感慨:“这厮一点儿也不像是首富,首富怎么可能比我还傻,首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以前还把他当成最大的偶像呢。为什么没有算尽人心,他应该避开所有的错误,永恒正确啊。”

  再说这仙,月山老祖作为大罗金仙,虽然只是乾元世界这一隅之地的大罗金仙,但如果一心向道,虽然未必能堪破大罗,证道混元,但至少也能和天地齐寿。

  云苏也不是杀人机器,那妖祖和巫祖,他就从未想过去无缘无故揍一顿。

  都大罗金仙境界了,为什么不能少为自己招惹祸端,为什么不能高坐云台,静悟天地大道,连圣人都没有成就,你怎么能惦记贫道的三千大道和斩仙飞刀呢。

  等到成功作死,许多生灵也会感慨,月山老祖,早生开天辟地之时,怎么可能呢,不应该啊,他平日里高高在上,怎么就那么傻呢,你不要三千大道不就是了,你不要人家的斩仙飞刀不就是了,你想要了,上门去开口求不行吗。

  先撩者贱,云苏以天地良心发誓,真的没有先动手。

  “清风老祖,后会有期。”

  月山老祖拱手道。

  云苏却是淡淡一笑道:“后会却是无期,你好自为之吧。”

  随即,一挥袖,便将月山老祖送出了垚山仙域。

  “这清风道人的道行,实在是深不可测。”

  当月山老祖踏出虚空时,发现自己已经远在十亿里之外了。

  也就是说,自己拼尽全力才能一次踏破虚空一亿里,而他一拂袖,就能将自己这样一位大罗金仙丢到十亿里外,确实非常恐怖。

  “终究是比大炎强出一头,老夫尚有永生逍遥,他却只能在垚山当牛做马了,哈哈哈……”

  月山老祖放声大笑,想了想也不回原来的故地了,这次虽然安然脱身,但月山却被扣在了清风老祖的手中,虽然对他的实力影响不大,但却属于重大损失。

  “还是按照原计划,去大巫山一趟,日后定要寻得机会,再找那清风老祖轮个高下。”

  月山老祖心情极好,直奔大巫山而。

  然而,一路上,云苏也未出手害他,他自己却兜兜转转,像是喝醉了一般,极为诡异,他却完全不自知。

  遥远的北方,大巫山外的云海上,一位浑身赤红的老巫人已经等在那里了,正是那巫祖。

  下一刻,月山老祖便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哈哈哈,老祖,等你多时了,快快,里面请。”

  月山老祖只觉得心头越来越怒:“唉,巫祖啊,老夫来寻你,却是为了邀你一起大干一场啊。此事说来话长,走,进去再说。”

  “唉,不急,不急,去我神殿慢慢说。”

  巫祖热情无比地带着月山老祖踏入了大巫山的禁制中。

  下一刻,大巫山上却是传来一阵怒吼:

  “巫祖,妖祖,尔等胆敢害我。”

  “月山,你与大炎佛祖算计垚山仙域,事情败露,如今已经是天下尽知,你还敢来大巫山挑唆,正好做了那燃灯之油,煮锅之柴,为老夫和妖祖破开世界障,尽一番力吧。哈哈哈……”

  “不,不,不!!你们杀了我,那清风小道同样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说的很对,所以才更要杀了你,用你来破开世界障,这乾元世界,我和妖祖是待不下去了,我们走还不行吗,哪里不是长生逍遥,非要像你一般大智若愚不成,哈哈哈……”

  月山老祖的声音极其愤怒,但连番受挫之下,再被那巫祖和妖祖算计,最终却落入了陷阱之中。

  云苏收回了视线,方才看的清清楚楚,那巫祖和妖祖在大巫山布下了大杀阵,就等着月山老祖自己钻进去。

  毕竟是牵扯到两位大罗金仙,云苏也没有故意扰乱天机,所以月山老祖和大炎佛祖算计垚山仙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乾元世界的顶尖修士之耳。

  那月山老祖也是穷途末路,原本只需要十几息时间就能赶到大巫山,却硬是在路上绕了足足两年,才让整个事情彻底暴露。

  一个大罗金仙,没有被云苏杀死,却自己陷入了某种天地因果杀形成的死局中,最终自己浑浑噩噩还不自知,送羊入了虎口。

  至于那两位想拖家带口逃去玄黄世界的大罗金仙,云苏也没有拦阻,更没有去恐吓,人家觉得这里不安全了,想去玄黄世界重新过那无敌的日子,是人家的自由,天要下雨,寡妇要嫁人,随他们去吧。

  “老祖,月山他……”

  大炎佛祖想开口问什么,却没有说下去。

  “你明明比他强,最终却故意输给了他。他看似得了活路,却陷入了天地谜局中,此时,已经上路了。”

  云苏淡淡道,无喜无悲,这大罗金仙一死,天地自然有各种异象,很快大炎佛祖自己也能感受到。

  那位月山老祖,除了被巫祖和妖祖瓜分一些好处外,剩下的都拿来当做人肉炮弹去撞开世界壁了,乾元世界和玄黄世界的关系比较特殊,破界的难度不大,四个大罗金仙合力能做到,让一个大罗金仙以死破界也可以做到。

  “请老祖罚下。”

  大炎佛祖长叹一声,然后跪倒行了大礼,彻底认账。

  云苏点点头,说道:“先前有言,你二位做过一场之后,败了的人便留下听凭处置,此事罪与过,可以就此揭过。只是,想要彻底斩断过去因果,留在成教,还需要在那大道心狱中受罚一万年,方能完全割裂过往。”

  大炎佛祖:“大炎领罪,心服口服,甘愿受罚。”

  ========

  感谢‘虎羁’打赏了1万起点币。‘哈尼洛唔吁’和‘時空旅人煌燚’打赏了1500起点币。

  s./book/97930/55225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