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小祖宗带你抢媳妇儿

第三百二十三章 小祖宗带你抢媳妇儿

  三个王氏子弟,在路边找了一处灵茶店,选了个不错的座位,就聊了起来。

  原来,刚才的酒楼饭局上,有王氏长辈在,便没有提这些,结果小青年的一句话就引起了他这位表哥的内伤,愁苦的不行。

  喜欢八卦是人的天性,云苏就带着王玄机走进了灵茶店,离了几个位置,两人心情大好地听着三个青年在那里聊天。

  整个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玄文这一脉,真是太能生了……”

  王玄机微微苦笑,玄文当年和李宛霖成亲之后,很快就生了八个儿女,原本以为这已经是高潮了,没想到才是开始,前后总共生了三十多个子女,这第一代就这么强,后代想要不壮大都不可能。

  其他各脉,相比之下,比人数的话就差了很多。

  目前王家各脉,王玄渔还是个千岁乖宝宝,偶尔有些王家的晚辈喊她老祖宗,她都能恶狠狠地骂对方一顿。

  王玄藏醉心于剑道,连个道侣都没有,四百多年前踏入了化神真仙境界,尉剑迟老怀大慰,开开心心去古剑界闭关参悟无上剑道去了,把整个太极剑界交给了王玄藏。

  王玄藏在接任剑主一职时,只答应担任一千年,等到剑界下一代成长起来以后,他就要回归成教,去追寻无上大道。

  尉剑迟自然是满口答应,有王玄藏这位王家最有修炼天赋的天才带太极剑界一千年,又身怀太极剑意,再赶上了成教的时代,再加上王玄藏与成教的特殊关系,太极剑界一定能够重现上古辉煌,中兴有望。

  王玄武这一脉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只有一个后人,便是王破虏。

  作为大成帝国的神英大帝,照说应该是有后宫佳丽三千,王子王孙不计其数,结果王破虏一边忙于政事,一边忙于修炼,并且,为了起到带头作用,王破虏只娶了一个出身平凡却学识过人的少女。

  这位皇后由于无法修炼,靠着各种灵丹妙药,以及王破虏为她亲自施法续命,最终奇迹般地活了五百一十二岁,最终还是撒手人寰。

  王破虏痛苦至极,昭告天下,给予了这位皇后极大的荣耀,然后就再也没有婚娶,整个后宫空荡荡的。

  那位皇后留下的子嗣也不多,千年下来,整个皇室王家得到宗族认同的血脉后裔,男女算一起也不过七十多人。

  血脉越朝后面,必然是越稀薄,每个王氏子弟都要得到宗族认同,才能被王氏认可。

  “相比起玄文那一脉,玄武这一脉是稍显单薄了一些,但却涌现出了不少的天才,有的擅长修炼,有的是符纹天才,除了身居高位,为王为将为官的,在各行各业都有天才涌现。。”

  云苏笑着说道,王破虏的性格比他爹还执拗,如果说王氏对后人的管理已经非常苛刻,王氏学堂对王氏子弟的培养已经非常无情的话,那王破虏对后人的要求还要更高一些。

  这千年以来,被褫夺身份,逐出皇室的后人已经多达十五位,除了王氏三千六百条族规以外,皇室后裔因为还要负责坐镇一方,更容易触犯族规和皇室家规,倒霉的,被牵连的也就更多。

  别的不说,有三位郡王只是想偷偷多生二三十个孩子,而又不想缴纳天文数字的赋税,再加上另外有点儿不干不净的事情,就被夺了王姓,整个一支都逐出皇室,王破虏还亲自面见大姑姑王玄机,把那一支的几个王氏子弟从家族中也除名了。

  严师出高徒,有这么严厉的祖宗,这一脉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尤其是因为人数不多,对于一些天赋较高的,往往能集中资源进行教导,就连王玄武修炼闲暇也会帮着带带后人中的佼佼者,这一点,却是王玄文那一脉拍马难及的。

  王玄机无奈地叹道:“破虏管着这么大一个帝国,其实难处更多,当初原本我是不同意将那几个孩子逐出王家的,但他说大伯曾经说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想着也是这个道理,算是杀鸡儆猴吧,只是可怜了那几个孩子。”

  “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公平,他们含着金钥匙出身便已经比其他人幸运得多,虽说祸不及子孙,但破虏身为帝国皇帝,又是玄武那一脉的少家主,自然有他的道理,便依他就是了。”

  云苏在这点上,其实看的比较开。

  王氏后人,对他而言,你要说有多亲,肯定谈不上,绝大多数人他甚至都没见过。

  所谓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认都认不到,这种事情虽然在王家不太存在,毕竟有家族和王氏学堂的存在,能将许多隔代子嗣聚拢一团,但对于云苏来说,会觉得王氏后人有亲近感,但却不会为他们再去做太多事情,指需要按照当初的安排,自然的发展就行了。

  “玄文的后人,人丁兴旺,但正是因为人多,有些疏于培养,各种天才也不如玄武那一脉。”

  王玄机对这三个小家伙,有点印象。

  只要是血脉觉醒了,有资格进入王氏学堂的,王玄机都是必然会见一次,这也是她这位老祖宗,对王氏这个家族的最大的爱与责任。

  以她的记忆力,再加上修为极高,自然是过目不忘的。

  这三人,都是王玄文一脉的,千年下来,当初就是花花公子的王玄文,这一脉是相当兴旺的,虽然已经不是最亲的表兄弟妹了,但由于王家极强的凝聚力,更重要的是几位老祖宗都还活着,所以至少在一个大脉之内,即便隔着好几房,也还是非常团结的。

  所以,那个叫王成龙的小表弟,才吐槽他老爹抠门,不肯借宝丹。

  表哥叫王成珲,表妹叫王成汝,都是王家成字辈的孩子。

  之所以表哥表弟都姓王,是因为王成珲的父亲是入赘王家,随了母姓。

  在王氏学堂里,一个字辈大概相当于一个大年级,而相对同龄的子弟再分一个小年级,最后才是分班。

  王成珲和那个叫曲思甜的女孩,是在一年多前认识的,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王成珲参加试炼,误入一处禁制,出来的时候遇到了采药的曲思甜,顿时二人便有一见钟情的趋势。

  曲思甜家中也不是普通人家,父亲是一个中等门派的掌门,母亲是一个大派的长老之女,算是门当户对生下了她。

  曲思甜在渔阳书院的修炼科学习,王成珲为了避免王氏子弟的身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说自己是在一处私塾学堂修行,这也没错,王氏学堂确实是私人所有,不对外招生的。

  一年多时间下来,二人的感情逐渐深厚,明里暗里有一些可以理解为私定终身的行为,结果没想到曲家却来了一位故人做媒,要给曲思甜做一个所谓的天地大媒。

  媒人介绍的那位青年才俊,也是相当不凡,乃是中山剑派的少宗主。

  对于曲家二老来说,修道三百年才生下了曲思甜,自然希望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这中山剑派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大派,但传承也有六千多年了,实力很雄厚,远非曲家双亲出身能比。

  那位少宗主也是天赋过人,才二十多岁就已经丹田大成,已经在准备结丹了。

  如今的垚山仙域,修仙环境虽然相比起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不管是灵气浓度,还是修仙界的互相交流和论证,更重要的是成教清风老祖曾经公开宣讲过三千道义,所以修炼起来,比以前快了一些。

  但这位少宗主,也确实是天才了。

  云苏以前曾在无数影视作品,仙侠小说以及神话传说中听说某某某不过二三十岁,就已经奇遇连连,逆天崛起,成为什么无敌天下的存在,再被一堆妹子哭着喊着倒追。

  实际上,这样的人,云苏不敢保证没有,但在目前的几个世界中都没有见过。

  从正常逻辑来说,别人修炼了几千年,几万年,甚至可能是千百万年,你修炼二三十年,就能笑傲天地,斩杀顶级大佬,这不可能啊。

  当然,一般情况下,故事会给这些二十多岁的小鲜肉们安排一点奇遇,往往是带着上古,或者轩辕,乾坤,女娲这些字眼的。

  这次洪荒之行,云苏是亲眼见到女娲她哥都挂掉了的,你说你捡到点上古的好宝贝就能无敌于天下,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有什么能让人的实力迅速提高吗?

  当然有!

  云苏自己就会炼制不下一千种,实在不行,人参果和蟠桃当水果吃,再累一点亲自以无上法力灌顶,都能做到。

  但云苏已经远远不是一般的修炼者了,有可能千百个世界也难以找到一个。

  所以,云苏很珍惜这种机缘,活的很好,很苟,从来不敢浪费了大好的命。

  一般的修炼者,如果想要把晚辈的实力迅速提高,最好的办法只能是丹药,阵法,天材地宝这些东西。

  而且也不是没有后遗症,手段不到位,就是断然前路,有害无益。

  曲思甜是一个非常孝顺听话的女儿,胆子比较小,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整日以泪洗面,王成珲就忍不住了,上门求见曲家二老,说出了自己和曲思甜相恋一年多的事实。

  这个过程非常曲折,期间种种挫折让那王成珲现在说起来还是一脸郁闷,最后的结果,曲父提出了一个要求,王成珲如果能在端阳节前突破到金丹期,曲家就推掉那门媒事,不再阻拦曲思甜和王成珲二人。

  “表哥,你当时上门提亲,为什么不提一提咱王家。那少剑主虽然也是一个人物,但论起家世来,我们王家在垚山仙域才是最顶级的家族,也不欺负他曲家,谈一门亲事至少不会辱没了他们曲家才是。”

  王成汝素来知道这位表哥老实巴交的,在学堂里也只知道闷头修炼,偏偏他父亲当年入赘王家后,作为一个赘婿却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结果修炼出了意外,修为尽失,家道中落,一直希望在学堂中出人头地,重整他们那一支的雄风。

  “此事尚未与家父母商量,为人子者,怎敢擅作主张。何况,王家是王家,我个人的婚姻大事还是要靠自己努力争取,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谈什么中兴家道,谈什么仙路逍遥。”

  那王成珲只是有些气闷,但并不太沮丧,或许是家道中落的缘故,有些寡言少语,但坐在灵茶店中又喝了一些酒后,话也逐渐多了起来。

  “表哥他们家,是惨了一点,听说他们那一支每年的祭祖,都只能排在最后的位置。”

  小表弟王成龙叹道,相比表哥家,他家中就好太多了,父亲王赞尘当年以优异的成绩从王氏学堂毕业,现在已经是金丹期的高手了,在垚山仙盟做事,被誉为青年俊才。

  但相应的,对这位儿子的管理,就比其他各家要严格得多。

  “太欺负人了!回头我就匿名举报到长老会,帮表哥出一口气。”

  相比起好好学习努力向上的王成珲,和小奶狗一样的王成龙,王成汝的性格就要小辣椒很多,一听到有这种不平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举报。

  “算了,大祖宗曾经说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们没有触犯家规,只是因为我父亲这一小支家道中落,才有些势利眼,难免的。”

  王成珲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大祖宗还说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朝一日,只要自己修炼有成,这些势利眼的旁亲散戚自然会改观的。

  “金丹期啊,我老爹被誉为近百年少有的天才,也才金丹期,表哥,曲家太欺负人了。表哥,你要是真爱嫂子,干脆,干脆私奔吧……”

  王成龙只觉得表哥这次遭殃了,丹田境到金丹境,一般人用个两三百年都很正常,能够在百年内凝结金丹的在王氏子弟中,都能成为同年的天才了,他还没有听说过,谁能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凝聚丹田。

  表哥虽然修炼比较有天赋,但也绝对不可能打破这个常规,唯一的办法,还真得只能靠丹药。

  至于私奔,也就是说说而已,走了就等于抛弃王氏子弟的身份,一辈子都没戏了。

  “曲家只有思甜一个女儿,为人父母者,自然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也没什么欺负人的。我王氏家族能提供几乎所有的资源,听说玄武老祖宗那一脉便有成字辈的同年达到了金丹境,说来说去,还是我不够强。”

  王成珲这话说的不错,令王成龙和王成汝都不禁点头,家族里什么都有,仙器都有,关键是你要有足够多的家族积分,想要有足够的家族积分,从一个小家庭来说,不是爷爷奶奶厉害,就是父母双亲厉害,再不行就得自己努力。

  王成龙有个好父亲,王成汝的那一支也不错,王成珲的压力自然是最大的。

  “呸呸呸,王成珲你这小王八蛋,不就是娶个媳妇儿嘛,瞧你那没有出息的样子,真是丢你们王家的仙人板板脸呢。”

  就在这时,隔壁一桌,几个刚进来的少女,其中一个站起身来,叉腰,伸出一指,娇俏地指着王成珲骂道。

  “……”

  三人一愣,顿时有一种被骂懵逼了的感觉,这么漂亮的少女,在大庭广众之下指着自己骂,别说王成珲当时脸就红了,王成龙和王成汝也是一脸尴尬。

  “喏,还有你们俩,笨蛋一群,好办法一个没有,尽是馊主意。”

  这白衣少女骂的开心,三个青少年满脸赤红,结果却不小心看到一旁低头喝茶的另外两位少女。

  总的来说,骂人的这个,和另外一个,他们都不认识,但第三个,却是当场把三人吓得又是一惊一跳,说话都结巴了。

  “老……不,小,小祖宗……”

  那位被称为小祖宗的少女,优雅地放下茶杯,走过来轻轻一巴掌拍在王成珲身上,结果直接把后者吓得跌坐回座位上。

  “愚蠢的小伙子啊,你怕什么呀。走,小祖宗今天就带你去抢媳妇儿。”

  s./book/97930/55150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