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话绞肉机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话绞肉机

  却说那九彩天凤出了娲皇宫,以她的速度,原本用不了多久便能到达火云洞。

  然而,在那三十三天外,她却忽然好似迷了路一般,就像是飞进了一处迷障一般,微微一怔再出来时,却心有所感的悚然一惊,掐指一算,发现已经过去了一些时辰了。

  大惊之下,九彩天凤更怕耽误女娲交代的大事,连忙去了火云洞,一问之下,一个女娲座下的天之骄女,一时间居然有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拜见天凤师姐,上皇并不在火云洞中,方才与妖师大人一起下界去了。”

  火云洞的童子修为也不咋的,见到是娲皇宫的天凤来了,连忙跪拜行了礼,然后告知了伏羲的去向。

  在妖族,女娲很少露面,许多时候代表她行走妖族各方势力的就是天凤,这点不仅仅是众所周知,而且天凤是有娲皇宫女神官的官位在身的。

  身上一日有神官位,便代表着权力,以及女娲对她的信任。

  “嗯,知道了。”

  天凤虽然面不改色,但心头疑虑却是顿起,把整件事情串起来琢磨了一番。

  妖师鲲鹏被帝俊派去了玄天岭这件事,她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内情如何,但并不觉得意外,妖族之中,四御之下,出现在任何与外族的战场上都很合理,包括她天凤,也包括妖师鲲鹏。

  鲲鹏老祖有军令在身,来火云洞一定是为了玄天岭的战事,若是如此,就更不寻常了。

  妖族和佛教的战事,为什么鲲鹏要专程来将这位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伏羲上皇请下界去。

  如果天凤不是知道这个童子绝对不敢撒谎,也施法试探过,看出这个童子绝没有撒谎,她都有点不敢相信,为什么平日里从不多管妖族事务,更不会莫名其妙下界游荡洪荒的伏羲上皇,说下界就下界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凤一头雾水,直接拿出了平日里都不太舍得用的虚空神符,直接就回到了娲皇宫,求见女娲。

  “什么!上皇不在火云洞,和鲲鹏下界去了?!”

  女娲顿时有些失色,大为反常地从那天座之上站了起来,就连桌上一对极为好看的龙凤镇纸都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天凤更是吓得直接跪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天凤心头也是疑惑,平日里几乎算无遗策,无所不知的娘娘,居然会对上皇不在火云洞,而是和妖师一起下界去了这件事如此激动。

  自从入了娲皇宫,上次见到娘娘失态,还是那位不周山的清风师伯和娘娘分梨断交,只是那一次,娘娘的情绪和这次还不一样。

  那一次,娘娘是有些遗憾,有些后悔,也有些茫然。

  天凤也是那一次才发现,娘娘虽然高高在上,是妖族始祖,原来也有自己的情绪,只是一般的事情,实在难以触动娘娘那一颗坚固神心。

  这一次,则大为不同。

  天凤很难从女娲的脸上看到更多的东西,因为都被一种叫做愤怒的东西全部代表了。

  几乎从不喜怒行于色的女娲娘娘,居然怒了,而且还是那种震怒。

  娘娘一怒,整个娲皇宫所在的这一片三十三天外,便平地生雷霆,一道又一道,惊天霹雳甚至斩破了平日里笼罩蜗皇宫的神雾。

  而一些原本娘娘非常喜欢的灵禽异类,也不知是不是被雷霆惊到了,稍微叫的声音大了一些,便纷纷化作齑粉。

  还有娘娘平日里比较喜欢的那一片无尽灵花海,也在狂风雷霆之下,被摧残的干干净净,荡然无存。

  这可是当年天帝俊下旨从洪荒四方搜集的奇花异草,建成的百灵园。

  整个娲皇宫,里里外外,破败一片,有死无伤,无数平日里还算得娘娘宠爱之物,因娘娘一怒,尽数化作了齑粉。

  娘娘没有施展神通,只是单纯一怒,便几乎摧毁了自己的娲皇宫。

  天凤这下跪伏在地上,只恨不得能藏入地下去,实在是怕稍有不慎便丢了性命。

  女娲二话没说,一挥袖便将娲皇宫彻底关闭,也不管这里的一地破碎,踏入虚空,也不知去了何方。

  天凤直到最后还瑟瑟发抖地跪在那里,起来也不是,去收拾外面的残破也不是,干脆就跪在那里,等娘娘回来。

  三十三天外的时间流速,和下界自然是不同的,这点天凤很明白。

  那童子口中,所谓的‘上皇方才和妖师大人下界去了’,那长期待在火云洞都快呆傻了的童子,怕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在洪荒大地上,三十三天外的一小会儿功夫,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了。

  天凤自然是想破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娘娘会生那么大的怒火,上皇行走洪荒也很正常,下界而已,身为妖族四御难道还不能出门了吗?

  她心头有许多疑问,但一个都不敢去深思,更不敢说出来。

  她不明白,云苏却明白。

  女娲遭人算计,就这短短数日时间,在被其他顶尖大能者算计的情况下,可能对女娲来说,只相当于平日里一个眨眼的功夫,整个局势便彻底糜烂了。

  “共工和祝融,真是影帝级别的洪荒推土机。”

  云苏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干脆留下了一丝灵觉,整个分身又躲到了亿万里外,才继续窥探起来。

  两位祖巫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打了起来,一路上至少糟蹋了数百万里洪荒大地,虽然在路上都是踏空而行,没有毁坏大地,但偏偏到了玄天岭一带时,却落下地来,几脚乱踹之下,妖族就倒了大霉。

  云苏身为顶尖大能者,其实还没体会过什么叫天塌下来了的感觉,但妖族的玄天岭大营今日却尝到了什么是天塌了。

  一只脚便有一片天空那么大,抬头除了脚底板子,什么都看不到了。

  祖巫的脚,有遮天蔽日那么大,上面毒虫猛兽什么都有,恶心人还不是最恐怖的。

  就是这一脚,踩下去就把整个玄天岭都踩成了齑粉。

  狠人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两位祖巫你一脚,我一脚,再抬腿原地转动两下,哦呵,整个玄天岭不但被夷为平地,直接被打的地火上涌,大地破碎,低头一看,这一带的大地都打碎完了,低头就能看到极深之处,这是已经直通九幽了。

  妖族多少大能者,多少道行不够的妖神,还有更多的妖王们,只觉得天塌下来了,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几脚踩死。

  许多妖神到死都没弄清楚,刚刚才取得了大胜,为何转眼天就塌了。

  那些大能者,被鲲鹏挑唆才参与进来这场战事,原本妖族大获全胜,大家可以站在秃驴们的身上快乐地分赃时,却忽然灾劫降临。

  “不可能,绝不可能,祖巫们为何如此强大,无敌……啊……”

  许多大能,平日里胡吹海侃,言必提曾经杀过多少妖神,斩过多少大巫,有的吹牛过头了些,就说自己在某个元会曾经与巫族的祖巫战成平手,小胜几招。

  严格说起来,洪荒大能们其实完全没有意识到,似乎还没有亲眼见到祖巫和什么旗鼓相当的对手打的你死我活过,最高层次的,也不过是到大巫这一级数。

  祖巫之间,反而内讧打架斗殴比较多,对外倒是你若不惹我,我便不杀你,你若惹了我,便杀你全族。

  这便是巫族的行事风格。

  祖巫高高在上,但其实许多大巫反而在洪荒闯下了不小的名头。

  许多大能便以大巫的实力推测祖巫的实力。

  “那些肮脏的祖巫们,不过是得了盘古一点微末不足道之处,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怕是一个祖巫也只相当于三五个大巫罢了,否则,巫族还不上了天,掀了妖族的天庭了。”

  这就是许多大能者对巫族的看法,尤其是玄天岭的这些大能,比一般的洪荒炼气士是强得多,但空有一身修为和力量,想的还是太少了。

  而那些本来修为不俗的妖兵妖将们,在两大祖巫的对打现场,真是连蝼蚁都不如,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没了。

  除了少数道行修为极高的妖神和大能者外,绝大多数妖族一方的修士,不管是大能者,还是妖神,妖王,几乎都没有逃生的机会。

  “天塌了!!”

  有妖神也是狠辣角色,看到天塌下来了,便摇身一变,显出原形真身,拼命向上顶着,想要撑住,然后逃命。

  结果,令这些妖神无比绝望的是,当他们发现踩踏妖族的是两大祖巫后,比以为是天塌下来了还让人绝望。

  天塌下来了,这里至少有百十位大能可以试试去撑住一下,但祖巫的脚,却没有几个能抬得起来。

  这两个祖巫,嘴里骂骂咧咧,吵着架,好像没看到地上有一堆蝼蚁一样,几脚下去,就让玄天岭彻底毁灭,直通九幽,完全成了一片尸山血海,不管是妖族,还是之前被俘虏的佛陀菩萨们,都大多被踩死了。

  推土机,绝对的洪荒推土机!

  伏羲和鲲鹏自然最先发现不对,另外十来位强悍的妖神相对慢了一点点,但还是逃了出来。

  当伏羲和鲲鹏从两位祖巫的战斗中脱身出来时,回头一看,差点当场被气死断气。

  只见方才玄天岭上,妖族全胜佛教的大好局面,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数百位大能者,不论是妖族的妖神,还是归顺妖族的大能者,或者是外面请来的高人,包括鲲鹏一族的神将,绝大多数都没有反抗之力,或者反抗无效后,死在了祖巫脚下。

  没有任何预警,几乎是一瞬间就造成了惨烈到令伏羲都眼眶瞪裂的损失。

  “巫,巫,巫……”

  鲲鹏老祖更是被气得连巫族两个字都说不全了,一瞬间满脑子立下大功的喜悦被冲毁的荡然无存不说,只觉得浑身冰冷,四肢冰凉。

  妖族那么多的妖神,大能者,妖王,转瞬之间就只剩下算上伏羲和自己在内也不到二十位了。

  “共工,祝融,住手!!”

  伏羲几乎是爆喝出声,手中的伏羲剑杀气弥漫,原本以好脾气好修养闻名洪荒的伏羲都被亲眼所见的惨烈惊呆了。

  巫妖不和是洪荒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今日明明是妖族和佛教的大战,佛教输了,这巫族为什么忽然下场来,还几乎杀光了妖族的玄天岭大营。

  没有提前准备,没有绝世神阵,也没有东皇钟那样的绝世灵宝,虽然有四御之一的伏羲和妖师鲲鹏在场,但在两个祖巫火力全开,推土机一般碾压下来的毁灭之威下,伏羲便是有化身亿万之力,此时也是有心杀巫,无力救援那些死去的妖族了。

  “伏羲小儿,你莫非是祝融请来的帮手不成!”

  然而,令伏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自己一声爆喝惊动的共工,这下才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微微一躬身,一拳就砸了下来。

  帮手!

  吾乃妖族四御之一,伏羲上皇,怎么会来帮共工打你祝融。

  祝融岂不是疯了?伏羲大怒不已。

  祖巫的近战杀伤之力,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就连云苏都是第一次见到祖巫全力出手,不错,在他看来,这次共工和祝融两个祖巫确实没有留手,不管是朝对方身上招呼的力度,还是杀戮妖族的力度,都是全力以赴。

  洪荒几时发生过巫族两大祖巫拼尽全力的厮杀,从来没有。

  伏羲是见过祖巫的实力的,但却不是共工和祝融,有祖巫出手时,每次不是有妖族的无上灵宝挡住,就是被四御中一位或者两位联手拦住。

  他曾经亲眼见到过,帝俊和太一联手就能抗衡两位祖巫,这还是没有动用东皇钟和其他的强大灵宝。

  看起来,无论是帝俊还是太一,都没有表现得很艰难的样子,好像祖巫也没那么强大可怕。

  但是,今天,就是刚才死里逃生的那一幕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如果不是这共工和祝融太强了,远超过昔日曾经和妖族对战过的祖巫,那就是自己距离帝俊和太一的实力差了太多。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以前的祖巫们,并没有拼尽全力。

  方才的一幕,伏羲自诞生以来,就连在开天辟地时都没有见到过。

  开天辟地时,许多生灵疯狂不已,莫名其妙就死了,变成了新生天地的肥料,但那时候,都几乎没有两位祖巫这么强大的生灵,或许有,但却和杀戮不沾边,比如三清上人还有不周山那一位。

  两个绝世祖巫,如同孩童打架一样,三拳两脚就将妖族如此多的高手给踩死了。

  伏羲吼出那一声后,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妖族会将巫族视为最大的仇敌。

  巫族,太强大了。

  虽然,今日的玄天岭,也并不是妖族的最强战力,但数百位大能者,或者基本达到了大能者实力的洪荒炼气士,被两大祖巫以打架之名,几下就杀戮光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伏羲绝对不敢相信。

  “不可能,我妖族不可能那么弱,巫族不可能那么强,若是十二祖巫个个都有这般的战力,妖族哪还有活命之日。”

  伏羲披头散发,丝毫没有一点为自己的担忧,而是第一次,真正的担心起了妖族的命运来。

  共工这一拳,最终在十几位妖神联手之下,才堪堪挡住,一半的妖神口吐鲜血,让没有出手的鲲鹏和伏羲,看的更加绝望。

  差距太大了,这简直是不让妖族活。

  “神话传说中,共工和祝融因为某些事情大打出手,把不周山撞断了。现在不周山好好的,他们俩却打起来了,就算是演戏,这俩个祖巫也太认真了吧。”

  云苏望着那天坑一样的玄天岭一带,不由慨叹,好好的大地就这么打没了,两位祖巫除了随手尝了尝妖神和大能者的味道以外,并没有阻止妖族的无尽血水流入九幽。

  云苏甚至都能想象到,此时的冥河老祖有多么欣喜若狂。

  冥河老祖什么都没做,结果佛教和妖族打的你死我活,最后双方基本都被两个祖巫来了一套强行有缘的杀戮。

  “伏羲的面相,时明时暗,时而显现死劫,时而又好似有转机,真是怪异。”

  云苏远眺着那气得满脸红胀不已,指着祝融正要说话的伏羲,不禁暗忖,我若是你,退避三舍,带着幸存的妖神跑路才是上策,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有巫妖决战的时候吗。

  然而,不但伏羲不这么想,共工也不这么想。

  “祝融,你这臊货,休要辱我。我看这伏羲小儿,倒像是你请来的帮手。我倒要杀了他,看看他到底要如何助你。”

  伏羲连一句凶横的反驳都还没说出口,我不是祝融的帮手,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们俩为什么忽然发疯了打起来,结果居然一个祖巫指责我帮另外一个祖巫,而被指责的一方暴跳如雷居然当场要杀我。

  “共工,你不要侮辱我,我祝融今日便将这些可恶的妖族和伏羲一起杀了,让你看看他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帮你的。”

  “……”

  这一下,别说伏羲,就连鲲鹏和身后的妖神都怒到了极致,这巫族忒不讲理了,杀了我妖族这么多高手,几乎已经到了伤元气的边缘,现在居然还喊着要斩尽杀绝,要杀妖族四御。

  这是想挑起巫妖之间的全面战争。

  云苏在一旁看了整个全程,却是心头有点疑惑,这巫族就那么傻乎乎的,佛教挑唆啥他们就做啥,还这么积极来杀伏羲?

  直到,西方起了祥云,有顶尖大能者出动,云苏才知道,今日不但会有大场面,说不定还会有日后在无数神话传说中让人唏嘘感慨,遥想当年的洪荒名场面。

  眼前的一切在云苏眼中,已经不是一场战斗那么简单了,而是一台绞肉机,神话绞肉机。

  s./book/97930/55077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