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血流成海

第三百一十五章 血流成海

  “不是红云和镇元子,那又是谁呢。”

  云苏在待客的偏殿摆下了一副天地棋局,融入了一些大道玄妙,已经将下棋的镇元子和红云老祖拉入了棋局中,前些年两位大能还觉得这棋局颇为有趣。

  可这几年,却是一年也走不了一步,似乎深深陷入了那天地棋局之中。

  每一颗棋子,便有无数种衍化,一副棋盘就像是整个天地一样。

  这棋局中有生灵衍化,有天地异象,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上次为镇元子和红云老祖讲道,他们有许多不懂之处,这次云苏以实战棋局来讲道,希望在留住他们,不让他们乱跑的同时,能够有所悟有所得。

  看着他俩深深陷入棋局之中,不周山的生灵也没有外出者,就连那三个外围的依附种族都乖乖地待在势力范围之内,云苏就能静下心来推衍,这次的死劫会落到谁头上了。

  “佛教隐忍这么多年,终于要对妖族下手了。”

  这一点,云苏是算的清清楚楚的。

  而且,佛教显然是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方法,和巫族达成了一致,要对妖族进行一次惊喜般的安排。

  作为量劫中的几方主要势力,谁和谁结盟,谁和谁合作,云苏都觉得很正常。

  巫族那么多年隐忍不出,也不是真的坐岸观火斗,显然是除了内斗和吃喝玩乐之外,也是在忙碌着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都出世了,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也极有可能完成了,甚至可能十二祖巫自诞生之日起,便能布出这绝世杀阵,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已经碍于鸿钧老祖的威慑力,才一直没有显山露水。”

  巫族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和妖族有那么大的仇,直到现在云苏都不知道。

  不管是从后世的神话传说,还是亲自在洪荒天地待了这么多年,云苏都没有搞懂这个问题。

  表面来看,是妖族和巫族作为天地间唯二的绝世神族,早晚有一战,妖族认为自己是管理天地的皇族,巫族也不肯相让。

  但是,云苏有一种直觉,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最初见到帝俊时,云苏对他的印象很不好,觉得这厮虚伪,残暴,狡诈,疯狂而不理智,但后来偶然发现,好家伙,这些都是表象。

  原来,在其他的顶尖大能者还在参悟先天鸿蒙紫气,静悟鸿钧大道时,帝俊已经打起了斩三尸的主意。

  云苏其实也不知道斩三尸的方法,鸿钧老祖也没有提过,原本,他以为斩三尸就是简单的斩去善恶之尸,但这个斩去,又不是从修炼者体内分离出来杀死,准确的说应该是斩出来。

  但是从帝俊的所作所为上,他发现,这斩三尸之法好似不止一种。

  目前,云苏唯一肯定的是,他将灭佛这件事,作为了其中一条修炼之路。

  帝俊把自己人格中的某一面,具现为对佛教的极端仇恨,云苏猜测,这厮极有可能是立下了一个宏愿,比如我要灭掉佛教,一旦这个宏愿实现,那他这一具灭佛尸就斩出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第二尸的修炼方向,很有可能就落在了巫族身上。

  一旦能够消灭巫族,妖族成为天地独尊的唯一绝世神族,先不说恢弘的气运加身,光是这点就很可能足够他逆天证道了,如果再凝出灭巫的第二尸,那就只差最后一尸了。

  “灭佛,杀巫,这厮不会最后把儿子们都杀了,灭情绝性吧。真要是那样,也许就把三尸凑齐了。”

  云苏觉得这个猜测有点虚无缥缈,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神话传说中也只说帝俊之子们是死于后羿之手,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大世界的传说是死于他自己的手。

  “帝俊斩三尸也好,证道也罢,也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真要是那么变态,灭绝神性,除了他儿子们比较好杀以外,这佛教和巫族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云苏挥去心中的念头,胡思乱想反正不上税,还是先算算这次谁要遭殃。

  后土提前示警,还选了个巫族中头脑简单但是办事可靠的夸父,这个情面云苏还是要领的。

  这位祖巫娘娘的意思,是再清楚不过,接下来要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基于某种目的,巫族不希望不周山在这次残酷的阴谋中有损失,当然更不希望云苏卷入进去,才专门让夸父传话。

  “范围缩小了,看来这个倒霉的家伙必然是出自妖族了。”

  佛教和巫族如此处心积虑,要搞大事情,那妖族在被重重算计下,很难全身而退,各自都打着一手好算盘,就看谁的手段更狠辣。

  妖族目前在和佛教对峙的前线,是妖神九婴,还有一个刚去的妖师鲲鹏,这二位妖族大能者在坐镇。

  九婴麾下,光是大能者就有三百余名,妖神五十多位,妖王更是不计其数,这些年来,确实是靠实力在和佛教厮杀。

  而实际上,妖族在前线还藏了两位妖神,分别是妖神英招和妖神飞廉。

  这样一来,这四位妖神,而且还是在妖族中举足轻重的,都很有可能登上死亡名单。

  “奇怪,这四个妖族的大能,都面临一场死劫……”

  云苏细细推衍,发现特别奇怪的一点,还不只是某一个妖神将会面临死劫的考验,而是四个都要度劫,一旦失败,就是死。

  “或许最少死一个,最多死四个。仅此而已?”

  云苏停下掐算,走出了青铜古殿,不周山外又下起了靡靡细雨,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好像在预示着某种征兆,但具体又说不上来。

  云苏心念一动,许多斩断了因果牵扯的分身便混入了洪荒四方,这些斩断了因果牵扯的分身,虽然战斗能力大为下降,许多神通都用不了了,但拿来打探情报,又不沾惹因果却是很合适的。

  ……

  却说在那西牛贺洲,妖族的大军营中。

  九婴正在考虑前线战事,这些时日以来,对面的佛祖们异常好战,隔三差五就来叫阵,手下已经折损了几个妖神和数十位妖王,他正在准备如何反击。

  鲲鹏祖师坐在一旁,却是有些轻蔑。

  在他眼中,九婴此人守成有余,进攻不足,和一群秃驴对峙了这么多年,损失不小,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战功。

  此番被帝俊派来和九婴共事,他心头既有一些激动,又有些不忿。

  激动的是,日日在那妖族天庭待着,什么都做不了,这次原本以为能在天帝心中埋下不周山的一点祸根,结果却被轻描淡写地揭过,很是令他有些丧气。

  然而,他却是没想到,以前请战了无数次,帝俊都不答应,这次却是把他放了出来,相比在天庭闷着,这里可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不忿的是,自己身为妖师,又是鲲鹏神祖,身份何其高贵。

  “以我之高贵,妖族四御之下便该是我才对。天帝也真是的,既然派我前来,便应该令我领军才是,却又要我和这九婴搭档。”

  鲲鹏祖师是极为看不起九婴的,在他看来,即便是妖神之首的计蒙,面对自己时也得退避三舍,更何况是九婴。

  果然,九婴苦思良久,终于想起了旁边还有这个妖师鲲鹏,才拱手问道:“敢问妖师大人,眼下可有良策?”

  “呵呵,良策?”

  鲲鹏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九婴却不敢说什么,在妖族,或许有妖神是不怕这鲲鹏的,但绝对不是他九婴。

  “不过是一些半道入佛的家伙罢了,来多少本妖师就能杀多少。”

  在鲲鹏看来,这有什么好说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都不屑于使用阴谋诡计。

  “妖师大人,九婴与佛门作战多年,以我对他们的了解,此番反常举动,必然是有后招,说不定现在便有佛门高手抵达这玄天岭,才频频叫战,想要引我妖族的妖神出去。”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妖族和佛门在西牛贺洲的玄天岭对峙,双方都布下了大阵,建立了固若金汤的防线,除非是顶尖大能杀到,一般的大能者,不管是妖神还是古佛们,都是很难在这么多大能者面前建功立业的。

  玄天岭以下,有一地名为函谷,过了函谷,就是西方佛界了,所以妖族堵在这玄天岭,佛门也不能放他们过去,再过去就是堵门了。

  一旦被堵门,高来高去的修士们倒是不怕,但却阻断了洪荒种族迁徙去西方的路线,而且还阻断了和尚们出佛界传佛天下的东来路线,等于是困住极乐佛界一样。

  “怕什么,若是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出动了,即便我妖族四御晚到片刻,我也能拖得住。”

  妖师鲲鹏有这个信心,打是肯定打不过那两位的,但拖住一时片刻却不是问题,鲲鹏一族最擅长的就是飞行和遁空。

  而且妖族四御也不是摆设,说不定西方佛门还没动身,妖族四御就降临了,那时候就是提前的两方决战。

  在他看来,佛门并不占任何优势。

  和九婴不同,鲲鹏是隐约知道一些四御们准备的后手。

  “妖师误会了,九婴是怕对方早有准备,妖师大人虽然罕有敌手,但也难免双手难敌四手,这些秃驴虽然中下层的佛兵佛将远不如我妖族,但那些古佛和菩萨还是颇为棘手的。”

  九婴言辞恳切地说道,他说得倒也是事实,那些佛啊菩萨的,原本就是半路出家的大能者,许多还是鲲鹏的老熟人,自然知道没有易于之辈。

  “也罢,既然你有所担心,终归也是为了我妖族大事,你守住玄天岭,待我离去数日便回,到时候就要那佛门好看,非要杀他一堆古佛和菩萨不可。”

  鲲鹏既然是想要在玄天岭建功立业,那自然是早有准备,原本就呼朋唤友,从妖族和外部请来了一大堆帮手,现在听了九婴所说,便又有了一番诡计。

  出了玄天岭,鲲鹏便神通一展,化作虚无,悄然前往了妖族四御之一的伏羲上皇之道场,火云洞。

  伏羲见到这位妖师前来,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他这些时日都在闭关参悟鸿钧大道,并不知道鲲鹏被帝俊派到了玄天岭。

  “妖师此来,不知所为何事。”

  伏羲向来不插手妖族的具体事务,更没有职责在身,堪称一个大闲人。

  鲲鹏祖师自然是满腔抱怨,将玄天岭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提到自己广邀道友,准备给佛门一个大教训,最后极力邀请伏羲下界,去玄天岭坐镇一些时日。

  “我久居火云洞,却是向来不插手妖族内部事务的。”

  伏羲有些意动,鲲鹏祖师说的很多大道理在他听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比如前线的妖族将士们,都如何如何崇拜妖族四御,而妖族四御去一趟玄天岭,哪怕是不出手也能极大的鼓舞军心。

  鲲鹏还提到,在数年前,西方的准提道人也曾经降临玄天岭,而妖族四御却是尚未有谁去过。

  然而,伏羲虽然听了这些很受用,但最终还是拒绝了。

  鲲鹏祖师心头有些忿恨,这妖族四御们如果齐心协力,别说巫族,这佛教肯定是一早就灭掉了,在他看来,佛教完全就不是妖族的对手,但却对峙到了今天。

  “上皇,你身为妖族四御,怎能坐视我妖族儿郎被佛教秃驴们杀死呢?何况并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前去坐镇一番,鼓舞军心罢了。”

  鲲鹏祖师见伏羲稍有意动,便拿出了最大的**锏,说道:“何况,我妖族娲皇也是天地间成圣的最大可能之一,我妖族亿万儿郎厮杀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壮大我妖族气运。我妖族气运强一分,岂不是女娲娘娘的成圣机会便多了一分。

  还请上皇三思!”

  鲲鹏老祖说完,装出一副很丧气的模样,出了大殿,眼看就要离开火云洞了,却见到前方一闪,不是伏羲又是谁。

  “走吧,反正近来无事,便随你去玄天岭一趟便是了。”

  在伏羲看来,这次是去玄天岭坐镇,为妖族鼓舞军心,自己这些年不是待在火云洞,就是和女娲在娲皇宫参道,确实是有些愧对妖族。

  原本,他是不想和帝俊还有太一起了纷争,表现的不理妖族事务,但鲲鹏老祖一张嘴太能说了,确实打动了他。

  在不影响妖族运转的情况下,适当做些事情,也好让妖族的气运更盛三分,帮助女娲成圣。

  ……

  妖族天庭,帝俊的太阳神殿。

  “这雨好像越来越大了。”

  东皇太一站在神殿外,看着大半个洪荒天地都笼罩在朦胧大雨中,觉得有些心神不安,但细细推衍一番,又毫无所得。

  刚才他和大哥专门聊了这个事情,又用东皇钟推衍了一番,只觉得天机混浊,什么都看不清楚。

  不过天庭也传令四方妖族,小心戒备,重点防备西方佛教,巫族和魔族的偷袭。

  而娲皇宫中,女娲觉得有些心绪不宁,自入定中醒了过来,推衍了一番,毫无所得。

  就在她即将再次闭目神游时,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唤来了九彩天凤。

  “凤儿见过娘娘。”

  这些时日,娲皇宫安静得出奇,天凤也同样在修炼中,忽然得了传唤,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却是娘娘忽然关心起妖族的事情了。

  “二位天帝并没有任何讯息传到,妖族近期也没有比较大的动作。”

  天凤将几件她认为有必要的事情说了一下,确实没什么重要的,就连妖师鲲鹏被帝俊派到前线协助九婴这种事情,女娲都不关心。

  女娲默然片刻,忽然问道:“我兄长伏羲上人,现在何处?”

  “伏羲上皇三百年前自娲皇宫离去后,便回火云洞去了。”

  九彩天凤说道。

  “你去火云洞看看,上皇可在,若是在,便请他来蜗皇宫一叙。”

  女娲下旨道。

  “凤儿领娘娘旨意。”

  九彩天凤刚出娲皇宫,便振翅高飞,化作一只九天巨凤,朝着同在三十三天外的火云洞而去。

  ……

  与此同时,云苏的分身正站在玄天岭外,他这个分身已经在这一带盯了数年时间了,反正分身多,他也不是来惹事的,没想去掺和什么,所以盯的再久,心头都没什么压力,反而有一种看大戏的激动。

  数日之前,他见到鲲鹏悄然隐身离去,便觉的好戏要开始了,果然,等到数日之后,看到鲲鹏和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步行归来,这才恍然大悟。

  这二位明显都是用了遮掩天机之法,悄然离去,悄然而来。

  如果不是因为分身亿万,本着宁愿苦等也不错过的想法,说不定就错过了这场大戏。

  鲲鹏祖师这段时间不但请来了大量的大能,就连鲲鹏神族中的鲲鹏神将也秘密来了不少。

  “难道,是他!”

  s./book/97930/55032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