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清风老祖包治百病

第三百一十一章 清风老祖包治百病

  “红云有错在先,还请师兄明言训斥。师兄只管责罚,无论领受何种惩治,红云绝无二话。”

  红云老祖长揖到地,如同一个做错事的老顽童一般,连大气也不敢出。

  平日里,他和镇元子尚且能做到平辈论交,往来如友,但面对这个多次救了自己和镇元子的四师兄时,却是拘谨得多。

  这一次五庄观之事,起因在他想去西方佛教。

  只是局势变化之快,妖族几乎是隔夜就上了门,开门见山地说愿意以河图洛书,甚至是东皇钟助他修行,参悟先天鸿蒙紫气,并且还能得到与女娲娘娘共同研习先天鸿蒙紫气的待遇。

  至于条件自然也差不多,需要红云老祖加入妖族。

  西方佛教有两道鸿蒙紫气,而东方妖族则有极擅长推衍和助力参悟的灵宝,一开始,红云老祖确实有点犹豫了。

  拒绝任何一方都必然会得罪剩下的一方,这个道理他懂。

  但两方开出的条件都极为诱人,尤其是对于他这种隐隐前路断绝,不参悟大道就会生不如死的下场,红云老祖陷入了沉思。

  然而,没过多久,他便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更加复杂。

  “为何他们越是对我热情,我心中便越是不安。”

  ————

  心头起了这种想法,红云老祖就紧闭五庄观的大门,不出去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死活拖着,直到镇元子归来,只是没想到连威震洪荒的四师兄也驾临了五庄观。

  四师兄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专为自己而来。

  想到此处,红云老祖便又垂首了三分。

  此时童子们都不在,镇元子的闭关之地也开启了重重禁制,三人席地而坐,云苏居上首,面前摆了一大盘人参果,除了云苏吃了两个,镇元子和红云老祖都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云苏拿出盘古幡,在身后一展,此地的天机便尽数斩断,即便先前镇元子的布置已经非常完美,现在却是更加保险了。

  “现在整个五庄观都已经被遮断了天机,此处已经绝对安全了。红云,说一说你想去西方的真正原因吧。”

  云苏的话一说出口,镇元子便是一怔,心道这个事情是和师兄说过的,难道,红云道友心中还另有隐情。

  果然,红云老祖轻叹一声,缓缓说道:

  “师兄果然神机妙算,事情是这样的……”

  红云老祖将当日下山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一字未漏,初遇准提道人时,对方的诸般拉拢,以及点拨之情,也着实令他为之动容,有一些感动。

  但是,当对方非**婉,充满着真挚和热情地提到先天鸿蒙紫气时,红云老祖的脑海中犹如闪过一道惊天霹雳,终于被劈醒了。

  原来,对方惦记的是这造化神物。

  “当时与准提道人分别时,他曾经反复提到西方佛教来去自由,让我不用急着下决心,可以先去看看,听听,若是西方灵山的情况和他说的有所不同,我大可以抽身离开。

  回到五庄观后,我把此事告诉镇元道兄,当时心头还是有点念想,想去试一试,看一看,至于先天鸿蒙紫气一事……”

  在这件事情上,红云老祖耍了一个心思。

  你西方佛教觊觎我的先天鸿蒙紫气,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惦记上你们的两道鸿蒙紫气。

  如果按照准提道人的说法,这三者共参先天鸿蒙紫气,最公平的方法当然是三者各自亮出一道。

  在红云老祖看来,你们二位觊觎我这一道,那我便觊觎你们二位的那两道紫气。

  在他看来,这或许是可以赌一赌,**的。

  但是,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都是洪荒顶尖大能,成名比他还早,那佛教也确实不仅仅是靠坑蒙拐骗立下了那么大一个教派,而是真有通天的手段。

  所以,他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瞒住那二位,正好这时,镇元子想要为了他的事情去不周山一趟。

  红云老祖便不动声色,顺水推舟,只要镇元子去了这一趟,不论是四师兄来五庄观,还是他去一趟不周山,外界都只会以为是因为他想去西方佛教,从而令不周山有所不满,想要劝阻。

  到了那时候,他便可以将这件事全盘托出,一旦师兄支持,便可以行那志在两道鸿蒙紫气的瞒天过海之计。

  这便是红云老祖全部的心思,之前怕走漏天机,只和镇元子提了一半,如今云苏主动上门,他便顺势将这件事说了个清楚明白。

  “这……”

  镇元子听了以后,不禁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老好人模样的红云,居然想的这么多,明明是一心想要去投西方,怎么又变成了想要打西方那两道先天鸿蒙紫气的主意了。

  “原来红云道友早有筹划,我还以为你在贫道这五庄观待够了呢。”

  镇元子讪讪笑道。

  云苏笑道:“师弟你以为他在五庄观待够了,想去西方当和尚,改善一下伙食不成,这和尚啊,可没那么好当。”

  事情说开了,现在的气氛反而没有先前那么困窘尴尬了。

  “不过,你若是真去了西方,这次量劫中,别说你的那一道紫气留不住,便是性命也丢了。

  以我对西方那二位的了解,你即便是去了,做了红云佛祖,也是见不到那两道紫气的。反而是你,一旦落发为僧,做了佛祖,对方便有千万种手段让你拿出紫气,不说强占你的,至少三方共参你这一道是必然的结果。”

  在云苏看来,这件事情也不怪红云老祖想得太美。

  此时的洪荒,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遍地都是,比如那位巫族的夸父,传说中他因为一些事情想不开,便天天没事儿干追着古太阳星跑,最后活活把自己跑**。

  你说太阳好好的在天上挂着,你不去杀妖族,也不去做巫族该做的事情,闲得慌追太阳跑做什么。

  准提道人也有些问题,明知道五庄观和不周山交好,几乎到了同气连枝的地步,虽然镇元子和云苏的关系,不能简单等同为云苏和红云道人就有多大联系,但毕竟是有关联的。

  准提道人先是亲自下场,想要算计红云老祖去西方,接着又在五庄观门口和妖族上演登门抢人的大戏,这就是在踩绳子跳舞,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

  当然,妖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妖族为了先天鸿蒙紫气,不惜搅动洪荒天地,翻遍四海之水也要找,现在有一个无比确定的目标,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妖族可以为了讨好不周山,极大提高不周山的日月星光和星辰之力这些天地供给,但一旦涉及到了最核心的利益,妖族也没有手软。

  万一妖族因为忌惮不周山,手软了,退了一步,那很可能就成全了佛教,让佛教得了第三道紫气不说,还平白得了一个可以为佛教消灾挡劫的极好肉盾。

  红云老祖在这件事情上,考虑了很多很多,却唯独没考虑到,佛教想要他的紫气,但也想要他这个量劫肉盾。

  “这其中的风险,我倒也想过,有所心动,但奈何道行不足,便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红云老祖坦然承认,这里面确实有很多问题。

  “何况你如果去了西方,做了佛祖,日后量劫杀戮一到,你想走也是走不了的。西方佛教有了你,便能挡去许多灾劫。

  我知道你是不怕死的,但你难道愿意用自己的死,去保护不相干的第三者。到那时,其他的洪荒大能只会说西方二祖神机妙算,你红云老祖修炼无数元会,先天而生,最后却成为了别人拿来渡劫的棋子。

  到时候即便你**,多少脏水污水也会泼到你身上,若是死的透彻一些,永恒寂灭了,一切都和你再无关系也就罢了,万一没死透,日后你再听到这些聒噪的声音,怕是会恨的咬牙切齿,生不如死。”

  云苏虽然没死过,但作为一个在踏上修炼之路前就已经长生不老的人,他对于死亡这件事情是很有发言权的。

  倒不是说亲身经历,而是指对死亡的恐惧,他其实想得很多。

  有钱人害怕忽然没钱了,地主害怕家中忽然没有了田和粮,长生不老的人特别害怕别人杀死自己。

  随着云苏的娓娓道来,红云老祖和镇元子的神色都变得极为凝重起来。

  这也就是洪荒天地开辟不久,有些东西,天地没有显现过,大家更没有经历过,难免就目光狭隘了一些,洪荒大能又如何,又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

  红云老祖这一场风波,放到日后,那可不是什么新闻,堪称比比皆是。

  你若有一百万两银子,忽然有人告诉你,只要你把一百万两银子交给他,他七天就能付给你大几万两银子。

  这个生意,乍一看太划算了,比让银子生儿子还快,利息惊人。

  但事实却是,你惦记他许诺的利钱,他却惦记的是你的本金。

  红云老祖被准提道人算计,忽然回过神来,心有不甘便想顺水推舟,对西方的两道紫气动了心思,不是抢回来的那种,而是假如在云苏的帮助下,当有朝一日红云老祖见到了那两道紫气,便好似云苏见到了,紫气中比较有价值的东西,自然就能偷走。

  殊不知,红云老祖极有可能陷入了准提道人的连环计,计中计,用己方的两道紫气做饵,想要红云老祖这道先天鸿蒙紫气的本体,以及红云这个大能者,还有他的命。

  “……”

  镇元子和红云老祖沉默良久,忽然意识到师兄说的应该才是最后的真相。

  一个身负紫气的大能者去了西方,最后太容易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量劫之中,西方佛教不会杀你,但你若是被其他势力所杀,佛教的量劫因果自然能消弭很多,而佛教还能没有任何意外的继承你的紫气,而你,轻则身死,重则烟消云散。”

  云苏语气加重了三分,这件事情如果任由红云老祖去干,最后连给他收尸的机会都不会有。

  “红云师弟,师兄所言甚是,这佛教万万去不得,不光如此,妖族也绝不能去,话都说的很好听,但日后的事情,谁又能保证呢。”

  镇元子也跟着劝道,他现在就怕红云还是执迷不悟,师兄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了,你若是去西方,就是必死之局,别人说出口的话,那是在诅咒红云,而师兄说出来,那就是金口玉言,绝对不会错的。

  在他看来,红云其实脸皮稍微厚一点点,只要开口求一求这位师兄,主动投了不周山,便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在镇元子看来,师兄之所以这些年来对红云老祖保持了一定距离,也对这一道先天紫气保持了一定距离,其实多半是为了自证清白。

  这东西也确实关系极为重大,镇元子敢保证自己和师兄都没有觊觎这道紫气,但除此之外,有一个算一个,洪荒大能应该都是非常眼馋的。

  “这先天鸿蒙紫气在我手中,真是烫手,还不如干脆给了四师兄,乐得清静。”

  红云老祖却是忽然赌气说道,令镇元子一愣。

  云苏却是笑道:“这先天鸿蒙紫气乃是造化神物,鸿钧老师既然给了你,那便是你的,不说我不能要,于公于私,我也不会允许别人要。凡事讲究一个机缘,这一时参悟不了,不代表永远参悟不了。

  好比我那道场有一个童子,生前曾是龙族之人,许多恩怨情仇在她死前也来不及清算,结果因果纠缠,第二世在云霞花中转世诞下后,还是寻到了机会了断了一切。”

  云苏一开始说的时候,红云老祖还没太触动,听了敖月的事情之后,却是神情凝重,好像触摸到了一点什么,又好像抓不住,想要开口问,却又忽然间思路乱了,暗道好奇怪,方才明明似乎想到了什么,怎么就记不得了,若是记得,当场请教一下师兄岂不是刚刚好。

  “红云先前错了,多谢师兄指点,永生永世,红云再也不提加入西方佛教和妖族的事情了。”

  红云老祖知道,只有斩断这个念头,才不会被无穷无尽的量劫因果纠缠,这次会遇到准提道人,下次可能就遇到下一个和自己有缘的接引道人了,量劫一旦开始发威,也许自己主动跑去西方送死都说不一定。

  “嗯,不去好,不去好,师兄的五庄观永远都是你的道场,你的家。”

  镇元子真是老怀大慰,以前不管自己如何劝,红云隔三差五就想出去走走,转转,这次师兄指点一番,痛下决心,却是不知道会少掉多少灾劫。

  红云老祖也笑道:“我那红云洞明日就布置一番,紧邻着五庄观,日后就叨扰师兄,做个生死邻居了。”

  “哈哈哈,大善!大善也!”

  镇元子哈哈笑道。

  云苏见二人解开了所有的心结,知道还有些事情没做,否则念头终究不通达,红云老祖是下了决心不出去了,更不去佛教和妖族了,但你架不住量劫一起,还有魔界,三清上人,甚至更多的势力,大能者会惦记着。

  于私而言,云苏是不愿意看到红云老祖被人活活算计而死的。

  于公而言,云苏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大能者,尤其是关系不太好,甚至可能是敌人的大能者手中,忽然多一道先天鸿蒙紫气,那就太要命了。

  我能忍住不要红云老祖的紫气,但别人更不能要,不论谁拿到了,对云苏都是只有害处而没有好处。

  所以,此番云苏来五庄观,既有解决红云老祖这场灾劫,也有斩草除根的想法,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和妖族还有佛教翻脸。

  但从目前来看,随着他降临五庄观,佛教和妖族就像是见到了老虎的狗一样,忽然之间就躲起来了。

  这两方势力,向来是欺软怕硬,你若是不理睬他,他把你家门口的洪荒种族都给骗走光了,你若是稍微一动,他便吓得远遁亿**。

  这种夯货属性的犬科行为,也令云苏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对方怂了,自己还追去灵山打一顿不成,那样就不好看了。

  “且慢,吾常闻,怀璧有罪。你这一道先天鸿蒙紫气只要一日不离身,便难免让其他大能者惦记。”

  云苏忽然说道。

  镇元子和红云一听,也不禁点头,但这种事情他们都没有办法解决,防不住啊。

  “不知师兄可有高见?”

  镇元子拱手问道。

  云苏点点头,说道:“我有一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可包治百病。”

  s./book/97930/54989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