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第二量劫:成圣之争

第二百九十七章 第二量劫:成圣之争

  菩提老祖看着趴伏在地上的陆鸦,此子在这云台方寸山两千余年,潜心修道,不问世事。

  平日里,这位妖族太子便表现的颇为与众不同。

  他从不打听云台方寸山的过往,即便偶尔有三星洞的男女道童谈及这些,他也是笑笑就路过了。

  他也从来不和人打听山外的事情,比如关心一下妖族如何如何了。

  他的心中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修道。

  也许是因为当年受了那些屈辱,也许是真的向往大道彼岸,这两千余年来,陆鸦从未懈怠过。

  所以,当师父说要考他时,他才心头悸动,有一种久违的忐忑。

  “吾有一法,名为天涯海角,可助你全力施展。你先将那一十八种神通施展出来,让为师看看,是否习练得当。”

  菩提老祖轻挥拂尘,陆鸦便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的一室之地,居然变得有一个世界那么大。

  “师父果然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无论是一言一行,还是随手之间施展之无上妙法,都令人印象深刻,观之有感。”

  这个名为天涯海角的法术,陆鸦也是第一次见师父施展,化咫尺之地为亿万里天涯,自己在天涯,师父却在海角。

  “徒儿,谨遵师命。”

  陆鸦拜行一礼,随即便站起身来,只觉得师父完全就是在亿万里外的云端望着自己,他便再无忌惮,开始施展起那十八种神通来。

  这十八种神通,是他这两千余年在方寸山修习到的全部神通秘术,名为天地乾坤十八神通,其中天乾神通九种,地坤神通九种。

  用师父菩提老祖的话来说,这十八种天地乾坤大神通足以衍化出成千上万种大大小小的秘法。

  大到倾覆天地,小到变化衍生。

  陆鸦这两千多年来,除了《无字天经》,便将剩余的全部时间都花在了这些乾坤神通中。

  论神秘,在传法之时?菩提老祖曾言,《无字天经》可以助人求索道真?长生久视。每一次突破?就能增添寿元以元会计。

  论妙处,无字天经和乾坤神通配合?可以令人避开诸般劫难,趋吉避凶?夺天地造化。

  由于出身妖族?是正宗的太阳神族?陆鸦非常清楚,师父传授的真法和神通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并没有和先前自己的预料一般。

  屡屡不顺,受人屈辱之后?陆鸦原本以为师父会设下诸多考验?甚至有可能会加以鞭策折辱,才会传授无上真法。

  法不可轻传,这句话,陆鸦的感受实在是太深刻了。

  结果?师父却什么都没有多说,什么都没有多问?直接传授了无字天经和十八种乾坤神通。

  这无字天经和乾坤神通,听起来都平平无奇,但细细一想,饱读妖族藏书的陆鸦却完全不知道这些功法的来头。

  他只能在心中暗忖,师父果然大道无为,低调无比,连门中如此高深的天经,如此绝妙的神通,都取了如此普通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名字。

  于是,陆鸦在这无边无际的天涯海角之地,一口气展示了十八种乾坤神通,每一样都被他学到了极致。

  从这点来看,就连菩提道人都看的频频点头,论资质,论悟性,论勤修苦练,这位妖族太子都稍微超出了他的预期。

  这些神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既有破碎虚空驾云飞遁的术,也有无中生有创造事物的法。

  亦有和他的太阳神族之跟脚匹配的神通,其中一门唤作大日如意神通,施展出来,可以化出十日,布下大日炼心神阵。

  这大日如意神通亦是一门身外化身之法,不多不少,刚好能以一日化九日,十日不灭,真身不死。

  十八门神通中,不少是辅助作用的,无字天经指明了修行的路,而这十八门神通却是将陆鸦教导成了一个全能修士。

  其中大日如意神通是陆鸦最喜欢的,也选它做了自己的招牌神通,习练的最为圆满出色,而且随着他太阳真身日渐强大,这门神通威力自然也就更大。

  “不错,诸般神通你都习练的收发自如,可是如今这洪荒天地间却是多事之秋,光有神通傍身,却还得习那杀戮应对,接下来,才是你的真正考验。”

  菩提老祖伸手一点,天涯海角场中便多了九个和陆鸦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这些人,除了没有修行无字天经,另有所学外,个个都将天地乾坤十八神通修炼到了极致,陆鸦的对手就是他们。

  这一场战斗,注定是极为惨烈的。

  一个打九个自己。

  陆鸦没想到考验会如此严厉,但却隐隐更加兴奋。

  那是因为自己表现尚可,师父才提高了考验难度,若是虚度光阴,怕是在演练神通时就被师父斥责了。

  这是对自己的认可!

  于是,陆鸦自诞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了痛到极致是什么感觉。

  你会的大神通,九个对手都会。

  你是太阳神体,九个对手也是。

  唯一不同之处,便是那无字天经。

  这些年,陆鸦也参悟了许多天经中的奥义,但绝大多数还是云里雾里,觉得怕是再过无数元会也参悟不透。

  而随着厮杀,他却渐渐察觉,平日里一些悟不透的地方,居然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大日如意神通,靠着这门十日不灭,真身不死的大神通,陆鸦也不知道自己算是死了多少次了。

  那不是真正的死亡,但却是真正的痛苦。

  天涯海角场中,打到最后变成了一百个太阳横冲直撞,太阳金光中自然都是一个个的大日如意太阳分身。

  往往一个不慎,陆鸦的大日分身就会被人抓住,然后撕成粉碎。

  最凄惨的时候,属于陆鸦的九个分身,全都被打碎了,只剩下了最后的本体。

  但每当这个时候,那无字天经的诸多感悟就愈发神奇,好似明明干涸的泉眼,忽然又浸出了一道甘泉,令他精神为之一振,再次施展出大日如意神通,和无数的敌人厮杀在一起。

  到了最后,他都不记得自己在这天涯海角中战斗了多久,甚至厮杀到最后都变得浑浑噩噩,好似失去了知觉一般。

  “痴儿,醒来。”

  陆鸦是被师父的声音唤醒的,醒来时,见到天涯海角场中躺着不计其数的大日如意分身,许多是他的,更多的是对手的。

  除了他以外,九个敌人全都死了。

  师父施法将这些分身都存留了下来。

  陆鸦细细一数,这仿佛无尽岁月的厮杀,他居然一口气杀死了九千多个大日如意分身。

  代价自然是极大的,整个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破碎不堪,身上许多地方都不齐整了,眼珠子都少了两颗,听到师父唤他,还是用神识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道人一挥袖,便洒下甘霖无数,陆鸦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痊愈。

  “原来,这都是真实的,而不是梦。”

  陆鸦望着天涯海角场中,那些被自己杀死的无数对手,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活下来很舒服的感觉。

  “不错,没有令为师失望。”

  菩提道人手一挥,眼前的天涯咫尺法术便收了起来,又回到了先前的室内,陆鸦垂手立于下方,静待师父吩咐。

  “陆鸦,你入我方寸山学道两千余载,如今却是已有小成。正逢量劫开始,今日便是你下山历劫的时候了。”

  陆鸦闻言,顿时大惊,下山历劫,这是为何。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上了山就没有想过下山的事情。

  先前叔父也曾有吩咐,若是寻了某位天地大能拜师,便不用考虑返回妖族的事情了。

  他虽然不明白叔父的安排,但也知道,既然叔父和帝父意见一致,那脱离妖族安心学道,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徒儿愚昧,敢问师父,何为量劫,徒儿下山之后,又该历何劫数。”

  既然师父说了,陆鸦自然照做,下山便下山。

  “鸿蒙开辟,天地衍化,无数因果之力相互纠缠,若是失去了平衡,便会滋生量劫。

  自鸿蒙混沌以来,这已是天地间第二场量劫。第一量劫,乃是开天之劫。当年盘古大神以无上神力破开混沌,却是让那藏于混沌之中的无数混沌魔神遭了秧,成了这新生天地的肥料养分。

  这第二量劫,缘起紫霄宫。当年紫霄宫最后一次开讲,鸿钧老祖分配了八道先天鸿蒙紫气。得先天鸿蒙紫气者,便得了一场大造化,悟透紫气者,可得成圣之契机……”

  菩提道人讲的很详细,从什么是量劫讲起,再将量劫的可怕之处一一点明。

  陆鸦听着听着,也不由变色。

  这量劫最可怕之处,便是不分善恶对错,不分道行高低,严格说起来,不成圣者都是应劫之人。

  应劫之人,不管愿不愿意,哪怕是藏在地底,海眼,星空古地中,一旦量劫起,轮到他了,不去应劫反而死得更快,更加没有还手之力。

  “师父,这量劫如此可怕,难道没有破解之道吗?”

  陆鸦已经知道自己也是要历劫之人,而身后的妖族,简直是庞然巨物,虽然师父没有说,但想来也要经历这一场残酷的量劫。

  “这一量劫,乃是成圣之争,自然非同小可。不论是历劫失败应了劫数,还是成功历劫却沾惹了圣人因果,都将是遗祸无穷。”

  菩提道人没有对自己这位弟子隐瞒,他甚至提了当初紫霄宫前谁得了先天鸿蒙紫气,个个有名有姓,陆鸦自然已经知道了妖族只有一道先天鸿蒙紫气的事实。

  “这破解之道,倒也不是没有。”

  菩提道人微微一顿,却是说起了三种破解之道。

  “其一,从量劫的起因来看,天地因果纠缠,平衡之道崩溃。修行之人越少沾惹因果,自然度过劫数的机会便越多。不过这所谓的因果,牵涉甚广,往往不以自身的意志为转移。”

  说完,菩提道人却是望向陆鸦,等着他提问。

  陆鸦拱手问道:“师父的意思可是说,比如弟子即便不下山也是量劫中人,因为鸦出自妖族,自己即便躲在方寸山,但身为妖族太子的大因果却终究需要去历那劫数。”

  “不错!量劫一起,往往许多存在就变得疯狂,失去理智了。”

  菩提道人:“其二,从天地气数来看,若是气运悠长者,自然能减轻劫数甚至完全规避。而这气运一说,虽然虚无缥缈,但也是日积月累,自己争来的。另外,以灵宝镇压气运,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如你妖族东皇太一手中的东皇钟,女娲娘娘手中的山河社稷图,你帝父手中的河图洛书,都有这般功效。”

  “原来如此!”

  陆鸦恍然大悟,这些东西,以前不管是帝父还是叔父都从来没有和他说过。

  “其三嘛,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天地分阴阳,量劫中自然也有与你劫数对应之人或是事,他不应劫,你便应劫,到了关键时刻,须以雷霆手段,否则便是自误了性命。”

  菩提道人语气凝重地说道。

  陆鸦拱手道:“徒儿不敢问师父自己的劫数是什么,但却希望历劫之后,能够重回方寸山,在师父座下潜修大道,闲诵天经。”

  菩提道人:“为师已在你心头种下神通,日后劫数显现,你自然便知。若是你度的过去,自然随时可以回来。若是你度不过去,为师将保你一丝真灵,但那时的你,便不是今日的你了。”

  “徒儿,谢师父大恩。”

  作为修行者,即便是妖族的太子,陆鸦依然是畏惧劫数的,现在师父却如此神通广大,要为自己保下一丝真灵,却是令他非常感动。

  “下山之后,不得对外人说起你在我方寸山随我学道之事,否则天地因果更加纠缠不清,对你和妖族都不是好事情。”

  “师父教导之恩,徒儿便是历劫失败也不敢忘,便是死也不会说的,对叔父和帝父也不会提一个字。”

  陆鸦当场以大道天心起誓,绝不向外界透露关于在方寸山三星洞学道之事的半个字。

  “时辰已到,你便下山去吧。”

  菩提道人一挥手,陆鸦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再醒来时居然躺在大树上。

  这是两株彼此纠缠,互相扶持的奇怪大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无尽碧海中的那棵神树?”

  陆鸦正失神间,却是见到身旁有一只可爱无比的五彩小鸟在飞来飞去,见他醒了,小鸟居然口吐人言,说道:

  “小太阳,你醒了呀。”

  “小鸟,你为何知道我是太阳?”

  “你睡觉的时候,就是变成太阳挂在这扶桑树上的呢。嘻嘻,不和你说了,小姐姐要去玩了。”

  小鸟见他无恙,也不再和他多说,展翅一飞就冲入了无尽碧海中,留下陆鸦在那里暗忖。

  “天地之间,居然完全寻不到方寸山的踪迹,师父的神通广大,怕是在我妖族四御之上。”

  陆鸦说完,又打量了一下这扶桑树,只觉得躺在上面居然异常舒服,日后倒是多了一个闲暇歇息之地。

  汤谷近在咫尺,陆鸦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干脆便回了汤谷,那里是古太阳星的栖息之地。

  古太阳星辰自然是极大的,作为妖族太子,平日里也有自己的神山宫殿,只是刚回到十太子宫,便见到叔父漫步而来。

  见到他时,却是微微变色。

  “咦,陆鸦,短短时日未见,你不但修为突入了太乙天仙之境,远超你那九位哥哥,就连太阳神体都已经大成了!”

  东皇太一知道,这位侄儿看来是拜了个好师父。

  但到底是谁,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陆鸦教导的如此出色。

  天生神圣,修炼快一点还可以理解,但是,连太阳神体都大成了,这就不简单了。

  此时的洪荒妖族,特别讲究出生,妖族上下都不太擅长教导他人,往往强大弱小都是看自己,血脉强,天生神通强,那便许多,至于其他都是可以通过各种天材地宝和高人出手解决的。

  如果不考虑境界稳固的问题,他东皇太一亲自出手,也可以帮这个侄儿醍醐灌顶,短时间内极为快速地提高实力,但对陆鸦的长久修行却是不利的。

  可是眼前的陆鸦,不但境界非常稳固,更难得的是道心也坚硬似神铁,一看就是经过了数千年潜修苦练的。

  他原本准备用东皇钟帮陆鸦锤炼太阳神体,助他早日大成的,没想到天下间居然还有比他更厉害的奇人,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就这么成了,还让他看不出来端倪,也掐算不到。

  此人,相当不简单。

  “启禀叔父,孩儿确实和一位世外高人学了一些神通妙法,此番回妖族却是奉师命下山历劫的。”

  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能说,下山之时,师父已经交代的很清楚,陆鸦自然应答自如。

  “历劫?”

  东皇太一神色凝重,但却没有揪着这个问题继续,反而让陆鸦演练一下这些年的修炼成果。

  陆鸦当然想在这位叔父面前表现一番,倒不是炫耀,而是这位叔父对他是真好,他想让叔父看到自己的变化。

  “鸦所学甚多,唯有这一门大日如意神通最为得心应手,请叔父指点。”

  只见陆鸦当空一展,便化作了大日分身,神宫上空的十日之身难辨真假,虽然还瞒不过东皇太一,但比起妖族的任何一种镇族神通,都能碾压了。

  当然,妖族的巨擘们,强大之处也不是那些镇族神通,而是本命神通,各有看家本领。

  但这个侄儿,居然学到了一门如此强大的神通。

  前些时日,一个大妖就能打十个太子,但现在的陆鸦,一身本事怕是能打好几个普通的大妖,更别说那九个不成器的东西,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既然学道有成,那便好好珍惜机缘。你先休息几日,然后来我神宫中,有些事情,是时候去做了。”

  东皇太一见到陆鸦如此模样,更加坚定用东皇钟助他一臂之力的想法。

  出了陆鸦的太子神宫,东皇太一远远回首望了一眼,却是暗忖:“量劫已起,洪荒的杀戮日渐惨重,我妖族多事矣。”

  ……

  与此同时,不周山。

  云苏得真身忽然间睁开眼来,念动真言。

  “收!”

  一瞬间,只见无数的分身自洪荒四方破空而来,却是将绝大部分的分身都收回了本体。

  一是量劫开始了,四方杀戮起,分身留在外面,容易平白无故让人找个借口损了面皮。

  二是经历了一个多元会,随着云苏道行日渐高深,领悟的大道越来越多,尤其是这些时日似是对那先天鸿蒙紫气又有所悟,大道尚未成功,却催熟了一样东西。

  云苏自然是万般欣喜:“历时十余万洪荒年,终于成功了。”

  s./book/97930/54753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