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证道奇宝

第二百九十五章 证道奇宝

  如果有一位无限接近圣人的证道者,在你面前很突兀地**,你会怎么做?

  “哈哈哈哈……”

  混沌现场,至少半数都曾在紫霄宫前听过道的,数以万计的洪荒大能者中,有两千余人在看清那无名神火中的三件宝贝时,就下意识的出手了。

  这些无法无天的大能者,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种极度的贪婪。

  那神秘巨龟留下的龟壳,四龟脚,可是准圣的遗蜕,若是得了,不管是拿来炼宝,还是以洪荒秘法稍加炮制,炼成宝丹吞噬服用,抑或借以修炼大道分身,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至宝。

  还有龟壳上那颗熠熠生辉的宝石,摆明了就是老龟的证道之宝,虽然老龟失败了,但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是时运不济,一颗能够帮助老龟达到准圣境界,甚至险些就证道成功的证道宝物,价值甚至难以估量。

  这几件宝物,散发着最致命的诱人气息,在很多平日里横惯了的大能眼中,那是谁抢到归谁的无主之物,若是乘乱之中捞到了一件,日后就是笑傲洪荒的本钱了。

  如果捞到了两件,甚至是三件,那便再也不用对谁低声下气,成祖一方,看谁不顺眼了就杀了谁,抢了谁,霸占了喜欢的一切。

  准圣遗蜕,证道之宝,让这两千多位大能者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

  “唉,大宝动人心。”

  红云道人在一旁感慨道,神情有些古怪。

  云苏闻言,从那神龟之死的唏嘘中回转过来,听到红云的话,却是笑道:“是啊,大宝天天见,只是今日的格外诱人,还自带特效。你看他们好似不讲道德,其实是道心已乱,这便是修行不修道,临了一场空。”

  云苏已经看出那些人的问题所在,平日里绝对没有一个傻的,都是精明到了极致,不排除里面有比他更老谋深算之辈。

  但是,当那三件无上宝物就赤果果地摆在那里时?许多人便中了招。

  这其中,真觉得自己可以趁乱夺宝的?不过百余人而已?这些人平日里便已经乱了心智,出了问题?虽然对于这些大能者来说,没有所谓的修炼入魔的问题?但久而久之?那罗睺麾下?也难免能聚拢一些这样的人,他们都是追寻大道之路上的失足者。

  而剩下的近两千人,大多数都是道心不坚,当场受了宝物的无形蛊惑?迷失了自己。

  跑的最快的?自然是一些擅长飞行的大能者,又以禽类居多,这混沌中可极少有人敢一步踏出,瞬移而去夺宝?那样是嫌命长了,不说一脚踏出不知到了何方?万一误入某处混沌险地便只能陨落。

  最早靠近那火焰的大能者,悄无声息就被烧**,连灰都没有留下一点,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这样惨死的大能者,足足有二十三位,直到此时,许多受了诡秘蛊惑的大能才回过神来,急忙收摄心神,想要脱身逃走。

  “啊!”

  这时候,才开始有一些靠得近了些,没有直接被烧死的大能,开始发出惨叫。

  然而,在一个没有规则的地方,生或死往往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一些后来的大能,见到前方有了危险,停下来时,还顺手一推,或是一脚送出,将平日里可能有些看不惯的人,一把就推向了火坑,有的甚至连见不惯都谈不上,仅仅是觉得有趣,便将前方的人送入了那火焰中。

  如此一番混乱,难免有的推人失败反而惹了麻烦,导致战成一团,最终又**六十余位,凑够了百数,局面才稳定下来。

  洪荒时期就是这么豪横,许多大世界上千万年都未必能修出一个的大能者,它们快乐作死,一会儿就**上百个。

  云苏都不知道该感慨这些人擅长作死,还是唏嘘他们死得冤。

  这一回,大家都只看不上前,就等谁有大神通去取了宝,再一哄而上抢了。

  “宝贝是好宝贝,怕是除了几位师兄,就算有人能火中取宝,也不敢随意出手了。”

  镇元子见状,却是道心清明,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现身边的红云道人就有明显的一丝不正常,结果被四师兄一番大宝天天见,轻描淡写地就压下去了。

  这种恩德,四师兄不说,他自然会提醒红云道人,后者闻言,顿时醒悟过来,细细一想,可不就是如此,如果不是四师兄制止了,自己估计也不知不觉上前夺宝去了。

  这种可怕就在于,前一刻还在感慨他人不识时务去夺宝,后一刻自己都不知不觉差点上去了。

  “举手之劳而已,师弟无需挂怀。”

  云苏淡淡笑道。

  红云道人却是没这么轻松,这已经算是第几次被这位师兄出手相助了,可惜自己相比镇元子师兄,道行不如,灵宝也不如,更别说人参果那样的天材地宝了,连想道谢都只能张张嘴。

  “师兄救命之恩,红云便是死也不敢忘记。”

  红云道人拱手到底,真诚地说道。

  云苏淡淡道:“好了,今日已经有准圣陨落,再谈生死就不吉利了。”

  红云道人闻言,便也不再多说,现场还留着三件宝物,两万多个强大的难以想象的洪荒生灵热情围观着,觊觎万分。

  然而,下一刻,只见太清上人第一个开口道:

  “混沌初始,此宝与吾有缘。”

  这就有点尴尬了。

  此时的三清上人在许多洪荒大能者的眼中,依然是三清一体的。谁都没想到往日里,连见一面都很艰难的太清上人,居然第一个说此宝与他有缘。

  太清上人面色无悲无喜,也没有祭出灵宝,只是站在那里就令人产生了犹如仰望无尽星空一般的感觉。

  “鸿蒙开辟,吾为上清。”

  元始上人也没说是否有缘,只是诵了一声,便朝前一站,这是第二位了。

  不出意外,三清最后一个通天上人也没有落后太多,连话都没有说什么,朝前一站,三清呈品字形将那汹汹神火围在了中间。

  “原来如此,既然与三清上人有缘,其他人便无法觊觎了。”

  红云老祖在一旁好似松了一口气般叹道,一来是略有后怕,方才差点就蒙头跟着冲了,二来也是感慨宝物与三清上人有缘,此番又亲自出手,这天地间谁还能相匹敌。

  云苏倒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位有名的洪荒老好人,方才这番话,已经再次证明了他的老好人属性。

  三清说有缘,你便信了,云苏也不知如何说这好老头。

  云苏则不这么看。

  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他提前来到,见证了那老龟从展开大道回忆,然后无限接近圣人之境,甚至就连天地都有感,产生了某种错误的征兆,再到它被生灵之火烧死的全过程,太清楚这里面的鬼门道了。

  人**,留下了三件宝贝,说不动心是假的,在场的人基本都会动心。

  但是,在两万多名洪荒大能面前,还有三清上人出手,又深知内情,云苏便觉得没必要再去争夺了。

  “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和其他大能者心中的想法截然不同,云苏不看好三清出手。

  正常来说,三清上人在执掌重宝的前提下,单个论实力应该也不比那已经是准圣的老龟差。

  或许,能把那老龟堵在龟壳里打,也不一定。

  三清这样的存在,如果说早年的元始上人还能让人看出些端倪,现在却是越来越云里雾里了,就连云苏都看不穿。

  三清现在有没有达到准圣境界,云苏也看不出来,但拥有太极图和诛仙剑阵的太上和通天二人,再加一个元始上人,在这只混元准圣龟已经**的情况下,在很多大能者看来,取那三件宝物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许多人都觉得,此时留下来,也只是看看热闹,见识一下多少个元会都难得一见的三清联手取宝。

  “去!”

  太上道人伸手一抓,便执了先天至宝太极图,那是一件极其古朴的宝物,除了云苏等人外,绝大多数大能者甚至都不敢直视它。

  太极图化出一道虚空金桥,瞬间便落向了那在大能者眼里非常可怕的生灵之火,原本气势汹汹的神火便猛地一顿,居然被定住了。

  方才这火瞬息之间就烧**上百个洪荒大能,但在太上道人面前,却好似轻而易举一般,在场的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三清之首到底有多强。

  没有任何意外,太上道人迈步过去,如弯腰拾物一般,轻松地就将那颗看起来价值最高的小石头拿了起来。

  “唉,这三件宝物已是三清的囊中之物,与他人无缘了。”

  所有人都在嗟叹不已,看热闹的同时,丝毫不影响他们在心中羡慕嫉妒恨。

  三清上人本来出身就非常高贵,灵宝众多,神通无边,如今眼看又要一人得了一件宝物,岂不令人羡煞了。

  然而,有一点小小的意外是,在太上道人取了小石头时,那原本被定住的大火居然主动分出了三分之一,缠绕在小石头上面,随着太上道人成功得手,那生灵之火居然将太上道人都包裹了起来。

  元始上人和通天上人见状,却是突然停止了收宝。

  以二人的道行,自然看出来了,这准圣神龟留下的三大宝物,看来没那么好拿。

  唯独云苏见状,放下了心中的所有担心。

  他倒是不担心三清取走这三件宝物,毕竟,对方真要拿走,别说他一个人了,这里的两万多大能者一起上,也未必留得下三清。

  太上道人这番景象,显然是低估了那生灵之火。

  方才太上道人口中说着强行有缘的话,或许能骗过其他人,但云苏从头盯到尾,三清上人和这三件宝物有没有缘,他心里太清楚不过了。

  丝毫缘法都看不出来,别说三清上人了,在场所有的人,包括云苏自己,都看不出那宝物与谁有缘。

  财帛自然动人心,三清上人虽然是洪荒天地间顶尖的存在,但也难以免俗,尤其是如今正处于参悟先天鸿蒙紫气,吸收鸿钧大道的关键时刻,如果能够得了那准圣的遗物,谁就能得了成圣先机。

  然而,太上道人失算了,他那太极图确实连地水风火,清浊二气都能定住,能定住生灵之火,云苏丝毫都不奇怪。

  但是,那生灵之火也是实在诡异,谁取宝,那生灵之火就缠着谁,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八千多个神龟梦纪元,到底是多长时间?

  云苏也很难轻易说清楚,仔细估算了一下,如果按照地球的纪年方法来算的话,这老龟所衍化的神龟世界,怕是至少已经超过了二十亿年。

  这二十亿年间,生灵无数次灭绝,又无数次诞生,最终所有的因果怨力都被那神龟引燃,烧出了生灵之火。

  洪荒才开辟多少年,生灵也不太多,这么恐怖的生灵之火别说看过了,听都没听过。

  三清上人自然知道此火不凡,尤其厉害,但他们毕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他们或许在洪荒天地的推衍能力极强,但这神龟却是徜徉无穷宇宙的存在,是闯荡了数十万个大世界而安然无恙的准圣神龟。

  除了鸿钧老祖,怕是也只有云苏这个从头到尾看了整个过程,又目睹了神龟全部大道回忆,才知道这火到底有多厉害。

  它或许烧不了三清,但谁取宝,这二十亿年神龟世界中积累下来的生灵因果所化之诡秘大火,就会一直跟着谁。

  谁得宝,云苏都不在乎了。

  令他真正感到放心的是,通过这件事,发现三清上人并不是无所不能,也不是无所不知,如果真是万能的,那他想要好好经略洪荒的想法,就必须要降低期望,打打折扣了。

  别人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全能全知全会了,自己还奢望那么多做什么。

  果然,太上道人手中的太极图再次一闪,金光涌动,便定住了那生灵之火,然后将小石头又还回到了龟背上,那生灵之火便离他而去,又融入到了龟骸剩下的大量生灵之火中。

  “天数注定,此物与吾已然缘尽。”

  太上道人也不解释什么,甚至连元始上人和通天上人都不看一眼,转身就走了。

  接着,元始上人和通天上人也先后离去,留下目瞪口呆,从头到尾都没看明白的洪荒大能们面面相觑。

  三清上人都出手了,宝物都顺利拿到手了,也没见上人受伤,为什么就忽然放下了。

  云苏却是清楚,这个烫手山芋,对于矢志成圣的三清上人来说,不是鸡肋,而是实打实地成圣**。

  谁能背着二十亿年神龟世界的生灵因果所化之火,去证道圣人?

  在场的人,基本都认为太上道人是从那宝物中领悟了什么天地至理,已经得到了其中隐藏的最珍贵部分,完全没有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三件宝物,不是宝贝,而是**,谁拿了都是烫手山芋的**。

  得三宝者,轻则当场就死,重则长生纠缠,令人沉沦因果,无法证道。

  实力不够的人,别说摸一下,靠近些都**。

  而三清上人这般实力强大,轻描淡写就能取到宝物的人,放回去了,却不说清其中的原由,留下了大量的谜团。

  这下就僵持了起来,众人也不走,还想等着看看是否出现奇迹。

  比如,也许那怪火忽然就熄灭了呢,只需要上前几步,就能拿走三大奇宝了呢?

  至于需要多少时间,那无所谓,这里的存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混沌中坚守至少十数个元会。

  然而,奇迹始终没有,洪荒大能们却等来了一个人。

  只见混沌中分开一条路,一个青衣童子踏步而来,正是那去而复返的昊天童子,他手中正拿着一个古朴无比的黑皮葫芦。

  和不周山那天地灵根上所结的葫芦不同,这是一个石皮葫芦,众人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宝贝。

  云苏慧眼识宝,一眼就看出那葫芦的不凡之处,虽然不是什么攻伐灵宝,防御灵宝,但作用非凡,正好可以在短时间内收服这生灵之火。

  这种宝物,估计也只有鸿钧老祖能拿出来了。

  云苏在不周山的先天葫芦藤,之所以结出的第一个葫芦,最终能炼成先天灵宝一个级数的,最重要原因是那葫芦是自混沌鸿蒙时就孕育了,本身就是先天灵宝之宝胎,并不是说后天自己长成了先天灵宝,或者被云苏炼成了先天灵宝,不是这般的。

  葫芦大娃,也是类似的跟脚。

  云苏不知道先天灵藤是不是还有类似的,在鸿蒙时期便凝出的先天灵宝胎,但至少以后的许多葫芦,甚至包括新结出来的葫芦娃,正常来说,绝大多数应该是入不了先天了。

  而这个石皮葫芦,则是另外的跟脚,非灵根结出得。

  “老师有法旨,此物不容于世,自今日起收归紫霄宫**。”

  昊天童子一指点出,便将那三件宝贝和生灵之火一起吸入了石皮葫芦中,小心地盖上葫芦嘴,也不理睬在场的无数人,直接走了。

  鸿钧老祖收走了这三件令人望而不得,弃之可惜的宝物,总算是令大能们放弃了最后的挣扎,纷纷离去。

  云苏担心镇元子和红云老祖二人在混沌中再遇到事端,干脆带着二人一起走了。

  “神龟虽寿,犹有尽头。宝物虽好,却是无福消受。”

  云苏辞别了二人,最后看了一眼混沌方向,这么强大的一只宇宙神龟,就这么**,可惜吗?冤枉吗?悲哀吗?还是为它最终解脱了而高兴?抑或谴责他这种错误的证道方法?

  云苏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心头有一丝明悟,以世界证道是可行的,托那老龟所赐,从它的失败中,云苏极为侥幸地摸到了一丝方向,虽然尚未验证,但至少有所悟。

  而且,绝不是如老龟那般,放牧文明,饲养无尽生灵,最终却服毒证道,引火自己焚。

  那三件宝物不好吗,好上天了,任何一件都是云苏极为眼馋的无上宝物。

  但做人,就是要知足,没有太极图在手,云苏就自认为做不到太上道人那般举重若轻,轻描淡写地就拿起、放下、定住生灵之火。

  这一点,从元始上人和通天上人连摸都没摸一下三件宝物,可见其利害霸道之处。

  云苏微微摇头叹息,却是转瞬便回到了不周山。

  “咦!”

  不经意间,居然看到不周山前站着一个人,一个他刚刚见过,却完全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再次重逢的人。

  s./book/97930/547275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