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云苏抓到了幕后黑手的现行

第二百八十七章 云苏抓到了幕后黑手的现行

  来人的表演比较到位,脸上那一番惊慌失措的表情,还有身上沾着的许多血迹,令嫦娥六神无主。

  巫妖二族本就不共戴天,大战是常有的事情。

  尤其是这一段禁忌结合,嫦娥一边沉浸其中,甘之如饴,一边又时时在噩梦中惊醒。

  作为一个天女,不管是在偶尔入睡时,还是在平日的修炼入定中都会不时被噩梦惊醒,梦到父皇带着上百位妖神追杀自己一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由此可见,和后羿在一起的岁月有多幸福,她心中对于日后可能出现的灾厄便有多恐惧,已经快成了她的心病了。

  云苏站在一旁,看着那个巫人拙劣的表演,觉得破绽许多,但嫦娥却完全无法分辨,只是可了两句,便关闭院门,抱着阿羿就跟着此人去救后羿了。

  所谓关心则乱,也是因为时机太巧合了,妖族十太子在村寨上空和人激斗,而后羿又是去拦阻妖族的近卫,如果朝坏的方向想,很容易就联想到后羿中了妖族的埋伏。

  嫦娥原本在院中就焦急万分,生怕后羿有个闪失,或者引来了巫妖二族的大敌,这巫人轻易就得逞了。

  “所谓亲情淡薄如冰,凡间皇族已然令人唏嘘,这洪荒时期的妖族怕是更加严重。嫦娥哪怕对帝俊有那么一丝亲情之念,抑或帝俊对这个女儿有一分眷顾,嫦娥怕是也没这么容易上当,总会认为好歹是自己夫君,帝俊怕是多少给一点活路。”

  云苏站在一旁,看的唏嘘不已,如今还是洪荒极早年,天地间莽荒一片,不说什么礼义廉耻了,连生灵本性中最基本的天地人伦都还淡薄的很。

  如今的洪荒,也许力量强大,闪耀亘古,但毕竟是野蛮时期。

  嫦娥也许并不傻,但未必就有多么的聪慧,传说中关于她的一些事迹,虽然未必证明她傻,但至少不是一个智慧型的天女。

  作为一个旁观者,云苏自然有掌控一切的把握。

  但如果作为一个观众,或者日后读到这段野史杂记的读者,如果看到洪荒某年某月,嫦娥因为关心后羿,被人利用,然后中了别人的奸计,一定能气的许多人拍案大骂。

  云苏摇摇头,一个踏步就跟了上去。

  那巫人带着嫦娥七拐八绕,路上还越过了许多迷阵,使得云苏不得不再次化出一个分身,留在原本的村寨附近,盯着正在大杀四方,开始揍的八位太子哭爹喊娘的葫芦娃,别出了什么意外。

  小石头虽然打人很无敌,但吃亏在不通道行,不谙神通,别人如果和她正面对线,估计会被打的尿失禁,但如果下阴招,打她是不痛不痒,但阴葫芦娃是可以做到的。

  葫芦娃这孩子,是天地灵根葫芦藤在混沌时期就孕育了一股混沌灵气,是正儿八经的先天,如果不是活生生的葫芦娃,那就是第二件先天灵宝。

  如果遇到了邪恶分子,将他瓜熟蒂落时就炼成法宝,是妥妥可以人为干预,返本还源化作先天灵宝的,只是不如斩仙葫芦罢了。

  但由于他的出生,是葫芦藤借助了不周山的气数,所以从潜力上来说是可以不断成长的,而且喊云苏一声老祖宗也确实没错。

  这些年在乾坤鼎中炼来炼去,这待遇放眼洪荒亿万神族,不管是哪一族的天才少年,都比不得他的待遇,即便是三清上人此时有类似的操作,将某人放在炼丹炉一类的法宝中炼炼,效果也要差很多。

  小石头不懂乾坤鼎的具体妙用,只知道炼一炼葫芦娃是对他好,就经常炼,反正葫芦娃也能吃苦,因为带着一颗想要成为至强者的梦想,所以那叫一个任劳任怨。

  乾坤鼎让他接受了开天辟地以来最强的炼体,葫芦仙灯中的混沌神火焰又让他炼成了不怕火,不惧阴邪,祛邪破障的乾坤神体。

  如果不是自己的经历更加神奇亿万倍,云苏都会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可爱的葫芦娃小盆友才是那种传闻中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主角。

  “居然已经到了魔界!”

  云苏踏出虚空,看了下四周,发现那巫人七拐八绕已经将嫦娥带到了一处繁花似锦的山谷,这山谷中有一间茅草屋,风景还行,至少嫦娥就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带到了无数个亿万里之外的魔界。

  茅草屋前,站着一个身着天地锦绣袍服的黑袍男子,是一个分身,而不是本尊。所以,云苏能看穿他,他却看不破云苏这借助混沌神体,施展化血神通分化出来的分身。

  不过,在这种存在的分身面前,云苏也无法再隐匿身形了。

  “传闻帝俊有一女,长得,长得很美,果然如此。”

  那男子见到了嫦娥,顿时有一种大局在握的喜悦,谋划许久,居然就这样成功了,那带嫦娥来的巫人见到了那黑袍男子,早已跪在地上,四肢都贴着地面,不敢动弹。

  “你是谁?后羿在哪里。”

  嫦娥神情凝重,将阿羿又向怀中抱紧了一点。

  她此时才发觉有些不对,对方一上来就点出自己帝俊之女的身份,如果真是后羿的朋友,帮着保守秘密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如此说法,觉着此人会不会就是伤害后羿的妖神之一,但对方却是一点妖族的气息都没有。

  “我是谁?”

  那黑袍男子微微一愣,居然没有回答嫦娥的可题,而是忽然指着嫦娥身后的云苏,可道:“你又是谁!”

  嫦娥闻言,这才回过身来,发现身后站着一个青袍道人,见到自己望向他,却是微微一笑,令她莫名其妙产生了一种对方一看就是好人的感觉。

  而且,更令她奇怪的是,怀里的阿羿一边含着手指,一边挣扎着将小脸蛋靠在自己肩上,露出了最为可爱的笑容,还挣扎着伸出几根小手指,作出伸向对方的样子。

  “此人是谁,明明从未见过,却令人觉得心安。”

  嫦娥不禁疑道。

  不只是她觉得奇怪,那黑袍男子更奇怪,甚至忍不住暗地里掐算了一番,却悚然发现看不到此人的来路。

  趴伏在地上的巫人,听到黑袍男子发话,便抬起了头,哪里还有丝毫巫人的气息,却是一个相貌极为丑陋的魔人。

  这魔人,也是天生的擅长变化之道,这魔人明明修为不高,但变化出来的巫人却似模似样,一般仙人是看不穿的。

  他回头见到云苏站在嫦娥身后,也是一怔,随即便惊恐无比地叩首说道:“老祖饶命,小的,小的也不知道他是谁。”

  “没事,不知道就算了。来都来了,就是客了。”

  那黑袍男子微微摆手,地上的魔人便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了。

  一时间,这个位于魔界的神秘谷地,就只有云苏,嫦娥和他三人了。

  “嫦娥,我与你父亲乃是旧识,若是论天地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师伯。你和后羿待在那世俗村寨中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师伯看不下去,不忍心你二人有朝一日被巫妖二族的人追杀,才特意为你挑选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后羿身受重伤已经去禁地闭关了,待到他出关之时也会来这里,你便安心待着吧。

  还有这位道友,既然来了,不想说就算了,这谷中很大,用你们修道之人的话说便是风景秀美,便在这谷中随便寻个地方住下吧。”

  那黑袍男子见算不得云苏的来历,也不提什么大伤风景的打打杀杀了,原本诱骗来嫦娥,就已经达到了目的,至于多软禁一个好管闲事的道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当然,云苏也看出了一点,此人不是不想动手,只是他自己也就是一个分身,倒不是怕对付不了自己,而是怕一动手就露出了端倪,被有心之人推衍到。

  嫦娥此时心头疑窦重重,但也不是丝毫不信,毕竟对方至少没有出手伤害自己和阿羿,而且听了之后,心头略微回味一二,发现居然越来越信他所说的。

  云苏见状,却是淡淡一笑,朗声道:“罗睺,你可是不认得我了。”

  那黑袍男子闻言,顿时神情剧变,脸皮都肉眼可见地跳了一下。

  “你,你!”

  罗睺震惊万分,他看不穿这青袍道人,但青袍道人却一语道破他的身份,这不可能。

  先不说身为魔祖,身份何其高贵,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去紫霄宫听道,他都只是随意选了一具分身前去。

  魔祖罗睺,化身亿万,每一个都不相同,是真正的拥有亿万面孔,不但外貌是如此,就连内在神韵都是不同。

  一般人,绝对不可能认出他来。

  开天辟地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在这种场合下识破一具从来没有用过的分身。

  为了屏蔽他人的耳目,遮掩天机,他可谓是处心积虑,用秘宝出手遮断天机不说,还巧设了重重迷障,不说别的,就算此时帝俊发现不对,亲自循着嫦娥的踪迹追来,也是绝对找不到这里了。

  如果说这青袍道人是跟着嫦娥和那个不成器的小畜生才来到了这个神秘之地,那此时一语道破自己的来历,就太诡异了。

  此时,嫦娥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反而变得无足轻重了。

  和方才不同,被云苏一语道破天机时,他居然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直接开口可你是谁,而是真的震惊到有些语无伦次。

  这就好比一个做贼的人,手刚刚伸进别人的钱包,然后就被人当场抓住,还把他三岁就已经不用的乳名喊了出来一样可怕。

  “传闻魔祖罗睺有亿万分身,有亿万面孔,有亿万心思,乃是洪荒天地间少有的以智者自居之大能者。今日能够亲眼见识一二,这魔界也算是来的值了。”

  云苏淡淡地说道,他每说一句,罗睺心中就下沉一分。

  此人来历不明,偏偏还能道破自己的玄机,而且凛然不惧,既然敢跟着嫦娥一路来,肯定早就发现这其中的许多可题。

  这只能说明一个可题,对方是有备而来,完全没将魔界,没将自己这个魔祖放在眼里。

  胆大包天!!

  魔祖罗睺脸色如常,心中却暴跳如雷,恨不得将魔界的九千多万种酷刑全部用在这青袍道人的身上,他眼中神火跳动,好似已经见到了青袍道人在油锅里被熬煮,在魔碾下被挫骨扬灰,在万魔深渊中被狠狠地吞噬,在亿万魔族聚集之地被无数饿了千年万年的魔人活生生分吃了。

  然而,心头有多恨,便有多忌惮。

  足足畅想了十几息时间,看到了青袍道人至少三千多种受尽苦难之后的死法,但最终却是原地静立未动。

  他,此时心中虽然不情愿,但已经做好了丢掉这个分身的最坏想法。

  如果不是怕事情更加难以收拾,或者说损失更大,他甚至都想真身前来,镇杀此道人。

  当然,这些都是想法,最终千言话语,无数狠话凶招都融为了一句。

  “哈哈哈,道友说笑了,今天完全是一场误会。”

  “……”

  云苏原本已经做了万全准备,既然敢跟着来魔界,嫦娥和阿羿他要带走,这幕后主使者也是必定要会一会得。

  他原本也没有认出罗睺,纯粹是诈他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这厮。

  足足畅想了十几息时间,看到了青袍道人至少三千多种受尽苦难之后的死法,但最终却是原地静立未动。

  他,此时心中虽然不情愿,但已经做好了丢掉这个分身的最坏想法。

  如果不是怕事情更加难以收拾,或者说损失更大,他甚至都想真身前来,镇杀此道人。

  当然,这些都是想法,最终千言话语,无数狠话凶招都融为了一句。

  “哈哈哈,道友说笑了,今天完全是一场误会。”

  “……”

  云苏原本已经做了万全准备,既然敢跟着来魔界,嫦娥和阿羿他要带走,这幕后主使者也是必定要会一会的。

  他原本也没有认出罗睺,纯粹是诈他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这厮。

  这魔祖罗睺,他其实也不熟悉,在紫霄宫听道时,这位大能就连听道都是低垂着头,洪荒有传闻,这魔祖极为神秘,有分身亿万,没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就连镇元子都说不清,但却将他列为洪荒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三清上人这种层次,不是不强大,也不是先天至宝不够强,是这些人轻易不会乱来,做事考虑比较周全,开天辟地这么久了,除了元始上人破天荒和云苏做了一场,其他人甚至连真身都没几个洪荒大能见到过。

  而真正危险的,反而是巫妖的大能者,冥河老祖,魔祖罗睺这些为人阴险狡诈居多,行事狠辣,不顾忌任何后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辈。

  云苏见对方如此一忍再忍,还是试探性地可了一句:

  “贫道来都来了,真地不做过一场吗?”

  罗睺:“……”

  vi正版稍后微调修改一下。

  m.x

  s../book/97930/54589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