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十章 巫山剑宫

第三十章 巫山剑宫

  五人直接上了三楼,挨着东窗不远的一桌坐下后,叫了酒菜就吃了起来,席间唉声叹气。

  “纪师兄,这次剑院的试炼也太欺负人了,居然让我们人海茫茫去找一个采花贼。”

  “是啊,师兄,我们都找了那屠老贼一个多月了,连人影儿都没见到,真刀真剑杀一场倒是好了,每日里东追西跑,连顿好饭都吃不上。”

  “咳咳,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那年岁最大的纪师兄,左右看了一下,发现除了那儒衣老者外,就只有云苏他们这两桌带着孩子吃饭的,都是普通人,也就放松了一些。

  “从屠老贼近来作恶的地点来看,很可能就藏在渔阳一带。渔阳是富庶之地,每到这个时节来游玩的佳人无数,这老贼据说每年都要来一趟的。”

  “哼!他不过是武道三重的境界,要真在这渔阳城作恶行凶,正好杀了他,完成了试炼任务。”

  “陈黎说的不错,那厮也就欺负一下普通人,辱人的妻女,每次犯案后还必杀人,真是罪该万死。若是遇到我们巫山剑宫,定是闻风逃百里。”

  “陈黎,张焦,你二人有铲奸除恶的想法,本来没错,但也不要小看对手,切记江湖险恶,何况你们入门才五年,不过是第一次下山试炼,一身剑术还是差些火候。”

  那位纪师兄言辞恳切,眉头微皱,似乎压力不小的样子。

  “纪师兄,你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武道第四重境界,我们这半个月以来遇到的那些所谓江湖好手,连你一剑都接不下。

  还有叶宁,他可是我们这一届剑宫弟子入山选拔第一名,资质极为惊人,一日孕气,十日便踏入了武道第一重,震惊了整个剑宫,不过三年就已经突破到了武道三重,屡屡越级挑战。真遇到了那老贼,两位师兄只需防他逃走,我们三人便能拿下他。”

  那最先说话的陈黎,信心十足地说道。

  这话一出口,几人都看着没有说话的一个少年和他旁边的少女。

  少年剑眉星目,气质不凡,尤其是一脸淡漠,不和几人搭话,却有一种目空一切的傲意在。他旁边的少女,则是顾不上和几个同门交谈,不时偷看他的侧脸。

  “叶宁师弟,你怎么看?”

  “杀!”

  叶宁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旁边的少女便看得更入神了一些,那纪师兄略一思索,也不再多说,一桌丰盛的肉食上来后,六人便吃了起来。

  这五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又隔得远,何不语不太听得清,偶尔微风吹过,带来几个字音,约莫能猜到一些。

  “仗剑江湖,何等惬意。”

  “夫子堂堂解元,也是高才之士啊。”

  “不过是贪生怕死之人,哪似他们行侠仗义,铲奸除恶来的畅快。”

  云苏见何不语多喝了几杯,有些自怨自艾,想到此人年纪轻轻随便考一考就中了解元,要不是擅长掐算卦爻之法,说不定就上京赶考去了,方才一番针砭朝政的话,证明此人心中也有一番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酒入愁肠,几分酿成了苦,几分酿成了悲。

  这种感觉,喝酒的人都懂,便极其难得的有了心思。

  “那样的生活,夫子若是拿解元来换,也不知道多少人抢破了头。

  你看这阳春三月的雨,下的如诗如画,青衫烟雨满城芳,美到了极致。你我坐在高楼之上,那城墙上的游人便是你我的风景,而那满城春色,越河烟雨,又何尝不是游人眼中的景。

  所谓楼上人看城上人,城上人看城下风景,各人眼中有各自的景,其实都是美的,概莫如是。”

  何不语闻言,慢慢抬起头来,原本饮酒变得浑浊的目光,忽的一下就亮了,微微闭目,起身离坐,长稽到地。

  “多谢先生指点。”

  “呵呵,哪有什么指点,你我既是茶友,今日又成了酒友,自然要聊些茶前酒后的话。”

  何不语再次坐下后,方才的那股愁苦一扫而空,和云苏连饮三杯,连对那边一桌巫山剑宫的人都没兴趣了。

  云苏倒是将那五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几杯酒的功夫,已经将这些人的来龙去脉听得一清二楚,巫山剑宫下山试炼的人,任务是对付一个作恶多端,屡屡逃脱的采花大盗。

  “你看什么看?”

  正在这时,巫山剑宫的那名少女,忽然瞪了一眼西窗的儒衣青年,娇声喝问道。

  “那登徒子总是偷看我,色眯眯的,眼神很坏。”

  少女觉得那目光好像要烧穿自己胸前的衣服一样,忒的邪祟。

  这话一出,另外四人齐刷刷地就望了过去。

  那个叫陈黎的,夹住一根竹筷,内力灌入,猛地一掷,嗖的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啪的一下就打中了儒衣青年桌上的一个酒杯,炸的到处都是。

  “再看,小心你的狗眼。”

  几人原本就追了采花大盗一个多月了,正憋了一肚子火,张焦更是拿出一张画像对比了一下那人,才冷哼一声收起来。

  那儒衣青年似是被吓到了,起身就要离去。

  正在此时,楼下一声爆喝响起,中气十足,震得不少人耳朵嗡鸣,连古城墙附近的桃花都被震落许多。

  “采花大盗屠中书在文曲楼三楼。”

  巫山剑宫的五人,原本就怒气未平,闻言一怔,先是看了一眼云苏这边,又看了看那个正要起身的儒衣青年,顿时有了怀疑,陈黎和张焦冲过去就拦了下来。

  剩下三人,隐隐占据了某处方位,要布阵迎敌。

  就在这时,猝变再生。

  “救命啊,有人落水了,救命啊……”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北城墙外的河水中,有几个人正在拼命的扑腾,城墙临河方向有一小块居然不知道怎么垮了,这几人显然是掉下去的。

  墙高水深,这时候有闲情逸致在雨中赏花观景的也多是一些文人才子,一时间没人敢跳下去,只是在那里拼命的大喊呼救。

  云苏看到有一个人影在雨中快速远去,心头一动。

  河水比较急,转眼间几个人就被冲出去两三丈。

  原本因为下雨,河中的船就少了许多,附近百丈的河面上一时间居然没有船只,只有极远处,有两艘船发现了不对,正在试图划过来,时间却有些来不及了。

  “哈哈哈哈,我道是谁追了一路,原来是巫山剑宫的小杂碎。”

  那儒衣青年被拦下后,从腰间取了一把作为皮带的软剑,内力灌入,猛地一抖绷得笔直,一剑随手划出,陈黎和张焦二人只觉得瞬间就到了眼前,原本刺出去的剑只能回身一挡,轰的一声,就被撞飞出去,连连撞碎几张桌椅。

  陈黎和张焦二人吓得冷汗直冒,这厮武功好高,比起那些什么金刀门,神拳门,铁棍堂的掌门堂主们强太多了。

  难怪这厮作恶多年,依然逍遥法外。

  堂堂巫山剑宫的天才少年们,两个人一起对敌,只是一剑就落了下风。

  “今日老子心情好,就不陪你们几个小娃娃玩了。”

  那儒衣青年跳窗就逃,轻功施展,一个纵身就跃出去数丈,眼看是要逃向对面房顶。

  “纪师兄,我们快追吧!”

  “不要去追了,此贼武功高强,已经到了第四重,短时间内拿不下来,我们先救落水之人要紧。”

  这些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被一剑击倒的陈张二人,顿时大急,正要去追,却被纪师兄叫住,回头就看到了河边的惨状。

  “可是……”

  那纪师兄话音刚落,便纵身出窗,一个飘身就是几丈远,在文曲楼的一根挂灯笼的木头顶上轻轻一点,又出去数丈,犹如一只飞鸟,飘然跃向河边。

  陈黎和张焦二人见状,对那屠老贼已经起了惧意,武道四重,他们二人刚刚破入了第三重,根本不是对手,也只能跟着纵身跃出,提气施展轻功,追着纪师兄而去。

  “叶师兄,怎么办?”

  那少女顿时大急,见叶宁没动,也不知该去救人还是追凶。

  “你们去救人,我去追他。”

  那叶宁施展轻功便追了出去。

  “叶师兄,等等我。”

  少女略一思量,便追了上去,她的一双明眸中甚至有些期待,天才的叶师兄屡屡制造奇迹,今日怕是又要铲奸除恶了。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