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出意料的先天灵宝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出意料的先天灵宝

  这一日,不周山下。

  一片空地上,摆着一个巨大的黑陶土罐,下面烧着熊熊大火,有的山精负责烧火,有的灵怪负责举起储物法宝,通过一个施法处理过的小小入水口,朝那大罐子里面加水。

  柴是果园中伐倒的灵木,经久耐烧。

  罐是用天材地宝炼制的,能抗真火。

  火是云苏亲自赐下来的,能烧先天。

  水也不简单,乃是不周山中的灵泉水,那灵泉水只有手指头粗细,却是一大宝贝。

  土罐的盖子上,小石头在上面戳了一个鬼画符一样的玩意儿,难看是难看了点,却使得下面正在熬煮之物出不来。

  “阿姐,好热啊,我不想洗澡了,放我出去吧。”

  小葫芦娃娃的声音从巨大的土罐中传来,显得瓮声瓮气的,而且不时向上顶着那土陶罐,却是纹丝不动。

  有小石头那道鬼画符压着,他一时间如何顶得开。

  然而,小石头虽然一天天优哉游哉的,想睡就睡,想跑哪去玩就玩,但安排还是周到的,葫芦娃一说话,旁边就有一个比较聪慧的老山精,马上就应道:

  “大娃,你再忍忍,还有两年时间,这次的药浴就结束了。”

  “我的老祖宗啊,还有两年,我都闻到自己身上的肉香了。不行,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啊啊……”

  “大娃啊,你还是歇歇吧,这次药浴才洗了十六年,你已经喊了八千三百五十一次了,可是没用。大王说了,这一次不煮够十八年是不能让你出来的。”

  葫芦娃被闷在土陶罐中一听,顿时欲哭无泪,只好求道:“羊爷爷,你先把盖子打开,让我透透气。”

  “那可不行,大王说了连一丝缝隙都不能留给你。”

  山精羊老爷子打了个激灵,上次为了抓你来洗澡,大家追了三万多里才逮住你。这要是给你开一条缝,怕是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

  也许是真受不了了,葫芦娃一直在黑罐子里吵吵嚷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时辰快到了,正在帮他洗药浴的山精灵怪们都停了下来,情况有点不对劲。

  只见那巨大的黑土罐开始猛烈地摇晃,而且明暗不定,腹中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发光一样,而小石头戳在罐子盖上的鬼画符,则熠熠生光,显然在全力镇压。

  两丈方圆的巨大土罐,开始在地上蹦弹起来,山精灵怪们都吓得躲到老远,那羊老爷子也扯着嗓子喊道:

  “大娃,不要激动,你要是破罐而出,小心你的屁股被大王打开花。”

  “老爷子,我,我忍不住了,控制不住,你们躲远一点。啊……”

  接下来,那无数天材地宝炼成的巨大黑罐便上演起飞天遁地来,一会儿飞上云霄,一会儿又沉入地下,没过多久,方圆百里都被糟蹋的稀烂。

  等小石头远远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光屁屁的葫芦娃,头顶着葫芦叶,腹部以下也贴着葫芦叶子,其他都光溜溜的,漆黑一片。

  刚才,葫芦娃终于控制不住肚子里的一股气,炸罐而出。

  “阿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我只是放了一个屁……”

  小葫芦娃一脸委屈的样子,别看刚才喊得凶,天天叫着要出来,但他心里清楚阿姐是为他好。

  其他小山精们,也经常哄着他,说你要是不乖乖泡澡,就无法快速变得强大,一想到要保护那么多小伙伴儿,保护不周山,保护阿姐,保护灵藤阿妈,保护老祖宗,他还是咬牙忍受那闷煮火烧的难受。

  这样熬骨煮血的效果自然是极好的,身体越来越强大,原本就身负先天神血,天生神力,放眼洪荒,就连巫妖二族的少年在同龄时,也比不上他。

  巫妖二族虽然厉害,那是厉害在上层,而葫芦娃虽然是新生下来的,但却是天地灵根葫芦藤借助不周山的气运,承天地气运所生的小娃娃,不是后天孕育,而是一点先天神气孕出的先天灵胎,只是后天生产而已。

  也难怪许多山精灵怪们在背地里说,葫芦大娃是先天灵胎,气运之子。

  小石头看着四分五裂的黑土罐,顿时无语凝噎。

  这个黑土罐是她专门用了很多天材地宝,用一种无形神炼之法,为葫芦娃定制的洗澡法宝。

  别看它只有两丈方圆,但却内有玄机,足够装下一条江河之水,光是搜集每次洗澡的灵药就出动了数万名山精灵怪一起忙碌许多年。

  其中有些珍贵的材料实在凑不够了,还是向云苏求助,从宝库中领出来的。

  然而,正是这神炼之宝罐,居然被他一个屁打崩了。

  “呀,臭死本仙女了!!”

  小石头一说臭,山精灵怪们便疯狂施法扇风,将那也不知是药味还是屁味的怪味,远远吹散了,她却依然不上来,而是把已经穿上葫芦仙衣的葫芦娃叫到了面前。

  “大娃,你这次的药浴还差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圆满,这次阿姐重新为你炼制一个宝罐,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不准随便打,打屁。”

  小石头也知道,这个打屁的说法其实不准确,葫芦娃这次之所以破坏了宝罐,是因为海量的天材地宝熬药做引,刺激了他体内的先天神血,让他的力量上升了一个大台阶。

  但是,他的提升尚未达到当前阶段的圆满,必须要用无数仙丹神药融入洗澡水中,再闷煮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完美。

  如果单纯借助他人帮忙,而不是在这连寻常的巫妖二族少年都受不了的闷煮中自行突破,对日后的修行将极为不利。

  其实,这一套办法,小石头也借鉴了许多巫妖二族的做法。

  巫妖二族同样有许多大能者,但二族的少年,依然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炼和突破,每个阶段都要熬骨煮血,而不是带到祖巫或者至尊面前,求人点石成金,变废为宝。

  三个月以后,小石头忍着吐血的冲动,又攒出了一个宝罐。

  入药,加水,点火。

  同样的闷煮套路,这次却是连一天都没有坚持到,便有炸罐的迹象,被逼无奈,小石头只好自己压在了那黑土罐上。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非常实用,原本暴跳如球的黑土罐,总算是安稳了下来,没有炸开的危险了。

  附近围观的山精灵怪们,自然是一阵山呼海拜,都在夸赞大王威武。

  “哼哼,本仙女出马,用道长的话说,那叫马到成功。”

  小石头有那么一点点骄傲,但宝罐里的葫芦娃却受不了了。

  “阿姐,小心啊,我,我又要放屁了!!”

  葫芦娃惊声示警道。

  “呀!”

  果然,小石头一听你要放屁了,那还得了,本仙女就算是死也不能被你的屁臭到,于是想都没想就嗖的一下飞到百里之外,结果刚挪开,那黑土罐飞到无人之处,轰的一下又炸了。

  “呜呜呜……本仙女的宝罐……”

  小石头气傻了,连续两次炸罐,已经将相关材料用光了,再想用神炼之法给葫芦娃做洗澡桶,已经不可能了。

  “阿姐,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忍不住,要不,这剩下的就别洗了,真的很难受,一泡澡就想打,打……”

  “不准说那个字。”

  小石头现在还有点恶寒,刚才自己居然坐在屁娃的上面,差一点点就被喷到了,一想到那种危险,全身都难受。

  其实说是屁,只是葫芦娃体内的先天神力喷涌而出的迹象,盖罐闷煮,那先天神气排出来了,再滋润全身,就能实现一种特殊的炼体。

  一旁的山精灵怪也劝道:“大王,实在不行就不煮了,大娃也怪难受的,要不去请老祖宗点化一二,葫芦娃就不用受罪了。”

  “胡说八道!洗个澡而已,本仙女还不信,就扛不住他打,打……”

  小石头自然是不同意的。

  葫芦娃才最冤枉,连续两个屁打下来,他已经隐隐听到一些山精灵怪在说他是屁娃了,虽然是开玩笑的,但小孩子脸皮薄,都已经红透了。

  “阿姐,那要不你再试试……”

  “……”

  小石头闷声在那里,在想着去哪里寻一个可以完成接下来七七四十九日熬骨煮血的宝贝,一般的宝贝肯定是不行了,完全扛不住葫芦娃体内的先天神气。

  “小蛋蛋,你说你就不能忍一忍吗?阿姐以前也吃过你这样的苦头,比你还痛苦千倍万倍,这才把自己炼的灵宝难伤,就你这样一点痛苦算什么,你怎么就忍不住你那……”

  小石头觉得自己快没救了,一到关键处的那个‘屁’字,她就觉得说不下去了。

  “阿姐,你也煮过自己?”

  葫芦娃有点不信,阿姐平日里就胆小,还怕这怕那的,她肯定受不了这个苦。

  小石头哼声道:“你才被煮了几年,就觉得委屈了,阿姐当年可是被混沌神火不知烧了多少年,才炼成了不灭之体,哪似你这样,一个那什么都忍不住。”

  “我,我……”

  葫芦娃毕竟还是个孩子,脸皮一下又涨红了,这忍不住了,自己也没法的,阿姐你不要每次都拿这点来攻击本娃娃好不好。

  至于什么灵宝难伤,不灭之体,他自然是万分羡慕的,他相信阿姐说的是真话。

  “那,那阿姐你也直接烧我吧。我不怕,这次一定不会再炸了。”

  葫芦娃咬牙说道,阿姐和大家忙碌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成功了,结果却在最后关头反复炸掉了宝罐,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这样肉嘟嘟的小蛋蛋,怕是一下子就烧死了,还是算了。”

  小石头想到自己以前受过的苦,尝过的罪,直接拒绝了。

  “好阿姐,我们就试一试吧。”

  葫芦娃求道。

  小石头想想,觉得也有点道理,宝罐短时间内是无法再炼制一个了,她又不能忍受失败,葫芦娃的熬骨煮血又极为重要,自己厚着脸皮从道长那里求了好多东西,有几样甚至珍贵到让道长咬牙切齿的样子。

  “说好了,到时候把你吓得哭鼻子,可别怪阿姐没有提醒你。”

  小石头说完,便嗖的一下飞入不周山山腹中,也不知道翻箱倒柜找什么去了。

  她和不周山有一种难解的缘法,所以经常来去无踪,整个不周山,仿佛就没有她不知道的地方,也没有她去不了之处。

  只是没过多久,一声惨烈的哭声就响彻了整个不周山。

  “好道人,救命呀,有人偷了本仙女的宝贝。”

  “……”

  云苏原本正在推衍无上丹道,听到这个熟悉的哭嚎声,顿时便有无数的天机涌现,仿佛有一条因果触手掀开了许多尘封之事。

  “不可能!”

  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他,嗅到了灵宝的味道。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小石头的面前。

  这里,是一处位于不周山山腹之中的神秘空间,这里充斥着极其浓郁的火焰力量,四周都是被烧成了液态的山岩。

  堂堂天柱神山不周山,那是何等的坚硬,却能在山腹中活生生烧出了一个小世界,可想而知当年这里曾经经历过多么可怕的神火烧灼。

  这个小世界,内有方圆亿万里不止,四处都是尚未完全熄灭的神火,对普通人来说连落脚之地都没有,整个世界都在燃烧,好似就连世界都是由神秘的火焰构成,里面甚至隐约在诞生一些火精火怪。

  这些无名神火若是收集起来,足以炼制一件非常强大的火属性仙器,不会比一般的后天灵宝差,如果拿来炼丹或是做别的,也是妙用无穷。

  “不对,不是这些火焰。火焰虽强,连神火都不算,火中也没有孕育什么灵宝!”

  这个地方,先前云苏也不知道,他虽然能沟连神山,但并不能做到无所不知,这不周山颇为特殊,总有一些他尚不知道的秘密,正如当年那潜伏在不周山山巅的先天灵藤一样,这个神秘的神火小世界,他先前也没有察觉。

  天地之大,即便是圣人也不能无所不知,有很多事情和事物,如果一点端倪都没有,就是那么死气沉沉地埋葬在时间长河的某处,就连圣人也难以奈何,更何况云苏此时也才太乙金仙巅峰而已。

  “好道人,快帮我找找,看看是谁敢偷了本仙女的宝贝。”

  小石头哭的都不成样子了,飞在空中都摇摇欲坠。

  “此地,便是你以前的家?”

  “好像是的。”

  云苏一怔,问道:“为何是好像,你自己的家莫非都不记得了?”

  “我,我好像忘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小石头突地跌落下来,云苏一把抓住她,一道青光闪过才唤醒了她。

  小石头在云苏的掌心中微微滚动了一下,好像是在努力着什么:“方才……”

  她将要为葫芦娃熬骨煮血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提到自己想起以前曾经被一种神火灼烧过,想要帮葫芦娃锤炼先天神血,便回来找,这才发现,原来宝贝不见了。

  云苏却不这么看,在小石头尖叫的那一刻,他便察觉到了许多天机,这个本身邦邦硬,脾气怪怪的小石头,确实有一件宝贝,那宝贝还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发生在葫芦娃身上的事情,云苏自然是一清二楚。

  当小石头说出自己被神火烧过,炼成了灵宝难伤的诡秘神体时,他就隐隐察觉了宝物的气息。

  按照他的猜测,这个有点不靠谱的小石头,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比如她早就知道葫芦藤的存在,只是从来没想过去把它扯出来。

  而如果她不主动去做的话,一件原本很重要的事情,对她来说就好似没有意义一样。

  比如,云苏会觉得一件灵宝对不周山,对自己,对不周山所有的生灵都是至关重要的。

  但对小石头来说,哦,本仙女知道那是一个宝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云苏也不知道是该用身有平常心来说她,还是该觉得她缺根筋儿,完全不能用常人,或者说寻常巫妖精怪神仙的逻辑来衡量。

  那么,正常来说,当她想起了这个事情,又想去取,直接拿出来就是了,结果,居然会遭贼。

  “你自己家中有何宝物,即便被人偷了,难道你早前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

  云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小石头:“没有!”

  “那是贫道来不周山前丢的,还是最近才丢的?”

  小石头:“不知道。”

  “……”

  云苏摇摇头,知道还是得亲自出手,帮她回忆一下。

  于是,他伸手一指,便有一道大道金光射向小石头。

  这大道金光可比传闻中点石成金的手段强很多,乃是云苏动用了极为神秘的大道法则,凝成了灵犀一指,何止点石成金,便是一条狗也能将它活生生点化成仙,瞬息百万年。

  这也是目前,云苏能动用的助人回忆往事的最强手段。

  小石头猛地一颤,顿时变得浑浑噩噩起来,好似又回到了当初,在这个神秘的山腹火世界被那神火炙烤了很久很久的过往。

  这个过程之长,足足花去了八个月时间,小石头才一个激灵,又恢复了灵性。

  “好道人,我想起了,我都想起了,嘿嘿,哪里逃!本仙女都想起了,我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超级大宝贝,它里面装着一团这天地间最可怕的火,只有我不怕它。”

  小石头的话音一出,云苏顿时眼前天机显现,好像如亲眼所见一般,果然见到了那虚无之中,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宝贝。

  “果然是大宝贝……”

  那宝贝,何止大,就连眼前的不周山在它面前,也不成比例。

  在那虚幻的画面中,宝物中果然有一团神火,神火上正炙烤着一颗小小的石头,朴实的画面,却烧出了重炼天地的气势,恢弘到用语言难以形容。

  云苏微微闭目,将眼前诸般纷扰尽数遮掩掉,这些画面中隐含着一些天地之秘,还不是他可以一窥究竟的,容易沉沦进去。

  “那你的宝贝,又在何方?”

  这一点,云苏却是没有看到,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宝贝曾经确实在不周山存在过,这神火小世界中就有它的气息。

  小石头长叹一声,道:“也真是奇怪了,当年明明有一个老道找来,说要借我的宝贝一用,还说什么功在天地,可恶的老道,实在是太可恶了,连我这么可爱的小仙女都要骗。

  结果倒好,宝物有借无还,要不是道场你助我,险些连这件往事都忘了。唔,若是真忘了,我的大宝贝岂不是便宜那个死老头了。”

  在小石头的叙述中,是一个可恶的老道把她的宝贝骗借走了。

  但奇怪的是,云苏却无论如何都见不到关于这事的端倪,别说窥见到那人模样了,逆着时空望去,这件事情好像根本不存在。

  云苏一番掐算徒劳无功,这宝贝绝对是一件难得的灵宝,而且还是极为特殊的那种,从见到的零碎画面来看,他已经隐隐猜出了那是何物。

  不过,这件事情也确实不能以常理去推断。

  越是后世之人,越容易站在后世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认为时空那头,或是时间长河那一端的人应该如何,觉得那些神灵应该怎样。

  其实,时间和空间一旦完全不同,很多事情就没有一个绝对的参照物。

  无论是强大生灵们的诸般主观,还是所处世界的种种客观,都不能想当然。

  如果以后世人的观点来看,云苏就会觉得这事太荒唐了,你自己的宝贝,一个不认识的人上门来借,然后你就借了,后来你还忘了这件事情,你不是开玩笑吗。

  但是,如果以洪荒大能的角度来看,他却觉得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不过了,并不是那道人连一块石头都骗,或是另有隐情吧。

  “良禽择木而栖,灵宝择主而伺,既然你想不起来了,贫道也没有窥见到更多细节,这件事,你还是节哀吧。”

  云苏淡淡笑道,小石头哭的昏天暗地的,他倒是没那么感同身受,毕竟那宝贝即便是了不得的大灵宝,自己反正连真东西的面都没见过,自然也就没那种痛苦。

  “嘿嘿,那可不行,那道人说了,若是日后我想起来了,只要对着天上大喊三声,便会还我。嘻嘻。”

  小石头忽然又止住了哭声,高兴地笑了。

  云苏一怔,幸好自己不再是凡人了,不然一定会觉得这厮脑袋坏了,别人借了你的灵宝,你自己连借给了谁,什么时候借的都忘了,人家还会还你,你怕不是在做梦。

  “好道人,你觉得呢?”

  小石头高兴地问道。

  “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妨一试。你还记得那三声咒语吗?”

  说实话,这么荒唐的事情,云苏是相当不看好的,不管是站在人性的角度,还是神性的角度,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洪荒天地之间的事情,有时候还真就是那么不可思议,云苏也想看看这小石头到底是有大靠谱还是大不靠谱。

  毕竟,自己终归是外来的,而她更像是土著,很可能比绝大多数洪荒大能者还早的土著。

  小石头一副无辜的样子,道:“咒语,我不记得呀。那道人也没说,只是让我朝着天上大喊三声便是了。”

  既然云苏同意了,也支持她试一试,小石头便抖擞了一下精神,飞到了高空,然后便大喊三声:

  “小宝贝儿,回家吃饭嘞。”

  “……”

  云苏险些一巴掌就下意识扇过去了,你就这样喊,能把你的灵宝喊回来吃饭?你的灵宝知道你在喊它?

  你开玩笑吧!

  “我平时就是这么喊葫芦娃吃饭的。他可听话了,离着十万里远,我一喊他就回来。”

  小石头认真地对云苏说道。

  一旁正眼巴巴围观的葫芦娃,顿时狂点头。

  云苏自然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但葫芦娃毕竟是听得懂你喊什么,可你那借出去不知道多少年,也从来没有炼化过的什么母胎灵宝,能这么听话回家吃饭?

  由于推衍掐算不到更多的天机,云苏的眼前,甚至浮现了这样一个违和的画面。

  比如一个长得和冥河老祖差不多的老头儿,扮作童叟无欺的老道人,从一个不知深浅的神秘石头那里借走了一个灵宝,还骗她说日后你对着天上大喊三声,宝贝便回来了。

  一个道人,对着一块石头,好像自言自语一样,而转身就取走了一件灵宝,而那块石头后来成了精,开了灵智,把这件事情当真了。

  这么一想,画面感相当强。

  小石头这种性格,如果真遇到了不良之人,很有可能真的是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云苏无计可施,也帮不上更多的忙,只好摆摆手,示意她继续喊。

  原本,他闻到了灵宝气息,觉着多半是不周山有灵宝出世,或者是其他地方有灵宝出世,但和不周山有巨大的渊源,然后是一番恶战,从无数的洪荒大能者手中,以雷霆万钧之势夺了回来,从此不周山又多了一样镇山之宝。

  但是,想象很华丽,现实却这么残酷,确实有灵宝的线索,但和之前任何一次灵宝出世都不一样。

  没有厮杀,没有机缘,也没有什么遮断天机,隔空斗法。

  “小宝贝儿,回家吃饭嘞。”

  “小宝贝儿,回家吃饭嘞。”

  小石头见状,便干脆连喊两声,天空依然安静如斯,没有什么变化。

  葫芦娃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怯怯地说道:

  “阿姐,你千万不要难过。要不你喊一声葫芦娃回家吃饭吧,我保证马上就跟着你回家。”

  “……”

  小石头恨不得当场揍他一顿,你不说我还不难过,你一开口我就难过起来了。

  “好道人,你说为什么小宝贝葫芦娃那么听话,我自己的大宝贝却不听话?”

  云苏在这充斥着童趣和幼稚的傻问题面前,选择了不继续打击傻白甜:“额咳咳,也许,时辰未到。”

  “对呀。道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再等等,也许我的大宝贝真的在回家的路上呢。”

  “是啊,阿姐,老祖宗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继续等,我陪你一直等着。”

  小石头充满了信心说道,在她眼里,云苏就是比任何人,任何存在都靠谱的。

  云苏却有一种,大事不好,要翻车的感觉。

  云苏以前哄孩子,偶尔也会出于善意骗一下,然后还会表演到位,这次也是,干脆认真地跟着等起来。

  时间一瞬又一瞬的过去,正当云苏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时,却忽然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以为儿戏恍如梦,不料梦却成了真……”

  云苏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次被她认为稚嫩的小石头,用事实教做人了。

  只见三十三天外,混沌深处的方向,有一个熟悉的小道童双手捧着一件东西,正飘然而至。

  “昊天童子,拜见四师兄。”

  =====

  神龙抄手: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十点多本少就写好了。结果我家的妖孽非要蹲在机箱上去视察一下那个‘它一看就感觉有点不正常的那个会自己发出撩惹它躁动心灵的不科学开机键’,好奇害死它,也害死我的稿子,熬夜写到3点,真是孽障!!

  n.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