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

  <!--go--> “此物……”

  云苏和元始上人一眼望去,不由地都是一震,面皮有些悸动。

  云苏不知元始上人怎么想,但自己心头却好似是上课搞了点小动作,被老师当场逮住,打架一时爽,现在站的整整齐齐地等着被罚,想来一旁的元始上人,也会有类似的复杂情绪。

  而且,最令人奇怪的是,这件有些伤脸皮的事情,鸿钧老祖并没有避着其他的听道弟子。

  眼见云苏和元始上人站在那里,一副恭顺的模样,许多人的表现几乎都一模一样,看起来是正在转身迈步离开,但那个速度却奇慢无比,实际上都等着看热闹,场面着实尴尬。

  两人的龌龊,在洪荒早就不是秘密了,几乎是公开的,在座的近万人全都心头有数,现在见二人的状况不妙,如果不是怕得罪了这两个大佬,说不定都恨不得端个板凳,坐在第一排去热情围观。

  这一万人可没有一个弱者,云苏估计了下,随便挑一个放到其他的大世界去,就是一界之主的水平,但在同个层次的人面前,他们的优缺点,长短处还是非常分明的。

  只见鸿钧老祖取出了一个葫芦,倒出了两枚泥红色的丹丸,分别赐给了云苏和元始上人。

  “你们且将它吞下服用,吾尚有话说。”

  “是,老师。”

  云苏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东西,但事到临头,升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作为成年人,要赌得起,也要负得起责任。

  现在这个结果,他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别说这一场纷争他没有输,就算是输给了元始上人,他也心服口服。

  这桩开天之时,紫霄宫前围绕分宝岩发生的洪荒公案,严格来说,谈不上谁对错,所以云苏在屡屡被元始上人算计,又被师侄辈的广成子出手挑唆红云老祖,然后上门打脸,也没有生气,只是逗趣了一下广成子罢了。

  盘古幡这种级数的先天至宝,当时云苏是因为长生仙令牵引的大机缘,才直奔它而去的,没有动太极图,也没有染指诛仙剑阵,偏偏是它盘古幡,只能说缘法妙不可言。

  如果这件事情完全不发生改变,没有任何意外发生,那自然是属于元始上人的。

  但是,在鸿钧老祖面前,这件事情最终成了定论,照说便就过去了,但元始上人心生不忿,不认这件事,云苏也不怪他,毕竟是自己得了宝,占了便宜。

  后来元始上人亲自出手,云苏也是被追的上天入地,二人手段齐出,都没有什么废话,原因就是彼此都想做过一场,分个高下,了却此事。

  唯一的一段斗嘴,也不过是元始上人想要稍微狠一点惩戒云苏,除了杀人,还要的更多,云苏也就还嘴了。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的二人争斗,变成了影响洪荒的一件大事,最终以玉虚宫倒塌,引出了紫霄宫传法童子才暂时中止。

  如今,鸿钧老祖,怕是要画句号了。

  二人,先后服下了这一枚泥红色的药丸。

  无毒,无味,无任何即时的不良反应。

  甚至,云苏服下时,还增进了一些修为,看来此物也不是鸿钧老祖随手捏来了两枚泥丸,也是异宝炼成的。

  “先贤盘古大神以身死换来了鸿蒙开辟之盛世。如今天地初开,万物诞生,洪荒天地间一片生机盎然,此时正是尔等听取紫霄宫大道之后,代师传道授业解惑之最佳时机。

  当年紫霄宫分宝岩之旧事,早已盖棺定论,此事不可再起纷争。

  吾有红丸两枚,尔等各食一粒,借以斩断此事因果。

  此丹非是长生不老之药,只因你二人纷争不已,日后若是再有反悔者,因此事起了罅隙,动念者,当薨毙当场。”

  薨毙当场!

  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

  毕竟,前一刻,二人才被赐予了先天鸿蒙紫气,意味着日后都有了成圣的契机。

  但是,如果结合这发药丸的事情,再看先前鸿钧老祖所言,三清上人当有圣人这句话,完全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元始上人违背了泥丸之约,抓住这件事情不放,那万一真的当场薨毙,自然就成不了圣人了。

  三清当有圣人和三清必成圣人,全成圣人,差别就太大了。

  至于成了圣人,此物还有没有约束力,便无人知晓了。

  一时间,绝大多数正在散步式离去的紫霄宫听道客们,大多心头都是升起了幸灾乐祸之心。

  “哈哈哈,这二人那般高调嚣张,如今却是被老师亲自出手惩戒了。”

  “真是痛快!”

  “妙哉!!开天之后,一大幸事也。”

  虽然人心仙心大多如此,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沉默式的尴尬,还有那些已经慢的如同挪步而行,正看得津津有味的众人。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鸿钧老祖并没有停,反而抬手一招,从分宝岩上又取了两物。

  只见两道惊天神光落入了鸿钧老祖的手中,显得跳动不已,显然是灵宝知意,由于即将择主,显得灵性万分。

  第一件,是一把锏,只见其上玄黄金光何止万丈,灵宝之光吞吐不停,祥瑞之气升腾起来,微微舞动间便有极强的玄黄之气露出。

  此物一出,正在转身散步式离去的众多听道客,顿时脸色剧变,齐齐停下了脚步,再也忍不住,回头望向那一件宝物。

  虽然,因为此物正被鸿钧老祖拿在手中,众人都看不清它的真正底细,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攻伐类的先天宝物,虽然不确定是先天灵宝还是先天至宝,但至少达到了先天灵宝中的佼佼者。

  难道,鸿钧老祖还要继续分宝,将分宝岩上所剩无几的十几团璀璨灵光,分给有缘之人。

  “此宝名为玄黄锏,乃是天地初分之时吾以先天灵宝引无穷开天辟地之玄黄功德之气,最终铸就而成,可镇压气运,作为证道之宝。此物,赐予元始。”

  鸿钧老祖的一番话,听的刚才还幸灾乐祸的无数人几乎当场情绪暴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几乎气得捶胸痛哭。

  前一刻不是还在惩罚那元始上人吗,为什么刚刚服下了泥丸,结果马上又赐予了一件先天功德宝物。

  玄黄锏,镇压气运,本体是混沌中的先天宝物,这些关键字眼,一时间羡慕死了所有的大能者。

  云苏微微一怔,却是没有意外。

  失去了盘古幡的元始上人,手头的宝物虽然也算不错,三宝玉如意和戊己杏黄旗这些,其他的知名不知名的先天宝物应该还有一大堆,但真正拿得出手,足够镇压气运,作为证道之宝的先天灵宝,似乎却是少了一件。

  从鸿钧老祖出手惩戒自己和元始上人来看,而且还是公开的,没有私下进行,其实更像是杀鸡儆猴。

  如果换了自己,怕是也会这么做。

  紫霄宫前辛苦辛苦讲道无数元会,然后让这些弟子听了大道之后,更方便更高效地去将洪荒天地彻底打烂。

  这对于未来极有可能要合道天地间的鸿钧老祖来说,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排名第二和排名第四的两个弟子,为了开天旧事大打出手,眼见得已经打破了玉虚宫,另外一个也放言要踏破不周山。

  这真要是不管一管,打下去,说不定就会成为洪荒开辟以来的第一场超级神战。

  这场超级神战,很有可能会远超所谓的日后那场巫妖大战。

  很好理解,元始上人出起手来,可是丝毫不留情面的,玉清仙符满洪荒追杀云苏的分身,虽然没有成功一次,每次都被云苏感应到危机,提前主动丢弃了分身,变成腐朽败革,但终究是动静极大。

  万一,元始上人一个不小心,打到,伤到了妖族的根基,或者是巫族,那极有可能瞬间就引爆一场天地开辟以来的顶级神战,不管是出于站队和助拳,还是更复杂的乘火打劫,夺宝,报仇,总之会无法收场。

  至于云苏,虽然鸿钧老祖不一定能尽算天机,但真逼急了,云苏一次次死去,再一次次复活杀入洪荒,手头的混沌神剑这里捅一下,那里砍一剑,最终的结果也是差不多。

  混沌神剑的来头,其他人或许不一定知道,但鸿钧老祖心头是大概有数的,否则,当日分宝岩分宝,是绝对不会给云苏任何夺宝的机会。

  对于鸿钧老祖来说,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有些事情却又何尝不是大道之外的一个变数。

  正如开天之前,先天鸿蒙紫气就遁去其一,鸿钧老祖也寻不到,所以说,有些事情,非人力能改,即便强如鸿钧老祖,也面临要顺天而为。

  用人话来说,当时鸿钧老祖认出了那混沌神剑的跟脚,见到了这赤果果的大道变数,虽然不知道心头是否有所不解,但至少座下的第四个蒲团,确实要归了云苏,那么,其他弟子都有宝物可分,云苏分不分?

  最终,盘古幡成了牺牲品。

  毁灭洪荒天地这件事,虽然云苏未必这么做,但毕竟手头有盘古幡,这东西更是能够重开天地,重定地水风火的先天至宝,打红了眼,想来鸿钧老祖是不相信二人中任何一者的自觉的。

  “拜谢老师慈悲。”

  元始上人依然是无悲无喜,但手脚却很积极,伸手抓住了那玄黄锏,这还不算,还转身向云苏行了一礼。

  “元始,见过四师弟。”

  事已至此,云苏只能拱手一礼,道:“清风,见过二师兄。”

  鸿钧老祖手中还有一物,分了玄黄锏后,便拿在手中,顿时便见到有冲天的灵宝之光迸裂出来,刺的人眼睛都无法直视,上面仿佛有无数的紫气氤氲,光是看一眼就觉得道心荡漾,不知道是何物炼成。

  此宝微微一展,便好似有无穷的道音传播开来。

  只听鸿钧老祖,这才对云苏朗声道:“此物名为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功参造化,乃是吾以混沌宝物,取先天鸿蒙紫气浸染无穷元会,再以紫霄宫讲道时反复温养,方成此宝,此物便赐予清风。”

  功参造化,混沌宝物,先天鸿蒙紫气浸染无穷元会,紫霄宫鸿钧大道反复温养。

  如果说,方才的玄黄锏已经让众人惊掉下巴,根本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关头了,鸿钧老祖还会突然赐下玄黄锏。

  结果,转瞬,这位四师兄也得了一件,而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此物好像来头更猛,虽然看不出来是攻击性的至宝,还是防御型的至宝,或者其他的用途,但鸿钧老祖既然拿出来赐下了,而且还是和玄黄锏一起,那这东西是不是好,还用想吗。

  一时间,原本只是元始上人被人嫉妒,受人腹诽,这下就轮到了云苏了。

  “这二人都快搅动整个洪荒了,明明闯了很大的祸,却先罚后赏,老师这是搞什么。”

  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明白,但鸿钧老祖做事,自然不会多解释什么。

  “自今日之后,尔等好生教化洪荒,参悟紫霄宫传授之鸿钧大道……”

  鸿钧老祖的身形逐渐虚化,却是回转紫霄宫去了,众人这才带着复杂的心情逐渐散去。

  得了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云苏顿时大喜过望,如果说前面的泥丸之约是惊吓外加涉险过关的话,如今的这一道混沌神符就绝对是惊喜了。

  鸿钧老祖不愧是鸿钧老祖,不能说他算无遗策,尽知天机,但绝对是算到或者猜到了什么。

  所以,他将玄黄锏这件先天功德宝物赐给了元始上人拿来作为证道之宝,在云苏看来,虽然没有入手一摸,但此宝的重要性或者说稀有程度,一定还在那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之上。

  玄黄,先天,功德,证道之宝,这几个关键字眼凑一起了,就绝对非等闲。

  试问,除了鸿钧老祖,谁又能找到一个最为合适的先天宝物,在别人避之不及的开天辟地那一刹那,收取大量的玄黄功德之气,直接炼成了先天功德灵宝。

  结果,还有更猛的手段,就是用混沌宝物和先天鸿蒙紫气来炼成了这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

  这可不是什么一次性的消耗品,先天鸿蒙紫气是什么层级的宝物,那是可以助人成就圣人的,是成圣的契机。

  和它挂钩的宝物,云苏如果没有记错,这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还是头一个。

  当然,谁也不能保证鸿钧老祖的手头没有类似的,或者更稀奇古怪的宝物,但至少这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如今是洪荒独一份儿。

  两人吞下了同样的泥红药丸,又分别得了赐宝,如今有了泥丸之约,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却是不需要争论了。

  反正绝大多数都在羡慕和嫉妒和这两位之前打生打死,如今却成了最大赢家的师兄。

  就连通天道人,看了这一幕,面皮都是忍不住微微动了一下。

  太上道人见状,却是轻念了一声太上无量,便不再做声。

  紫霄宫前,众人纷纷散去,云苏也迈步而出,心头早已乐坏了,这一次得了这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说得难听点,简直是受用长生不老不死不灭。

  严格来说,这是鸿钧老祖第一次单独为他赐宝,之前的盘古幡,乃是二人相争,如今尘埃落定,元始上人重新得了证道之物,攻伐之宝,自己也得了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再立下泥丸之约,那别的不说,玉虚宫和不周神山这一段,算是彻底揭过去了。

  除非,有人想死。

  云苏不知道元始上人如何想法,会不会舍弃成圣契机,甚至拼着圣位不要了,非要和自己因为开天讲道时的旧事过不去,至少他云苏是绝对不会的。

  哪怕,这件事其实存在着巨大的BUG,但云苏却没有想过要钻那漏洞。

  泥丸之约,杀了我,我重新来一次。

  没必要,云苏现在的心态,比老和尚扶女人过完河了还要干净,里里外外都放下了。

  云苏转身就走,眨眼就出了混沌,正要回转不周山,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热情的呼唤。

  “四师兄,请留步。”

  ======

  因为有读者反映章节大,贵,忍不住去看那啥,所以神龙大侠我,本来想试着写2000-3000字的章节,结果,却发现要完成每个月的600元全勤任务,这分章的事情操作起来难度更大。

  不是神龙一定要拿那600元全勤奖,以前写书从来没拿过,原因都是因为当时订阅成绩很好,不在乎,但是现在订阅太低(赌咒发誓,不是抱怨也不怪任何人),如果少了这几百元全勤奖,稿费的数字就会更磕碜人,面子捂不住,连用爱发电都很难。

  抱歉了。<!--over-->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