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无垢金仙大圆满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无垢金仙大圆满

  有人说,这世上有的痛苦,就像是花钱,越花越痛,痛完了就是爽。

  很抱歉,云苏以两次亲身感受证明,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现在自己的真实情况,其实是一直痛,而且越来越痛。

  “来了,又来了,第九百八十五次了……”

  云苏是一个乐观的人,在前几次碎体而溃,接着又化血站起来时,他甚至带着一些不该有的轻视。

  不就是痛吗,三年雷劫把贫道劈成了灰,贫道最后全靠颜值撑着信念,以最后一滴金血重生,都扛下来了,还怕你这种程度的肉身炸裂?

  实际上呢?

  原本十息炸裂一次,到了后面,道行和法力如同窜天猴一样狂飙猛进,云苏甚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到了后面,应该能坚持数十息甚至是更久而不死。

  结果,到了第一百七十一次的时候,云苏发现,十息炸裂已经变成了五息时间就炸裂一次。

  “似乎,随着我实力在飞涨,这泄洪口也越来越大了……”

  在作死自虐这条道路上,虽然云苏一直靠着颜值孤独前行,但从未让自己失望过,五息一次肉身炸裂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息一炸裂。

  “天……嘭……”

  “啊……嘭……”

  “老……嘭……”

  “子……嘭……”

  对,就是这样的频率,正常情况下,一句自言自语都说不完,一个字来一发,快到什么程度了呢,快得让云苏背皮发麻。

  这神特么的速度啊,要是没有学会化血神通,心随意动,在真正死亡之前那么一点千钧一发的奢侈时间,自动化血复原一次,这次的四百万年寿元就绝对是丢水里了。

  没有化血神通斩断了死亡流程,活生生把云苏从死亡前的一刹那拉起来,满血复原,如果真**,就只有靠长生云台复活。

  那可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具体是什么代价,云苏虽然还没死过,不得而知,但想来不会简单。

  按照这四百万年寿元转化的无穷伟力,怕是死多少次都不够的,那可就是作死到了无底深渊了,得付出多么惊天代价才够。

  现在的情况,就是逆天改命,一息改一次。

  “不行,不能感谢那域外魔头,老子和他正邪不两立。那就感谢天狐帝尊把这厮轰到了乾元大世界吧,没有化血神通,怕是真要在逍遥天仙境界再苟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然后继续在无垢金仙的境界再苟更长的时间……”

  云苏此时下定了一个天大的决心,下次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时候,一定要再谨慎一点,不然可能真要阴沟里翻船,自己把自己坑**,自己嫖了自己的首杀。

  化血神通不但可以化出千万分身,甚至还可以滴血重生,云苏现在每次肉身崩溃虽然还没死,但每次复原后的真身还是有些虚弱的,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

  但是,眼下这一息一次的肉身崩碎,完全没有给他任何的时间去恢复和调整。

  那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痛苦,无穷尽的痛苦,随着真身越来越虚弱,整个人就感到越来越痛,最后已经达到了上次在天雷之下被劈成飞灰的那种痛苦了。

  那一次,之所以能够留下最后一滴金血,主要是因为那天雷之中,对云苏而言,威力最大的不是雷霆之力,而是雷劫中的天罚规则之力,恰恰这是云苏的长项,最终对抗的结果,就是尚存一滴金血。

  然而,这次,也许是计算错了某个环节,导致四百万年寿元通过嫁仙神功获得超乎想象的成果,这就好像凡人站在大坝之下的危险是一样的。

  三五斤水,三五百斤,倒在人身上没多大问题,但一旦站在大瀑布下,甚至是大坝下,上面正在泄洪,就有大问题了。

  云苏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危险,每一息时间好像都有数年,数十年甚至是数百年的修行成果在涌入进来。

  “到底转化了多少,逍遥天仙境界,居然已经圆满了……”

  云苏顾不上激动,一息一炸,连感悟和巩固境界都来不及,就在反反复复的炸裂,复原中,先是闻到了一股异香袭来,这是老套路了,在成就地仙和天仙时就有类似的经历。

  然而,异象还没有停,当整个偌大的室内道场禁地都充斥满了这种已经凝如实质,如同浓雾的异香之后,只见一道金光乍现,好像是从虚空中而来。

  那金光中仿佛带着天地间的许多规则之力,硬生生抢在了一息一炸的短暂空隙里,劈在了云苏的身上。

  “呜……”

  云苏早已经痛得道心麻痹了,这种肉身碎裂,不是说你施法就能躲开的,和五识,痛觉以及神经都没有多大关系,而是直指道心一样,无论你处于什么状态,身在哪里,都能感受到疼痛。

  然而,这金光却尤其霸道,硬生生将云苏的肉身塑造成了金人一样,黄橙橙的,犹如一座显灵的太古神像一般,散发出比那朝霞更醉人,比晚霞更唏嘘的金黄色光晕。

  那光晕中,似有人低语,似有人唏嘘,似有天女散花,又似有神兽漫天。

  地仙和天仙境界如果说还是肉体仙躯,这忽然之间成就了无垢金仙仙,被那虚无中的神秘金光一照,就塑了无垢金身,仙意盎然,神气氤氲。

  眼前虽然有成百上千的异象,也有许多晦涩难明的天地规则,即便是云苏这样见多识广,也基本都是不熟悉的,由此可见,天地之精妙,大道之玄奇。

  但唯独这金光,云苏是看着最受触动的。

  “咚咚咚……”

  来自五千多万鬼魂的磅礴怪力,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一样,轰然撞向了这金身,一时间犹如敲响了天钟一样,嗡然作响,振聋发聩。

  “无垢金身一身轻,总算是不枉费炸裂了千多回,也该停了吧。”

  果然,由于半路凝聚了无垢金身,踏入了无垢金仙之境界,金身足足抵挡了百息时间,然后让云苏一点儿都没有失望,前赴后继的惊天伟力在撞响了一百次金身后,那来自嫁仙神功的无穷伟力,再次敲碎了金身。

  “上善若水,来吧……”

  云苏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炸裂。

  无垢金身的炸裂,那种痛苦和天仙时还有些不同,天仙境界时,炸裂开来的时候,那种痛苦像是撕棉布一般,滋啦一声,棉线有的地方还连着,痛的不干脆。

  而现在,新的痛苦就像是抱起一个琉璃瓶,摔在地上,打的粉碎,每一片琉璃都被瞬间粉碎成了最小的微粒。

  这种感觉,痛的倒是干脆了,但却痛的很揪心。

  两种痛苦,就像是刀子割一下,和针扎的区别,前者是痛的嗷嗷叫,后者是揪着心痛。

  不过,好消息是,法力和修为还在暴涨,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

  “是了!逍遥天仙境界时的寿元,和先前化神时的寿元,怕是也有区别的,又或者,还是我低估了四百万年寿元,而更执着于作死,非要拿出了全力……”

  云苏估计,正常情况下,有多次游历太虚各个世界的经历,再有先天宝物在手中,四百万年别人或许修不到无垢金仙后期,但自己一定是用不了那么久的。

  “也许,按部就班地修炼,短则数十万年,长则一百万年就能到达无垢金仙大成,可如今却一口气用掉了四百万年寿元,挥霍大了……”

  云苏一边痛苦着,一边暗忖,这次组织五千多万鬼魂修炼嫁仙神功的大练功,其实存在很多变量,首先帮助自己练功的人从万人规模,变成了五千万人的规模,这个人数上就是之前的五千倍,实际效果就不好估计了。

  另外还有一个变量,就是这一个月以来,那些铆足了劲竞争的白衣鬼奴们,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果,把这些鬼魂训练到了什么样的协同程度,这些都是很难精准定量的。

  最后是关于天仙境界时,四百万年寿元到底是不是和十来万凡人加起来的四百万年寿元一样,这是一个问题。

  云苏曾经听过一种很诱人的假设,只要你有本事,从每个天下人兜里取走一个铜钱,你就能成为这个世上最有钱的那么一群人。

  换成这件事,四百万年寿元,如果不考虑质量问题的话,也就是从十万人身上,每个抽走四十年。

  那如果是百万人,千万人,一亿人呢。

  正常情况下,云苏绝对不会做这做事情,毕竟,假设南部三洲有千百亿人口,每人身上取一日寿元,都是恐怖的难以想象的。

  痛苦,把云苏从遐想中拉了回来,让他好好安静一下,继续炸裂,继续痛。

  两千次……三千次……

  也不知道炸裂了多少次以后,云苏觉得又像之前天仙境界时那样衰弱了。

  这化血神通每次化血复原时,真身就会弱那么一丝,而死多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导致痛苦加倍,炸裂的越来越快。

  他强行运起神念,发现时间过去不是太久,原本因为炸裂的次数多了,搞得有点不分岁月,这才安心下来。

  如果时间过去太久了,他是有可能强行掐断这次大练功,不顾代价止损的。

  他忙着炸裂,可苦了坐在下方巨大广场中的五千万鬼魂。

  法坛上的那位高人,已经没有踪迹了,但却显然没走,因为没过多久,那里就传来了各种异象,好像有电闪雷鸣之声,又像有灭世山洪在狂奔,总之各种诡异莫测的异象,但就是不见人出来。

  ……

  转瞬,便是一年过去了。

  云苏心念一动,又现身在了法坛上,从表面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刚刚经历了一年自虐酷刑,天仙肉身碎裂和金仙之躯碎裂加起来达到了数十万次之多的倒霉鬼。

  那种痛苦虽然已经停了,但却令他现在还记忆犹新,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就像是痛成了条件反射一样。

  当然,收获之巨大,更是远超预期。

  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有点惊喜式的哆嗦,故意处理眼前的事情,而不愿意马上去触碰那一份能令他原地踏歌而舞的天大惊喜。

  “收!”

  云苏看了下,大约还有一万年的寿元尚未转化完全,他也不小气,最后将这剩下的一点嫁仙成果收在了掌心,都是一些法力金果和道行金果,然后捏碎了大部分,撒入五千万鬼魂中,让他们一起分了。

  “诸位练功有方,修炼有功,辛苦了。这些是苏某给大家的一点点谢礼,阳光普照,不成敬意,人人有份。”

  云苏拱手抱拳,微微行了一礼。

  随着他话音刚落,大量的法力金果和道行金果还有一些难以言明的玄妙之物,都化作一阵春风,吹向那五千零一万鬼魂,真正是人人有份,不多不少,均分的。

  “啊!我,我的身体……”

  “苍天啊,我,我又能摸到我自己了。”

  “你,你特么摸的是我。”

  “多谢仙长,赐下鬼体。”

  “多谢仙长,赐予鬼体。”

  很快,在白衣鬼奴们的带头下,五千万鬼魂一起齐刷刷地拜倒在地,以头抢地,轰轰烈烈地叩头谢恩起来。

  在白衣鬼奴和一些已经踏入鬼修门槛的鬼魂提醒下,他们都惊讶地发现自己得到了一副凝实的鬼体,这意味着什么,朝轻了说,等于是阴寿大涨,朝深了说,这些鬼魂的单个实力相比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比如,有了鬼体,不擅修炼的鬼,可以结合鬼魂神出鬼没,身轻如燕这一些特征,修**大多鬼差鬼卒都会修炼的鬼道武学。

  如果是懂的修炼的鬼,将会渐渐衍化出类似人一样的阴经鬼脉,对修行也是大有帮助。

  举手投足之间,让五千万鬼魂都拥有了鬼体,一万名白衣鬼奴虽然早有鬼体,但也是受益不小。

  这还是阳光普照的一点谢礼,那些灵智完整,甚至堪称鬼精儿的白衣鬼奴们,只觉得嗡的一声,鬼首好似都宕机了一样,一片空白。

  在场的鬼魂,虽然都参与了这场盛况空前的嫁仙大练功,但到底耗费了多少寿元,取得了多少成果,却连最精明的白衣女鬼奴也猜不到,算不出来。

  她们能看到的是,这位高人居然一反常态,明明看起来像是有些面皮悸动的样子,但又能强忍住某种情绪,反而大手笔地回馈此次参与大练功的鬼魂们。

  一人之力,能让五千万人一起拥有鬼体,而是还是在春风拂面的一瞬间,在不明白云苏境界,也不知道那最后剩余的一万年天仙寿元被云苏拿来以飨鬼友了的前提下,自然是惶恐和惊惧。

  在她们眼中,这已经不是无敌了,而是强的连揣测都难以做到了。

  “贫道行事虽然未必光明磊落,但凡事只求问心无愧,也向来不喜欢欠着别人什么。这些谢礼是诸位应得的,不必拜我,也不必谢我,反而该谢你们的是我。”

  云苏一拂袖,便将千万鬼奴全部扶起,微微颔首,算是再次回礼。

  阳光普照完,就应该表彰嘉许了。

  “诸位训练有功,这些是之前答应你们的。”

  云苏伸手一抓,又取了海量的灵气和灵粹,灵气自然是慷天地之慨,灵粹则主要来自那域外魔头,以及云苏从战场收集到的一些,大部分拿去回馈天地,反哺众生了,小部分被他留了下来自用。

  只见成千上万被他信手拈来,凝聚成宝的晶莹灵丹,纷纷落入那些白衣鬼奴的手中。

  这一次,那些表现出众的白衣鬼奴,又是齐齐变色,相比起刚才的阳光普照谢礼,这次的才是大头,是能够帮助她们很大地提升修为的。

  云苏指着广场中,一个看似泯然众人的白衣鬼奴,将她点到了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仙长,我叫墨灵。”

  那白衣鬼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那位心心念念的仙长点了出来,瞬间成为了五千万鬼魂还有近万白衣鬼奴们复杂情绪的聚焦对象。

  这位正是之前那个想尽一切办法,要在云苏面前表现的白衣鬼奴,可惜,除了想尽办法训练自己的万人鬼队,她没有更多的办法。

  原本设想了很多种可能,结果没想到居然直接被仙长点出了队伍。

  “这次大练功,你的队伍表现第一,以后这些人,就由你来管理了。”

  “是……什,什么!!”

  这个叫墨灵的白衣鬼奴,原本下意识地就领命答应,却忽然回过神来,这位仙长居然是要让自己管理这五千多万鬼魂。

  这,这怎么可能,原本不过是想通过这次练功,让云苏注意到自己,没想到居然最终被点为了这支嫁仙鬼军的大统领。

  云苏也不和她解释,一指点向她,墨灵便觉得有很多东西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中,而且都是熟悉无比的,全是自己的过往。

  幼时,天赋异禀,是修行界极为罕见的天生幻灵之体。

  少时,突逢大难,整个小城都被鬼方神殿的修士屠尽了,最终得到了包括她在内的八名白衣鬼奴候选者。

  后来,脱去了肉身,只剩下鬼魂之体的墨灵,不但没有像那些白衣鬼奴一样绝望,反而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在别的白衣鬼奴遭受各种****时,她却通过天生幻灵之体的玄妙,让那管理她的鬼方神殿修士落入了她的掌控。

  但是,她没有得意忘形,反而在那个人族鬼修的掩护下,在鬼方神殿活得好好的,不但保持了处子鬼身,还学会了完整的鬼修**。

  然而,就在她准备脱离鬼方神殿,日后修行有成再回来报血海深仇时,恰逢阴山皇朝复辟的浪潮兴起,她和其他人白衣鬼奴一样,被派了出来,然后就落入了云苏的手中。

  “云珠蒙尘,你若是能将这些人管好了,日后苏某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墨灵闻言,浑身剧震,她震惊于这位仙长居然知道了自己一切的过往,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会和自己这样一个鬼奴如此对话。

  原来,他已经窥见了自己的过往,怕是连自己想什么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想要什么?

  墨灵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报仇吗?鬼方神殿被此人连锅端了。

  吸引他的注意吗?他不但注意到了自己,还给予了宝贵的信任。

  出去吗?出去了,又能去哪里。

  我到底想要什么?

  墨灵不知道,但她却款款拜服在地,第一次低下了自己的头,她从未向鬼方神殿臣服,但现在,她却愿意向这位不仅仅是强大,还懂她的人,知道她过往的人低头臣服。

  这世上,如今也就只有他,知道自己那些过去了,更或许,再也不会有除了自己和他之外的第三人知道。

  “是!”

  云苏也不多说这事,继续道:“排名最后一千的队伍,就地解散,由你来负责重新分配吧。

  这样一来,一万队嫁仙神功的修炼工具人,就只剩下九千队了。

  云苏也没有提其他的惩罚,这就是最大的惩罚了。

  “日后,你们可以在这一方小世界中,修房造屋,尽量过一些你们想过的正常生活吧。”

  “是!”

  云苏也不多说,一挥手,便出了掌心神国。

  墨灵还在发呆,看到下面那些正或是嫉妒,或是不满,或是羡慕,或是畏惧的目光,她才回过神来,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以后的日子,便不一样了。”

  墨灵看到那些留在神国中的天兵天将,看她的神情已经有些不同了,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权力。

  “虽然不知道仙长什么时候会再次组织大练功,但一定要将他们好好的训练起来,这样我和她们,还有他们,才有了在这里存在的价值。”

  很快,墨灵就将那一千名白衣鬼奴和五万名鬼魂重新分配完成,按功分配,云苏走前给她留下了一份记录,上面是关于这次大练功中,各队的表现概述。

  云苏自然不会去管这些细节了,下次练功,天知道是什么时候,直到完全吸收了这次嫁仙大练功的丰硕成果,他才知道,这一次天大的收获之余,付出的代价有多么惨重。

  别的不说,在找到绝世奇宝之前,寿元斩人,自虐练功的事情,是做不成了。

  施法也好,斗法也好,整个人都没有任何问题,和之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但要是提到要大量消耗寿元,就好似是软肋被击中了一般,瞬间跪那种。

  “啊,云大哥,你,你怎么……”

  刚出了卧室扩建的室内道场,云苏正好遇到了王玄机,小丫头急忙上前扶住他,眼神中全是疑惑,慌乱和关心,以及难以置信。

  在王玄机眼中,云大哥什么都好,可为何鬓角多了两缕这么显眼的白发。

  嗯,这是一点后遗症,在找到办法解决这次自虐作死练功后遗症之前,这两缕如同受天命所伤的银发,是去不了了,除非施法故意隐藏,但在云苏看来,这便没有必要了,暂时留着,提醒下自己,下一回不要再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自虐了。

  “没事,我就是染了个能稍微体现自己绝世仙颜的发色而已,玄机啊,你难道不觉得我比之前强了百倍吗。”

  云苏和王玄机私下相处的时候,其实很简单,比亲人更亲近。

  “……”

  王玄机摸着那两缕银发,脑海中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种可能,最后却是坚定认为,也许是大哥在和那绝世魔头厮杀之际,受了暗伤,如今也不知是强行压制了伤势,还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我真的变强了一百倍,有可能都不止,玄机,你要相信云大哥。你看,我身上还能发光呢。”

  云苏见王玄机一脸泫然欲泣的样子,不禁想逗一逗她,无垢金身一现,顿时方圆百丈之内全是金色氤氲。

  “云大哥,你不要吓我……”

  “真的没事,玄机啊,你难道不觉多了这两缕银发,你的云大哥我变得更加英俊潇洒,器宇轩昂了吗。”

  “是,是,是,你更潇洒了,你更帅了,你更器宇轩昂了,你更好看了,还不行么……”

  王玄机说着说着就哭了,泪水完全止不住,她再也忍不住了,只是也不敢问,也不敢说什么,你说什么都对了好不。

  “……”

  云苏只能对天长叹,果然,自古真话没人信,我真的变强了,强的自己都差点不认识了。

  原本这样的自己,也许要一百万年后才有可能站在小丫头你的面前啊,你不懂,我还不能明说,有些事情,一旦口宣,难免就出点什么差错,不是想瞒着你的。

  “云大哥,我,我去给我做点补身子的灵汤,垚山有许多灵药成熟了,我早就想吃了。还有上次,南极天宫的叶宫主,太极剑界的尉界主都送来了很多珍稀食材,我早就馋了。小渔儿最近瘦了,我们把煮点灵鼋蛋给她补补。还有破虏说他想吃肉了,小白羁押在水底仙牢中的那条作孽蛟龙,干脆趁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割点肉烧了给他补补,还有……”

  王玄机自言自语一般,就走进了家中的宝库,她真地怕了,云大哥这数十年来,从未如此令她担心和心乱过,转过身走向宝库时,眼泪如同雨滴一般止不住。

  她怕什么,她自己知道却不敢说出来,除了怕,她还心痛,恨不得那两缕银发是长在自己发丝间。

  云苏轻叹一声,能要我命的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唉,就照她说的吧,今日吃龙,就当是庆祝我这无垢金仙之境界大圆满。只是,那一缕缥缈不可见的突破契机,却是毫无踪影,也不知要去何方寻找……”

  云苏知道,四百万年寿元之伤,至此算是落幕,没有白费,反而赚大了,至少节省了一百万的时间,提前达到了无垢金仙圆满境界,只要寻到那一丝突破契机,机缘圆满,这乾元大世界说不定就要诞生一个有史以来修炼时间最短,以史无前例,后续绝尘之气势,达到那即便在洪荒大世界,也勉强算是一个人物了的太乙之境。

  望着头顶的无尽苍穹,好似看到了这乾元世界无数隐藏在天地之间的惊世伟岸之人物,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会是自己的敌人,云苏不禁喃喃自忖道:

  “若是为敌,便算苏某不才,让你们早跑了数百万年……”

  ======

  感谢“真实”和“viv军”的大额打赏。

  s../book/97930/53544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