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通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通在手天下我有

  “魂,归来兮~”

  云苏端坐云端,看着源源不断涌入掌心的孤魂野鬼,觉得速度还是有点慢,不由口宣大道真言,好让声音传得更远,更快。

  言出法随,扰动南部三洲。

  一时间,好像有一股神奇的春风,在吹遍南部三洲的大江南北,那些鬼魂,如果眷恋故土,或者生性不羁愿意做个孤魂野鬼,云苏便略过不管。

  而这些鬼魂,如果整日里浑浑噩噩,茫然无助,时刻处于一种惊惧害怕可怜状态的话,这一阵春风吹来,就好似是接他们的马车到了,只要自己想上车,便能登上春风,被云苏庇护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大地之上,眺望云端,只要视力够好,能看到九霄之上,便能见到那云海中好似拱起了法坛,上面端坐着一个年轻道人,玉树临风,低头俯瞰大地便好似渊渟岳峙一般,身形伟岸惊天,非寻常的仙修能比。

  乾元大世界没有六道轮回,虽然有各地城隍阴司暂代了极小一部分职能,但却远远不如轮回的好处大。

  生灵不入轮回,活一生,死了,就好似在泥潭里滚了一番,死了,上岸之后却没洗澡一般。

  乾元世界的生灵,其实也会投胎,但投胎之时,真灵会被天地间霸道无比的规则彻底撕裂,也就等于是彻底死去了。

  这有两大害处。

  首先,一个鬼魂在阴寿尽了时,便被天地之力彻底搅碎,化作斑驳的真灵,然后投胎降生。

  相比之下,那些有六道轮回的世界,哪怕只是普通人,阳寿阴寿一旦尽了,看似一生一世也就过去了,但实际上,这些阴寿已尽的鬼魂只要闷着头在轮回路上走一遭,下一辈子还是一条好汉。

  虽然对普通生灵来说,是活一生一世,还是轮回无数次,没有什么特别本质的不公平,但差异还是很明显的。

  其次,鬼魂的阴寿一尽,看似被天地规则搅碎,但却洗的不干净,下了泥潭带着泥跳了出来,再被粗暴搅烂,重新塞入娘胎。

  这种做法,看似快速便捷,但却没有使用六道轮回之力消磨真灵中的秽物,无法做到以最纯净的无垢之身轮回。

  用人话来说,这个世界的生灵,出现天生之才的概率,要比有六道轮回的世界小一些。

  当放大到整个世界,同时把时间线放长到亘古以来,这种差距就会很可怕。

  如果寰宇之内只有一个世界也就罢了,一旦大世界多了,便有了分歧和争斗,这时候高低立判,差距就会再明显不过。

  当然,除此之外,因果轮回中比较有特色的今生行善下世享福,今生积恶下世受罪这些东西,也荡然无存。

  你行善积德也好,作恶多端也罢,也就影响你做人当鬼的那些年,还得城隍阴司抓的到你,找得到你,不然什么赏善罚恶同样是一句空话。

  “乾元世界的生灵,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云苏看着源源不断,欢呼而来的孤魂野鬼们,也不急着分辨他们的善恶,更不去奖善罚恶,如果靠人去做这件事情,就好比一个人闲着没事去数大成王朝境内有多少只蚂蚁一样,又傻又笨又慢。

  转眼,便是月余过去了。

  这一日,云苏低头看了下手掌心中那些密密麻麻的鬼魂,也不再继续收取,许多鬼魂选择了逍遥天地间,他也没强行抓捕。而那些如同落水之人一样的鬼魂,一旦他们有所需要,云苏也会积极出手相助。

  “还需要稍作筛选和甄别。”

  大劫一过,云侗关便再也没有战火之忧了,云苏也收回了九天十地雷劫大阵。

  乾元世界其他地方有没有出现过雷劫,云苏虽然不知道,但南部三洲有史记载以来,确实没有出现过天劫。

  如果有天劫,像域外天魔这种祸害苍生的货色,虽然不知道雷劫能不能劈死他,但一定会落下。

  如此一来,至少在南部三洲,这由三年雷劫,近万天雷之力凝聚的大阵,杀伤力相当惊人。

  成道以来,云苏画符最多,炼器最少,这大阵算是难得投入巨大的心思,又借助天地之力炼制的大威力后天之阵。

  “变!”

  伸手一招,他就招来了大阵,然后朝着手心一点,便将大阵的威力缩小了无数倍,然后化成一座单纯的炼心大阵,飞入掌心之中,犹如十八道雷柱落下,来给这上亿鬼魂做分类。

  这些鬼魂其实只有一部分是死于这一场劫难,其他的都是这些年天地间残存下来的孤魂野鬼。

  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死不得其所,生也没有机会,召唤鬼魂的春风一来,许多鬼魂便上岸了。

  他们虽然不懂这是什么,但却好像落水之人看到了一根稻草,下意识便想登上春风,抓住这个机会,处于一种玄妙的本能。

  相比起招魂时的繁琐,如今大阵炼心却简单了很多。

  只见不多时,上亿鬼魂就分成了两类,大部分都通过了炼心大阵的考验,少部分通不过的,便被归到了另外一边。

  当然,云苏也没有觉得他们无法通过炼心阵,便要如何处置他们,这笔巨大的糊涂账不是他要做的事情,只需要单独存放,日后机缘到了再说。

  只有这些通过了炼心阵考验的鬼魂,那便说明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是云苏觉得可以友好合作的对象。

  “你们先好好休息,过些时日再和你们细说。”

  这件事情云苏考虑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以前总觉得自己修为太高了,推开门都看不到一个化神真仙,在家中闲坐十年半年也遇不到一个值得他出手的敌人。

  但这一次劫难,域外天魔的出现,还有连带窥见到的一些乾元世界秘辛,都让他有一种极强的危机感。

  “收!”

  他合拢了右手掌,那亿万鬼魂便没了踪影。

  这掌心神国的神通,云苏也推衍修炼了数十年了,算是一门威力或许并不太大,但却胜在足够玲珑剔透,哪怕是在神游太虚时,他也时常在识海之中反复推衍,如今用起来倒是更加方便了。

  修仙其实没那么难,如果大家都从混沌开始一起修炼,云苏觉得也未必比谁差,但非常抱歉的是,所谓的先发优势,别人或许已经修炼了无数个元会,正常情况下,这是相当无解的。

  一步踏出,便已经回到了清风小筑。

  他那一间主卧,里面已经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修炼之地,清濛一片,对于他的境界来说,一念之间,陋室就化出一方小空间,已经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这里清濛濛一片,也没有什么复杂的点缀,准确的说不是房间变成了这个样子,而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修炼空间。

  “天狐血鼎!”

  云苏一抛,拿出了慕容冰月交给他的那只小鼎,在掌心中浮浮沉沉。

  这小鼎外表其貌不扬,空荡荡的,只有两团血液,一团神光湛湛的金色血液,里面隐约可见一只啸月天狐,另外却是一滴金色的魔血。

  循着这两份血液上的蛛丝马迹,尤其是那一团较大的金色神血,云苏好似见到了在那无法用时间和空间来形容遥远的玄黄大世界,曾经有一个太乙之境的天狐仙人,用自己的神血想要咒杀一个神通近乎无敌的太乙真魔。

  如果是以前,这种场景,云苏是见不到的。

  但如今,以逍遥天仙的境界,加上极高的大道感悟,却是能静静直视因果那一头的虚无画面,比以前强了很多,如果是以前化神境界时,怕是看一眼那太乙仙人就可能身受重伤。毕竟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那些太虚世界,有现实真身本体。

  “滋滋……”

  那魔血正在发出某种异常的声响,好像是在努力做什么一样。

  “留你一命,可不是让你复活重生,再去害人的。”

  云苏一指点出,便从那滴金色魔血中吸取了大量的记忆,这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搜血秘法,是专门推衍出来,收拾这个魔头的。

  一时间,无数画面好似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原来如此!”

  这些画面中,有那魔头的过往,虽然只是许多碎片,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大致连贯起来了。

  “咦!”

  云苏忽然间觉得眼睛刺痛,其中有个诡异的画面,是那魔头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地方,然后遇到了什么诡异之物,再出来后,他便学到了化血神通。

  不是祖传,也不是自悟,原来是从玄黄世界的一处神秘之地学到的。

  那神秘之地一定隐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但云苏却无法继续看下去,那种疼痛直逼神魂深处,再多看一会儿,可能就要身死道消了。

  毕竟是玄黄大世界的事情,他也没想那么多,先收了起来,继续看下去。

  玄黄大世界,整个天地间都是一片腥风血雨,万族厮杀,仇恨连绵不绝,不说亿万凡人在各方势力夹缝中生存,就是那些璀璨若星辰一般的绝世天才们,往往也是飞速崛起,而又转瞬陨落。

  在乾元世界,虽然没有六道轮回,也没有维护天地平衡之道的天劫雷罚,对凡人来说,岁月静好和安居乐业似乎是家常便饭一样正常,而对于修行者来说,资质和运气以及出身稍微好一些,便是数十万年如一日的苦修玄机,日日惬意地参悟大道,似乎也是常事。

  但在玄黄大世界,这些都很奢侈,源源不断的厮杀,战乱,四处都在上演毁天灭地,生灵凋敝,无数生灵只能在许多偏僻的蛮荒之地苟延残喘。

  但即便是这样,这个魔头也寻上门去,那天狐一族与世无争,正常来说,一位太乙仙人已经足够庇护他们,最终的结果却是怕连玄黄大世界中的天狐传承都被打断了。

  “也不知道,到底在争些什么,跟疯了一样。”

  云苏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引发了这样的争斗,这种情况他并不陌生,曾经在开天辟地时见过。

  那时候的生灵,哪怕是为了一块落脚之地都能打的山河崩碎,有时候仅仅是瞅了一眼就能杀的无数先天生灵和后天生灵血流成海。

  在那一方超级洪荒大世界开天之时,天地最初是盘古的尸骸化成的,形成天地的基础是分开的混沌和清浊二气,但最初的海洋和河流,却都是那些恐怖生灵们肆意厮杀的成果。

  天地之间全是血水,大海是血色的,河流也是血色的,就连下的雨都是血色,也不知道多少个千万年才能厮杀完全,大海才能蔚蓝,河水才能清澈。

  这些事情,对生灵来说太残酷了,但却是几乎每个世界必然都会经历的一段真相,甚至会反复出现,会不断重复这样的残忍。

  玄黄大世界,显然就陷入了这样一种怪圈中,爬不出来,相比之下,乾元大世界真的是太世外桃源了。

  生机勃勃,百万族绽放。

  当然,这些都离云苏太远了。

  那魔头和天狐帝尊血战之后,被神血诅咒重伤,结果来到了这个世界。

  望月山的天狐古洞,便是这域外天魔最初降临的地方,那里应该藏着一条容易被玄黄世界的绝世仙修们打通的大世界通道。所以,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是他绝对不想去的,拥有天狐帝尊金血的天狐古洞便是其中之一。

  关于这个疑似大世界通道的天狐古洞,云苏已经记在心里了,所以才同意了慕容冰月的举派来投之意,什么封印都不如云苏自己看着靠谱。

  “天狐帝尊虽然死了,这一脉倒是万幸没有断绝。”

  后来,天狐帝尊的金血,慢慢衍化了这个世界的天狐一族,但帝尊的金血也掺杂了一丝域外天魔的魔气,所以这些狐狸比其他的修炼者更加容易遭受仙人五衰的折磨。

  这样的祖宗秘辛,除非是像云苏这样能循着因果天机直线推衍回去,逆着时间长河朝回看,单靠望月山的那些狐狸,就算是再想一百万年,也想不透这里的关键,只以为是自身道行不够,才引来了仙人五衰。

  当然,世上之事,也不是全是坏的。

  神血在一代代天狐少主的体内流淌,五十多万年过去了,终于出现了返祖现象,返祖凝血,让慕容冰月成为了望月山天狐这一分支最强的天才,如今投靠了自己,补全了气运之数,日后天狐一族自然大有可为。

  在云苏看来,这或许是那位天狐帝尊当初留下神血的一点附加遗愿吧。

  他既不忍血脉断绝,所以才留下一些手段,同时也希望终有一日,哪怕是自己早已死了,留下的因果神血也能够再次制衡那连他都杀不死的诡异魔头。

  五十六万年前,望月山便是靠那天狐血鼎中的帝尊金血,强化了那位无垢金仙的轮回死咒,才封印住了天魔。

  “望月山的狐狸们,以后就要享受老祖宗的余荫了。”

  虽然慕容冰月把天狐血鼎就交给了云苏,但云苏却从未想过要占为己有,只是借来一用,方便施展搜血秘法,免得那魔头诡计多端,再惹出是非。

  这天狐金血虽然未必见得有多么强大,但和魔头的因果牵连却极大,借助它,云苏不管是困它,还是搜血,杀它,都变得很容易。

  这就相当于,踩住了它的小脚一般。

  “凝!”

  云苏念动真言,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一指点出,须臾,只见一道神光从那血液中飞起来,化作一道血书一般的金帛,漂浮在空中。

  神通成书,云苏周围好似有天音响起,异香扑鼻,各种异象接踵而至,甚至虚无中都好似有许多存在被惊动了一般。

  异宝出世,自然不凡。

  “化血神通!!”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云苏依然觉得呼吸急促了一下,以他的悟性,这神通虽然没有文字著述,只是一些诡异的波动,却是一看就懂。

  “神通天成,天地间居然还有如此完美的保命神通!”

  云苏试着推衍了一下,也查不出这神通是谁所创还是天地自然生成,也不排除是混沌中自然衍生的,反正就是强大无比。

  只是可惜,那魔头不通天机,不通大道,把好好的化血神通练成了化血魔功。

  这化血神通,除了分身之法外,还有包括那借血秘法在内的多种秘法,堪称是一套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大神通。

  这门神通,即便拿到洪荒大世界去,也是相当高级的存在。

  这也是第一次,云苏没有依靠长生仙令,没有进入太虚世界,就在现实世界中便得到了这样原本强的逆天,却明珠蒙尘的无上神通。

  “神通既已练成,还是要和人分享一下。”

  云苏一指点出,那滴魔头金血就好似活了过来,片刻后,一个狰狞的小魔人便化血重生了。

  “仙长饶命,仙长饶命啊……”

  和云苏想象有些不同的是,这魔头重生之后,马上就大呼小叫地求救命,云苏却摆摆手,示意他安静。

  “不要吵,我叫醒你是想告诉你,你错了。你以前把化血神通练的太差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笨,又蠢又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你知道你蠢笨的让本道祖有多生气吗,就连你死了,我都觉得不解气。

  本尊实在是气不过,所以专门把你叫醒,让你看看,要这样练。”

  “……”

  域外天魔仿佛没有听清楚,略一沉思,差点气得原地炸开死去一回。

  “你不过区区……”

  域外天魔收起了方才的小人脸,本来想骂一句,你境界不过如何,却一下子懵住了,这道人乍看之下修为平平,但仔细一看居然看不出来是什么境界。

  他一个堂堂太乙之境的大魔头,就算是放到很多大世界都是能够横扫千万里的存在,什么时候连别人的境界都看不清了。

  “难道,遇到了传闻中的太乙金仙……”

  “蠢货,看好了!”

  云苏心念一动,便化出了数以百万计的分身,这些分身没有一个相同,甚至男女老少,花鸟虫鱼全都有,而且个个实力强大,远远不是当日魔头所练的化血神通能比。

  这些分身,在这并不太大的空间中,显得并不拥挤,因为它们都被云苏控制的如同微尘大小,但却栩栩如生,完全跟真的一模一样。

  “怎么样,我用出来,是不是比你强了很多。百万般变化,诸般随心所欲。”

  “你,你怎么可以学会化血魔功,这,这是本尊的。不,不对,你一定练错了,本尊不可能错的……啊啊啊……”

  域外天魔觉得自己数百年最大的依仗,最大的信念好似都崩塌了。

  云苏淡淡一笑,说道:“明明就是非常简单的一门神通,你看看你,又是耗费千百万生灵血食去练魔功,又是狠狠地虐待自己,天天痛不欲生的。

  何必呢,这么简单你都学不会,学不好,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可能的…本尊要杀了你…饶了我吧,我可以帮你杀人,帮你做任何事情,我是太乙真魔的境界……”

  魔头开始有些疯狂,但又不忘记执着地求饶。

  云苏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你就是再强那么亿点点,我也看不上的。

  这天下间,有的人兀自芬芳,令人愉悦,有的人如你一般却像是屎一样令人恶心反感。怎么,不同意,知道自己是废物,是不是很不高兴。知道自己大费周章练错了,是不是很不舒服。你练了数百万年,还不如我一柱香的时间,是不是特别不服气。”

  “他是不是杀不死我,是不是想和我做什么交易,只要他提出来,便先答应了,回头再找机会报仇雪恨。”

  那魔头一愣,自以为看破了云苏的想法。

  “你又想多了,我叫醒你,只是想告诉你,你太弱了,你错了,你太笨了,你糟蹋了一门绝世神通。”

  云苏凝神,睁眼,便见目中一道神光一闪而过,魔头便看到自己那一滴作为最大倚仗的金血就那么化作漫天灵粹,一半哺育天地去了,一半被这道人收了起来,最后自己这个刚刚重生的身体也化作飞灰被分解为了灵粹。

  “为什么,为什么他杀我不费吹灰之力……”

  确实,云苏这一次杀他,连混沌神剑都没用,不需要追着因果天机杀他,就不需要动用混沌神剑。

  对于一个曾经不可一世,曾经觉得亿万人族连猪狗都不如,如今被这样轻描淡写地叫醒,再被杀死,最后关头,所有心中的信念都崩塌了。

  作为一个魔头,被人狠狠地以这样羞辱的方式杀死,是他纵横数百万年来,从没有想过的。

  “真是,没脸活着了。”

  最后一瞬间,想到数百万年的过往,想到曾经的种种风起云涌,再到最后陨落在这道人手中,还被嫌弃糟蹋的不成魔样,魔头甚至有些后悔,应该把自己的名号告诉他的。

  真是没脸活了,死的时候,人家都不当自己一回事,原本以为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些回旋余地的强大魔道修为,以及更加宝贵的化血神通会是自己翻身的本钱,结果,却是这样的下场。

  云苏彻底毁灭了那魔头的一切痕迹,又将那滴天狐祖血中的魔性抽了出来,变得更加的晶莹璀璨,找个时间还给慕容冰月,也不枉那位老狐当年为玄黄世界自己治下的苍生着想了一回。

  “左手化血神通,右手混沌神剑,兜里还揣着一大堆长生仙令,脑子里还藏着一件震古烁今的盘古幡,白蛇世界还种着一株蟠桃仙树,这修炼的生活真是越来越有盼头了。”

  云苏长吐一口气,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道心清明,一时间居然道行精进,修为也随着提高了许多,只是吸了一口气,便有天地反哺而来无穷尽的力量,令他修为大进。

  “可惜,离无垢金仙还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这个可悲的事实,让云苏不禁苦笑,修炼的计划还是得照旧,不然猴年马月能够修炼到无垢金仙,更何况那太乙之境。

  “这化血神通令我间接学会了亿门变化之道,却是弥补了没有翻阅过地煞七十二变和天罡三十六变的遗憾。

  这化血分身修炼的方法对了,着实真假难辨,或许只有境界很高的太乙金仙,以及特殊法宝,或者是那传说中的火眼金睛,才有可能窥得一丝端倪。”

  “待我成就太乙之境时,乾元大世界天下之大,怕是都可去得了。”

  云苏心中有了一些明悟,更加向往那太乙之境。

  多少神话传说中的大佬,太乙之境便是一个门槛,不入太乙,始终登不上天地大雅之堂。

  “天大地大,过年最大,好多年没有和小子们好好热闹一番了。”

  云苏暂时收起了心中的诸多想法,只等过完年就大干一场,到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设想成不成了。

  =========

  目前书友群908973919只有十个妹子,还有来凑几桌仙道麻将的么,快快快。

  s../book/97930/53443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