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三十章 云苏的野望

第二百三十章 云苏的野望

  “恭迎道祖!”

  云苏和慕容冰月返回南极天宫时,整个天宫,万仙齐聚,也不知是谁带头,绝大多数人都行了跪拜大礼,甚至许多仙修高人,也心悦诚服地行了大礼。

  按照以往的脾性,他是见不得这些迂腐大礼的,但今日却有些不同。

  与其说这些人是臣服于他的无上道行,不如说是代苍生谢过他的救世之恩。

  慕容冰月方才已经提前传讯回了天宫,在捷报中提到,清风道祖力战上古魔头,经过三千六百个回合,终于重伤那魔头于剑下。

  并且,那魔头绝大多数的化身都被道祖无上神通隔空击杀。

  这个说法,虽然比起事实还有巨大的差距,但却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真相是云苏在三十余年前就窥到了这一次劫难,未雨绸缪,直到今日一剑之下,因果必杀,将那短时间内重返巅峰,达到了太乙之境的魔头斩杀。

  不仅如此,为了一劳永逸,云苏还追着因果线,杀了他所有的分身,就连已经逃到了五千余万里外的那最后一个分身,也没逃过一死。

  这个战力,虽然是积数十年之功才能一朝成功,但不知情的人,如果知道那域外天魔的真正实力,还有关于化血神通的大秘密,一定会更加难以置信。

  这么强的魔头,就死在了偏僻之地的南部三洲,五十六万年前,南部三洲鼎盛时期尚且拿那魔头没办法,南方神洲那些高高在上的无垢金仙们听到这域外天魔的名头无不是望风而逃,但五十多万年过去后,南部三洲的修士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了这个深仇大恨。

  对于一方天地而言,什么仇恨最深,不外乎亡族灭种了。

  狡兔三窟,这域外天魔分身千百万,最终也难逃一死。

  所以说,修炼者之间的过招,杀人不算狠,能断人一切生机,灭杀对方在这世界上的所有存在才是最可怕的。

  就拿云苏来说,以他对大道的感悟,还有逍遥天仙的身份,哪怕是没有学到化血神通,不动用长生云台的复活之力,正常情况下,就算只剩下一滴血,一块肉,甚至是一根毛发都是有可能重生的。

  当然,前提是没有被大神通斩杀,没有被人循着因果线追杀,没人被人斩尽天机,灭过去未来。

  如今有了即将到手的化血神通,一切又不一样了。

  如果放话出去,这魔头身上有化血神通,怕是多少太乙仙人也会冒着陨落的危险来抢夺,所以这注定会是一个秘密,只有云苏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今日之后,南部三洲,唯清风道祖独尊。”

  “正该如此!”

  南极天宫宫主叶成仙,太极剑界界主也跟着行了大礼,在那生死关头,先是旁观云苏以无上神通施法,心中早已没有了任何争雄之心。

  如今,云苏再次归来时,已经拯救了南部三洲亿亿万生灵,是以一己之力维护仙凡各族大德道祖。

  在实力为尊,气运为王的修行界,即便他是孤身一人,依然是无冕之王,自今日后,不仅仅是这一方天地的修炼之祖,更是日后修行界共尊之祖。

  这天宫之中,虽然人数众多,却也不是什么样的身份都能来的,但人群中却有极为特殊的几人,可以说完全就挨着那叶宫主,尉界主,神华帝等人。

  一个极为美丽出尘的少女,带着一个身着大成王朝一品黑蟒袍服的玉面文官,此人不过丹田之境。

  身旁是一个三口之家,男的只是金丹境界,女的更是普普通通的凡人武者,二人还牵着一个小家伙。

  那少女眼中有许多担忧,也有许多期盼,在云苏出现时,一汪秋水泛起了涟漪。

  “诸位免礼!”

  云苏轻轻一抚,便将数百万参与此战的仙凡妖神鬼精都扶了起来。

  然后,他走到了那少女面前。

  少女似乎有些激动,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好似要拥抱什么,却又有些不敢,半途又要缩了回去。

  云苏上前一步,左手拉住了她膏玉一般的右手,右手合上去轻轻一拍,安慰道:“我回来了,一根头发丝都没少呢。”

  “回,回来就好了。”

  王玄机破涕一笑,明明眼泪水还在流着,却笑了,真的放心地笑了。

  当知道自己云大哥去追杀那上古魔头时,她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正魔决战的时候,云苏唯一没有瞒着的人就是王玄机,而且告诉她,自己有必胜把握,不用担心。

  云苏望着正站在旁边的王玄文,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

  这家伙居然还是孑然一人,缘分这东西很奇妙,当年苦苦追求的人,最终却缘悭一面,而将心思花在国家大事上,却成了神华帝最器重的大臣。

  “大哥!”

  王玄文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句,在这么多人注视之下,他不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头也是心潮澎湃,虽然一直都知道大哥很厉害,很厉害,但是谁又能想到,大哥厉害到有成为南部三洲无上道祖的那一天。

  “好!”

  云苏放开了王玄机,说了一声好,也就代表了对他的认同,毕竟现在的场合也不适合多聊。

  “小宝,快,叫大伯。”

  何啓玉见到云苏望过来,连忙伸手想去拉孩子,发现人呢,低头一看,好家伙,藏在他爹的裤裆下面呢,露出一小撮毛,正在打量这位陌生的大伯。

  这些年,为了这场正魔大战,许多事情都被耽误了,哪怕是强如云苏,在王玄武结婚生子这些事情上,也插手不多,二人的婚礼也是一切从简,并没有铺张大办。

  为了这一场最终的决战,大成王朝上到皇帝,下到贩夫走卒,都咬紧了牙关,尤其是皇族,就连最普通的养生汤都停了。

  如果不是节俭到了极致,最终也凑不出这百万破魔军,还有那十万诛仙炮兵。

  钱虽然不是省出来的,但面对一场涉及南部三洲亿亿万生灵的决战,别说享受了,神华帝恨不得把牙缝里的东西都投入备战中去。

  “我大伯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四岁左右的小家伙,虽然由于父母的缘故,从小就极为聪慧,但依然有些转不过弯来,直到王玄武满脸赤红地伸手把他从裤裆下拉出来,摁在前面,他才怯生生地喊了一句:“大伯。”

  “唉,破虏乖,真乖!”

  云苏伸手抱起王破虏,觉得这小家伙长得和王玄武真像,不过五官却又非常精细,完美继承了他母亲的精致和聪慧,如此一来,五大三粗的王玄武却生出了一个帅的壕无人性的小机灵鬼儿,也不是太认生。

  “此间事了,你们大姐也想你们了,大家一起回家过一个热闹年吧。”

  云苏把王破虏交给王玄机,他这是第一次见王破虏,那时候,推衍天机因果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所以别说去看初生的小侄儿了,就连王玄武结婚时也没有赶上。

  但王玄机却是见过的,小家伙还和她亲得很,马上就奶声奶气地黏糊起来了。“玄机姑姑我都整整三天没有见到你了,想死你了。”

  “是,大哥!”

  王玄文和王玄武,还有何啓玉都齐声应道,心中哪怕是到了此刻,也依然是波澜壮阔,觉得如同在做梦一样。

  两兄弟就不说了,从小在清风小筑长大,一直以来在熟悉的圈子里,都坚信云苏是最厉害的,认识的几乎所有修炼者对云苏都毕恭毕敬,家中豢养的灵兽,看守道场的神君,这些都早已知道了。

  只是,二人也万万没有想到,这拯救苍生的南部三洲第一人,这一方天地生灵们共尊的道祖,会是自家大哥。

  尤其到了今日,许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都明白了。

  以前想不通的地方,都想明白了。

  “你们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累了倦了记得回家就是了。”

  大哥一直是如此告诫他们,也是如此支持他们,尤其是王玄武更是亲自经历过被那保命灵符遁出八万里之遥,直到被小白救下时,他还在那里反复感激。

  “三少爷,您谢什么啊,太见外了不是,嗷呜本尊乃是无敌最俊朗的小白是也。你想想,要不要多谢我几千次,咩哈哈哈”

  看着那蒙面神女在自己面前滴溜溜一转,便化作了那又萌又可爱的小白,王玄武当时的嘴,惊得能吞下去一头牛。

  “我,我”

  这就好比从世间随便找一个人,然后告诉他,你以前家中豢养的小狗,在云侗关以一敌百万,杀的邪魔歪道溃不成军,谁也会难以置信。

  如果说两兄弟有明悟,有震撼,也有自豪和骄傲的话,何啓玉的心态更加复杂。

  她是昨日才被父皇和夫君一起,告知这一切的真相。

  自己居然一不小心,嫁入了南部三洲第一仙门,别说令其他人难以置信,有时候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个公主的身份,在凡人眼中已经是高不可攀了,而南部三洲第一仙门又是何等荣耀之地,那是亿万生灵挤破了头,别说进得门去,就连门楣都怕是见不到的。

  她还记得成亲之时,大姑带着小姑,还把二叔一起拉来了,但拜堂的时候,父皇却和一张空椅子坐在一起,起初还很惶恐不安,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事没,或者夫君家的长辈对自己有什么不满之处。

  毕竟,在凡人眼中,结婚生子已经是人生几大事之一了。

  她还记得,成亲之前,大姑代表王家送上了一份隆重丰厚到让父皇都万万不敢接受的聘礼,还说了一句:

  “王家把偌大天下都给了何家,哪里还能厚颜收如此丰厚的聘礼。”

  不过那位好似二十来岁,堪称人间绝色的大姑子,却坚决拿出了一物,说是大哥早有吩咐的。

  “王家既然允了这门婚事,聘礼便是一定要下的。这一枚清风仙令是大哥早前嘱咐的,还请务必收下。

  日后何家后世子孙凭借此物,无论是千年还是万年,抑或百十万年,只要不涉及大是大非之事,王家可以出手相助一次。”

  当年,何啓玉还不知道此物到底有多大作用,但今日却是懂了,何家只要不自己行差踏错,这一脉日后总归有了可以护身之物。

  她也已经懂了眼前这位美绝人寰的大姑子所说的话,当年这门亲事并不是何家答应不答应,而是王家答不答应。

  这一点,虽然看似有些霸道,但如今看来,王家不仅仅是有说这话的底气,好似更是天地间最合理的要求一样。

  云苏和南部三洲的众多仙门首脑一一见礼,最后才飘然而去。

  他一走,叶成仙和尉剑迟便一起宣布,将在云侗关召开血盟大会,南部三洲要学那共结连理之事,日后同气连枝,共尊道祖,一起进退。

  大成王朝一方,神华帝,万东来分别代表仙凡两界参加。

  而令人惊讶的是,清风道场的代表,却是两个人,一个是在这一战中大显神威的白尊者,另外一个却是慕容冰月。

  大战之后必有大治,那位白尊者如果是以战功参加这场血盟大会的话,慕容冰月就是代表云苏,见证南部三洲各大修炼势力,各族议定日后的新秩序。

  这其中涉及到的事情就太多了,比如建立统一的南方仙盟,云苏便是仙盟道祖。

  建立了仙盟之后,是不是要打破门户之见,如何更快地提高南部三洲的整体实力都是需要在血盟大会上讨论的。

  其他的,还有战利品的分配,疆域的重划,仙门势力和修炼者的迁移,重建,以及最基本的登记造册。

  这些工作,每一样都非常重要,也极为繁琐。

  比如这修炼者的登记在册,却是包括仙魔神妖精鬼灵怪各类,就比如鬼道,日后要建立统一的神祇制度,也许没有那么严苛的神祇管理制度,但却一定会形成某种新秩序。

  云苏先将王玄机等人送回了清风小筑,如今的小筑,已经是之前的数十倍大小,完全成了一座巨大的道场。

  道场背靠一座几乎已经完全凝实具现的神山,有垂天之瀑,有灵禽仙兽,还有神山后方的后院垚山,也是欣欣向荣。

  但云苏却没有急着享受这些,他还有太多事情要做,和王玄机说了一声,便又离开了清风小筑,来到了距离广岐山遗址两万余里的云端。

  在他眼中,是城隍土地这样的传统秩序崩坏之后,再加上大战连连,导致的无数孤魂野鬼,如今便是需要做点什么的时候。

  “这一方世界,没有六道轮回,却是最大的缺损,今日我收下你们,也算给你们日后一个念想。”

  云苏说完,右手摊开,只见天地间无穷尽的孤魂野鬼开始涌上手掌心来,不仅仅是安置这些亡魂,还有这次大战的得失总结,涉及到一个庞大到让云苏自己都憧憬无比的修炼计划。

  “这一战用事实教会了我一个道理,我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s../book/97930/53418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