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木王朝当了运输大队长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木王朝当了运输大队长

  第一次破阵,五名化神散仙,五十个特别炼制的魔血战兽,五万人马,连个泡都没冒起来就失败了。

  那魔修札乌,被训斥了一番甚至连脾气都不敢流露出来丝毫,反而趴伏在地上,不要脸的样子,舔着脸道:

  “大人所言极是,札乌哪怕是粉身碎骨也不敢有丝毫怯战之心。方才我们的破阵组合,乃是有意挑选了修士,战兽和凡人。本来是想即便破阵不成,也要找到那大阵的一些破绽。

  小的一定抓紧时间破阵,还请魔使大人先回后方休息,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堂堂化神后期的真仙,明明心头恨意万分,却不如狗,跪在地上,只差舔靴了。

  “嗯!那老夫便先回去处理几件大事,这里就先交给你了。记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破阵。”

  魔使本来还想斥责几句,但心头又是一紧,顿时觉得不妙,这大阵实在是太诡异了,就让这小子留在这里慢慢破阵吧,真要是破不了阵,也有的是手段治他。

  “魔使大人放心,小的一定身先士卒,死而后已。”

  “呵呵,其实我对你倒是不太放心的。如果你不想被炼成魔偶,忍受永生永世的痛苦,就好好破阵吧。”

  那魔使轻飘飘一句话,已经令那魔修札乌吓得脸色狂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弟子万万不敢!”

  “哼!你记……唉哟……前线的人马你都可以调动,抓紧时间破阵。”

  魔使这威风还没装够,就觉得心头一痛,张嘴就是一口血,顿时觉得愈发怪异,哪里还敢停留,带着一堆心腹就回后方去了,远离此地,大阵不破他是不想再来这里了。

  很快,就有五十万人马被魔使调走,说是要在五百里外,新建一处专供他享用的行宫。

  “这老贼明明对这大阵忌惮万分,犹如鬣狗见到了杀狗刀一般。呵呵,若是直接被阵杀了,才是大快人心。”

  札乌忍不住伸手揪了揪胸口,同样觉得心中有一股莫大的难受,憋得慌,嘴中隐隐发甜,吐在地上一看,果然带着血丝。

  “这大阵对我的伤害也很大,连阵都没进就能伤我,到底是什么鬼阵。”

  札乌也不敢大意,马上叫来了豹元帅。

  “不知仙长有何吩咐?”

  “这前面的几座军城,离大成人的大阵太近,已经不安全了,后撤五十里,重新建造几座军城。”

  “是,仙长。”

  于是,神木王朝就开始向后撤,至少有百万大军需要撤离,不然怕是连睡觉都不安生。

  魔修札乌召集了一众高手,细细研究了一个时辰,也找不到关于破阵的线索。

  如何破阵?大家连见都没见过,化神散仙进去了连泡都没有冒一个就不见了。

  “魔帅大人,我观此阵既然是雷属性的,方才第一波人马入阵时也有雷声传来,怕是多半遭雷劈了。

  这世间大阵,无论是由仙修运转,还是消耗灵石和天材地宝,其实都是殊途同归。与其在不明究竟的情况下,让人白白去送死,不如先消耗其实力,找出破绽后再一举攻破。”

  相比起坐在那里,苦苦参悟大阵破绽的化神真仙和散仙们,一个站在靠后位置,獐头鼠目的化神散仙,却是突然出列,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喔!你说来听听,有什么办法。”

  札乌也觉得不能像那魔使说的一样,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源源不断地派人去破阵,虽然自己现在手头可以调用的化神真仙和化神散仙加起来接近三十位,再算上神秘的魔偶,以及大量的魔血战兽,明面上的实力是对面云侗关的数倍,甚至是十倍。

  但是,先不说对方有援兵赶到,光是这深不可测的大阵就是一个暂时无解的拦路虎,更别说那布下此阵的人,多半也非等闲之辈。

  “小的认为,与其用人去破阵,不如让牲畜去打头阵。我神木王朝如今雄霸十国之地,牲畜何止亿万,光是这云侗关前线,为了大军囤积的牲畜,圈养待杀的就不下两百万头。

  我们不如驱赶这些牲畜去破阵,看看是对方主持大阵的修士法力深厚,或者灵石足够众多,还是我们的牲畜多。

  当然,这天下阵法,自然诡异多端,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还需要在源源不断的牲畜中加入一些战兽和修士,凡人军士,多管齐下,迟早能窥得此阵虚实。”

  魔帅札乌一听,顿时大喜,是啊,这南洲各个大阵,他也见识了很多,有的是能让修士迷踪,有的是自成一个小界,有的是杀戮无双,有的是惑人心神乱人心智。

  但无论如何,大阵总归要有人主持,也需要消耗灵物,除了一些上古洞府,或者远古废墟,还没有听说什么阵法能够持续无数年,是攻不破的。

  这崽子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是一语道破天机,这人命虽然不值钱,但总归是消耗几万就少几万,早晚还得补充。

  毕竟,一旦攻破云侗关,方圆数万里还需要他们去占领和据守。

  可牲畜在他眼里就是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凡人军士有没有吃肉,他一点都不关心,就算把整个王朝的牲畜消耗干净了,只要能破阵,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的。

  “你小子献计有功,正好和本帅想到一起去了,赏你魔功三卷,灵石一百万块,以作嘉奖。”

  魔帅札乌大喜地赏赐了这个散仙,后者连连跪拜,惊喜万分,一个点子换来了这么多奖励,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自然也想不到,眼前的大阵对这个魔帅和那位魔使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传令下去,马上驱赶前线所有的牲畜从方才的位置入阵。另外,马上去后方调集牲畜,本帅要五百万,不,要两千万头,无论那神木妖皇是去征调,还是买,借,抢,三天必须凑齐,否则拿他项上人头问罪!”

  魔帅大声下令道,他自然不是开玩笑的,这大阵破不了,他相信那位无恶不作的魔使一定会将自己炼成魔偶,那区区的神木妖皇自然就不放在他眼里了。

  老子活不了,你个傀儡妖皇还想活,天下哪有这道理。

  ……

  云侗关上的全军大宴,一直过了午时还没停歇,甚至还有许多修士去四方买酒买肉,这一次摆明了是要大肆庆祝一番,犒劳大家在这里坚守了数年之辛苦,所以也没有人省钱省力。

  都护府中,百仙宴也才进行到一半,便有修士开玩笑说,这一顿饭吃完了,大家就要努力去四方采买物资了。

  “我看战堡中的小伙子们,真是吃够苦头了,几百头牛一眨眼的功夫就吃的只剩下骨头了,骨头还就地下锅熬汤,哈哈哈……”

  “好说好说,老夫负责买五百万斤粮食,三千头猪牛羊……”

  “在下负责采买酒水十万斤,糖油酱醋茶十万斤,面粉十万斤……”

  一时间,众人都在积极认捐,两国的对峙和封锁,也只是在两国边境一带,南洲其他地方自然是天大地大,物资丰富的很,只要有金银和玉石宝物,什么都能买到的,只是需要修士带着储物法宝去才能又快又好的办妥。

  这些年来,大成守军的补给一直很紧张,粮食一干一稀混着来,吃肉就比较奢侈了,往往能混一锅汤已经是不错的待遇。

  如果说粮食是拿来填饱肚子的,那今日敞开供应的肉类,就是大城将士们难得开一次大荤了。

  相比起在前线一口气圈养了两百万头牲畜的神木大军,大成一方除了补给能力,钱财跟不上以外,主要还是大成并没有大肆从老百姓手中去征抢牲畜。

  对于农户来说,牛是一年耕作之根本,而马做战马和驮马都不够,猪羊自己都舍不得吃,拿去市集卖了换生活物资的。

  成华帝治国虽然有方,但要供养一只数百万的大军,也是颇为艰难的,又不想从百姓口中夺食,便造成了前线补给一直紧张,粮食肉类都不宽裕。

  所以,今日大吃大喝一顿,却是消耗掉了半个月的物资,别说普通的凡人将士,就是修士们都吃的隐隐肉痛,商量着张罗物资的事情。

  云苏却是笑道:“稍安勿躁,大家先好好吃喝,这场戏才刚刚开始,我们多给神木王朝和广岐山一点机会,不然人家会说我们这个主人不好伺候嘞!”

  “哈哈哈哈……”

  众人闻言自然大笑一番,方才那五万多人马,可不是跟送上门来的一样,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幺蛾子,今日这宴席怕是能一直以对方的破阵表演做下酒菜了。

  一柱香后,果然对面又起了动静。

  “报!神木大军正在驱赶猪马牛羊,朝着我们的大阵而来,还有十里地。”

  神木一方,刚刚打开了牛羊猪圈,这边就发现了,毕竟飞到高空,俯瞰大地,十里距离太近了。

  “哦?先生果然料事如神啊,来了多少?”

  柴进顿时大喜,五万大军,修士和战兽若干都破不了阵,驱赶一些牲畜来了,可不是送死吗!

  对于神木人想驱赶牲畜破阵,云苏和小奶狗都不意外,小奶狗还颇为后怕地偷看了云苏一眼,这些神木人怎么和当年的千灵教想到一块去了。

  当年剑葬神山那一万多头牲畜,有大半遭了绝灭阵势的毒手,剩下的可是让自己饱餐了一顿。

  “这神木人真是异想天开,五万人马都破不了先生的绝世大阵,来一些畜生又有何用!”

  “可不是嘛,哈哈哈!”

  那报讯修士继续说道:

  “神木人存储在军城后方的上千个猪牛羊圈都打开了,目前已经放出来了数十万头……”

  “……”

  众人顿时一愣,笑声都凝在了脸上。

  这么多,原本想着驱赶个几千头,一两万头牲畜来破阵,如那火牛阵,火猪阵一般,试试土办法也就算了,谁知道对方居然派出来了这么多牲畜。

  几十万头猪马牛羊,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几十万人还难对付,人还知道怕,这畜生有时候就是完全不知死活。

  “再探!”

  “是!”

  供奉院的修士退下后,云苏考虑到在场一千多人的好奇心,便随手一抚,在大殿半空中显现了画面。

  “我x,这么多畜生,神木人疯了吗。”

  “这是全部的战备肉畜都拿来破阵了,他们吃什么……”

  “……”

  众人一阵无语,只见大地上上百万牲畜被许多神木修士驱赶着朝大阵而来,后面的牲畜圈中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一时间,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牲畜。

  平日里,后方带来几千头牲畜,这些文武官员们心头都高兴不已,盘算着能为将士们多添几锅肉汤。

  绝大多数人,甚至那些武者和修士,这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牲畜,尤其是聚在一起,真是漫山遍野,比百万大军还壮观。

  神木人果然在牲畜大军中,掺杂了一些战兽,修士,凡人兵士,浩浩荡荡朝着大阵涌来。

  “进阵了,进阵了!”

  这一次,小奶狗得了云苏的示意,施法让大家看到了整个过程。

  只见那成百上千的牲畜大军,刚入了阵便引发了雷霆闪电,霹雳咔啦降下来,小奶狗还故意让那雷电降下的速度有快有慢,再稍微变幻大阵方位,如此一来,这源源不断的兽群入了阵来,就不至于堵在一起。

  画面上,那一块区域方圆数里,都堆满了被电晕了的牲畜。

  这雷劫大阵,原本对于凡人和牲畜一类,威力就比较有限,如今又有小奶狗操作大阵威力,许多牲畜被电的四肢无力,软绵绵地趴在那里。

  半个时辰后,便有大约八十多万头牲畜入了阵,已经堆成了一座庞大的兽山。

  “这神木人,真是不拿牲畜当回事。按照神木大军平时的消耗来看,这些猪牛羊马可是神木军未来一年的全部肉食了。”

  许多大成一方的文武官员看得垂涎三尺,大成一方肉不够吃,神木一方却派出百万牲畜来破阵,这是何等浪费啊。

  有些官员就忍不住偷瞄那位主持大阵的白尊者,还有高坐首位的那位先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在场的千人中,那些文武官员大多都带着同样的目光,云苏自然看得懂,这是盯上那些肉了,又怕影响大阵运转,不好意思提出来。

  “先生,这么多的牲畜入了阵,不知如何处置才好。”

  成华帝也求助地看了一眼太子,何远山便笑着朝云苏一躬身,行礼道。

  按照一开始的规矩,这次和神木王朝的大战,一切缴获原本应该登记在册,收入库中,等待日后再做盘点。

  迄今为止,一些凡间王朝暗中提供的有偿捐款,折合白银已经达到了三千万两。而许多仙修势力更是捐赠了总额超过两亿灵石的灵石或者天材地宝。

  平日里缴获的战马,自然是归大成军方处置,毕竟军士们在战场上直接就缴获了,可却没人说过,这意外缴获的牲畜该如何处理。

  虽然,云苏曾经说过战后的土地和凡人归大成王朝,但这大阵一次就电晕了上百万头牲畜,身为大成皇帝,反而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些牲畜,除了少部分受不住雷惊,被吓死以外,其余绝大多数都只是昏厥,或者暂时酸软无力。”

  云苏起身,看着云侗关下,那些正在排队打汤的军士们,说道:

  “自今日起,所有大阵中缴获之粮草牲畜,都直接归入大军的粮仓肉库吧。多储备一点儿也好,马上便过冬了,吃了肉还能做一些皮衣裤和皮甲护具。”

  云苏一开口,大成王朝的官员们顿时大喜过望,百万头牲畜可是一笔巨款,就算是朝廷也一时间拿不出来这么大一笔银钱去采购。

  就算能凑出银钱,一时间又怎么买的够如此多,还要运到云侗关。

  这大阵中被电晕的牲畜,简直是俯仰皆是,送上门来的,等到关入圈中,一两日就能恢复了,等于是神木大军少了百万头牲畜,而大成一方多了百万头牲畜肉储。

  “多谢先生体恤兵卒,恩赐大军。”

  柴进带头,众多文武官员一起行了大礼,云苏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派一只人马去收拢那些被电的酸麻无力,躺倒在地的牲畜了。

  柴进一声令下,马上传到了首关欧阳贞那里,顿时惊喜万分。

  “哈哈哈!天助我也,仙长开恩,赐给我军牲畜百万头。玄武,你带五万人马上去打扫战场,记住了,如果是和修士有关的物资,还是要单独交给仙盟单独入库的。”

  “末将遵令!”

  王玄武闻言也是大喜,以他的眼力,站在首关上,刚好能看到远处那不断增高的牲畜肉山,乖乖,一听有百万头牲畜,简直是不敢相信。

  “兄弟们,蒙仙长恩赐,都跟老子去捡肉了,从今儿个起,我们云侗关的百万将士一直吃到明年春天的肉,都不愁了。”

  于是,王玄武还不知道是大哥在都护府法外开恩了,带着五万大军,气势汹汹地冲出了城门。

  当五万大成军士看到那堆得二三十丈高的牲畜肉山,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依然高兴的直呼南方大帝保佑,仙长开恩了,这下过冬的肉多有了。

  傍晚时分,都护府的百仙宴和各个战堡的大宴都结束了。

  然而,因为今日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据说是仙长发话了,大军今夜加餐,吃的满嘴是油的士兵们又开始杀羊宰猪。

  牛和马几乎没怎么杀,成华帝下旨要挑选犍牛送回后方,交给百姓们冬天养膘,好留作春耕之牛,而马匹则先挑选了战马和驮马之后,再送一些回去交给各地官府,补充给地方,多一些马,虽然是笨马老马,也好比肩挑背扛的强。

  柴进年轻时候吃百家饭,常年沿村乞讨,深知百姓生活不易,觉得牛马吃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才和云苏特意说了下,云苏自然也是支持的。

  用柴进的话说,仗要打,后方的百姓也要春耕吃饭,不能像神木王朝一样,仗还没打完,不少地方就出现了千里饥荒,流民遍野。

  ……

  “苏先生,请!”

  云苏和太子何远山单独约了一桌夜宴,还拿出了他最喜欢的鱼泉酿。

  “太子,请。”

  这五十年陈的鱼泉酿一下肚,何远山便想起了诸多往事。

  当年二十出头的何解元,如今也是四十有余了。

  “时间过得真是快呀。先生还是当初模样,远山却是胡须一把,儿女成双,人也到中年了。”

  作为太子,何远山自然是早早就婚配了,也不早了,正常来讲十七八岁家中就有安排,只是被他拒绝了,后来成为了大成太子,自然不能再任性,听凭姑妈,也是母后何濡葶做主,娶了一位大儒之女为太子妃。

  他倒是只娶了一人,那太子妃也是娴熟持家,好好的太子府不待,干脆求了皇后数次,才如愿以偿跟来了边关。

  方才张罗这晚宴之时,便是那太子妃亲自下厨,手艺不错,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大家闺秀。

  “你这一对儿女未来也是人中龙凤,多年未见,想他们吧。”

  “说不想肯定是假的,这云侗关的百万军士如何想念他们的家人,远山便有多想。算算日子,大郎已经十9岁了,小女也有十七岁了。”

  何远山笑了笑,几杯酒下肚,原本的一点儿拘谨也淡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渔阳城中和云苏初识之时。

  “太子,请看。”

  云苏手一挥,便现出了一个画面,却是远在渔阳城的渔阳宫中,画面中有一个正在练武的青年,看起来颇为英俊,与何远山有9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父子。

  “先生果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这小子,长高了好多。”

  四年了,何远山还是第一次见到儿子,不由有些意动。

  “先生,远山前些时日算了一卦,不知道你可有兴趣听听。”

  何远山也挺厉害,当了太子也没有落下这门手艺,云苏哈哈一笑,其实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但还是打趣道:

  “哦!倒是要看看,夫子做了太子之后,这推演掐算之术可曾生疏了。”

  =======

  感谢书友“泓彧丶”打赏了一万起点币,也感谢“乾羽轮云”和“张道权”的打赏。

  s../book/97930/53197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