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仙阵炼魔心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仙阵炼魔心

  “这……”

  一睁开眼,天剑长老和慕容琴便惊呆了,这位苏先生的信手拈来的神通,他们居然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路数。

  纵地金光?腾云驾雾?斗转星移?踏破虚空?

  不过是一次睁眼闭眼的功夫,实际却已经过去了一柱香,但就连他二人也只觉得是一眨眼,陷入了时间的错觉。

  能令化神真仙不知不觉中,分不清时间流逝,他二人还从未遇到过。

  先不说这神通是什么,一柱香能够从渔阳城赶到云侗关,二人即便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能够做到。

  “难道,这位苏先生提前在渔阳城和云侗关布置了传送阵法。”

  这是最合理的猜测。

  传送阵二人倒是知道,但耗费太巨大了。

  布置一座传送阵,光是灵石就需要超过一百万标准块,还不算其他的天材地宝,更要许多修士来维持日常运转。

  如今的大成王朝和渔阳仙盟,几乎把每一块灵石,每一份材料的价值都榨干了,哪里会花天价布置耗时耗力,传送人数还极为有限的传送阵,渔阳仙盟一直有考虑这件事,但却从未落实。

  当然,二人也只有如此猜测,才觉得相对合理一点。

  而龟鹤二人却是半句不敢提几年前去南海的时候,二人只是犹豫了一下,连寒暄的时间都没有,就到了南部海域水晶城。

  今日再次蹭车一回,才知道苏先生依旧是那么深不可测。

  至于成华帝夫妇,还完全没回过神来,反复看了好几眼,才发现这里很熟悉,不是那云侗关又是哪里。

  他二人虽然天天都忧心这云侗关的战事,但还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眨眼之间便到了云侗关上。

  成华帝柴进想说些什么,却张了张嘴,说不出来,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是觉得大成一方有如此绝世高人,胜算能大几分,也能少死一些人。

  一方面是觉得,什么皇帝将军,凡间荣华富贵,比起这真正的绝世真仙,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呵呵,速度有点快哈。”

  老龟打着哈哈,化解了众人的沉默尴尬,众人这才一起拱手谢过苏先生。

  龟鹤二人也是精明,见状连忙告罪一声,然后火速去通报了云侗关。

  不论是成华帝夫妇,还是天剑长老和慕容琴长老来云侗关,都已经是天大的事了,而苏先生驾临云侗关,自然更是大过天去的事,当然不能马虎草率,毕竟这里不是渔阳宫。

  这里可是驻军数百万,关系到未来整个大成国运,甚至关系到南洲气运之争的云侗雄关,不但有数百万精兵,还有那么多为了大成流血流汗的修士都看着呢。

  龟鹤二人落下了云头,急忙见了何濡明和太子。

  “太子殿下,何元帅。苏先生的法驾马上就到,陛下夫妇也来了。”

  “什么!快,快……”

  一番简单的准备,没有战备职责在身的文武官员,三品以上,武道九重以上,以及金丹境及其以上的修士,都聚到了都护府门前的祭天台下,焚香肃穆,躬身一片。

  不多时,便有清气自天而降,正是云苏带着众人落下了云头。

  “拜迎先生,恭迎陛下,恭迎皇后娘娘,恭迎诸位仙长。”

  大成王朝一方,在云侗关的所有核心人员都来齐了,哪怕是方才征战一番,略有小伤的人,明明可以不来,却也坚持到了。

  说实话,从天而降的人中,王朝的文武百官基本只认识皇帝和皇后,只知道另外几位仙长乃是大成一方的高人,为首一人更有传闻乃是大成第一仙,是己方的定国神针。

  而修炼者和武者则神情万分激动,他们方才已经被私下告知,来人是此次大成一方的仙道至尊,是大成仙武之人的首领,而另外两位也是不凡,乃是仙道大佬,每一个都可能左右云侗关战局,这些都是能左右未来数百千年这南洲南方气运的高人。

  这样的大佬,别说那些武道九重的武者,就连金丹境,化丹境,甚至是凝神境,以及那三个化神散仙平日里都见不到的。

  以往,这些远道回援的修士们,也有疑虑重重的时候,毕竟大成王朝和神木王朝在明面上的实力差距太大了,说是蚍蜉撼树也不为过。

  然而,当他们提出来这些疑问的时候,却被人一笑而过地解释道,稍安勿躁,大成一方的绝对实力尚未登台,另有谋划。

  果然,后来就传来了神木王朝后方的神木王都差点被人一锅端了,一场倾天大雨裹挟着江河倒灌之威严,把已经完全变成了修炼者专享独霸的神木王都淹的欲仙欲死,死伤惨重。

  接着神木王朝刚刚有高人赶到,在施法治水时,又被天火落下烧了个水火两重天,众多赶来支援的神木王朝高手,甚至连广岐山的高手都赶上了这突如其来的二段伤害,损失惨重。

  这次偷袭,也极大地缓解了云侗关的压力,由于高手大量损失和受伤,云侗关至少获得了一年多的喘息之机。

  神木王朝那位妖皇大为震怒,着令灵木太子严查,灵木太子查了一个月也没有查出来名堂,干脆派人去了上京城,想要烧了上京城来报复。

  结果,被早就摸清了他脾气的小奶狗,带着水晶城的十一个高手,又来了一波反蹲,杀的一个不留。

  报仇从来不隔夜的小奶狗,十几年前就想揍那个太子了,居然敢派人来试图推倒天道图书馆,干脆带着**古妖去神木王朝境内,追杀对方落单的高手,由于二人修为实在是太高了,令神木王朝不胜其烦,虽然不知道二人到底有多强,围剿数次都是送菜。

  直到调集了数名顶尖高手,才让二人的行动没有那么猖獗。

  如今,众多云侗关的修士,亲眼见到了己方的几位高人,就连那三位化神散仙也是震惊万分,以那位先生为首的三人到底多高的修为,一个都瞧不清,似乎每一个都比刚才广岐山那为首的魔头更强。

  “诸位镇守云侗关有功,颇多辛苦,免礼。”

  云苏拂袖一撒,只见一道青光洒下,化作清风吹向下方。

  眼前的上千人中,无论是有病的,还是有伤的,身体不适的,甚至只是贫乏焦虑的,尽皆惊讶地发现,那种种不适感都被这清风吹没了。

  清风一直刮到了安置伤兵的军营战堡中,极大地减轻了他们的痛苦,也留下了痊愈的契机。

  “仙长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众人又是躬身行礼,云苏落下地来,带着众人一直走到了城墙边,眺望着这原本的大好河山,如今却硝烟不断,杀戮弥漫。

  “终究是道行修为不够,若是成就了太乙之境,这种规模的战事完全可以避免,就算是域外天魔,也难逃因果一击,天机一杀。”

  云苏站在关上,眺望北方,只觉得那里魔气弥漫,妖气冲天,虽然阵仗远不如白蛇世界中的天地劫难时的万族决战。

  但那时候毕竟神通道行远远不一样,高出很多,有长生仙令的机缘契机在前,整个白蛇世界的大道规则又很清晰,自己的境界也直逼无垢金仙巅峰,险些就能进入太乙之境,全程基本都能做到明白祸福吉凶,知晓天机因果。

  如今却是大不相同,每当他觉得可以休息潇洒数十万年了,就很容易遇到一些事情,让他觉得神通道行还是太低了。

  “诸位,大成与神木二国之战事,已经四年了。令人遗憾的是,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也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反而是刚刚开始。大家或许一直有个疑问和好奇,我大成孱弱,凭什么和神木王朝作对。

  甚至有人会觉得,两国交战,只要皇权贵族和修炼者遁走了,谁胜谁负并不重要,神木王朝的人不会为难凡人。

  这个想法不对。

  有些事情,贫道虽然暂时无法对你们细说,但今日云侗关前神木王朝以上万活人血祭战兽,以及如今九国陷入一片生灵涂炭的局面,可见一些端倪。

  这一场战争,如果我们输了,整个大成王朝,甚至是整个南洲,也许都会陷入一场腥风血雨中。

  有些东西,不人不鬼的,自认为来得早,便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他们眼中看不得这大好河山,容不得这些亿亿万生灵,觉得自己一怒之下,就该血洗十**山河,让亿亿万生灵犹如蝼蚁一般被踩死。

  很不巧,贫道第一个不答应……”

  云苏很少在这种重要的大场合公开发表什么意见,一直以来都非常低调,上一次如此做法,还是在渔阳书院上任山长的时候,一来为书院扬名,二来也是为了开创符纹一道,必须把场面做够了。

  有时候,作为一个不太讲究过程,也不在乎排场的人,云苏自认为不是那种繁文缛节之辈,但也不得不承认,众生不同,有时候为了他人着想,有些东西必须去做,有些角色,必须去扮演。

  因为,别人需要。

  他现在要做的,除了让这些修士看到希望,给他们巨大的信心,也是想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他们,以及那些在背后正盯着这场纷争的人一个信念,这是一场正义之战,而且是胜算很大的正魔之争。

  对于修仙者来说,有时候其实正义和邪恶的划分,并没有那么严格和苛刻。

  比如这广岐山,就在南洲存在了许多年,也没有人莫名其妙上山去除魔卫道。

  不是说那些南洲的仙门势力就都视而不见,或者尸位素餐,不为天地主持公道。主要还是那广岐山的做法,并没有触及到许多势力的底线。

  当然,如今的广岐山全面崛起,天魔复出在即,也许等到各方势力发现自己的底线都被踩烂了,又完全惹不起那域外天魔了。

  在云苏看来,他在这场纷争中的主要立场有三点。

  一则,作为大成一方,他不想让大成的岁月静好被破坏,还要立足于大成王朝来推行符纹之道,更是日后立大教传大道的地方,当然他对这个王朝还有一份朴实的感情。

  二来,作为有能力说不的修士,他不能让无数年前那恐怖的一幕重演,也许对于这乾元大世界来说,小小的南洲算不得什么,也可能没有第二个逍遥天仙或者无垢金仙会在意,但云苏不行,他在意。

  三者,那域外天魔堪称一身是宝,当年祸乱南洲的罪责还没有和他算一下账,今日估计是伤势好得差不多了,觉得准备的差不多了,又想兴风作浪,云苏公私兼顾,自然不会放过这场机缘。

  “今日,贫道将在云侗关立下一座大阵,为我大成王朝争一份气运。”

  云苏说完,便望向北方,也没有马上布阵,众人虽然不明白这位绝世高人在等什么,但不多时便见到有十二道流光自北方而来,落在了祭台下方。

  “拜见先生!”

  来人正是得知云侗关大战又起,紧急赶回来的小奶狗和**古妖,以及那十个南海水晶城的大高手。

  妖族的化神境没有散仙的说法,这十**约每个人都相当于其他族化神散仙的实力,也是**大王这二十万年来潜心打造的看家班底。

  水晶城亿亿万海族,繁盛到了极致,也是因为这十一人的存在。

  小奶狗和**古妖的修为,在场的高手也不太看得明白,但这十个海族高手,他们却是看得清楚,一个个都是相当于化神散仙的海族高手,如此一来,先有三位绝世高人降下,又有十二个高人回归,云侗关一时气势暴涨,兴盛到了极致。

  原本只有三个化神真仙,和三个化神散仙看场子,如今却是高手数量暴涨,又刚刚胜利一场,自然是群情激昂。

  “不错,你们回来的倒是时候。”

  云苏一踏步便上了高空,顿时风云变色,狂风大作,别说都护府外广场祭台下的上千核心人员,就连战堡上的数百万大成将士,以及对面神木王朝的人也看的清清楚楚。

  “报!!云侗关上似有高人作法,风云变色。”

  刚刚损失不小的神木王朝一方,马上就有高阶修士飞报高层。

  魔使和统领战事的豹元帅,原本正在密议,也停了下来,走到千丈高的军城楼顶,眺望云侗关方向。

  只见千里云动,狂风大作,好似天地变色,有什么异象要发生一样。

  “魔使大人怎么看?”

  豹元帅朝着身边那位广岐山来的魔使,恭声道。

  “大成,怕是来了援兵了。”

  魔使淡淡地说道,好像丝毫没把这搅动风云的人放在眼里。

  “大人,这次大成不但动用了神秘的新式法宝,用法诡异,威力巨大。如今又有援兵到达,云侗关怕是更加不好攻破了。”

  豹元帅虽然明面上坐镇三军,但这里真正做主的,从头到尾都不是他,现在更是变成了这位神秘的魔使。

  “呵呵,诸般手段又何妨,在我广岐山面前,这些都不值一提,垂死挣扎而已。元帅,你便放心吧,不日就有我广岐山的众多高手从南部三洲陆续回归,原本是想一鼓作气拿下大成,如今也不过是多费一些心思了。”

  豹元帅不知道魔使的巨大信心从何而来,也只好面带谄笑,心中慨叹,如今大军横扫九国,疆域扩大了七八倍的神木王朝看似威风无比,但即便是神木妖皇,也不过是广岐山的一条狗罢了。

  自己做好分内之事便算了,其他的,还得这些广岐山的高人来办。

  云侗关上空,在千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虽然看不见云苏的身形,却能见到一面高达万丈的旗幡从天上落下,然后插到了云侗关前数十里的地方,几乎是贴着神木王朝的军城落下。

  “轰!!……”

  一声惊天巨响,正在热情围观的神木大军顿时惊呆了,那旗幡也不攻击军城,就是直直落下来。

  旗幡有万丈之高,耸入云端,而且粗大无比,约莫有百丈方圆,如同一根天柱一样,方才若是直接落到军城上,足以压垮附近的三座军城了。

  “这是什么东西,好古怪。”

  “诸位道友,随我一起打烂此物。”

  顿时便有成百上千的神木修士,各施手段,一时间光是打向那九天十**劫大阵旗柱的法宝飞剑一类,便有上千之多。

  “铿~锵……”

  然而,法术打上去了天柱丝毫无损,而法宝如果撞击上去了,则发出轰然的金属碰撞声,然后只见一道电光流过,法宝好似被雷击了一般,立刻失去了灵性,连带法宝主人也痛呼一声,如遭雷击。

  “不好!我的锥心刺!”

  “啊!我的天火流星锤!”

  ……

  一时间惨呼连连,有因为法宝被毁遭到反噬的,也有心痛宝物的,还有人追下去捡起来,发现法宝已经完全报废了,一时间好似比**亲人还难受。

  “大家小心点,这柱子有问题。”

  神木修士纷纷停了下来,满脸诡异地打量着这从天而降的天柱。

  “轰!”

  又是一声巨响,这一下便是接二连三,从神木许多军城前方不断落下,然后围绕整个云侗关,足足落下了十八根天柱一般的旗幡,最终把云侗关整个方圆数十里都围了起来。

  十八根天柱,万丈之高,天柱顶端有旗幡随风而动,上面有诡异的雷纹浮现,更有许多令修士胆战心惊的紫色雷霆流动,恐怖无比。

  别说神木一方看呆了,大成王朝一边的人马也是呆若木鸡。

  己方高人一来,二话不说就打出了十八根天柱,那天柱险些就落到神木大军的军城头上,每次落地都是天崩地裂一般,如同发生了地震,数十里内都能感受到那股震荡。

  风声更急,雷声嗡鸣,又好似有雨云在汇聚。

  “十八根天柱,这就是苏先生说的大阵,那这大阵威力到底有多大……”

  太极剑界的三大长老已经聚拢了,私下议论了几句,也看不出这大阵的名堂,只是猜测其为雷属性一类的大阵。

  一根阵旗便有万丈高下,一口气布置了十八根,这种布阵思路,以及阵法来源,三大长老反正是没有见过。

  “先生果然有通天之手段。”

  慕容琴出自天狐古族,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也未曾见过这大阵,阵势未成之前,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起阵!”

  一声犹如九天道敕的声音响起,十八根天柱就连贯成了一体。

  “轰!!!”

  一声惊天巨响,随后便是源源不断**声,风云雷动,下一刻便是瓢泼大雨下了起来,这大雨却不落在阵中,而是四周的荒野山林之间。

  而大阵一成,便化作清濛一片,里面看外面清楚得很,外面看里面却朦胧一片,难以窥测。

  神木一方,那位原本气定神闲,犹如外人看戏的魔使,在大阵成就的那一刻,终于变色了。

  “噗,不可能!”

  魔使诡异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方才大阵成就的那一刻,好似有一道锥心之力,隔着数十里,击打在自己心头。

  “……”

  豹元帅一脸茫然,也不知道那魔使为何忽然吐血,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可能,只见他一脸愤怒,甚至是暴怒,仅仅只是见到了一座大阵落成,就激动成了这样,和方才的云淡风轻,冷嘲热讽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旁边的豹元帅看的云里雾里。

  魔使受伤在前,气得无名之火升了起来,身处的法宝大殿也被他这气势瞬间炸裂,一股巨大的恐惧从他心头弥漫开来,为了抑制这种诡异的情绪,他必须马上派人去破阵。

  这大阵,不但有鬼,对于他而言,还有大恐怖,只是看了一眼便吐血了,那种感觉说是灭顶之灾一般的警讯也不为过,就好像在心中受人刑罚,被刀剐斧劈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的阵势。

  这该死的阵,明明还在十里之外,老夫不过看了一眼,心头就有如受上苍刑罚一样,不可能,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来人,给老子马上去破阵!”

  s../book/97930/53160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