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诛仙大炮初显神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诛仙大炮初显神威

  渔阳宫,位于渔阳城北,原本是一处五百多丈高下的山头,如今山峰被修士们削平,就在上面建了几座巨大的宫殿。

  长生殿,是高阶修士们的修炼和议事之地。

  殿中,为首的座位空着,没人入座,据说那是留给苏先生的位置,下方倒是平等分坐了六人。

  一位剑眉星目的胖脸老者,一位身着丹红绸衣的中年美妇,另外四人则是龟鹤二妖和成华帝夫妇。

  众人都在看着那位胖脸长老施法,只见他抛出手中的一把灵剑,一指点出,法力涌动,众人就神奇地见到了万里之外的画面,正是云侗关前的景象。

  目前渔阳宫和云侗关传递信息最快最方便的手段,是灵香传讯,几乎能做到一个时辰以内。

  如果一旦军情紧急,便会通知渔阳宫的仙人们,另外施法紧急传讯。

  这几日,云侗关的局势猝然紧张。

  神木王朝三个月前吃了一次大亏,一个万人队的天煞军差点全死在了云侗关下,如今蛰伏了百日后,终于等来了援军,连日以来都在调兵遣将,从刚才收到的灵香传讯来看,这会儿便要发动大规模进攻了。

  这施法的胖脸长老,正是太极剑界此次率队前来支持万东来的三大长老之一,也是修为最高的天剑大长老。

  此人和万东来的师父天心长老是同胞兄弟,一起拜入太极剑界,一起修成正果,堪称剑界的一时佳话。

  这次,天心长老带着诸多高手,护送剑界的年轻一代去了太极古剑界,便由这位天剑长老亲自带人来大成王朝驰援万东来。

  三位太上长老,精英弟子五十人,带来了一整座太极阴阳剑阵。

  太极剑界,这一次也是下了极大力气在支援万东来。

  天剑长老此时施展的秘法,正是太极剑界的灵剑传讯,两把子母灵剑,子剑带去了云侗关,凭借子母灵剑之间的特殊关联,能够在超长距离上施展类似万里传光术的秘法,声影皆如同隔窗观之。

  画面上,云侗关北方,可以看到一支修士大军行走在神目大军的前方,妖魔鬼怪人都有,有的能化作人形,大部分的却是兽形。

  总的来说,高手不少,人数虽然只有两万,但战意高昂,好像完全忘记了三个月前几乎被人几乎全灭了一个万人队的失利。

  “又是天煞军?”

  老龟不由疑惑道。

  “这些天煞军,绝大多数都是妖修。”

  天剑长老作为化神后期的大修士,已经发现了问题。

  不过,在这之前,像神木王朝这样的修行王朝,根本入不得太极剑界的法眼,他对神木王朝了解也不多,倒是对广岐山颇为忌惮。

  “似乎是天煞军的战兽。”

  望月山的那位中年美妇,慕容琴,神色凝重地说道。

  “战兽?”

  明明是两万天煞军,和战兽又有什么关系,众人亦是不解。

  “传闻广岐山有一种魔道手段,各族修士,尤其是妖修服下某种魔血之后,就能化而为兽,战力暴增,悍不畏死,同阶修士难敌,实力高出一线的修士也难以斩杀。

  后来这门邪法传给了以妖修立国的神木王朝,便有了天煞军的战兽部队,之前灭九国时,神木王朝并没有使用这支两万人的战兽部队。”

  不多时,便见到神木大军中抬出来了一百零八面大鼓,都是妖兽之皮制成,一个个身高两三丈的妖修化作原形,开始擂动战鼓。

  “杀!杀杀……”

  百万神木大军开始大声呐喊起来,只见那两万天煞军整齐划一地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滴清晰可见的魔血,仰头就是一口。

  “吼……”

  魔血入腹,瞬间便产生了巨大的反应,只见两万个妖修瞬间变成了模样不一的野兽,躯体崩裂,却不觉得痛,反而凶相暴增。

  “呼~”

  与此同时,只见成千上万的凡人被装进投石机,丢入了那两万人的战兽群中,也不知道神木王朝从哪里捉来的凡人,刚刚兽化的天煞军一通哄抢就吃了个干净。

  “杀杀杀……”

  在神木大军震天般的吼杀声中,这两万战兽被战鼓声,吼杀声,活人生祭,最关键是那魔血刺激之下,疯狂地朝着云侗关冲了过来。

  今日的云侗关,早已不是当年的凡人城关,而是由修士参与修筑的,城高千丈,城外种满了妖藤魔刺,道路崎岖,乱石嶙峋,越到城下越是阵法林立,陷阱无数。

  这些防守措施,往日里极为有效,别说是普通的凡人将士,就是那些修炼者,如果从低空和地面摸过来,不到一定境界也难以跨越这些障碍,更别提悄无声息地偷袭云侗雄关。

  然而,今日却似乎不凑效了。

  云侗关第一关的城楼之上,守关大将乃是欧阳贞,一名从大成皇家供奉院走出来的强者。

  此人早年在南洲各地云游,仙武双修,修为已经达到了化丹境,听闻大成王朝易主,成华帝有中兴之势,顿时欣喜万分,毅然回到了已经阔别六百余载的故乡,加入了供奉院,成为了一名供奉。

  再后来,修炼者和武林人士开始大规模加入大成军队,欧阳贞凭借战功和勇武,外加智谋,做到了四品武将。

  同为仙武同修,又在云侗关前线屡立战功,负伤无数杀敌亦无数的王玄武被他一眼看中,选为守关副将,官居五品。

  “长弓重弩,准备!”

  欧阳贞大喝一声,云侗关巨城上,上万名训练有素的长弓手就做好了射箭的准备。

  这些长弓重弩比起普通的军中弓弩,威力要大得多,藏身箭垛后面的大成军士要两人一组,配上专门的拉弦铁具才能使用。

  这些箭头也是经过特殊浸泡处理的,虽然远不如破魔箭,但胜在成本低得多。

  按照之前的经验,别说普通的凡人,就连天煞军的低阶修士身中十来箭也会死伤,身中数箭就能去战斗力。

  “放!”

  “嗖嗖嗖……”

  一时间,成千上万的箭矢如大雨倾盆一般,落向那正疯狂冲过来的战兽身上。

  然而,这些往日里总能靠着数量建功的特制箭矢,却令大成守军大吃一惊,只见那些战兽,有的比较倒霉,身中数十箭,被射的如同刺猬一般,结果非但没有倒下,却跑得更快了。

  “嗷嗷嗷……”

  那些中箭很多的兽化妖修们,明显也是知道痛的,但却越痛跑得越快,不多时就如同一只只刺猬一样,冲到了云侗关下,开始徒手攀登了。

  相比以前,大军一冲锋,神木王朝的修士们就或是御气飞起,或是腾空而跃,也有从天上杀下来,然后被守军中像万东来这样的狠角色成片地杀下去,这一回,明明有比往日多得多的高手隐藏在战兽大军中,却不冒头,也不带头冲。

  大成一方守关的低阶修士也开始攻击,打在那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样,但却行动极为迅速的战兽身上,根本伤不到躲藏在后面的高阶修士。

  如同万东来这样的化神剑仙实在是太可怕了,死了好几位散仙后,就连正牌的化神真仙也不敢嚣张至极地冲杀过来了。

  “他大爷的!”

  欧阳贞见状,顿时暴怒了,这些浑不怕死,就算被射落到地上,翻身又继续朝千丈城楼上继续爬的战兽,虽然目前还没有造成一个大成士卒的伤亡,但这种诡异的情形却是很伤军心士气。

  “将军!”

  王玄武急忙说道:“这些战兽数量太多了,如果让它们冲上来了,除非是万剑仙他们出手,否则本关必破,如今情况已经万分危急,不如先以后方送来的破魔箭招呼一顿,试探其虚实。”

  此时除了众多金丹以上的修炼者,大成一方在第一道城关上的数千低阶修士已经上了一线,从上往下,开始攻击那些快速攀爬,如履平地的战兽大军。

  欧阳贞原本想动用的是云侗关首关的一百多名金丹以上的修士。

  “好!传令,破魔箭给老子射。”

  这破魔箭确实威力不凡,欧阳贞曾经亲自试过,以他化丹境的实力,数十箭就能伤,百箭必死,当然,射不射得中是另外一回事。

  但是,这玩意儿炼制实在是不容易,成本也极高,一直作为云侗关的秘密武器,这四年来从未动用过,如今情况万分危急,这两万失去了人性的疯狂战兽如果冲上来,怕是又要劳烦那几位剑仙出动才能守住了。

  但此时显然不是时机,谁也不知道神木王朝在这些战兽中,到底藏匿了多少高手,说不定就有化神真仙等着围杀己方的三名化神高手。

  这四年来,无论是什么风雨,最终云侗关依靠三名化神真仙挡下来了,也令神木王朝大吃一惊,在他们眼中狗屁不是的大成一方,居然真的深藏不露,一口气拿出了这么多高手。

  正常的情况下,大成这样没有成为修行王朝的僻野小国,能有一个化神真仙就已经是意外了。

  然而,先是有许多在南洲各地游历或者修道的大成修士,陆续回归,加入了渔阳仙盟,为大成出战,接着又是半路杀出来的太极剑界。

  虽然这个南洲排名第四的大势力,没有公然宣战,只是号称助战,但也令神木王朝颇为忌惮,早就恨不得毕其功于一役,拿下云侗关。

  “射!!”

  王玄武纵身跃向城楼边缘,提起一把巨弓,从旁边刚刚打开的玉箱中拎起一根破魔箭,不错,这玩意儿不但制作麻烦,存储也必须用到白玉制成的法器。

  “轰!”

  王玄武这些年一边在云侗关作战,一边勤修苦练,一身所学主要是百人斩刀法和天玄九刀,但却为他凝聚了太多杀气,而且心性早就磨砺的极为坚韧,早些年在清风小筑攒下的一身好身子骨儿,一身潜力,甚至当年未曾化开的许多药劲儿,都被释放了出来了,修行自然也快,早就丹田大成,马上就要凝聚金丹了。

  他仙武同修,一箭射出便有了风雷之声,眨眼就跨越了数百丈的距离,迎着一只战兽的头骨钻入了进去,轻易地撕裂了它,然后去势不止,连续射杀了足足六只战兽,才卡入了尸体中,失去了力量。

  “这么大的威力!!”

  顿时,大成一方的修士都惊呆了。

  “嗖嗖嗖……”

  三千多名初阶修士,不管是远程施法,还是御器,都难以对那些爬墙的战兽造成致命伤,但三千根破魔箭一齐射下去,顿时战果惊人。

  凡人拉不开射破魔箭的巨弓,修士和武林高手却可以拉开,心神稍微一凝就能瞄准,用起来倒是不麻烦。

  只见原本悍不畏死,即便跌落地上也能再次爬起来的战兽,眨眼就被射杀了一千出头,没有造成一箭杀一人的原因,一来是视角受限,二来是两万战兽也不可能同时趴在墙上迎头待射,三来总有许多战兽躲在前面战兽的屁股后面,逃过一劫。

  三千只破魔箭,射的战兽一地死尸,唰唰朝下掉,也让大成守军士气大振,原来这些怪物也是杀得死的,只是之前的特制箭矢对它们没用。

  这破魔箭之下,光是那位王副将就射杀了一串。

  而欧阳贞也顾不得心疼这宝贝,首关上一共就只有三万只破魔箭,按照最初的估计,应该是够用很长一段时间,现在一个齐射就少了十分之一,才射杀了一千多战兽。

  “再射!”

  欧阳贞干脆带着那上百名金丹高手一起跑到了城墙边,张弓一射,好家伙,眨眼功夫,三千修士,便急速射出去了一万多只破魔箭。

  神木王朝的人也不傻,在第二波箭雨落下来前,就有高手出招,扬起一股狂风,向上猛吹,破坏了不少力道不够的破魔箭。

  而力道足够的,依然能破了那狂风阻碍,射杀战兽,可见此箭威力之大。

  总的来说,一万多只破魔箭,最终造成了三千多战兽的死伤,便来不及再射了,因为战兽们已经爬上来了。

  “上!”

  欧阳贞大手一挥,上百名金丹高手一起施法,帮助那些低阶修士钻入密道,朝城楼广场后面的庇护战堡跑,凡人兵卒方才就撤了。

  这时,又有一队两百多人,最少有金丹期实力的高手增援上来,带头的还是万东来。

  这便是云侗关大成守军的主要实力了。

  “万剑仙,这些战兽悍不畏死,躯体伤残了对它们的影响也不大。”

  欧阳贞一边祭起自己的法宝,一边大声道。

  “嗯,本尊都看到了,又是一场血战。欧阳将军你和王副将自己注意安全吧。”

  万东来带着这三百多人的金丹高手,直接扑了上去,大成一方的低阶修士也退了,在这如潮水一般的疯魔战兽面前,修为不够连炮灰都不如。

  他倒是够意思,还不忘提醒一番王玄武注意安全。

  “哞~~”

  一声龙吟的哞音,在城楼顶的巨大广场上响起,众人都已经见怪不惊了,那是万剑仙在施展天龙剑意。

  只见一条数百丈长的天龙,犹如过去四年间每一次给大成守军带来无穷信念一般,朝着那些数量惊人的战兽就冲了下去。

  “哈哈哈!万东来,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只见战兽中,有十二个丝毫不起眼,以某种秘法藏匿自己气息的修士,忽然暴起,直扑万东来而去。

  也在此时,万东来身边不远处的大成金丹修士队伍中,也有两个人忽然暴起,正是那两位太极剑界的太上长老,一个唤作天目剑仙,一个是天月剑仙。

  这二人,修为极高,虽然不如那天剑大长老,却也都达到了化神真仙中期的境界。

  万东来当年在剑界修行多年也未曾听过这二人,更没有打过交道,但二人待他却依然如子侄一般,自然不会看着他被人围殴。

  天月长老负责指挥太极阴阳剑阵,战兽太多了,不光是要杀死它们,还要阻止它们扑向城楼广场后侧的战堡,去击杀那些凡人士兵和低阶修士。

  何况,哪怕只有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它们也能徒手拆了这座高达千丈,还经过修士反复加固过后的雄关。

  “太极剑界的手,伸得太长了。”

  那名方才就躲在战兽群中,在桀桀怪笑的修士,忽然从战兽群中暴起,迎上了天目剑仙。

  “轰!”

  刚一交战,万东来便暗道不好,这围攻自己的十二人,居然有两个化神真仙,十个化神散仙,没想到这神木王朝却是下了如此大的本钱,不惜以两万战兽妖修为诱饵,冲击云侗关。

  而真正的目的,还是自己和两位剑界的太长老。

  如果只是四五个化神散仙,万东来丝毫不惧。

  六七个,则略有压力。

  十个人,则需要血战一番了。

  但如今还加上了两个正牌的化神真仙,虽然看不出来是哪家大门大派的,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化神真仙。

  十二名高手围攻他一人,神木王朝显然想一鼓作气,冲破云侗关,然后大举南下,拿下大成王朝。

  两位太长老也不轻松,面对已经全部登上了云侗关首关城楼顶上广场,还剩下超过一万五千只的战兽,压力如山。

  和杀那些只懂合计之法与一些歪门邪功的天煞军普通低阶修士不同,这些战兽实力提高了很多,悍不畏死,有时候明明一道剑光削断了十几只战兽的下半身,它们却依然能够对大成一方的修士继续攻击。

  天月长老和组成剑阵的五十名剑界精英弟子,既要面对这些战兽,还要面对大量的神木王朝修士,其中修为最高的,也有好几名实力极强的化神散仙,局面一时间极为艰难。

  天目长老更不好过,那为首之人实力之强,几乎达到了碾压他的地步。

  尚未领悟神龙剑意的他,虽然修为确实达到了化神中期,但按照他的估计,此次神木王朝为首之人,一身魔功惊人,实力应该已经达到了化神后期,甚至更高一些。

  魔功变化多端,神出鬼没,就算是有天龙剑意,也是被压着打,很快就受了伤。

  云侗关首关的城楼顶,偌大的广场上,双方已经杀成了一团,大成王朝人数占了绝对的劣势,好在三大剑仙和太极阴阳剑阵着实强悍,从广场打到天上,又落回云侗关前的空地上,打的山岳崩碎,两军都死伤无数。

  好在虽然损失很大,但却是暂时抵挡住了。比如万东来,半个肩膀,一个耳朵都被人削没了,身上各种法宝造成的伤不下三十多处,好几次都差点被一分为二或者更多的碎片,而对方围攻他的化神散仙,也被他杀了三个了。

  两个太极剑界太长老也是身负大伤,虽然不到重伤的地步,但也难以久战。

  大成王朝的高端战力消耗极为严重,甚至可能今日就全体在这里遭难陨灭,而神木王朝则死伤了大量的战兽和中低阶修士,真正重伤或者死亡的高端战力,也不过是几个半步化神修士和四个散仙。

  后面坐镇中军的何濡明和太子何远山见了这般情况,自然是焦急万分,他们不是修士,但其他人懂局势的危急程度。

  “山儿,我们还有多少可以出战的高人?”

  “三伯,目前化神境界以上的大高手,只有三位化神散仙境界的高人了。除此之外,化丹境和凝神境的高人,还有十三位。至于化丹境以下,后方几道城关加起来,再算上驻守战堡的,还有三十七位。”

  这些数字看起来很多,但比起神木王朝来差的太远了,就这样,其中大部分还是自发从南洲各地赶回来的大成子嗣。

  “烦劳诸位高人一起上去吧,一定要顶住。”

  何濡明万般无奈,也只好如此下令。

  随后,三个化神散仙便带着十三个高手,上去助战。

  这些年来,陆陆续续也有不少修士投入云侗关,但真正的外族修士却不多。

  这些新增力量中,最高战力也不过是那三位化神散仙,三个都是从大成走出去的修士。

  至于剩下的诸多高手,如果不是渔阳仙盟四处游说,怕是也不一定会主动加入大成一方。

  对于目前南洲各方势力来说,大多在作壁上观,偶有同情大成一方的,也不过是暗中捐赠一些灵石或者天材地宝,大多数势力也根本没有想过大成能赢得这场实力完全不对称的战争,纯粹是想看看,这个宁折不弯的凡人王朝,是否能给一个修行王朝带来更大的损失。

  除此之外,反而是加入神木王朝一方的修士,要多得多。

  这虽然是人之常情,凡人和普通的将士也不会知道这些高层秘辛,但对于在云侗关坚守了数年的何濡明叔侄而言,却是日夜饱受煎熬。

  说句难听的,修士们可以选择和云侗关,和大成共存亡,但他们也可以选择走,因为哪怕是那些大成子嗣,也没有宿命一说,但二人,一个身为镇国大元帅,一个是太子,责无旁贷,关破国灭,便是被救走了也多半是不想活的。

  而且,二人也心知肚明,这四年来,如果不是苏先生之前的诸多布局和安排,以及这位誓死血战的真仙万东来,云侗关是绝对守不住的。

  目前大成一方,明面上除了太极剑界已经在全力支援以外,以及隐而未发的望月山,其他并没有太强的势力出现在云侗关。

  “另外,尚有望月山天狐一族留下的灵笛一支,若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只能向她们求救了。”

  何濡明想了想,道:“目前除了清风道场以外,提前表明态度的望月山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底牌之一,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渔阳定策之时,诸位高人便一致认为这场两国之战目前只是开始,要长远考量。”

  “三伯,侄儿有一计。”

  “哦?”

  “方才破魔箭建了奇功,证明苏先生赐下的宝物果然有奇效,我们手中尚有耗费四年之功,不惜掏空仙盟宝库铸造的诛仙大炮二十门,不如用它们试试!”

  “可是,那城楼之上已经是混战一团,这诛仙炮不分敌我,怕是不好使用的。”何濡明其实也早就想到了诛仙大炮,这东西据说是苏先生亲自设计,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别说云侗关没有试过,就连渔阳仙盟的人也没有试过。

  按照万东来的说法,既然是苏先生赐下的破敌利器,那定然是极为厉害的,不能轻易使用,连使用方法也只有渔阳仙盟的核心弟子知晓,免得提前暴露了。

  “三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首关城楼自然是不能轰击的,但那叫阵的百万神木王朝大军,岂不是最好的靶子。

  如果有仙盟的修士能够带着诛仙炮,偷袭神木王朝中军,死伤惨重之下,不怕他们不退兵。”

  两军交战,自然容不得妇人之仁,何远山狠心道。

  “好,就打他们的中军!”

  两人商议几句的功夫,首关城楼上的大广场,已经是血流成河,总的来说神木王朝死伤惨重,但大成一方也损失不少,暂时看大成赚了,但如果三大剑仙哪怕是有一个当场死了,今日云侗关就要破关。

  当然,至于伤亡的事情,这种大规模的两国战事,想要一方全胜或者兵不血刃就赢了,除非是最高阶层的修士们取得了一边倒的全胜。

  “魔使大人,真是痛快啊!若不是太极剑界半路杀了出来,也不需要神山的高人出马了。不过,在神山高人面前,什么太极剑界也不过如此嘛!”

  神木大军的中军帐,一名化丹境的统帅,正在讨好地对身旁一个广岐山的散仙说道。这个散仙,虽然只有化神中期的修为,但地位却很高,比那个亲自出战的化神后期大高手,地位还高许多。

  “夏虫不识冰,和我们广岐山作对,就算是它太极剑界,也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这个化神散仙一边漫不经心地笑道,打量了一眼云侗关的首关城头,似乎完全不在乎那里的战事胜败,反而目光不时落向大帐外九个大鼎身上,整个心神都在控制这些大鼎上。

  那些大鼎正在从战场上吸收着大量诡异的黑烟,这些黑烟原本肉眼不可见,到了大鼎的鼎口附近方才凝成黑烟,被吸入鼎中。

  这才是那位魔使大人来这里的任务。

  “是是是,魔使大人所言极是。”

  那魔使似乎一点也不把这个号令百万大军的神木王朝大帅放在眼中,忽然,只见他眉头一皱,望向云侗关左侧的山脉上。

  “咦!”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到那里冒出来十几个不起眼的修士,正在放置两个看起来不显眼,模样也甚为普通的东西。

  此物有根丈长的管子,整个物体既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也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和灵力波动,便不再理睬。

  “谁知道这些小地方的野蛮修士准备做什么,或许是施展什么巫术诅咒吧,哈哈哈。”

  这位来自广岐山的魔使,丝毫没把那些虫子都不如的修士放在眼中。

  然而,下一刻,他便察觉到山头火光连续闪起两下,顿时一股危险到了极致的感觉传来。

  “不好!”

  魔使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原本想带一旁的那名化丹境妖帅逃跑,却只觉得眼前火光一闪,双目如同瞎了一般,无穷的毁灭之力汹涌澎湃开来,顿时将方圆十余里夷为平地。

  “我*,这是什么诡异法宝!”

  转瞬,这个刚才想救那化丹境妖帅,结果自己都被炸的到处是伤的魔使,在二十多里外重新现出身形时,已经是满脸惊骇。

  他活了无数岁月,但这看起来完全不像法宝的东西,居然有那么大的威力,虽然很难对化神境的修士,无论真仙还是散仙,造成绝对的杀伤。

  但对于引气境的修士,实在是大杀器。

  如果多闪光几下,别说百万神木大军,怕是连那几个驻军大城也逃不过这东西的摧残。

  这神秘法宝的威力固然可怕,它的未知则更加可怕,连魔使也被震撼了,觉得事情偏离了掌控。

  他刚才虽然没有把山上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是在暗中全力控制和运转那九个天魔鼎,但依然清楚地看到山上那两个东西闪起了两次火光。

  就这两次火光,炸掉了神木大军整个中军,连那化丹境的妖帅在内,一下子死伤最少超过十万人。

  “这大成王朝果然有大名堂,先是能请来太极剑界的人,传闻还和一些南洲古族不清不楚的,没想到手中还有这样的宝贝,再战下去,却是时机已失,只好来日再战了。”

  那魔使冷哼一声,好在九个天魔鼎吸取了大量的黑烟,今日也不算完全的白费心思一场。

  这些诡异黑烟是由杀气,怒火,嗔念,贪欲,死亡,怨气等等无数战场上的古怪物质组成的,方才那妖帅没救到,九个大鼎倒是自动飞回了储物法宝中,想到刚刚才死伤了十万人的神木大军,不由舔了下嘴唇,暗道这些也足够忙碌一阵了,便干脆决定收兵。

  神木大军的中军大营,忽然发生惊天爆炸,死伤无数,自然也震惊了云侗关上的杀戮双方,那是连一半的古宝都无法做到的,而一旦有修士准备大型法术,自然也会有神木王朝的修士反制,防御,甚至是直接攻击。

  中军全无,也没见到多少修士御气或者御物逃出,这种惊变之下,今日的仗还怎么打。

  “不好!”

  很多神木王朝一方的高手都在想,到底是大成一方来了新的高手增援,还是有什么大杀器出手了。

  方才中军的那两次爆炸,大家看得很清楚,如果给他们一段时间来施法,而且没有差不多境界的修士斗法干扰和反制防御,不少人自认为也能轻松做到。

  但方才毫无征兆,忽然就天崩地裂,死伤十万。

  除了那些化神修士大概发现了一些端倪,神识隐约察觉是有大成一方的修士,绕到左侧数十里外的山脉上,偷袭了中军,至于到底如何做到的,只有几个修为最高的化神修士看清楚了。

  但除了万东来和何濡明,何远山三人,依然没有人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幸好,随后那位魔使的撤退命令也传信来了,神木一方的高手和战兽们便拼力搏杀一番,往关下撤走了。

  “万东来,这次不过是先给你个小小的教训。下一次,就是要你们三个的命了,哈哈哈……”

  面对神木王朝中军那么大的变故,为首的那位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神木一方高人,似乎完全不将眼前的胜败进退放在眼中,丢下了成千上万的战兽尸体,和许多受伤难逃的神木修士,无论修为高低,也都不管了,只是带头放声大笑着回去了。

  ……

  渔阳宫,刚刚结束了灵剑传讯的天剑大长老,调息一番后,睁开眼来。

  众人都还沉浸在方才云侗关首关上的血腥战况难以自拔,更是被诛仙大炮造成的惊天杀伤彻底震惊了。

  “诸位,刚才云侗关发生的一切,大家应该都看到了。托苏先生的福,蒙他庇护,赐下诛仙炮这样大显神威的破敌神器,就连那些破魔箭也都派上了大用场,我们这些年来不惜砸锅卖铁也造出它们真是千值万值了。

  不过,话说回来,广岐山和神木王朝的攻势越来越猛烈,我云侗关是岌岌可危啊。”

  柴进简单说了两句,作为皇帝,在这些绝世高人面前,并不拥有一言九鼎的权力,只能商量着来。

  诛仙大炮确实威力无穷,但器物毕竟是死的,神木王朝有多强大,大家这四年来都体会很深了,何况今日广岐山也大举助战,登上了战台,局势自然更加危急。

  “陛下所言不错,那为首的广岐山魔头,修为已经不下老夫,更不知道他们背地里还纠集了多少帮手。

  神木王朝不足惧,这广岐山却是狼子野心,来势汹汹。

  原本,我们太极剑界在刚刚收到东来的灵剑传书时,便已经高估了那广岐山,才决定由老夫带队,亲自来大成走一趟。

  一方面是为了帮助东来。另外一方面也是对广岐山早有防备,防止那些居心不良的魔头大兴杀戮,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们。”

  天剑长老不由叹道。

  “天剑长老不必自责,太极剑界身为南部三洲第四大古仙门,在其他势力作壁上观的时候能够站出来维护正义,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望月山的慕容琴长老说道。

  “二位高人,此番广岐山魔头既然已经出战,挑起南洲战火,不说南部三洲的古仙门,难道南洲的十大仙门便真的坐视不管吗?”

  何濡葶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这四年来,身为皇后,包括今日,其实她也只有寥寥三次机会能够见到这些绝世高人,平日里还是和渔阳三仙的龟鹤二人商谈多一些。

  “有的门派,怕是绝不会管的。有的门派,则还在持币观望。至于其他一些愿意维护正道的门派,不到最后时刻也未必会现身。

  毕竟目前战局未明,广岐山的实力暴露的虽然越来越多,但给各派带来的震慑也越来越多,只是广岐山的真面目也还远远没到揭开迷雾,彻底暴露出来的时候,它们能够暗中助我们一臂之力,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慕容琴缓声道,作为一名真仙,丝毫没觉得眼前的凡人皇后不够尊贵,反而语气真诚。

  众人也不由点头,这种两国打死打活的局面,广岐山虽然在背后怂恿安排了一切,但真正大规模出手,今日在那云侗关还是第一次。

  而这四年来,渔阳仙盟也确实收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捐赠,有时候一夜醒来,便发现渔阳宫山下,多了堆积成山的灵石和材料,甚至都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更别提记账等待日后还款了。

  “如今的局面,怕是只有和神木王朝维持添油战术了。只是我方整体实力还是差了许……”

  天剑长老想说什么,却忽然停了下来,只听有仙盟修士飞来急报。

  “报!清风道场苏先生到!”

  众人一惊,天剑长老是对这位传说中的大成第一仙,也被师侄万东来捧上天了的绝世高人,极为好奇。

  慕容琴是隐约知道一些望月山和清风道场的往来秘事的,此时也是极为忐忑,来了四年,第一次要见到此人了。

  “师伯,我们望月山欠了渔阳城清风道场的苏先生一个天大的情,您这次去渔阳城助阵,务必做好最坏的打算……”

  她还记得下山前,那位连自己都不是对手,平日里却对自己尊重无比的小仙主曾经亲口交代过,自己下山来不是帮大成王朝,也不是帮什么正义公道,为的就是这位苏先生而来。

  按照小仙主的话说,她慕容琴就算是死在渔阳城,也不能丢了望月山一族的脸面,否则便是恩将仇报,背叛天狐一族,有愧列祖列宗,如果她做不到,便让她不要去渔阳,换小仙主亲自下山。

  所以,相比起那位只是来帮师侄的天剑长老,关键时刻也不知道会不会亡命而逃的的太极剑界高人,她慕容琴对外丝毫没有表露过自己是带着必死之心来渔阳城的。

  相对的,成华帝夫妇,渔阳仙盟,甚至是万东来和太极剑界的人也不知道这位慕容前辈靠谱到了就算自己死,也会为渔阳助阵的地步。

  只有天剑长老隐约有些疑窦,这个神秘古族他是知道的,历史极为悠久,却从不参与正义或者邪恶一方,而如今,两国战事刚起,就早早就派人来了,有些反常。

  作为望月山极少数暂时没有遭遇仙人五衰的顶级战力,慕容琴自然很清楚,如果自己怕死不敢来,小仙主就只能自己来,或者让大仙主来了。

  至于另外四人,已经是盼星星,盼月亮一般在等苏先生出来主持大局了,哪怕只是露个面,似乎也能让他们心安许多。

  下一刻,云苏漫步而入,见了众人,众人急忙行礼。

  “东来师侄言之有理,此人果然非同一般。”

  天剑长老也看出来了,东来师侄完全没说错,这苏先生何止是修为惊天,以自己的道行境界,观他如井底之蛙观天,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得多高的修为,除了太极剑界那位以外,他实在是连举例都找不到诸多大势力中,确定还活着的人中,有谁可能也许大概能够和这位苏先生相提并论了。

  慕容琴见到云苏时,感受也是复杂的很,虽然依旧不明真相,但也理解那位小仙主为何如此决然,看来都是因为这位苏先生。

  “见过苏先生!”

  众人一起行了大礼,云苏还了一礼,道:

  “诸位,今日云侗关下虽然再生变数,却是天数已全,时机已到,不如随苏某一起走一趟云侗关,正好布置一二,为我大成一方增添几分手段。”

  “遵苏先生法旨!”

  众人自然不敢多问,只见云苏一挥袖,众人便觉得眼前一黑,好像一瞬间的功夫,再睁眼时,只见脚下是六道雄关,战堡连绵,不是云侗关又是何方。

  ======

  求订阅啦,兄弟们,还有最后50个均订,精品似乎近在咫尺,又遥遥无期的样子。过度章节,抄手就不分章了,一鼓作气写过。写到半夜五点了,难难难。

  s../book/97930/53138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