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战意高燃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战意高燃

  “这转嫁灾厄之法,不学也罢。”

  老者戏谑地笑了笑,话说到这里,云苏也明白的。

  那佛门高人怕是想要将这已经恐怖到连数次金身转世都无法解决的天人五衰,转嫁给那些在阴曹地狱中受苦的倒霉鬼们。

  云苏对轮回之地倒是非常感兴趣,毕竟,真身所在的大世界是没有阴阳轮回的,如果能够一窥究竟,就是一场大机缘。

  在他已经成功参悟的许多大道规则中,很多都是有天地衍化之万物可以拿来印证对错的,但这阴阳轮回之法,由于真身所在的大世界是没有轮回之事,所以参悟的最少,印证的也最少。

  老者一提起有人去了轮回之地,便有天机显现,云苏自然知道这是一场缘法,不会轻易放过,只是不是眼前。

  茶喝到一半,又有一个周身黑气隐现的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来到了保和堂外,正要进去时,被老者拍了下肩膀,睁眼时已经在数百里外了,这一次,明显比方才都花了一倍的时间,回来时,老者还在微微喘气。

  “这厮好厉害,是只差一步便能成就无垢金仙的天魔,还带了一件魔族秘宝。”

  就这样,老者和云苏就在这茶肆中喝茶,云苏直接包下了二楼的一个位置,连过了七日,老者一共处置了十八位来保和堂图谋不轨之人。

  眼看青蛇临盆之日越来越近,老者却是和云苏找了个小小的乐子,各凭手段,猜测那青蛇即将诞下的婴儿,到底是什么来历。

  “怎么样,算出来什么了吗。”

  云苏笑着问眼前正在满脸严肃地掐算天机的老者。

  “天机被人蒙蔽,却是完全看不清楚。但那青蛇腹中一定是投胎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然也不会引来这么多牛鬼蛇神,西方灵山,妖族,魔族,水族都来人了。没想到一场人妖之恋,居然关系到了一场天地劫难的初始。”

  老者摇摇头,叹道,虽然他自己寿元无多,深陷天人五衰之大灾难,但却依然不想让这些修炼者过于影响到这一方天地。

  云苏自然也掐算了,也是一样的天机朦胧,一片浑浊,算不出来什么。

  正常的故事中,许仙并没有和青蛇在一起,原本投胎到许家的也只是天上的文曲星,但这一次,因果紊乱,天机牵引,却是大不相同了。

  到了云苏这样的境界,整体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无垢金仙的境界,论及道行神通还要强不少,对面保和堂后院的小青,在他眼中如同近在眼前一般。

  只见小青腹中,有一团清濛灵光,那灵光极为怪异,就连他都看不穿虚实。

  “咦,天庭来人了。”

  老者放下茶盏,看到有一队气势威严的天兵天将手捧天帝旨意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大街上,附近的凡人虽然看不见,但如何逃得过他二人的眼睛。

  青白二人出自青城一脉,严格来讲算是东方道教之人,天庭来人了,小白第一时间便察觉了,便引入了后院中。

  “奉天帝旨意……”

  那天将也不多说,先是把许仙夫妇二人夸了一番,说什么许仙二十世行善积攒了大功德,又说小青贤淑有德,即将诞下贵人,然后赐下了三粒仙丹,只要三人愿意,服下仙丹之后便能白日飞升,升入天庭,获封仙职。

  小青此时临盆待产,和许仙二人得了天庭旨意,自然是高兴万分,但当小青见到姐姐眉头紧锁时,便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姐姐,你为何愁眉苦脸?妹妹和相公都得了天庭仙丹,到时候等小宝宝长大了,我们若是想做神仙,便能一起飞升天庭了。

  难道,此事还有什么不妥吗?”

  小青道行低微,修行不到千年,虽然在青城山也旁听了一些南海天尊的大道,更是跟着白素贞许多年,但无论是出身、资质、悟性还是机缘,都相差亿**。

  她也知道,姐姐来头大的吓人,虽然不知道师承何人,但却有一位师叔乃是大名鼎鼎的八御之一,南海天尊。

  而且姐姐在青城时便早已修成化神仙位,又是青城嫡传,道行神通远非自己能比,绝不会莫名其妙这般。

  这些年如果不是姐姐照拂,自己和相公怕是**不知道多少次了,那法海和尚见自己一次便会有一次危机,好几次如果不是姐姐护持,早就被抓回灵山做佛前小妖了。

  修炼之人,还是希望能有一番正果的,小青如今得了仙丹,自然心头松了一口气,觉得日后能与姐姐还有相公一起飞升天庭,是最完美不过了。

  “小青,这些年姐姐心头一直隐有不安,早在见到那法海时,便隐隐觉得天机莫测,却又百般掐算不得,恐怕是祸多福少之兆。

  尤其是这几日,上门拜访的各方修行之人尤其多,我心头更是警钟长鸣,怕是,怕是都奔着你腹中胎儿来的。”

  白素贞心中有许多话不能对这位妹妹直说,小青虽然经常感谢她将许仙让给了自己,但她却是心中知晓,这场莫名其妙的情缘原本是要自己去受罪的。

  她也颇为奇怪,为什么上门拜访都是一些来头大,但实力低微的普通修士,却不知道那些心怀叵测的厉害之辈,早就被人在门口拦下了。

  对于小青和许仙,她有一种长姐如母一般的庇护和关爱,这些年,光是救二人性命便不下十次,就连地府都去了好几趟。

  那地府阎罗,对于这位白蛇也是头大如斗,好几次许仙都上堂受审了,青白二蛇却赶了过来。

  白蛇拿出的证据足以证明这许仙寿元还多,乃是被修炼者恶意害死,是有人破坏规则在先,对这二十世大善人下手,坏了规矩。

  而且,这白蛇本身道行高深,神通广大,更是出自道尊敕封的天下道场之一的青城山,还受那南海天尊庇护,地府阎罗哪里惹得起,就算告上了天庭,天帝看在她背后的青城山和南海天尊的份上,也绝对不会管这般事。

  有一次,就连地府那一位佛门高人都出动了,也没有留下许仙的魂魄,因为南海天尊忽然造访,那位佛门高人也只能望魂空叹。

  “若是师父在便好了。”

  白素贞愁眉不展,愈发觉得事态有失控的样子,但小青毕竟道行低微,许仙又是一介凡人,无法对他们详说事情的严重性。

  正在这时,忽然有家丁来通报,说是有一道人来访。

  “这道人说他乃是黎山老祖之友,此番刚好路过钱塘,来道喜的。”

  黎山老祖!

  听到这四个字,小青和许仙还没有什么反应,白素贞却是心头猛地一跳,一千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在外人口中,听到有人提起师父。

  “小青,你在后院好好休息,让许仙好好照顾你。此人与我师门有些关系,姐姐去见见他。”

  白素贞吩咐一声后,便急忙到了前厅的保和堂,果然见到了一位白衣道人,虽然绝对没有见过,但却有一种熟悉感。

  她便知道,此人多半是友非敌,也就放下了一丝担心。

  “青城白素贞,见过前辈。”

  白素贞盈盈一礼,便请人入座。

  云苏看着这位下山历劫数年的弟子,严格意义上来讲,也是自己在许多世界唯一的弟子,只觉得她还是当年的模样,就连青涩都没有完全褪去,还是排斥着万丈红尘啊。

  “白师侄不必多礼,贫道与你师父乃是故交挚友,今日路过钱塘,算到府上有喜,便来看看。这位小青姑娘,真是福缘深厚之人啊。”

  云苏淡淡道。

  “劳前辈惦记,小青怀孕多时,却是快到临盆之日了。”

  白素贞直言说道,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小青腹中的胎儿,来历非凡,更是事关此番天地劫难之初始,已经牵动了诸多修行势力。

  你们三人,先静观其变,切勿轻易许诺任何一方,否则便会机缘尽毁,为他人做嫁衣。甚至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截至目前,事态尚可控制,一些过于强大的邪魔歪道,也已经被道家高人收拾了,但尚有一劫,还需要你亲自去承受。”

  云苏虽然算不到小青腹中的胎儿来历,但其他各方势力的鬼蜮伎俩,他还是算得清楚的。

  白素贞点点头,这道人也不招揽,也不忽悠哄骗,都是一些关心之话,只是好心提醒,正好让她想明白了,为什么方才自己会如此警惕那天庭降下的升仙旨意。

  “多谢前辈如实相告,白素贞和许仙夫妇有缘在先,此番已经无法退让,只恨道行低微,怕是承受不起这天地劫难初始的重任。

  若是晚辈有个闪失,日后前辈再见到我师父时,记得告诉他,不要替我报仇。”

  白素贞原本还有些不明天机,听了云苏一说,有些事情便也能推算明白了,云苏虽然没有传授她天残剑势这样的镇派绝学,但传她修**的《天妖洞玄真经》也是一等一的**,不但擅长攻伐,对于趋吉避凶,掐算推衍之道也有独到之处。

  她虽然知道师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但如今的局面已经成了天地劫难,她反而有些担心师父冒然寻仇,出了什么意外。

  “你倒是个孝顺的好徒儿。既然是故人之后,我也有灵符一道可赐予你,关键时刻,除非是无垢金仙出手,否则都能让你带着他们安然无恙地遁回青城山。

  这天地劫难,如果真的扛不住了,便让扛得住的人去抗,你只需要做过那一场,便不要针尖对麦芒了。”

  云苏谆谆劝道,这事情确实已经超出了白素贞的应对范畴。

  “多谢前辈,晚辈知晓了。”

  白素贞也不是非要硬着脖子去受天地劫难,如果不是怕路上出事,她早就想带着许仙夫妇回青城去避难了。

  那里有师父布下的大阵,缥缈难寻,比待在钱塘县安全得多。

  如今除了这位号称师父挚友的前辈送了一道灵符,她还有一个锦囊,乃是下山之前,师父亲赐的,关键时刻应该用的上。

  云苏说完,也不多待,只是暗中一道流光打到小青的体内,这天地大劫他也没有经历过,更不知道各方势力到了关键时刻,会作出什么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脏事儿来,这次倒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

  片刻后,保和堂对面的茶楼上,老者看着仿佛微微一笑便回归正常的云苏,知道对方已经出手了。

  “道友这手段,果然比老朽强了千百倍啊。”

  就是这么微微一笑,风轻云淡的瞬间,老者便觉得街对面危如累卵的局面,居然焕然一新,就好似那青白二蛇一方,忽然得了什么天大的助力一般。

  “微末之道,不提也罢。”

  云苏心头也是微微有些怒意,本来这件事情不会搞的这么复杂,自己来拿一场长生仙令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大机缘,结果却卷入了一场天地劫难,虽然能提前练练手,在这个力量层次相对较低的世界学习一番,但白青二人和那许仙却不够安全了。

  各方势力插手太多,让局势进一步失控。

  简单来说,比如站在街角的那位,正在猥琐眺望保和堂的那一个已经被强化了至少有一百倍的法海,别说几百年道行的小青对付不了,小白也够呛。

  云苏扪心自问没有故意挑起这方世界的灾难和斗争,更没有肆意出手,唯一出手的那一次,也只是帮了一次南海天尊。

  问题的关键也不是出在白素贞身上,白素贞和许仙的前缘旧事,许多大佬都能算到,也不是什么秘密,就算是牵错了红线,绑错了姻缘,但却没有人关心,大家关心的只有一样东西,就是小青腹中的胎儿。

  “街角那一位,老朽便无法出手了。”

  “老先生不出手,那一位也不会轻易出手的,就让小一辈的自己去决定吧。”

  街上有两个和尚,一个是法相威严,脖子上挂着白骨舍利炼成的佛珠,身披法宝袈裟,手持降魔法杖,手中还端着一个大钵盂,正是那著名的法海和尚。

  另外一个,坐在一旁酒楼的三层雅间,正在左右开弓,对付着眼前的三十多道肉菜,还有一百多斤酒,却是荤素不忌的酒肉和尚。

  这和尚,自然也没有人低看他,毕竟西山灵山排名前列的降龙菩萨,就连眼前的老者,就算是在全盛时期也没有必胜把握。

  “这长街两边,都快被各路人马挤满了,老夫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戴了面具,又有多少人怀有异心。”

  “喝茶吃菜,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是大教势力,更是如此。天地起劫难,未尝不是把好好坏坏的一盘棋,推倒重来的机会。”

  云苏倒是没想那么多,若是人不在也就罢了,都坐在这里了,倒要看看各路人马能玩出什么花来。

  以前是忌惮那几位巨擘,如今大机缘连番显现,不止一场,又到了青白二蛇的关键时刻,他也不想退让躲避,低调潜伏了。

  这边在喝茶吃菜,对门的保和堂却是即将生产了,天也生了异象,只见祥云涌动,有一团清气升起,弥漫了半个天空,接着又有灵光万丈,笼罩半城。

  整座钱塘城都沐浴在了清气和金光之中,显得万般神圣。

  同时,诸般天机显现,无论是身在钱塘还是远在百**外的各方大佬,都知道时辰马上就到了。

  “来了!”

  云苏仰头望天,一身战意开始升起,见到苍穹那一幕时,便知道这一次是真正的搞大了。

  =======

  抄手掐指一算,是时候建个群了,先来个普通群908973919,以后再建个订阅群,免得大家说抄手偏心。

  这次推荐效果还可以,兄弟们再加把劲儿,没订阅的订阅一下,晚上还有一章。

  感谢“ail”打赏了3000起点币。

  s../book/97930/52867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