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天机巨变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天机巨变

  仲秋十月桂花香,云苏和王玄机回到渔阳城的时候,已是最美的秋季了。

  “唉,终于回家了。”

  王玄机看到清风小筑,居然眼眶微红,这一次离家数月,和云苏一起畅游了一个尽兴,也剪除了一些后患,看到王玄文和王玄武的生活走上了正轨。

  她算了下,云大哥光是为她买各地特产,一些稀奇古怪的好玩意儿,就花了上万两银子。而云大哥为他自己花的银子,还要少两千多两。

  刚落下云头,回到清风小筑时,既有一种对家的依恋,也有些舍不得和云大哥游览四方的那种温馨和惬意。

  “这次我们出去稍微仓促和短暂了一些,下一次,我们游遍南部三洲。”

  云苏自然知道她的心思,这一趟他也玩的很高兴,修为越高,并没有那种看腻一切的庸俗厌世感,反而有一种见万物皆欢喜,能从凡尘俗世中体验许多道意。

  大道衍化,规则衍变,从凡尘俗世来看,动辄就是亿亿万种,不是单纯知晓规则便能尽知一切究竟的。

  修道既是修心,修情,也是修大道规则,看天地衍化,这一趟的收获,严格来说,他的收获和感悟,比小丫头还多。

  “嗯!”

  王玄机抿住嘴唇,脸上微微一红,带着遮掩不住的笑意。

  家中虽好,是因为这个家有云大哥,外面的世界好,是因为和云大哥一起外出游历山河。

  云苏一挥袖,院子北侧便出现了一道门,正是之前布置来通往垚山的那一道门。

  “玄机,跟我来。”

  云苏带着王玄机和小奶狗,推开那扇门,便见到了垚山。

  “呀,云大哥,怎么会是垚山!!”

  王玄机顿时惊呆了,家中一扇门,推开就是垚山,云大哥这么厉害。

  小奶狗也惊呆了,好你个老苏,这是什么手段,本狗为啥完全看不懂,一道门便是天地化虚的手段,不对啊,这不是幻觉,真的一道门就跨越了数十里,而且毫无破绽,极为自然,天衣无缝一样的感觉。

  “这是开门的令牌,交给你了。”

  云苏交给她一个储物袋,里面装了一堆令牌,为了保证绝对安全,这道门的进出只有王玄机能够掌控,不动用令牌,除非是修为高过他,否则是绝对无法开启的。

  成就逍遥天仙后,这前后院还有后山,也就是垚山的大阵都全部重新加固过,无论是清风小筑无上强绝的两仪微尘正反五行大阵,还是布置在前院和后山的反五行须弥大阵,都已经远远超过南洲十大仙门的护山大阵的强度。

  清风小筑的面积,已经长大了两倍,大家平日里也就觉得是云苏这位大哥施了什么妙法,但王玄机和小奶狗都知道,这院子是真的长大了,而且还在持续地变大。

  面积变大了,房间也多了几间,院子大了连同假山和水池都变大了,再过几年,怕是就能多出一个内院小湖了。

  “云大哥,你居然已经将玄木派重建了!!”

  王玄机看着完好如初的玄木派旧址,和十几年前,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又是惊奇又是感动。

  “你看看有什么地方和你记忆中不同的吗,可以再改一改。”

  云苏笑道,当初复原重建玄木派时,依靠的是玄光术,以他的境界,玄光术已经能做到完美重现了,就连建筑的一些岁月痕迹都能处理的一模一样。

  “谢谢云大哥。不,不需要,和我小时候的记忆完全一样……”

  王玄机这次真的落泪了,多少年了,她一来是有事情走不开,二来也是怕回来看到一片废墟,心中凄然,便一直没有回过垚山,更从未向云苏提过,催促他重建玄木派什么的。

  但今日推门入垚山,便看到了完好如初的玄木派,哪里还能忍得住。

  “以后,这垚山便是我们家的后山了。前院,清风小筑,后山的钥匙我都一并交给你了,都在这个储物袋中,你管好便是。

  地方虽然大,但却不用如何管理它。三个地方,我都布置了大阵,只要修为不超过我,便绝对无法强行突入。”

  云苏指了指小奶狗,说道:“小白既然负责看家,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差遣它,不必事必躬亲。”

  “先生放心,大小姐放心,都交给我吧。”

  小奶狗得到了任务,自然是高兴万分,也开口应道。

  王玄机看着满山的灵药,有的还在发芽,有的却已经长大了,不由担心道:“可是,这满山的灵药,我和小白都不懂种植的。若是糟蹋了,也太可惜了。”

  这些年,云苏但凡得了些灵药,无论好坏,全都朝这方圆数十里的垚山一丢。

  十几年下来,由于云苏布阵聚灵施法的原因,许多中等以下的灵药,都已经具有了药性,可以采用了。

  “这个问题便交给它吧,让它去找人,若是有合适的种药人选,你看着做主就是。”

  云苏指着小奶狗说道。

  这下不得了,小奶狗先是身兼前院后院和后山的看守之责,马上又得了寻找种药人的差使,顿时整个狗都飘了。

  “苏先生放心,全都交给俺,这都不是事儿。”

  小奶狗抬起右前腿,拍了拍自己的狗胸脯,保证道。

  “好吧,那就要劳烦小白多费心思了。”

  王玄机却是一笑,有小奶狗帮忙,她也不怕管不过来这偌大一份家业了。

  “大小姐放心,交给俺老白,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小奶狗只觉得神清气爽,之前推荐了老咸鱼做厨师,就选的很好嘛,老咸鱼任劳任怨,现在天天晚上做梦都是去各个虚无缥缈的世界学菜谱,多有干劲儿。

  推荐了老咸鱼,把大小姐从繁重的厨房解脱了出来,现在是时候找点儿人手来照看后山的药园子了。

  “以老苏的能力,怕是日后连圣药,仙药,神药都能弄回来,把这后山栽的满满的,就看谁有那般机缘,能做这种药人了,呜!”

  小奶狗想象了一下,日后躺在无数的仙药,神药下方纳凉睡觉的美好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

  这垚山中的许多灵药,它鼻子一嗅便知道有多少好货色,也算是颇为不凡了,其中有十几种,对它都很有吸引力,也不知道老苏到底是从哪里捡回来的。

  怕不是揍了别人,抢回来的吧。

  小奶狗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

  王玄机不由微微担心,看大哥这架势,不会又要闭关很多年吧,她却不知道,云苏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该做了,便做。

  回到清风小筑,云苏去闭关参悟这次和王玄机外出云游时的一些感悟,有几种早前就获得的规则,这次也机缘巧合地悟到了蛛丝马迹,稍加整理便能有所得。

  小奶狗则跑到地下水府,把正在睡觉的老咸鱼一脚踹了起来。

  “哟,狗神,您又饿了?”

  老咸鱼涎着脸,讨好道。

  这狗神平日里对他虽然有点凶巴巴的,但其实挺好,就是嘴巴毒,下手狠,胃口大了点。

  十年的惩罚期早就过了,他也不用日日去巡河,只是捉了几个原本调皮捣蛋的河妖,帮自己继续盯着越水河。

  既然曾经做过这差事,按照小奶狗说的,你就算不去巡河了,以后也尽量别让人淹死在那河水中,否则,岂不是折了道场的面皮。

  老咸鱼深以为然,偶尔也去看看,更多的时候还是这个山头钻那个山头,这里淘点东西,哪里弄点好货。

  没办法,这狗神太泥马能吃了,有一次说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心情不好,硬是让他准备了十头烤全牛。

  那一次真是把老鱼累的够呛,就算是修士,也差点手忙脚乱。

  好了,半个月以后,狗神又饿了,因为心情太好,一口气要了五十头烤全羊,老咸鱼当时刚好没银钱了,实在是没办法,腾云到乌兰草原上,找了几十头野生草原羊,给摸回来烤了才算交差。

  从这以后,他便经常留点儿私房钱,实在是怕了这个肚子变化多端的狗神了。

  “饿什么?正事儿!”

  小奶狗一说,老咸鱼也顿时起了心思。

  这道场原来还有个后山啊,还没听说过,算是道场机密了不。

  “狗神啊,这种药的人,首先必须得非常懂灵药,我和你显然就不合适。我只懂吃的和睡觉,而你又身负各种重任。

  其次,要极有天赋,还要有耐心,能够百年如一日地在那无数的灵花灵药之间流连忘返,精心伺候,如我老咸鱼这般视美食为生命,把厨师当做毕生的追求,方才是上上人选。”

  老咸鱼说的头头是道,小奶狗也觉得有道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个人。”

  “哦?”

  “远在天边,近在旁边!”

  小奶狗神秘一笑,出了水府,然后便和王玄机说了一声,得了一点吩咐,这才出了水府,推门而出便见到了照常在巷子里摆摊的仙儿。

  “前辈,您是需要什么药材吗?”

  上次小奶狗去隔壁送药的时候,小仙儿就知道隔壁苏先生府上的这条狗不是凡狗,而是一只厉害的灵兽。

  “药材倒是不需要,本尊今日是来给你送一场大机缘的。”

  小奶狗刚说完,便见到那灵参小老头儿走了出来,站在屋檐下,正在朝着自己笑。

  “前辈来了,快快请进。”

  如今的小老头,可是神采奕奕,再也不似当年那要病死的模样。

  服用了云苏无偿赠送的灵丹后,本源之伤完美痊愈,就连生机都旺盛了许多,日日种在屋中,毗灵而居,几乎就是神仙一般的好日子。

  对于爷孙俩来说,即便不动用任何法力,只是平日里采点药草,过日子已经是绰绰有余了,难得如此黄金宝地能让二人落脚,实在是天大的福气。

  这十几年来,循着二人跟脚来找事的,也有十几波人了,每次都被那近在咫尺的张神将一眼瞪怀孕给收拾了,倒是托了清风道场许多福。

  小奶狗也不讲理,直接进了屋中,看了一眼那墙角的坑洞,小老儿便不由脸红了,大家都不是普通人,自然知道这点小心思被这隔壁的灵兽看的清清楚楚。

  这种行为,小老儿其实心中颇为愧疚,就和偷人间的灵气没有太大区别。

  但是,好几次,小老儿下定决心要去隔壁投效那位苏先生,却总是不巧,不是不在家中,就是在闭关,其他人又完全做不了主,甚至不搭话,也是一直有缘无分。

  自从在渔阳城,当着成千上万凡人的面当街买卖灵须后,仙儿倒是经常见到那位苏先生,小老儿却不知怎的,觉着运气实在是差了些,居然一面都没有见到过。

  “前辈,请喝茶!”

  小老儿亲自端来了仙儿沏好的茶,然后才站在一旁,小心伺候着。

  “参老啊,看你这气色不错啊。”

  小奶狗一口便卷了那茶水,还不错,是一种灵茶。

  “唉唉,都是托苏先生的福,先是卧榻之侧容留了小老儿和仙儿,又赐下了灵丹妙药,这十来年日日种在这屋中,倒是受益巨大。

  小老儿原本也想当面谢过先生,却是缘悭一面,可惜,可惜。”

  灵参老头躬身先行了礼,朝着隔壁一拜,这才叹气道。

  小奶狗心中却是暗道,老苏这般在世真仙,若是无缘,你就算再住百年,怕是也难得见到一次,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它这十几年来,陆续觉醒了一些血脉记忆,记忆中总有一些顶天立地的仙人,挥手间星辰破碎,但不知为何,它总觉得老苏比那些仙人还要强大。

  搞不好,这几十年苟如一日的老苏,成就了地仙吧。

  以前,它是确信这位道场大佬至少有化神真仙的实力的,但后来无数的事实告诉它,老苏的修为远远不止化神真仙。

  尤其是最近十年来,它发现道场的护山大阵变得更加恐怖了,有时候甚至它自己都在想,这么可怕的护山大阵,哪里需要什么看家狗,自己还得向老咸鱼学习,多拓展一些道场业务,担负更多重任,否则怕是赶不上老苏的修行速度,迟早要被淘汰。

  眼前便是例子,明明是万年灵参,天天就在老苏眼皮子下晃荡,老苏也从没有想过要哄骗人家什么,更没有想过拿来炼药,对方想见老苏,却十几年也见不到一面。

  若是换了别人,以它对许多修炼者的了解,这小老儿和那孙女,怕是早就被拿去炼了。

  小奶狗既然打起了小仙儿的心思,又请示了王玄机,自然是要把事情办好,只见它拿出了一万两银子,对二人说道:

  “本尊也请示过我家大小姐了,大小姐说,当年先生在云山县外遇见你爷孙二人被人追杀,方才布下了五行遁阵,使得你二人阴差阳错来到了渔阳城。

  然后,你二人因为生计所迫,又不愿意暴露行踪,当街卖起了你自己扯下来的十根灵须。

  当时,先生因为和你们二人屡屡有缘,便掏出了全身所有的银两,让你自取,可惜,当时你只取了十两银子,虽然种下了今日的许多因果,但也让先生心中不安到如今。

  这一万两银子,是先生让补给你们的,本尊也是受了大小姐吩咐,这一段往事便就此了结。”

  “什么,当初便是先生救的老朽和仙儿!!”

  这一下,灵参小老儿顿时呆若木鸡,仔细想来,当初自己身受重伤,仙儿又没有什么自保之力,几乎是绝无可能逃命的,原来当初便是受了这位苏先生大恩。

  如果早就知道,哪里还敢收他的银子,这是救命之恩啊。

  “前辈,这银子,小老儿是万万不敢要的,先生救老朽和仙儿在前,又间接给了容身之所,庇护之地,只有老朽和仙儿欠先生的,哪有再收银子的道理。”

  小奶狗叹道:“这天下之事,凡人的心思,看客的嘴,向来是难以揣摩的。先生也说了,如果你那十根灵须,公开叫卖,卖一万两银子也不低,卖十万两银子也不嫌高,所以,这银子你便收下。”

  “不不不,老朽万万不能收。别说是十根须了,先生那救命的灵丹妙药,老朽便是有几十百万两银子也买不来的。再说了,当日老朽和孙女保命都来不及,如何敢去公然叫卖宝贝,十两银子寻常人家用两三年也是够的,老朽自己取的,如今想来一文都不该要的……”

  小老头连连摇头,为人做事不能坏了良心,更不能明知道事情原委还闷着头收了钱。

  “你这葛老儿,让你收下,你便收下,你这个小老头,怎地那么多话,你不收下,下一场机缘,本尊便不给你了。”

  小奶狗作势唬道。

  爷孙俩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机缘,但既然这位前辈来了,那肯定就是真的。

  仙儿也马上劝道:“爷爷,既然先生一定要给,那我们便收下吧,至于这钱如何处置,我们回头再慢慢商议便是了。”

  她却是想到了城中的岐黄会,这些年来,一直听来买药的人说起,也亲眼去看过,确实能够极大地帮助那些穷苦到了极致的病人。

  如果爷爷真不要这银子,那大可以拿去捐给岐黄会便是了。

  小老儿这才忐忑地收下。

  小奶狗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了道场想雇请一个种药人的事情。

  “前辈,此事大善!!!老朽与仙儿,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啊。”

  葛老头顿时大喜,就差直接跪下要请命了。

  这隔壁的苏先生,修为有多高他不知道,但仙儿却是经常说觉得那位先生修为惊天,说那清风小筑和前院是如何的高深莫测,苏先生一定是在世仙人什么的,一定不会错。

  仙儿可是天生对于很多事情有超然感觉的。

  “是吗?可是本尊只想找一个,你年龄这么大了,万一累着了,到时候别人骂我又如何。”小奶狗摇摇头,在它看来,这小老头都胡须发白了,还是算了吧。

  “前辈,苏先生的道场药园,那一定是了不得的啊,小老儿漂泊一生,四处搬家,好不容易遇到这般仙缘,请前辈务必引荐一番!小老二这番模样并不是衰老,乃是因为本体是万年灵须,才有这般外相,如果能托庇于先生的道场,再活两万年也不是问题。”

  葛老头实在是朝思暮想都想投靠隔壁的清风道场,一来是报答恩情,二来也是找个长远的靠山,自己也就不说了,为仙儿找个好的归宿,确实是天大的机缘,这狗前辈没有说错。

  他估算过,就这么天天种在墙角,再活一两万年也没问题,更何况加入了道场,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请前辈垂怜,看在我与爷爷孤苦无依,相依为命的份上,给我们一个机会加入道场吧。仙儿自小便和灵药一起长大,天生便擅长伺候各类药草花树果之类,一定不会辜负了前辈和道场,还有苏先生的。”

  仙儿原本想行跪拜大礼,但却被小奶狗阻止了,办事是办事,你们别让老苏和大小姐骂本尊狐假虎威才好。

  “这样啊,那本尊回去请示一下大小姐吧,本尊可是做不了主的。”

  小奶狗也没有隐瞒,在它看来,这爷孙俩既是老实人,也是有本事的人,是照顾后山药园的不二人选,如果能加入清风道场,既是他们的机缘,自己也算是办好一件事。

  于是,在忐忑等待了一炷香后,小奶狗回来告诉了二人结果。

  “大小姐答应了,不过,这差使并没有什么工钱,只是管吃管住管人身安全,可能还对修炼有帮助,你们要是愿意,那从今日起,便是俺们道场清风小筑的人了。”

  “愿意,别说没工钱,老夫倒贴也愿意!”

  爷孙俩顿时大喜,总算是脱离漂泊了,从此以后也是有强大靠山的人了。

  小奶狗前脚一走,葛仙儿后脚便将一万两银子拿去捐给了岐黄会,然而又去见过了王玄机,得了身份令牌,交出了一丝契约道心,领了一份道场的规矩册子,这才算是正式加入了清风道场。

  ……

  云苏安排好了清风小筑的俗务,又了了一桩小事,三个月后,道心清明,已经将这次的感悟全部消化吸收了。

  识海空间中有六枚长生仙令,而掐指一算,白蛇世界中也是风云再起,是时候进去一趟了。

  自己那自留地一般的青城道场,也没有如何处置,人草树木估计都换了好几茬了,也是时候进去清理一下了。

  心念一动,便从识海中踏上了长生金桥,入了白蛇世界。

  “咦!怎么会是这样……”

  云苏一入白蛇世界,顿时一惊,差点以为搞错了,但反复掐算,没错,确实是生了变数,而且是天机剧变,还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变数。

  ======

  终于了却一场因果。求订阅,兄弟们加把劲,再来一百个订阅吧,谢谢大家了。

  s../book/97930/52803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