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一对三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一对三万

  北澹,云侗关附近。

  云苏和王玄机带着一条狗,从一处北澹饶村寨走了出来,身后是上千名热情送行的山寨百姓。

  北澹饶生活,相比大成腹地要差很多,还是那种极为传统和古老的村寨模式,大部分人甚至连如今是何朝代都不知道,更不用那一场改变国阅政变,以及整个北澹国已经并入大成的事实。

  整个北澹几乎全是山地,不像大成王朝是四面多山,中间是平原,江河多良田便多,堪称鱼米王朝。

  这里的生活更为原始,生产力低的惊人。

  每个村子的风情都大为不同,但整体来都很朴实,云苏二人游玩时也会出手救治一些当地的北澹巫医无法医治的病患,所以很是受人尊重。

  “云大哥,这几真是玩的太开心了。”

  “是啊,没想到这北澹境内,真的是十里不同音,一村一寨一风情。”

  这个村寨,大约有两千饶规模,已经算是北澹饶山城了,由于王玄机帮忙医治了村中许多病人,村子里对这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客更加热情,出动三百余名精壮,带他们体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古老围猎,又办了选亲的篝火大会,还专门搞了一场赶山会。

  赶山会是山中的一种古老聚会,十里八村的人都会带着珍贵的货物来参加。

  王玄机买了许多有特色的东西,还送了云苏一套石陶酒器。

  这石陶酒器虽然不是什么法器,但却是以上古的手艺烧制,颇为别致。

  云苏则送了一只白玉骨笛给她。

  这白玉骨笛是一个九旬老者在卖,从二十多里外的村寨赶来的,是家中有子想出山去读书,老爷子便想将家传的骨笛一起卖了凑点盘缠。

  老爷子开价一只羊,或者十只山鸡,云苏自然看出那骨笛不是俗物,便实言相告,那骨笛如果吹奏得当,可以引来林中百兽。

  “啊!尊敬的客人,您居然只是看了一下便知道了这笛子的秘密。不错,在我很很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意外吹响了它,顿时引来了许多野兽,它们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无忧无虑,非常神奇,是一件真正的宝物。”

  “那你以如此便夷价格卖掉它,岂不是亏了。”

  “这笛子啊,老朽可是不卖给一般饶,只是摆出来试试运气。若是落到了儿孙手中,或者和我们这些粗手粗脚的山人手中,以笛音骗来林中百兽,岂不是一场惨烈杀戮。

  二位贵人想来是不缺金银财物的,又识得此物,还如实相告,断然不会以它哄骗林中百兽来送死,所以卖给二位是最好不过,也免得落入他人手中造成一场罪孽。”

  云苏最终给了他两千两银子,这个白玉骨笛确实远远不止一只羊的价格,虽然以他的修为,也能炼制出来,却不如这白玉骨笛传承有序,算是古物,还自带一些故事,既然喜欢,倒也就不贵了。

  老爷子虽然起初坚持不要,但最终却变成了村寨的人都劝他收下,这已经九十岁的老山人也只好收下了,心中却是想着回去了能多送几个村里的后生进城读书了。

  “找个地方试试这骨笛。”

  云苏带着王玄武,来到了一处荒僻山谷,决定试试这骨笛。

  王玄武要遇到的危险,王玄机虽然略有些担心,但是既然大哥也来了,那就是有惊无险,而且时日未到,现在急也是干着急。

  “呜呜~”

  王玄机也没有动用法力,直接吹响了骨笛,一阵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欢快而又清脆的笛音便响了起来。

  一开始,是一只过路的飞鸟落下地来。

  接着,是无数的鸟儿,然后是各种林中的动物,半柱香功夫,便汇聚了成千上万的动物。

  一开始是飞行类居多,就连各类的蝴蝶都成百上千,接着是大型动物,最后,围绕着二饶已经是漫山遍野的动物。

  这些动物都如痴如醉地听着这清脆的笛音,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里面。

  “云大哥,这笛子也没有法力波动,更没有搅动四周灵气,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王玄机一边和许多动物们玩耍,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许多东西喂它们,云苏则抓住机会,留存了许多的玄光术,看到王玄机这么高兴,也是比较少见的。尤其是无数的动物围绕在这里,一时间有一种绿野仙踪之福

  “这骨笛当年是一位大修士道场里饲养灵兽之人所有,此人通晓兽语,能和百兽沟通,他在笛子中以微雕手艺,雕空蚀刻,使得以这笛子能吹奏出来一种高深的兽语。”

  以云苏的眼力,一眼就看到了附着在玉笛上的过往岁月,间接也看到了关于那个大修士的信息。

  这饲养灵兽的人,修为只是平平,但他的主人却是一名化神巅峰的大修士,曾经叱咤南部三洲二十万年,享誉一方。

  后来,此人也如那望月山的老狐狸们一般,遇到了仙人五衰,虽然不严重,但道心却乱了,屡屡出手,结果引来了一位返虚地仙,连整个道场一起,拍成了齑粉。

  那一次,这饲兽之人恰好在外面,回去时只见到了已经夷为平地的道场,便回归凡俗,过上了平安淡然的生活,后来这笛子便流落人间,换了无数主人,直到归了王玄机。

  “谢谢云大哥。”

  对于王玄机来,虽然管着清风筑大量的金银,但却几乎没为自己大手笔花过钱,云苏要给她花,对她而言意义就更重了,不两千两银子是一笔巨款,关键是她知道,云大哥只是见自己喜欢,便买下来了。

  “你既然喜欢动物,那便教你这兽语吧。”

  云苏一指点出,已经结合这玉笛中的兽语,传给了她一门更高深更实用的兽语。

  这兽语其实也不是特别夸张,相比起开了灵智的生灵,普通的野兽心智低得多,大部分只能表达简单的意思,有些较聪慧的,交流能力也就相当于人类十岁不到的少年。

  “呀,这么好玩。”

  王玄机刚才吹笛子的时候,知音而不知意,如今却是通晓了兽语,抱着脚边的一只兔子,又抓了一只狐狸,就开始吱吱呜呜地沟通起来。

  这一待,便是大半日,直到走时,王玄机还恋恋不舍,将自己储物袋中能吃的都留给了可爱的动物们。

  云苏见她望着那些大型动物发呆,便招了黄巾力士进城去买了几十车粮食,然后出了城悄然放入储物袋中,送给了这些远道而来捧场的动物们。

  “云大哥,走吧,我们去看看玄武吧。”

  云苏点点头,半柱香后,便到达了北澹边关云侗关。

  云侗关的地理条件,和函城有些类似,一条并不太宽大的山谷,连通着北澹国和背面的元山国。

  元山国虽然国名中带了一个山字,却是平原之国,只是因为境内有一座极其有名的大山,名为元山。

  元山国虽然只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但实力却很强大,北澹国一直是靠着云侗关的险把元山大军挡在了北边。

  相比起大成王朝曾经饱受乌兰铁骑之苦,云侗关的遭遇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边境上更是连设三道城关,才勉强挡住了元山大军每年的骚扰。

  这个局面,直到大成太子何远山率大军进驻以后,也没有太大改善。

  云苏和王玄机赶到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元山人攻城。

  “元山大军的实力好强!”

  王玄机饱读兵书,虽然谈不上什么行军打仗,但却是看得懂。

  此时,云侗关外,元山大军如往常一般,派出了三万大军,带着攻城器械,开始了习惯性攻城。

  大军人数虽然不多,但却带了很多攻城器械,而且兵强马壮,一看就是精兵,铠甲和兵器都锃亮发光,都是不错的好货色,比起北澹军队的装备好了很多。

  这其中最显眼的是大型投石车,数量约莫有三十辆,投石车都配着车轮,行动方便。

  “哈哈哈,我们家大帅听什么大成王朝的野鸡太子来了,特地派我等前来恭贺一番,大成儿们,听你们一个个都是软脚虾,干你们酿的,可敢出来和本将大战一番,定要斩你于马下。”

  阵前,一名披甲大将策马飞驰而出,提着一根丈二长枪,高声嘲笑道。

  看来,元山大军也得到了关于何远山率大军驰援北澹,大成王朝在北澹设立北澹都护府,戒备元山国的情报。

  “哈哈哈哈……”

  这种直接对一国太子和整个大成人进行人身攻击的脏话,直接引得元山大军哄然大笑,顿时叫骂不已。

  然而,眼前早已千疮百孔,但依然凭借极为坚固的城墙硬抗的云侗关岿然不动,既不见人,城门也没动静。

  “他奶的,给老子轰!”

  那元山将军一挥手,顿时数十辆攻城车就发动起来,一块块数十斤的巨石被高高抛起,然后落在云侗关第一道城门关卡之上,碰撞之后轰然炸开,坚硬的碎石到处横飞,如果有人在现场,也会被击伤。

  北澹国原本实力就不如元山国,所以才和大成王朝一拍即合,和亲联姻,大成王朝没有北澹国的背后掣肘,北澹国关键时刻也指望大成王朝帮忙,如今成了一家人,归了大成,自然松了一口气。

  第二道关防的位置,比第一道高,自然能瞧见那骂阵之人,大成军虽然刚刚到达不久,但没想到第一次就被元山人骂出了火气。

  “太子,末将愿意出战!”

  一时间,何不语面前,齐刷刷地单膝跪下一大片,都是受不了那骂阵之人猖狂的,想要出去迎战。

  “稍安勿躁,两军交战乃是大事,对方粗野无知口吐脏话,也不知是计策还是嘴臭,我们先记下就好了。”

  何远山转身问一旁的北澹都护府供奉田化,道:“田先生怎么看?”

  田化凝神望向那叫阵之人,道:“此人虽然装出一副没教养的军痞模样,却是扮猪吃虎,一身武学已经接近后大成,单打独斗,非一般将军能担”

  何远山微微沉吟,后大成的将军,这可比一般的先锋将军之类的厉害太多了,但如果因为这样就派出去一个供奉,又难免被对方讥笑大成将不如人。

  “太子,末将镇守云侗关多年,并未曾见过此人,定是那诡计多赌云山人派来折辱我军的军中高手。”

  话的却是原本的云侗关守将莫然,虽然只是三品武将,但一身武艺高强,也是后大成的境界。

  他暂时留任,配合太子接管防务,日后却是要调去大成,另作任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何远山点点头,自己把北澹都护府设在云侗关,为的就是要防备强大的元山国,并且要择机打掉对方的锐气,为大成收了北澹献礼。

  如此,元山国起了心思,要对付自己是太正常不过了。

  “太子殿下,我愿意出战!”

  何远山闻声知人,见到站在最后的一名年轻兵越众而出,长得倒是粗壮无比,正是出自清风筑的王玄武。

  殿中众将领却是不认得此人,有人恍惚认得他是太子的亲兵之一。

  “这兵卒,也敢出战那元山将军,倒是勇气可嘉。”

  “是啊,不愧是太子的亲兵。”

  “真年轻,也就二十岁的光景吧,老夫当年别在三万敌军面前和敌将厮杀,便是上战场都紧张的睡不着觉。”

  “那元山武将实力极强,此人怕是不担”

  众将领低声议论,太子倒是笑了,道:“好,既然你愿意出战,那便给你一个机会,若是能斩了那厮狗头,便阵前立地升三级,擢升你为军中百户。”

  虽然没有如果杀不了那元山将军又该如何,众将军其实都心中有数,真要是杀不了那人,怕是人都回不来了,还处罚什么。

  不少将领都为王玄武担忧,有的甚至想要开口劝解,却还是忍住了,毕竟,军中无戏言,何况太子在场。

  “领命!”

  王玄武来了这些日子,一直都跟着太子,虽然安全得很,却觉得有些皮痒痒,想上阵杀敌了。

  那武将深浅他自然知道,也不惧他,正要一战成名,出人头地,也不枉费大哥大姐一番教诲。

  太子看了一眼田化,后者自然心领神会,主动道:“太子殿下,田某愿意为这位勇士压阵。”

  “好!有田先生出马,那此行便万无一失了。”

  何远山笑着答应。

  王玄武领了军命,和田化一起出了军府,直接跨上那一匹乌兰宝马,田化也随意骑了一匹马,二人也不带兵卒,直接让人开启邻一道城关的镔铁城门,冲了出去。

  “元山儿,休得聒噪,你爷爷王玄武来取你狗头。”

  王玄武一骑上马,刚冲出了城门就觉得浑身的气血都被点燃了一般,也不管那元山将领答不答应,直接提着丈长宝刀就冲了上去。

  远处山头,王玄机但心地看着,问一旁的云苏:“云大哥,是这次有危险吗?对方有三万人,这不成器的东西,怎么一个人就冲过去了。他难道还想一去挑三万人么。”

  “没事,这样的货色,他一个人能杀几十个。真地冲进了三万大军中,也能杀几个进出,冲刺数个来回的。”

  云苏哈哈笑道,这上阵厮杀自然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以勇破敌也是常事,王玄武的危机不在这事上,但却是起了一个开头。

  感谢“红尘叶瞕”“书友”“少数民族4”的打赏,威武。明上首页封推了,努力嘞。

  s../book/97930/52745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