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九十章 我家长辈强绝当世

第一百九十章 我家长辈强绝当世

  果然,王玄文和那老猿猴喝着喝着,就见那老猿猴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出去再回来时,已经带回了自己的两位兄弟。 在外面绕来绕去的两兄弟,也被抓了。 同样的故事,老猿猴又兢兢业业地讲了一遍。 于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就这么摆在了三人的面前。 “咳咳咳……这神蜕乃是上一任天牧山山神所留,极其强大,只要谁能炼化它,便能成为新任天牧山山神,飨食这十大名山之香火气运,强绝一世,享受无尽。 而且,你们三人都是修炼者,已经有基础了。如果想要炼化这神蜕,老猿也不用再教你们修行入门,却是节约了许多时间……” 那老猿猴虽然寿元无多,身现死气,但也算是人老成精,一番话说得天花乱坠,仿佛只要愿意去参悟那神蜕,便能无敌于天下一般。 “前辈,既然您觉得这神蜕与我三人有缘,那不如送给我们,你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山神府中,也颇为寂寥,如果想出去游历天下,我们还可以带你和神蜕一起走。” 王玄文淡淡一笑,如今三人齐聚,一个眼神便懂了彼此的意思,只要见势不妙,马上就能靠瞬移符逃走,自然也不会再担心什么。 三兄弟自小便一起在清风小筑长大,一个眼神便懂了彼此的意思。 这天牧山山神的传承,如果说三人没有兴趣那是假的,但毕竟是出自清风小筑,也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雏儿,或者像附近的山民小孩,几句话就被这老猿骗了,然后花上几十年百年去参悟什么山神神蜕。 于老汉的话,三人都记得非常清楚,被山精带走的山民,以青少年居多,归来都已经是数十百年之后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显然此事不简单,并不像老猿说的那么容易,只要答应了,就能得到传承,好似一个点头就能天下无敌一样。 “老了,老了,走不动了。这神蜕并不是老不死的,怎能做主送你们。神蜕只有一个,你们三人只要潜心参悟,各凭机缘,都有机会。一旦谁得了传承,这偌大仙府和许多宝物便都是你们的。” 老猿猴指着外面的广场,只见繁花似锦,无数也不知真假的灵娥在花间往来如梭,娇俏可爱。 如果是凡人,真有可能被他一番话唬住,做那一夜成仙的梦。 “这神蜕既然强大如斯,怕不是一两日能够参悟的吧。” 王玄藏也出声问道。 “小公子这是哪里话,以你们三人天纵之资,兴许真的一两日便参悟了也说不一定。这天下的机缘,有的人穷尽一生也难以如愿,而有的人却俯拾即是。 如今却是有一份天大的机缘摆在你们三人面前,一旦错过,此生怕是再难遇到了。 修行之路,自古艰难,空有资质,没有机缘,最后也是一场空。” 老猿猴前面一段话暗藏诱惑,后来一段话却却是叹气不已,也许是想到了那位天纵之才的主人。 “既然前辈这么说,那在下想试一试,不知可否。” “好!看来这机缘倒是和你多了几分缘法。试一试也无妨,就算你失败了,也能在这仙府中享受一番,再送你们回家便是了。” 老猿猴见王玄藏主动开口,便答应了,简单传授了一下炼化之法,便让他试一试参悟。 老猿猴不怕他们参悟成功,怕的是他们不敢参悟,他非常清楚这神蜕是真的,主人的强大,他也记忆犹新。 他不相信,这么天大的机缘摆在面前,这年轻公子能不心动。 王玄藏对老猿猴说的什么享受仙府生活,丝毫兴趣都没有,倒是对那神蜕颇有兴趣,另外两位哥哥也是如此。 三人十几年都待在一起,有时候并不用说什么话,却能知道彼此的想法。 王玄藏的悟性最强,修为最高,正好一试此事真假。 按照老猿猴传授的方法,王玄藏很快就入定了,沟通了那尊坐于大殿上首的神秘石像。 “看来这小公子是入迷了。” 老猿猴心头高兴,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在死前为主人找到一个传承者,至于要参悟多少年,这个不在他的考虑范畴。 在他看来,如此天大的机缘,别说一百年,就是一千年也值得这些小公子们去试试运气。 可惜,他却不知道这三人的来头,如果知道了,怕是就不会这么想了。 而且,令他颇为意外的是,仅仅是一个时辰后,王玄藏就醒来了。 这么快?! 以前那些参悟神蜕的人,不管是凡人还是修炼者,最快的也需要几个月才能稍有起色,但此人却是已经自行醒来了。 “如何,小公子可是有所收获?” 老猿猴期待地问道。 王玄藏淡淡一笑,道:“前辈,您这一尊神蜕确实是非凡之物,不过,我等三人怕是没有这个机缘了。” “哦,小公子此话怎讲?” “这神蜕内蕴极为强大的山神之力,乃是一尊灵性肉身,必须先分出修士的心神,再以数十百年之功,方才有些微可能将它炼化成功。 我们三人都身有要事在事,怕是赌不起这百年之后的一点机缘。” 王玄藏也没有藏着掖着,悟出了什么就说什么。 王玄文二人一听,这才恍然大悟,悟道百年,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成功炼化,得到神蜕传承。 听四弟这话,多半是失败的机会更大,成功可能更小,这百年光阴,三人都万万不愿意拿来赌。 “如果前辈依然觉得这神蜕与我三人有缘,方才我二哥说的不错,你如果愿意送给我们,我们自然求之不得。但留下来参悟,却是不愿意的。” 王玄藏断然拒绝了。 自己出身于清风小筑,又是渔阳三仙的学生,马上还有太极剑界的机缘,不可能留在这里去赌一个数十年后的大机缘。 王玄文和王玄武也是连连摇头,想法一样,大好的光阴,如果耗费在这里参悟神蜕就太浪费了。 “三位小公子,真的不愿意试一试这番天大的机缘吗?如果能够成功获得神蜕传承,便能节约数千年甚至万年的修行,难道也不值得你们试一试吗?” 老猿猴万分不解,以前抓回来的人,不管是凡人还是修炼者,只要说清楚这其中的巨大好处,一个个都是欢天喜地,不但甘愿,反而是哭天抢地,求着自己施舍他们一个机会。 就算最终失败了,老猿猴自问也没有亏待他们,要不是好心点化一番,要不就是让他们在这仙府中过那如烟似梦的仙人生活,享受尽了荣华富贵和钱财美色才送他们出去。 这三人,为何差别这么大。 王玄藏此时去意已决,也不想再和这老猿猴多说。 他修有一门秘法,已经看出这老猿猴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至少比起渔阳三仙,还有清风小筑中的狗前辈,鱼前辈,还有张神君都要差不少。 即便二哥和三哥想留下来,他也会如实相劝。 在王玄藏看来,以大哥的影响力,二哥和三哥虽然资质不够,修道之心也不坚,觉得长生虽好,力量也是其所好,但对于打坐苦修却极为不习惯,耐不住寂寞。 如果他们真想好好修炼,完全可以留在清风小筑,王玄藏知道的秘密终归还是要多一些。 “前辈,您请我们前来,虽然有强迫的成分在,但也尚未起伤人之心,反而好酒好菜招待,还准备了一番机缘,我并不认同并且反对你掳人的做法,但为了完成你主人的心愿出此下策,也算是可以理解,当然也没有能力来阻止您。 但此番我们去意已决,你若是再行强留,便是在为自己招惹祸事了。 实不相瞒,我三人虽然修为不高,不值一提,但也不是任人欺负之辈,自有一番手段能让你不好受,而且家中至少有十位长辈能轻易败你。 一旦在下捏碎这传音灵符,你和这仙府,还有那神蜕,怕是朝夕之间便要改名换姓了。” 王玄藏不是什么恃强凌弱之人,也没有想要拿出什么大杀器,只是将手中那枚太极剑界的剑遁符一亮,同时还有几张极为精妙的传信灵符,直接让那老猿猴看了。 这老猿猴若是讲理之人,说得清楚,那这事也谈不上什么对错,就是一番机缘,自己三人不想要而已,最多也就是这老猿猴为主心切,但出发点还是想找一个传承者,并不是想害人。 “这是!!!” 老猿猴活的年岁太久了,自身的修为也到了化丹境很久很久了,那剑遁符,还有那几张传信灵符,他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太过厉害。 先是那剑遁符,上面萦绕着于一种令他极为心悸的剑意,虽然不知道这符是做什么的,但别看这小公子修为不高,如果真的直接将这剑符打向自己,一定是挡不住的。 而那几张灵符,却是让他更为震惊,当年主人也会炼制一些类似的东西,但效果却远不如这几张普通的符纸。 很显然,这符纸是出自比主人还强的修炼者之手。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猿猴原本对三人带着很大的期望,他自然能看出三人都颇为不凡,属于那种福缘极为深厚的人,原本以为是主人的传承有指望了,使得他们看起来颇有福缘,没想到却是因为对方出身高贵,好像完全惹不起的样子。 “前辈,你有你的使命,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来头,更不是奔着仙府和神蜕来的,就是闯荡天下时恰好路过的普通人罢了,只是家中有些厉害长辈,免得前辈误判了形势,才直言相告。” 王玄藏坦诚无比地说道。 他修**的那门望气之法,说起来也是巧得很,还是一次和小妹王玄渔开玩笑打赌,小丫头输了,气坏了,他便心疼小妹,说输了就输了,就不用赔礼了,然后王玄渔大怒,说本小姐从小长大深受大姐教育,小仙女怎么能作出打赌赖账之时,第二天便塞给了他一卷望气之法。 这望气之法到底是哪里来的,他也不知道,但学了以后,就连那位万剑仙在他的眼中,也不是那么神秘不可测的。 当然,这望气之法有时候也不管用,比如拿去看大哥,还有那狗前辈的时候,就完全是石牛入大海,望之如凡人。 “这神蜕一旦炼化,便能让人成为天牧山山神,天牧山乃是大成十大名山之一,老猿猴虽然道行低微,实力不强,但曾经亲眼见到主人当年在天牧山击败了一名化神真仙,此事绝无虚假。 三位少公子,还请三思啊。” “化神真仙!!” 这一下,包括王玄藏在内,确实震惊了,能够击败化神真仙,那这山神有多强便不用多想了。 明面上来说,至少王玄藏知道,渔阳三仙是不如化神真仙的。 当然,他有一种直觉,家中一定有化神真仙,至于大哥,怕是就更厉害了。 老猿猴已经知道对方来头太大,不是自己一个将死的老猿猴能惹得起的,也就是想最后试一试,“化神真仙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一旦炼化神蜕,便能登顶大成境内的绝世高手之一,可谓无敌于世,难道真的比不得你们家中那些长辈能给予你们的前程吗? 大好机缘,切莫轻易放弃啊。难道真的不值得你们试一试,拼一把吗?” 然而,他再次失望了,三人相视一眼,最终一起点了点头,拒绝了老猿猴。 “也罢!” 老猿猴好似变得衰老了一些,这三人应该是出自某个极其厉害的修炼之家,也知道化神真仙的强大,那刚才尝试参悟一番的小公子更是亲自参悟过,应该知道自己没有半句假话。 然而,人家依然看不上,或者说不看好这番机缘,这事就令他大受打击了。 “前辈,您的好酒好茶好菜我们便谢过了,这仙府如梦似幻的神仙生活也不适合我们。只是希望以后前辈再去寻有缘人的时候,最好告知别人一句,山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的道理,免得等别人仙梦散去,回家之后见到亲朋化作一捧黄土时再后悔不急。” 王玄藏说完,三兄弟一拱手行了礼,也不停留便朝外走,老猿猴也一挥手,打开了山神府的禁制,放了三人离去。 “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教出来的子嗣和弟子能够如此眼高于顶,实在是想不通。真,真是愚蠢,愚蠢!!” 老猿猴喟叹一声,又气又火,大受打击,回过头来却惊呆了,只见一男一女正站在面前。 男的长的风神俊美,气质过人,如同渊渟岳峙一般。 女的不食人间烟火,身形纤美,如那天宫少仙主一样。 什么是神仙中人,这才是真正的神仙中人,比主人更有神仙气儿。 山神府虽然号称是仙府,但老猿猴还是有点自知之明,见到二人时,他居然生出一种宅邸生辉,仿佛眼前的山神府配不上这二人一般的丧气之感。 二人看着就像是凡人一样,但站在自己背后时,他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显然,来者是远远比他强的人。 “敢问二位前辈大驾光临天牧山山神府,所为何事?” 老猿猴虽然寿元不多,但也不想无故招惹高人,把主人这山神府打烂了,毁了或者抢走了神蜕,他一个行将就木的老猿猴,即便是山神座下的精怪,也自认为惹不起这悄无声息出现的二人。 “方才那三个不成器的小子,便是在下家人,给道友添麻烦了。” 云苏笑道,这老猿猴啊,人其实不错,忠心耿耿,虽然修为不高,但毕竟是山神座下,受益许多,活得久,几万年来一直想要完成那山神的遗愿。 平日里去带点人回来,一般都是要先教对方修炼,如果真的修炼不成功,还会让对方在仙府中享福一番再送去。 唯一不足之处,是没考虑到时间流逝的问题,这山神庙中无日无月,很容易就忘了时间,难免造成一些山中享福归来却不识人的人间悲欢。 不过,这老猿猴也是老实,那些修炼失败的凡人,每过一段时间,他还会去提醒一番,不过那些人沉迷在似真似幻的神仙生活中难以自拔。 但无论如何,掳人这件事情都是大错特错的,造成了一些家破人亡,沾惹了不少因果,日后不得善终。 “前辈恕罪,小的只是想完成主人意愿,并没有想对他们有任何为难,方才已经让他们离开了。至于这神蜕,确实是一件无上宝物,便是前辈能炼化了它,小的也是高兴的。” 老猿猴见状,连忙跪在地上,请求宽恕,他有点怕这个神秘莫测的修士一言不合便毁了这里。 “得神蜕者,便得这天牧山山神之位,你确实没有说谎。” 云苏话锋一转,说道: “可是,这神蜕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炼化的,方才我家中那位试图参悟的小子,也最多不过千分之一的机会成功,另外二人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老猿猴听云苏这么一说,自然不觉得有假,实际上这些年,就连他都怀疑到底有没有人能够参悟成功这神蜕。 山中的精怪,妖物,过路的修炼者,武林人士,附近的山民,这几万年来少说也有几千人试过了,最后都是失败告终,然后被神蜕中残存的禁制消去这一段记忆,然后放出山神府。 “前辈,难道这神蜕真的没有人能够炼化成功吗?” 老猿猴有些绝望地问道,在他眼中,主人是何其英明神武的人物,他留下的东西,找不到人能够继承,其实也不太意外。 “这要看你是想要让人炼化这神蜕,还是想要找到这天牧山山神的继任者。你要搞清楚,这是两件事情。” “天牧山山神之位,哪是小的能够左右的,得神蜕者便自然得了山神之位,这也是当年主人留下的话。 不过,于我而言,只要有人能够炼化这神蜕,继续走老主人的修行路,便知足了,死而无憾。” 老猿猴想了想,说出了心里话。 “好!如果你想要让人炼化这神蜕,便带着它去渔阳城,日后会有一番机缘。如果你是想要找到天牧山山神的继任者,在下也爱莫能助。” 在云苏看来,这大成十大名山,每一座都是属于这大成百姓的,自己并不想干涉什么山神之位的争夺,更不想抢走别人的山神传承,拿去假大方送给他人。 “请前辈看在小的苟且偷生数万年,只余下短短寿命,却一心为主的份上,可怜可怜小的,帮小的一把吧。” 老猿猴越来越觉得此人不凡,又跪下求情道。 “也罢!” 云苏也不多说,一指点出,那石像便发生了变化,只见一颗舍利状的东西从其中分离出来,而石像却还停留在那里。 “我已将这神蜕精华取出,凝为一颗仙舍利,只要寻到了有缘人,便能参悟它,继承你那主人一身衣钵。 而这石像之上,却是留下了天牧山的山神传承。这神祇之道,乃是万民归心,既然是天下名山,谁做山神,便让天下人自己去选吧。” “多谢仙长垂怜!” 老猿猴都已经看呆了,当年主人说过,这神蜕之躯便是化神真仙来了,依托方圆千里的天牧山,也无人能破坏,无人能强取走。 结果,先是遇到三个对神蜕不感兴趣的小家伙,人家也是真老实,还直说家里有高人,结果转眼就真来了两个绝世高人。 这风神俊美的男子更是令他惊悚万分,居然一指点出就把主人想尽了办法才融合在一起的东西,轻松地一分为二了。 “此事已了,你掳人无数,沾惹了很多因果,却不应在我这里,日后必然不得善终,好自为之吧!” 云苏带着王玄机,一步踏入虚空便消失了,让那老猿猴更加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样境界的修炼者,简直强的以他跟着化神真仙数千年的阅历居然都看不出丝毫深浅,悄无声息,一步虚空,这就连当年的主人都做不到。 至于自己掳人犯错之事,他也知道,只是寿元无多,心中也不再畏惧,不得好死就不得好死,只要能完成主人的托付,便是粉身碎骨也不惧了。 只是,此人太强了! 那三个小家伙真的没有骗自己,这哪里是什么家里有厉害长辈,三人就是说自己出自南洲十大仙门,不,就算说自己是南洲第一大仙门,是南极天宫宫主的儿子,他也信了…… ============ 这几日搬家,刚刚搬完,太可怕了,30多个小时通宵收拾搬,缓过来一口气,赶快更新,接下来就是大稳定更新了,谢谢大家。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s../book/97930/52712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