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死不灭之必有后福(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死不灭之必有后福(第一更)

  “轰!”

  第三击雷劫落下时,云苏直接被劈懵了,恍恍惚惚间,他有一种回到了儿时的感觉,仿佛这里不是什么海底,也不是正在被雷劫劈。

  那种感觉,说起来有点羞涩,就像是变成了婴儿,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

  第三道雷劫的威力,相比第二道,威力提高了数十倍。

  一击之下,云苏整个人都被打成了肉泥,一股神秘的雷法规则瞬间冲入识海,然后被长生云台和盘古幡轻易地镇压了。

  至于寿命生机,这一次不是被打掉了几万年那么简单,而是一下就抽干了全身生机寿元一样,甚至来不及去计算,到底被这第三道雷劫打掉了多少生机寿元。

  方圆千里的大海已经完全干涸了,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飞灰,原本海底那个百里深的大洞,已经变成了数百里方圆,上千里深。

  这一击之力,造成的破坏已经强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这时候有人胆子够大,跑过来热情围观一下,就会发现在那大洞底部根本没有人,而是留下了一团肉酱。

  一团被打懵了过去,就连意识都被打封闭了的肉酱,烂的不能再烂了,比起刚才第二击时,还能浑浑噩噩地找到嘴,这次却是什么都找不到了。

  “呼~”

  犹如春风送暖,一股比方才两次劫雷落下后,浑厚了百倍的异香从天而降,直坠入洞中,将那一团可怜兮兮的肉酱小心地覆盖住。

  异香融入,肉酱才避免了进一步的崩溃和破灭。

  在整个过程中,云苏除了品尝到了雷劫带来的全部痛苦滋味外,几乎失去了对外界的全部感知力。

  然而,异香过后,法力修为暴涨完毕,雷劫并没有停。

  第四道雷劫!

  第五道雷劫!

  ……

  老套的套路,令人羞涩无比地重复着。

  劫雷一次比一次强,威力每次都在提高,以恐怖规模在增加,云苏自从第三次雷劫被劈成肉酱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恢复过来,破碎的肉身下面压着斩天剑,斩天剑下面护着《天机宝策》。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时候,云苏终于放弃了抵抗,痛就痛吧,反正也跑不掉,您就慢慢劈吧。

  每次的痛苦却丝毫不少,意识躲在识海之中出不去,但痛苦却传的进来。

  云苏不知道的是,不知道从第几次劫雷开始,那深洞已经深不见底,超越万里了。

  在黑暗深渊的最深处,可以见到一滩血迹。

  不错,毛发皮肉都被劈烂了,除了识海还是完整的,斩天剑还是完整的,被斩天剑护着的《天机宝策》还是完整的,其他的毛发皮肉骨全都成了灰灰。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数十百次的雷劫落下来,就连那血迹都越来越少,最后成了一颗晶莹的血滴,凝固在那里,异香扑鼻,哪怕是被百道,千道雷劫劈打,都难以毁灭。

  数十百丈粗大的劫雷落下来,带着万钧雷霆之力,紫电如雷,轰然砸在那微渺如尘埃的一滴金血上,极为诡异。

  ……

  “我*,整整三年了,这雷劫还没停吗……”

  不错,三年过去了。

  当那位被尊为南部三洲第一的骑龙神王,第十次返回雷劫现场,见到的依然是漫天雷云时,心头不禁升起了一种伤冬悲秋的苍凉感。

  他看着那依然恐怖如斯的雷劫,居然有一种泫然欲泣的无奈和无力感。

  这贼老天,到底是在做什么。

  原本三万里的雷云,如今只有方圆三千里大小了,但给他的危机感反而比一开始强得多。

  仿佛九霄之上有无穷的至高规则,来引导这一团神秘的雷云,昼夜不停地在朝下面劈。

  这三年间,神王来了十次,各路修炼者来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最后都被惊吓走了,甚至有人不怕死,仗着自己是天命之子,气运所钟,亘古巨派的伟岸天才,非要想着富贵险中求,试图闯入,结果还没靠近就被雷劫的气势,当场镇杀了。

  不分善恶,你敢乱闯,雷劫一律不放过。

  至此,这荒海之上的神秘雷劫,便被人视若洪水猛兽一般,无人问津。

  这位神王也传令各大势力,不要前来试探这诡秘莫测的雷云,到了后面,更是亲自出手拦阻,除了一开始的大半年时间,后面便再也没人前来送死和看热闹了。

  “这雷劫到底在劈什么鬼东西……”

  神王甚至都有些怀疑这数十万年的修行岁月了,自己这般多少人眼中无敌的神王级人物,怕是连这雷劫的一击都抗不下来。

  活这么久了,还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打雷闪电见过不少,但这雷劫本来就是第一次见,这么恐怖的雷劫更是连古籍中也没有提及过。

  三万里的雷云,一直在朝下面劈劫雷,雷云闪电就没停过,就像下面有什么天地不容之物一样,非要劈死对方。

  “三年了,足足劈了九千七百四十五道劫雷了,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神王也很苦,躲在几万里外盯着这雷云,还要时刻注意驱逐那些不怕死的,自认为天之骄子的修炼者们。

  后来实在是受不了了,便每隔一段时间来看看,饶是如此,三年下来,他已经满耳朵,满脑子都是雷劫的轰鸣声,有时候修炼都会忽然被打断,好似自己被雷劈了一样。

  如果可能,他真是恨不得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要让这老天爷一口气劈了三年,已经快接近一万次了。

  “方圆三万里,一片死寂,日后这里将是深达数千里,劫雷余波千年难散的神秘死亡海域。”

  神王站在高空,法眼望去,只见这三年来,雷云已经将下方方圆三万里的大海尽数劈没了,留下了一个深达千里的巨型深渊。

  而在那深渊中,四处可见一些游离散乱的雷劫紫电,这便是劫雷的余波了。

  “修炼之人,还是应该对这广袤的天地有更多的敬畏之心。多少修炼者视凡人为井底之蛙,可这天地之大,我等修行之辈又何尝不是井底之蛙呢。”

  神王叹息一声,转身便离去了,完全没有一探究竟的想法。

  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这雷劫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落下后,那深渊之底,云苏留下的一滴神血吸收了最后一次异香,终于发生了异变。

  “轰!”

  只见那一滴金血忽然疯狂涌动起来,慢慢变大,一团覆盖方圆百里的异香凭空出现,围绕着它。

  肉香生血,那一滴金血开始迅速变大,渐渐化成一个人形,然而是眼耳口鼻,接着是毛发,最后连衣物都长了出来。

  “我x!”

  云苏张开嘴来,第一句话便是骂人的脏句,也说不清楚是想骂谁,就是想骂人,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三年间他吃了多少苦头,约莫是把这一生的苦都吃完了。

  他甚至曾经想象过,也许某一天被大神通者强势镇压了,然后埋在粪坑边,日夜受难。

  可是,那般噩梦场景没有出现,却先被这贼老天劈了三年,少一次就凑够了一万次,天知道这一场雷劫到底是要做什么。

  不行,这第一万次雷击,贫道哪怕是死也不能让你劈够,受了几千次雷劈和受了一万次雷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贫道至少要在心理赢了你这贼老天。

  “轰!”

  在云苏开口的一瞬间,只见一道白光匹练席卷而上,直冲雷云,这足足积攒了三年,挨了近一万次雷劈的一口怒气,也不知道蕴含了多少雷霆之力,轰然撞向那还剩下千里方圆的雷云。

  “轰!!”

  犹如以毒攻毒一般,这一口白光撞上雷云之后发生了惊天的变化,就像是一根火柴丢到了火药堆中,瞬间点燃,爆炸,千里雷云一起炸开,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直冲九霄。

  那声音,动静之大,怕是连整个南部三洲的修炼者都被惊动了。

  “……”

  云苏心中原本还有许多问号,但哪里会想到一口白光就喷散了整个雷云,这其中自然是雷劫的功劳,而不是他的道行高深到了可以一人之力破掉这神秘雷云的程度。

  心念一动,整个人便踏破虚空,远远遁走,这个是非之地还是留给日后的那些好奇男女们吧,不宜久待。

  为了警告后人,他甚至挥手间在远处海底拉起了一座千丈高山,上面刻了几个百丈大小的血色大字。

  “此地无银三百两,擅入者死。”

  希望那些修为高绝,不把自己性命当一回事的绝世高修们,能够见字如面,体会到这方三万里的绝地到底有多危险。

  比来时的速度,快了百倍不止,云苏便回到了渔阳城,直接进了自己屋中。

  这三年的变化之大,先从自身说起。

  度雷劫之前,他的道行已经达到了忘虚境的大成,法力修为达到了洞虚境,但如今,却不知道在多少次雷劫落下后,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天地异香后,这三年时间,被当成一滴死血轰击了近万次后,整个人由死向生,恢复过来后,道行修为早已大进。

  原本的返虚地仙境界,已经成了历史,现在的云苏,已经变成了真正的逍遥天仙!

  所谓逍遥天地,便是指那逍遥天地间,除了天人五衰和被人杀死,以及沾染因果铁律,天地大难以外,几乎无所畏惧的逍遥天仙。

  下一步,便是无垢金仙了。

  “唉!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事真是如此!”

  云苏长叹一声,这三年以来,意识躲在识海空间中,有盘古幡和长生云台护着才没有被那霸道的雷劫劈成灰灰,而肉身本体则是靠了云游混沌时的那一丝本源真意的感悟,才没有彻底地被毁灭,而三年下来,被强行劈掉的生机寿元到底有几百万年还是千万年,他已经无从去统计和估算了。

  这三年,近千个日夜,云苏扪心自问,差不多有那么几万次都想干脆劈死我算了,让我重新活过来就行,实在不行,《天机宝策》也不要了,日后有机会另想它法,另寻他路。

  不是他太怂,实在是太痛苦了,相比之下,一个凡人被一万只毛毛虫叮咬,还不如那雷电噬体的千分之一程度的难受。

  他也明白,修行之路不是那么好走,不是一般人能够吃得了那种苦,但是,如果能够选择,他宁愿自己是苦修数十万年来换来现在的一切。

  而不是,走了这条捷径。世上无捷径,占了多少便宜,便要吃多少苦头。

  这九千多次雷劫劈打,实在是把他从有脾气劈成了没脾气,把没脾气劈成了想死,把想死劈成了死不得生不得,最后真是度日如年,三年时间,感觉比三万年还漫长。

  到了最后,他整个意识都瘫软在了识海空间中,什么都做不了,专门负责挨揍挨劈。

  近一万次雷劈,痛苦了一万次,有几万次想放弃,当然也享受了近一万次雷劫异香,劈一次给一次甜头,就这么重复下来,云苏这一身修为硬是从返虚地仙被劈成了逍遥天仙。

  “咦!”

  云苏心头一动,觉着识海中多了一道什么东西。

  此物形态诡异,紫色氤氲,神秘莫测,像是一道气机一般,化作游鱼在长生云台上面四处游动,不是意识,也不是什么气息,更像是一道象征着什么的气机。

  云苏试图去触碰它,它却是比鱼还滑,嗖的一下就飘走了,而且仿佛随时会遁空而去一般,时隐时现,但始终逃不出这里。

  “这到底是什么……”

  云苏挖空心思也想不到此物来源,但它上面蕴含的气息却和那雷劫有些相似,却说不好到底是什么。

  试着去和它沟通,去炼化它,也是全无反应。

  “看来道行不够,留待日后再说,反正瞧它这模样也逃不出这识海。”

  云苏不再管它,这识海中也是大变模样,那方圆一亩许的紫气中,已经结出了许多硕果,凝出了足足六枚长生仙令,而那紫气并没有消失,里面还有更多的仙灵虚影,仿佛一座被劈开了一半的水晶矿石一般,能够看到里面有许多等待凝实的长生仙令。

  “六枚长生仙令,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机宝策》成书的原因,还是开辟了符纹之道的功德,又或者是因为这一场极其反常的雷劫……”

  云苏呆呆地看着这六枚长生仙令,虽然拿到手了,却搞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被雷劈了三年,结束后不但修为大进,还得了一堆长生仙令。

  这绝对是意外惊喜,哪怕是《天机宝策》成书以后,他也没有故意去想要这些长生仙令凝实产出,整个人的心思都在雷劫上。

  “呼!”

  云苏睁开眼来,左手微动,便见到一道雷霆旋绕在左手指尖,可见到骇然的电光在其中幻灭。

  “我这肉身虽然只剩下了一滴金血,但却终究不算是完全毁灭了。而在雷劫异香中重铸的躯体,好似天生带着雷霆属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劫劈出了不灭雷体……”

  云苏相信自己现在的肉身已经强大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心头那一丝得自混沌的本源真意为基础,不但在三年雷劫中保住了命,还重铸了这副躯体,绝对是最大的意外惊喜。

  那一次云游太虚,懵懵懂懂地成为了一团混沌气流,在混沌中漫无目的地逛荡了那么久,虽然看似什么好处都没带出来,没想到最终却感悟了一丝本源真意,才使得肉身没有完全毁灭在雷劫下。

  “不过,这躯体虽然有不灭雷体的属性,也许也能做到滴血重生,但却不一定能抗住大神通者的手段。

  雷劫虽然灭绝一切,威力恐怖,但其中威胁最大的规则之力恰恰对我的作用不是那么大,如果被什么先天灵宝或者后天至宝,功德之宝一类的法宝打中,这不灭雷体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多半是不行的。”

  云苏止住了心中的冲动,拿起斩天剑想割一下试试,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刀下去,怕是就永久残废了。

  换了天残仙剑,这下心头舒服了一些,使用了返虚地仙境界的实力,也不刻意加大威力,就那么随手一剑下去,只见左手的皮肤上有一道雷纹幻灭,然后皮肤居然丝毫未损。

  “加大一些力道!”

  这一次,云苏动用了逍遥天仙的实力,居然还是没有能够成功破皮。

  “不枉我被雷劫无辜地劈了三年,这肉身之坚固,逍遥天仙境界的敌人,多半是拿我没有办法了。”

  云苏也不再试,更没有注入几万年寿元刺自己一剑试试,那就是傻子了,正常来讲,肉身能抗住仙器,在这之前,他是没有想过的。

  毕竟开天辟地这么久了,即便有意强化肉身,一时半会儿哪里去找到什么非常好的炼体之法。

  但如今,被这神秘雷劫劈了近万次,歪打正着,居然劈出了不灭雷体一般的强悍肉身,就是绝对的意外惊喜了。

  日后,如果再寻一些像那昆仑神主手中的天钟仙器一般的法宝,顶在头上,一个人对付几个逍遥天仙,就跟嬉戏一般。

  你打不痛我,正常来讲给你机会你也杀不死我,但我却可以一剑要了你的命。

  “太乙境界之下,我如今已是攻防兼备,应该算得上是无敌了,除非遇到那些执掌功德之宝,后天至宝,甚至是先天灵宝的顶级变态修炼者……”

  云苏心头高兴万分,虽然寿元多,但谁也不想三天两头地被人一剑杀死,一锤子敲死,找虐的人才会喜欢那么作贱自己的身体。

  成就逍遥天仙,拥有了不灭雷体,六枚长生仙令,还有识海中那道神秘莫测的气机,这已经是赚的天大了。

  这还不算,当云苏看到那雷劫之后,幸存下来的《天机宝策》之后,觉得惊喜真是一重又一重,没有一点点让人失望。

  “我被雷劈我骄傲,没有被劈死真是赚大了。”

  原来,这《天机宝策》除了变成金黄色以外,居然无缘无故变多了,大约多出了三分之一的空白内容。

  这三分之一的空白内容虽然只是占据了一张纸的部分,但里面却包含了海量的信息。

  上面明明空白无一物,但云苏一眼望去,却是看到了万千符纹有关的信息,其中不少高明的符纹之道,连他之前都未曾考虑过。

  无字天书,雷劫之后,《天机宝策》居然自行衍化,得了一卷无字天书。

  这东西必然是不能拿去见人的,云苏打定主意,日后只讲《天机宝策》的入门篇章,剩下的一部分放入藏书楼中,最后一部分文字图画内容放入清风小筑的道场藏书阁中,而无字天书则作为秘传,暂时只有自己参悟,不轻易外传。

  “这惨绝人寰的三年,终于熬过去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真好……”

  云苏下意识想擦擦眼角,发现根本没有,只是心头既觉得沮丧,又觉着开心,幸福,满足,长叹一口气,推门而出,三年时间,虽然谈不上物是人非,但人间也是变化不少了。

  s../book/97930/525821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