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仙陨落幕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仙陨落幕

  这一剑,光寒九州,也是云苏在不动用斩天剑的情况下,迄今为止最强的一剑。

  足足二十五万年寿元,甚至将自己逼到了吐血受伤的地步,这还是第一次。

  “便一剑定胜负吧。”

  华山仙君整个人的气势提升到了最高,已经完全进入了太乙真仙的境界,化作一道仙光,没有退缩,而是直接撞向了那如苍穹一般碎裂覆盖而来的天残剑势。

  这一剑,避不开,也不能避。

  他有一种感觉,若是这一剑避开了,此生便再无寸进,而且这一剑无视了时间和空间,乃是那位神秘剑仙终极一剑。

  这一剑,绝对不是那位西昆仑神主能抵挡的。

  “原来此人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这世间论剑法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西昆仑神主虽然一心想要占了青城山做道场,更不愿意在天下万仙的众目睽睽之下,认输让步。

  即便是以一己之力面对云苏和南海大士围攻,她也没有想过要退步。

  甚至不惜掰断木梳,动用一场尘封了十几万年的因果。

  那位华山仙人也没有令她失望,原本就是无垢金仙巅峰的有道真仙,今日更是道行圆满,直接进入了太乙真仙之境。

  然而,那位神秘剑仙的强大,却是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位从未听说过的剑仙,方才一剑就破了自己的大好局面,如今一剑,威力更是方才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无量天尊!”

  在南海大士眼中,前方已经见不到那华山仙人了,漫天遍野都是剑势,但这剑势却唯独针对一人,朝着那华山仙人而去。

  她心中不禁想起了一句话,法力无边,犹如汪洋大海。

  太乙真仙的手段有多强,南海大士也有听闻,但没想到来帮自己的这位道友,也强到了这种地步。

  难怪,他敢说出若是那华山仙君接下了这一剑,转身便走的话。

  这一剑,即便尚未建功,但她心头已经有了一种明悟,这位大名鼎鼎的华山仙君,不是对手。

  天残剑势!

  云苏擦去了嘴角的血痕,无穷尽的天残剑势最终化作一道惊天剑光,朝着那位华山仙人刺去。

  “噗!”

  一声轻响,天残仙剑刺破万般迷雾,无视了那华山仙人的诸般神通,一剑透体而过,华山仙人低头一看,胸前多了一个大洞,无穷尽的仙灵之气正在疯狂修补那里。

  这一剑,甚至连六件仙器都没有挡住,太乙真仙的身躯也没有挡住。

  有一股更为神秘的力量,正在不断地吞噬他,如果说方才是要破灭天地,碎裂万物,现在就是要湮灭自己,毁灭自己这刚刚成就的太乙真仙。

  “败了。”

  华山仙人发现,大道尽头,自己居然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和难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终究是没有接下这一剑。

  那位西昆仑神主掰断木梳齿的那一刻,他便有一种明悟,了断往日那一场缘法的时机到了,但前路凶险,似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绝大危机,仿佛自己大限已到的样子。

  他也试图劝过,可惜,这位神主和当年一样的脾性,完全听不进去。

  “了却因果,斩断前缘,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明心见性。”

  华山仙人既不想失败,也不想死,但却明白,有时候,人总会身不由己,比如自己在华山隐修多年,也从未想过要与水结仇,今日却不得不因为那位神主沾惹因果,遭了这大难,下山之时,心头便有了这样的觉悟。

  这一剑,他甚至能察觉到对方在最后关头为自己留了一线生机。

  现在,只要抛却这数十万年的修为,一缕仙魂还能遁走,修行之路虽然漫长,但未必没有机会重走大道之路。

  然而,云苏二十五万年寿元所化的这一剑,又岂是那么容易挡住的。

  华山仙君只觉得其中隐藏着许多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规则,这种无上的破灭规则至少不是初入太乙真仙境界的他能阻挡的。

  这一剑,去势未止,直奔那西昆仑神主而去。

  华山仙君挡在中间,他没有挡下来这一剑,那遭殃的便是那位神主。

  “你……放弃吧,我能为你做的,也便只有这么多了……”

  华山仙君收回了正在疯狂阻挡那股破灭之力的全身法力,无数的仙灵之力在仙魂的催动之下,彻底点燃了仙魂,不断没有退走,反而朝着那灭绝剑势扑了过去。

  剑势破灭,修道数十万年的华山仙君在最后关头没有选择遁走仙魂,转世重修,而是选择了点燃仙魂,去救下那西昆仑神主一命。

  “你,你败了……”

  西昆仑神主忽然间,见到那山岳一般高下的华山仙人在自己面前犹如风化一般,被剑势如微风吹沙一般化作齑粉,片片落下。

  一时间,心情复杂,有大恐惧,也有大痛苦,仿佛想了十数万年前,初遇他之时。

  “九灵放下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你,你为什么不遁走仙魂,转世重修。为什么!为什么!……”

  忽然间,那西昆仑神主犹如疯了一般,疯狂地怒吼道,直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心中不再执着于一定要将那南海大士带回神山。

  就连那位一剑败了华山仙人的神秘剑仙,她也怪不起来,对方能一剑诛杀太乙真仙,便能杀无数个自己。

  一时间,无数后悔,无数悔恨,无数痛苦都爆发出来了,只化成一阵怒吼,还有一脸止不住的泪水。

  “原来哭是这种感觉,数十万年了,我却是早就忘了。你为什么不遁走,他明明给你留了一线生机……”

  西昆仑神主在华山仙人点燃仙魂时发现,他是有机会遁走的。

  “你已经是太乙真仙了,你道心坚固,一旦转世重修数十万年后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你为什么那么傻!华山,你为什么那么傻!”

  原来,这位华山仙人不是因为在华山修行而叫华山仙人,原来真就叫华山,是天下间大名鼎鼎的华山仙君。

  他不尊天庭,不拜西方灵山,也不入大神通者门下,一人修道数十万年,隐居华山,一直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能改变什么。

  结果,临死了,他欣慰地发现,至少自己实践了诺言,改变了她那如西昆仑神山一般亘古不变的样子。

  “华山,你太傻了,你真的太傻了……”

  西昆仑神主就连发冠都散乱了,一时间悲上心头,如同大彻大悟了一般。

  然而,那华山仙人却是淡淡一笑,任由剑势崩碎,仙魂燃烧,却是苦笑道:

  “九灵,我何尝傻了,我在华山做那逍遥自在的太乙真仙不好吗,我不是傻,今日我不来,死的便是你。今日我不死,死的还是你。你啊,好自为之吧。哈哈哈哈……”

  华山仙人仰天大笑,见到那剑势一剑掠过自己,再斩去了西昆仑神主一条左臂后,惊得她遁回了西昆仑神山方向,这才放下心来。

  “多谢道友!便让我华山还了你这份情面吧。”

  华山仙人朝着那剑势中的云苏遥遥一拜,然后将身上剩下的数万年积累的仙灵之气,尽数洒下,却是落向了那青城山脉。

  一时间,原本就灵气逼人的青城山,变得更加仙意盎然,灵气增长数倍,多少生灵开了灵智,尤其是那在洞府中闭关的小白蛇更是受益匪浅。

  “此生,到此尽了,活过这一生,真好。”

  华山仙人说完这最后一句,便最终化作了齑粉。

  云苏从头到尾没有制止他,也没有故意饶过他,西昆仑神主算计青城山,而这里是自己的道场,便是算计了自己。

  这一场青城之争,终究需要有人付出代价,才能斩断一段因果,不然日后觊觎青城山的势力还会源源不断。

  那样一来,别说大机缘了,什么度假的道场,如同弟子一般的小白蛇,都是一场空。

  直到那华山仙人死了,云苏才轻叹一声,伸手一抓。

  “凝!”

  只见无穷法力汇聚,凝出了一道光剑,射向了那西昆仑神山的方向。

  方才也不是他有意放过那位被挡了死灾,又被毁去一臂的西昆仑神主,却是在动了杀机的那一瞬间,有一股绝大的危机感传来。

  心中微微一动,却是明白了,有大神通者不愿意见到一日之间,一个太乙真仙死了,西昆仑神主也被断了一臂,然后这件事情继续追究到西昆仑山去。

  “也不知道是那位骑虎道人,还是其他的大神通者想要管束这一场争端,也罢,此事便到此为止。”

  云苏望向天际,隐约能见到数十道气息在盯着这里,有的来自天庭,有的来自东海,有的来自九霄之上,还有一道甚至来自遥远的灵山。

  一场斩杀了太乙真仙的斗法,足以震动这天下间无数的修炼者了。

  那西昆仑神主一路奔跑,甚至逃回西昆仑神山时,面上的泪痕还未完全散去,扭头望向东方青城山的方向,却惊惧无比地发现一道剑光居然追逐而来。

  见到只是一道传讯剑光,她才定下心神来,芊手一招便得了里面的话语。

  “你今日逃得一命,剩下一剑,本尊随时为你留着。”

  西昆仑神主顿时一惊,险些跌下了神座,心中掐算连连,果然发现这一场青城山之争,并没有完全过去。

  对方居然给自己留了一剑。

  也就是说,虽然华山为自己挡了一死,但并没有完全挡了那一场因果灾劫。

  从这神秘剑仙的话中,这一剑便如同悬在自己头上一般,若是日后因为此事再起波澜,那因果牵扯,便是自己去受那一剑了。

  “青城山,却是再也招惹不得了。”

  西昆仑神主此时身受重伤,没有上万年的修炼都恢复不了,哪里还敢去算计什么青城山,想什么报仇。

  一来对方太过强大,二来这因果一剑随时有可能落到自己头上,三者青城山之争输了,前路断绝,如果不想办法寻个出路,日后怕是很快就会遇到天人五衰的凄惨下场。

  “他终是有一句话没说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即便能够借助其他大神通者的力量,谁又能保证对方后面没有更强绝之人。既然华山为我而死,便好好活下去吧。”

  西昆仑神主拿出那断了一齿的木梳,静静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甚至天地八方多少神通广大之人亲眼见到了一位太乙真仙化作灰灰,顿时惊得连热闹也不看了,纷纷远遁而去,回到仙府中闭关去了。

  “二十万年了,这华山仙人是第一位化作灰灰的太乙仙人。”

  “本尊原本以为道行大进,可以下凡寻一处道场,开辟大教,看来此事必须作罢了。”

  “太乙仙人都死了,那位剑仙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日后青城一脉,还是不要去招惹为好。”

  “这青城一脉,也不知道是何人道场,是何人传承,一直隐世不出,如今却为了道统诛杀了一位太乙仙人,太可怕了。

  “天下间,怕是除了西方灵山,九霄之上,还有天地八方那几位,再也没人敢说能必胜此人。”

  “哈哈哈,今日却是看了个高兴,真是期待,日后有人能与这青城一脉做过一场,说不定渔翁得利,能令我等大有收获。”

  不说这天地间诸多高人如何评价,在那天庭之上,一位骑虎道人却是飘然而至,天宫中的仙帝得报,却是惊得马上出来大礼迎候。

  “昊日拜见道尊。”

  那骑虎道人也不多说,只是道:“华山已死,你便着人去西昆仑山迎那西昆仑神主归天庭吧,当为王母。”

  说完,他也不停留,直接遁空而去。

  “是,昊日领道尊法旨。”

  昊日仙帝只觉得心头苦涩无比,方才还是看戏之人,哪里会想到,转瞬这件破事儿就落到了自己头上。

  日后天下少了一位西昆仑神主,却要多一位天庭王母,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那位华山仙君一般倒霉。

  s../book/97930/524598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