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七十章 算计西昆仑

第一百七十章 算计西昆仑

  一股怪风平地而起,瞬间吹向了那妖峰山顶,一时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不论是那些被捆绑上了枷锁的囚犯,还是那些正在施暴的妖怪们,都被吹得睁不开眼来。

  黑熊精更是怪风重点照顾的对象,以他一身妖仙的修为,居然也被吹得睁不开眼来,刚想强行睁开眼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便觉得无数沙尘吹进了眼里,一时间难受无比,在地上打着滚,嗷嗷叫着,双拳捶胸,连那巨大的宝座都被它一拳头锤碎了。

  “晦气!”

  这股怪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吹来的,足足半柱香才停了下来,黑熊精微微眯着眼,觉得看什么都是花的。

  这眼中的沙尘也极为古怪,揉不得,越揉越难受,水也洗不得,吹也吹不得,最后只能忍着极大的痛苦,半眯着眼,打量了一下整个广场的情况。

  “大王!犯人们都不见了。”

  忽然,有小妖惊慌失措地大喊道,黑熊精抬头望天,发现天上的天雷也停了,没有了任何动静,透着一股极为奇怪的诡异。

  它睁眼想看看那些囚犯的情况,却是觉得眼中一股钻心的痛,只能以神识一扫,顿时大惊。

  原本绑在几百个柱子上的两千多囚犯,却是一个都不见了,不但如此,就连挂在旗杆顶上的那一张太乙神雷符也不见了。

  “嗷!!谁偷了本大王的仙符!”

  黑熊精顿时如同发疯了一般,跳下广场,两只巨大的熊掌一招,便吸来了几十个小妖,一巴掌全拍碎了,其他的小妖们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这大王平日里便极为嗜杀,凶残无比,现在先是被怪风吹得双眼半瞎,剧痛难忍,现在又丢了囚犯和至宝,更是残暴万分。

  “说,你们谁偷了本大王的仙符!”

  太乙神雷符不见了,这可是自己从西昆仑好不容易才偷偷带下山来的大宝贝,筹划已久,为的就是要掌管一件大杀器。

  这天下名山,大多都有修士占了,唯独这青城山脉,明明灵气充沛,却没有什么大妖大仙之辈占据。

  黑熊精路过青城山的时候,便被此山吸引了,这可是天然的一处好道场,灵气充沛不说,还盛产各类灵药,灵脉众多,山中成精成怪者不下万人,足以建立一方妖族势力了。

  于是,他便找到那只修为最高的青鸟,大战一场,最后以西昆仑带下来的太乙神雷符大败对方,逼得对方远遁**而逃。

  打跑了青鸟,黑熊精在择地建洞府时,却也颇为担心又有人来抢夺,便干脆将从西昆仑偷带下山的天罗如意网布置妥当,隔绝了洞府的气息,然后冥思苦想找到了一个办法。借助天雷之力,为那太乙神雷符补充使用次数。

  这太乙神雷符,若是在高人手中,直接引来九天雷霆灌入便是了,但这黑熊精一来没有那般的法力,二来也是怕惹来麻烦,干脆想了个办法,骗了雷部神将们来为自己助力。

  它在西昆仑修道数千年,早就对天庭的规矩一清二楚,知道只要不触碰一些颇为严厉的天条,便能火中取栗,让这些天兵天将为自己所用。

  至于此事若是被天庭发现了,它也不惧,相比起青鸟这样敢于和自己殊死搏杀的野生妖怪,天庭做任何事情都必然会看在西昆仑的面上,不敢真将自己如何了。

  然而,现在的局面,却是让它无论如何,就连喝醉了做梦都没有想到过,挂在旗杆上拿来吸收天雷的太乙神雷符,一股怪风之后就没了。

  “难道是有吃里扒外的东西,乘乱偷了本大王的宝贝。”

  黑熊精眼睛疼得厉害,刚才那股怪风吹得它整个头都是懵的,把洞府中所有的妖兵妖将们都撵到了广场上,挨个搜神查魂,逐一检查。

  “怪事了,这怪风虽然刮得很诡异,但却并没有什么修炼者的气息,可这两千多人和妖不见了,连仙符也不见了,难道是有什么高人阴本大王。”

  刚才那一阵怪风,一开始黑熊精也猝不及防,但它也用神识仔细查探过,并没有什么修炼者的痕迹。

  来得快,去的也突然。

  它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太乙神雷符丢了还有可能被洞府中的妖怪偷走了,毕竟刚才这一阵怪风,妖兵妖将也失踪了不少,但要在他这样的妖仙眼皮子底下,把两千多囚犯偷走,就绝对不是那些小畜生们能做到的了。

  “不好,怕是这引天雷之法让某个爱管闲事的高人见到了,故意害本大王,小心为上,还是先回西昆仑去躲一躲。”

  黑熊精见到眼前整个广场一片狼藉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也不管那些吓得哭天抢地的妖兵妖将们,顿时就要起了妖风逃走。

  “那是什么!!”

  正在这时,忽然一股绝大的危机传来,黑熊精只来得及抬头一看,顿时见到一道水桶粗的天雷从天上劈下来。

  “不好!”

  黑熊精顿时察觉到了绝大的危机,又施展了某种秘法,速度暴涨百倍,眼看就要遁去。

  然而,那水桶粗的天雷仿佛盯**它,完全无视了空间和时间,直接劈在了它的妖身上。

  “嗷……”

  一声惊天惨叫,那水桶粗的天雷将黑熊精从半空中打落,直接栽在山顶广场上,余威未尽,连大半个广场都遭了秧,一时间妖兵妖将死伤惨重,黑熊精更是直接被直接打进了地下,足足百丈深,直接昏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熊精总算是被剧痛折腾醒了,想要破口大骂却发现完全动弹不得。

  “到底惹了何方高人,难道不知道本大王出自西昆仑,是王母座下的灵兽吗!”

  黑熊精只觉得妖身都碎裂开来了,当场重创,别说修为道行了,一条命都丢了七七八八,这一道水桶粗的天雷,不但当场震散了它一身修为,就连妖丹都破裂了,神识受创。

  在它看来,这一下天雷之力,比之前十几日的天雷加起来还强大。

  “难道是那不开眼的雷部正神出手了,绝无可能,这点事情不至于惊动对方。”

  而云苏在一击天雷劈下,将那满山作恶多端的妖怪们劈的死伤惨重后,便悄然离去,只是留下了一道极为隐秘的神识,配合之前从斩天剑上面借来的一缕气机,附在那黑熊精身上,准备窥探这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方才扰乱天机,又将那黑熊精以无上雷法重创,只要那位西昆仑的大神通者感应不到,这妖怪便插翅难逃。

  可惜,天机被云苏做了手段,这黑熊精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却始终没有引起西昆仑的警觉。

  “可惜,即便蒙蔽了天机,也只能在短时间内令西昆仑那位无法察觉。”

  这黑熊精将好好的青城山糟蹋得不成样子,乌烟瘴气的,奴役那么多凡人和精怪不说,身上的血光孽债也是不胜枚举。

  这一道神雷镇妖,毁了它九成的道行依然无法消了云苏心头的怒意,只是既要肃清青城山,又要不为小白蛇招灾,不得不大费周章,想了这个办法。

  西昆仑那一位虽然不是这一方世界的顶尖大神通者,但能占据西昆仑山,自然是万般不凡。

  一来这黑熊精赖在青城山不走的话,对小白蛇和方圆数千里的生灵都是一个大灾难。二来此妖作恶多端,也确实应该收拾一下了。

  所以,哪怕明知它是出自西昆仑,云苏斟酌再三后,还是选择了出手。

  转眼,便是第二日,云苏将那些凡人和山精野怪们治疗了一番,便分别妥善安置了,然后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只等那位南海大士赶来。

  果然,刚到午时,便见到有祥云驾到,为首一人白衣素服,正是那位隐修南海紫竹林的女修。

  “大士,下面这一片妖峰便是那大妖洞府。”

  “无量天尊,诸位神君,你们在云端等候便是。”

  南海大士念了一声道号,这才飘然而至,到了那妖峰之前。

  “果然,西昆仑的天罗如意网。”

  南海大士微一沉吟,似乎在掐算什么,不过看到这满山的愁云惨雾,孽云怨气,却是皱眉不喜,取了一个玉瓶托在手中,撒下了一滴甘露,便将这方圆数十里的乌烟瘴气荡除的干干净净,重新恢复了本来面目,灵气浩瀚,仙山福地一般。

  然而,下方山顶广场上死伤无数的妖兵妖将,却是令她略微不解,再看到那个被打入地下百丈,至今还蜷缩在那里的黑熊精,却是心头叹气。

  昨日有天庭雷部的神将忽然来访,说是在青城山脉有一个神秘大妖作恶多端,因为有仙人指点,众神将便到南海紫竹林来请她出面相助。

  南海大士原本还颇为意外,这南海紫竹林可是世外之地,不尊天庭,不尊西方,只修大道,然而这些年确实道行停滞,有前路断绝的绝大危机。

  雷部神将一至,她随即掐指一算,却是心头悚然,又惊又喜,原来机缘到了,今日却是自己出山成道之时。

  如果闭门不见,不出紫竹林,那此生便再无寸进,而一旦去一趟,日后的修行之路便大不相同了。

  对于南海大士来说,这是一个不需要选择的问题

  那青城山的事情,和她有些缘法,而且,苦修多年,前路断绝,今日好不容易等来了继续修行的成道之机,如何肯放过。

  虽然天机有些混乱,但隐约也算到此事和那西昆仑有些关联,此时到了现场,亲眼见了,才知道自己和西昆仑这一场是无法揭过了。

  若是败于西昆仑,南海大士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重回紫竹林,前路断绝,坐以待毙,也不知多少年后才有第二次出山成道之机。

  如果胜了,前路重现不说,以后这一方天地之间,也多了一位受各方认可的仙修。

  “我与西昆仑无冤无仇,却因为这黑熊精,起了气运之争。不是我前路断绝,在紫竹林坐以待毙。便是她西昆仑一脉困死神山。”

  南海大士长叹一气,下定了决心,便再无顾忌。

  之所以叹气,只是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在南海紫竹林修道多年,却是不如这位西昆仑的高人宾朋众多,这一次天机又被人扰乱了,虽然不得不做,但却并没有必胜之把握。

  “噗。”

  只见这位南海大士屈指一弹,一道金光落入那黑熊精体内,顿时瞬间便恢复了自由。

  “嗖!”

  然而,让人颇为意外的是,这黑熊精被解开禁制的那一瞬间,居然直接引动了一张秘符,当场失去了踪迹。

  “孽障!”

  南海大士既然来了,而且又算到了它与自己的缘法,哪里肯放它就此离去,心念一动便锁定了已经远在八千里外的那黑熊精,一步踏出,再出现时却是已经离那黑熊精不远了。

  “孽障,你作恶多端,奴役生灵,已经犯下了滔天罪孽,还不束手就擒。”

  话虽这么说,但南海大士一指定住了那黑熊精,却并不上前,仿佛在等待什么。

  云苏的那一丝诡秘气机,正好附着在黑熊精身上,事已至此,他和南海大士都已经算到了接下来的关键。

  只见一道五彩灵光闪过,却是有一位女修自西昆仑方向而来,骑着一只青鸾,身后还跟着许多撒花奏乐的天女,摆了不小排场,到了场中。

  “何方的无名小修,居然伤我西昆仑灵兽。”

  s../book/97930/52406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