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神将带狗开团战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神将带狗开团战

  张一凡神目一凝,便看到了那几个衣着打扮都不像是大成王朝的人,正霸道地推开人群,挤了进来。

  为首一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有麻烦了,此人道行修为极高。”

  这里是渔阳城,距离城西的清风小筑不过两里路,张一凡此时是神将真身,被清风道场加成过实力,也多少受到了云苏这位道场之主的影响,所以综合实力已经刚刚好能踏入化神境。

  他虽然修道时间一共只有一百多年,但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和小奶狗待在天残剑葬中相依为命,成为剑灵后实力又提高了不少,加上在剑葬中获得一些感悟,实际战力差不多相当于化丹期的高手,被云苏敕封为道场神将后,便彻底脱胎换骨,剑灵成神,今非昔比了。

  迎面走来的四人,其中三个不值得一提,两个只有丹田境的实力,一个有金丹境的实力,但为首那一人却是至少达到了化神中期实力的散仙,表面上却只有金丹大成的实力,隐藏极深。

  可惜这种隐藏,躲不过小奶狗那属于神兽特有的嗅觉,也躲不过身为道场看门神的张一凡那一双神目,只是不如小奶狗看得清晰,却晓得厉害。

  “神游境的散仙,小张子,你小心一些。”

  小奶狗挡在了前面,但那四人却对它视若无睹,实在是不论是外形还是气势,它都太没有杀伤力了。

  作为神兽,这也是小奶狗最委屈的地方,明明自认为是神兽后裔,却不能满大街去说,更不能轻易放出气势来,不然这一条街的人和房屋怕是都不太安全。

  据它所知,这渔阳城一带最强大的修士,也只是那位凝神境圆满,半步化神的东来道人,此人既是散仙,修为还如此高,就一定是外来者了。

  那金丹境的修士手中,手中抓着一团卷起的废纸,正是被揉皱了的门神图。不说小奶狗的眼神瞬间就不善了,就连张一凡也面色一变。

  “小子,你当街卖假货,用一张烂画也敢骗老子一千两。”

  只见他手一扬,那团废纸就化光击向张一凡的脸,不过修为实在不够看,后者轻松就伸手抓住了。

  “这好好的门神,怎么就是假货了。”

  张一凡不怒也不怂,理直气壮地反问道。

  “原来也是修炼者,那便好办了,这门神本公子花了一千两银子,买回去一试,好家伙,一点儿效果都没有,不是假货又是什么。”

  “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本公子姓苟!小子,卖假货骗本公子,今儿个你算是惹到事儿了。”

  这位自称姓苟的金丹公子,上前一步,右手指着张一凡,几乎都快戳到脸上了。

  “嗷呜~汪汪汪!!”

  这话一出,顿时就惹毛了站在地上,因为太矮,长得又比较萌,所以显得毫无存在感的小奶狗。

  神特么地姓狗,你也配姓狗。

  小奶狗可没有张一凡那么好说话,这明摆着来挑事儿的,还糟蹋先生画的门神图,还好意思说自己姓狗,冲着他狂吠个不停。

  “哟!恶犬啊。”

  那金丹期的修士,看到小奶狗忽然嗷嗷叫着就冲过来了,也没当回事,本公子的护体法力就能震碎你的狗牙。

  “哈哈哈,来,小畜生,咬我啊。”

  苟公子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摆出了一个方便的姿势,微微抬腿,让它咬。

  小奶狗见状居然一愣,本尊就是想吓一下你,你,你居然挑衅我,喊本尊小畜生,还抬起腿来让本尊咬。

  “从未见过如此合理的要求,老苏在上,本尊实在是忍不住了。嗷呜……”小奶狗忽的一下就蹿了过去,朝着膝盖位置,张嘴就是一发。

  苟公子嘴角含笑,满脸轻蔑,结果,咬什么地方不好,专门盯着膝盖一口咬下来,刚入狗嘴,便发现不对劲,一阵痛的几乎连灵魂都在打颤的剧痛传来。

  这哪里是狗,就跟被最凶猛的妖兽咬住了一般,顿时喀嚓一声脆响,那狗牙就入了膝盖骨,死死咬住,甩都甩不掉。

  “啊……”

  这苟大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觉得一身法力提不起来,当场被咬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狗嘴仿佛有一股怪力,明明咬在膝盖的位置,却好像是把自己整个吞了进去,在疯狂地碾磨一样,深入灵魂之中。

  “哼!”

  为首那位化神散仙看不下去了,挥袖就打出了一道金芒,直奔小奶狗的肚子而去,就连张一凡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小奶狗却猛然回过头来,狗嘴一张,一口就吞了。

  “咦!”

  这一下,那化神散仙才神情凝重,似是大大超乎了意料,自己方才以金丹大成的修为,打出的玄风针乃是用一种强大蜂妖的蜂针炼成,一套九十九根,乃是一件强大的法宝。

  虽然这只是其中一根,但这条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狗,就像是寻常人家中的宠物犬,居然先是把一个金丹镜修士咬的动弹不得,然后又一口吞了自己的玄风针,还挑衅地给了自己一个眼神,回头又给了那苟公子一口。

  这看似毫不起眼的小狗,有比金丹修士还高的实力?

  “啊!!叔父,救我……”

  苟公子气势汹汹而来,本来想了数十种办法要找张一凡的麻烦,甚至故意装出一副桀骜不驯,没教养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真的买到了假货,气愤难平的客人。

  结果,完全没想到栽在了一条狗身上。

  那化神散仙神色不变,似乎没有听到那苟公子的求救,反而对张一凡说道:“老夫这小侄因为从你们这里买了假画,方才言语略有不当,但你这狗随意咬人怕是不好吧。”

  虽然实力高强,侄子还被狗咬着,他却依然忍得住火气。

  似乎并不想因为这样的小事,暴露出此行的真正目的,反而拿出了讲道理的架势。

  “我们家的狗和普通的狗不太一样,它分得清人好人坏,这满大街那么多人,它也不曾咬了谁,你这侄子满口喷粪,出言不逊,对了,他还说了一句‘哈哈哈,来,小畜生,咬我啊’,这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的。”

  张一凡一字一句,表情严肃地说着,听起来却让人觉得非常别扭,在那散仙听来更像是在嘲讽自己这一伙人一样,却不知道,他只是在重复小奶狗的传音,这些话平日里以他的脾气,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但对方找茬在先,又自讨没趣,他也愿意配合小白,难免显得别扭怪异。

  “何况,你侄子亲口请我们家的狗咬他,大家你情我愿又有何不可。但你却不问青红皂白,以暗器偷袭,大家也是看在眼里的。诸位父老乡亲还请让开些,免得这些人一言不合就杀人。”

  这一下不得了,一听杀人,围观的人群跟见了鬼一样就朝后退,看热闹还是要注意安全,离得远些了,大家觉得安全了,这才开始吐槽骂起来。

  “这姓苟的真是没脑子,别人躲狗都来不及,他还请狗咬自己。”

  “小声点吧,不要被人家听到了,你看他们几个长得就不像是好东西,明显就是来找事儿讹钱的。”

  “你还真别说,我也看着他们几个不像是好东西,真巧啊。”

  “嘘,多看少说,说不定这些人都是一些武林高手,或者修仙之人。”

  “可是人家说买的画是假货,你要是花了一千两银子买了假东西怕是比他们还火大。”

  “他说假就是假的?其他的人怎么没有来找事的,难道全都是傻子?”

  不知不觉,百姓们躲得越来越远,但还是舍不得走,总觉得应该安全了,就偷看着这边。

  化神散仙淡淡一笑,他修道近三千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心中暗道或许是太低调了,什么人都敢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

  张一凡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走神道的修士罢了,他对神道了解不多,又因为将一身道行修为死死压制在了金丹大成的境界,方才并没有看出张一凡的深浅,更别说小奶狗了。

  他神识环视一番,发现四周只有几个普通的修士,稍微麻烦一些的是那几个尨山剑派的人,自进城的时候就在监视着了。

  一个半步化神的尨山剑祖,他还不放在眼里,一直隐忍不过是为了怕影响正事。

  但此时受人一激,却是忍不住动用了神识,看了一眼张一凡,只觉得此人神性强大,神体凝炼无比,但具体有多强大的实力,却是看不出来。

  如果单论这神体本身,估计也就金丹期,最高不超过化丹期的实力。

  但是,神道之人,尤其是这种彻底献祭了自己,踏上神道永不回头的人,也不知是鬼物还是什么精物成神,他们真正的强大往往另有倚仗。

  比如,一些天下名川大山的山神土地,远离封地时,也许力量微弱无比,但如果是在对方的封地,能够调用神祇的神职之力,甚至是那些名山大川的本源之力,便恐怖无比,战力惊人。

  至于那条小狗,倒是让人更意外一些,身上也没有什么法力波动,也没有妖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异种,但一定不是凡狗。

  就那一根玄风针,便是金丹期的狗妖也能一针炸死了,它吞了之后居然没事,自己附着在玄风针上的神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神一狗,绝不简单。

  此时在这散仙眼中,张一凡和小奶狗并不比那城外尨山剑院的东来真人差。

  由于种种原因,使得此人还是没有太放肆。

  “看来,你家这狗是不准备松口了。”

  那化神散仙眼神中露出了一股凶狠,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是不想在这凡人聚集之地太显眼了,免得耽误了大事,但此事却是动了擒下这一人一狗的心思。

  城里不好动手,想法子骗到荒郊僻野之地,以自己神游境的实力,自然不怕拿不下这区区二人。

  那条小狗倒是有些意思,如果收回山炼成自己的法兽,估计未来的成长性会不错。

  散仙原本起了狠心,却不料张一凡接着说道:“不过,你这狗侄子,如果承认自己错了,道歉,我们家的小狗便暂时放过他。”

  小奶狗也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想到对方是来找事儿的,还是把事儿解决清楚再说,不然自己和对方打一架是小事儿,让人误以为门神图真是假货却不好了。

  “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放开我吧,我错了,我向你们道歉。”

  散仙闻言,却是轻哼一声,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原本出言相激,设法擒下便是了,他倒好,这点痛苦都忍受不住,居然直接开口求饶,倒是不好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了脸面。

  “嗷呜~”

  小奶狗放开那苟公子,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这才回到了张一凡旁边,一人一狗并排而立,准备看看这伙人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苟道友,不知……”

  张一凡刚开口,那散仙脸色就变了,果然那刚才被咬的哭天抢地,现在还被自己人扶着站不稳的苟大少就冷哼一声说道:“哼!我叔父乃是姓朱,并不是姓苟,不要乱喊。”

  “……”

  这位苟大少不解释一句还好,这一解释,顿时引得围观的渔阳城百姓哄笑不已,这还真是又巧又好,叔父姓朱,侄子姓狗。

  “真是猪狗不分家。”

  小奶狗暗忖一句,自然不会傻到说出来,说出来了多半就是一场血战没得跑了。

  “朱道友,苟道友,你们口口声声说这门神是假货,可有证据!”

  一个堂堂化神散仙,还有一个从生下来走路都是横着走的苟家大少,闻言都是一愣,原本想翻脸,但恰恰此人的样子并不像是在挑事儿,想到此行目的,也就只能咬牙忍了。

  张一凡也不是故意,实在是他那性格,很难意识到自己这样是在骂人。

  “我们都是修炼之人,真假一眼便知,还需要什么证据。”

  苟公子冷声道。

  “那既然苟公子一看便是假货,为什么又要花钱买,买了又来挑刺找事呢?”张一凡追问道。

  “你这样随便几笔就能画出来的破画,送给本公子还嫌弃,会花银子买你的?是我家的狗奴才受了你们的蒙骗。”

  张一凡微微沉吟,这事有点说不清的感觉了,他虽然不记得这一伙人来买过门神图,但人家手中确实拿着两张,硬不承认,旁观者也未必相信。

  “怎么,没话可说了吧。少拿什么神将下凡来诓人,本公子不吃这一套。

  你若承认这是假货,便给所有买画的人退钱退货,再跪下磕十个响头便是了。若是还想狡赖,便当众画两张让大家看看,评评理,看看到底有什么玄妙在里面,在场除了我们几位,还有许多修炼之人,想来不会偏袒谁。”

  苟公子这一番话倒是说得流利无比,就像是早就想好的一样。

  张一凡闻言,虽然面不改色,但却陷入了纠结。

  这绝对不是假货,先生亲手画的门神,由于手法特殊,里面藏着玄机,左门神便是自己的分身成神后的神像,现在等于是自己卖自己,真的假的会不知道?

  每一张画,都能感应到一丝特殊的气机牵引。

  但这画,现在除了苏先生,确实没人画的出来,就连他自己明明擅长丹青笔墨,但却是能看不能画。

  此事绝无可能让先生来当面画一幅,以他的耿直心性,也知道这样做大不妥。

  “好啊!几个坏东西,居然想来敲诈老苏的秘法!”

  张一凡还在纠结,小奶狗却是一下就懂了,这是敲诈,居然敲诈到本尊头上了,间接敲诈到了老苏的头上。

  马上传音张一凡,说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是看上了苏先生的秘法,告诉他如何说便是,后者这才幡然醒悟。

  “诸位道友,还有在场的父老乡亲们,这门神图确实是仙人所传,绝非假货,在下不才,倒也学了这画图的秘法。不过此法乃是仙人所授,没有仙长允许不能当街展示,还请大家见谅。”

  张一凡一脸别扭,像是非常为难的样子。

  “哦,不宜当众展示,那想来我们另寻一处地方,让你私下展示,为你口中的神秘仙人证明清白,想来那仙人也不会介意的吧。”

  苟公子虽然膝盖还痛的不行,但闻言却是心中大喜,真是嫌命长了。

  化神散仙虽然闭口不言,但却捋须而笑,似是也同意这种说法。

  张一凡作势为难,好像极其纠结的样子,半响才一咬牙道:“好,我便随你去,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我画出来的不是假货,便让我回来,这还剩下几对门神没卖,怕仙人怪罪的。”

  “好!我们答应你,你若是平安回来,大家自然知道你是清白的,大家都是修炼之人,我们也不是蛮不讲理,便给你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那苟公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忍住了膝盖的痛和心中的笑,放你回来,看老子不把你们一起拿去喂了法兽。

  “请!”

  几人腾空先行,张一凡也一挥袖收了门神图,留下了摊子,带着小奶狗化光追去。

  “啊,都是修仙之人啊。”

  “哈哈哈,今日不虚此行,亲眼看到了修仙之人御空而去。”

  “也不知这卖门神的人,能不能平安回来。”

  有修仙之人因为门神起了纷争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渔阳一带的许多修士也纷纷被惊动了,就连东来道人也带着龟鹤二妖一路追去。

  s../book/97930/523470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