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年三十分家产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年三十分家产

  云苏外出买酒,清风小筑却是发生了一件小事。

  “呜,老咸鱼的厨艺进步不小,这红烧鲤鱼已经得了先生的三分味了。”

  方才一顿大餐,老咸鱼是可劲儿伺候,给小奶狗和张神君一口气做了十八道菜,那原本小小的洞府,前日老咸鱼回去时,忽然惊觉水下的空间大了百倍,便在小奶狗的默许下,把原本只够睡觉的微型洞府扩大了一倍,主要是把厨房和饭堂加大了许多,方便三人日后聚餐。

  “来来来,我敬狗神和张神君,这修道不吃肉临了多难受,吃肉不喝酒等于喂了狗。呃,唉哟……是,是喂了猪。苏先生也喝酒吃肉,吾等不可不学。”

  老咸鱼一番插科打诨,便让小奶狗和张神君拿起了酒壶,结果几十斤下去,喝的伶仃大醉,最后施法醒了酒,小奶狗才慢悠悠地晃回了院子,觉着肉也好吃,酒也好喝,真真是好东西,准备趴在那逗会儿小渔宝。

  结果却是狗鼻子一动,闻到了动静。

  此时,小巷里走来了一个人。

  此人身着白袍,背后有一把古剑,到了清风小筑门口便停了下来,打量着院门上的门神图。

  嗖!嗖!两道神光亮起,张一凡便带着小奶狗的化身神犬走下地来,出声问道:

  “来者何人。”

  语气倒是不疾不徐,不似见到不怀好意思的妖物时那般雷霆万钧。

  “在下尨山剑派万东来,是来拜访苏先生的。神君有礼了。”

  东来真人心头微动,发现居然看不穿眼前这位修炼者,说他是人,却又不是人,说他是走的神道,和一些仙门豢养的天兵神将相比却又不像,倒是觉得有几分亲近感。

  毕竟此地是那位深不可测的苏先生府上,这位神君身上剑意逼人,一看也不是等闲神道之人。

  “原来是东来道友,先生有事外出,却是不在府上。”

  张一凡其实早已认出了此人,不是那位差点死在大月城外的一剑东来镇千山的东来剑仙又是谁。

  他对此人倒是有些好感,不过职责所在,也不好寒暄,只能装作不认得。

  “原来如此,那东来改日再来拜访,叨扰了。”

  小奶狗闻言,便传音张一凡,让他回道:“真是不巧,让真人白跑了一趟。在下给真人拜个早年,明年再见。”

  东来真人闻言一拱手便走了,心中却是暗道这苏先生府上的人还挺有意思,这是不想过年再被打扰,但说出来却让人没有任何不适。

  他刚一走,小奶狗就把张一凡从门神图上拽了下来。

  “尊者,这东来真人乃是如今渔阳城的仙道统帅,如此拒人门外怕是不好吧?”

  “你懂什么,先生说了,咱们道场自今日起闭门谢客只等过大年。此人若是真心实意,年后自会再来,若是一句推托之词都听不进去,也不配和先生往来了。”

  小奶狗戳了戳他,说道:“本尊叫你下来不是和你谈论这些,方才我见他身上有一股极强的剑意,却是想到了你小子。

  你如今是剑灵之体,依托道场修行,能够自孕剑意,没事的时候可以多琢磨一下剑意之道,对你或许有好处。”

  它心中却是直叹可惜了,如果能和这东来剑仙打个赌便好了,可惜对方不是什么妖魔歪道,也不是有错在先的大反派,不然骗到了那一门剑意之法,岂不是让小张子能够得了天大好处。

  上次神木王朝的事情,阴差阳错,种种后果。虽然先生没有怪罪,但是已经让它警惕万分,下定决心日后一定要更加低调行事,不要为道场招惹任何麻烦。

  比如这一次,明明要年底谢客,它也不出面,让张一凡说出口,杀伤力就小得多了。

  云苏一路闲逛,回到清风小筑已是日落时分,听到小奶狗说起那万东来登门拜访的事情,却是心中大概有数,这事牵扯的人比较多,他推算起来也容易一些。

  “诸事年后再提,年前一律不见了。”

  云苏感觉身上的懒筋已经彻底发作,相当严重,刚得了五十年的鱼泉酿,便干脆在院中摆了一桌,也懒得存酒,直接开喝。

  “好酒!!!”

  云苏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鱼泉酿,也是最好喝的酒,酒香自然,悠长醇厚,一看就是经过那土地公精酿过,放足了五十个年头的。

  “咦,你这家伙居然流口水了。”

  云苏微微愕然,发现小奶狗蹲坐在它那张矮桌边,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杯中的酒,印象中它不喝酒啊,不过随即却是想到了日间三个家伙开小灶加餐的事情,估计多半是偷喝酒了。

  “分你一杯吧,日后莫要喝多了,影响正事。”

  云苏先是提醒了一句,紫霞那个大酒鬼已经不好收拾了,要是再多一条酒狗,就更棘手了。不过还是分了一杯二两酒给它,小奶狗方才就是闻到了那股浓郁的酒香,实在是止不住了,便连连点着狗头,然后叼了酒杯回到小桌,一口闷了,顿时张着狗嘴,嘶嘶作响,这鱼泉酿比起老咸鱼那破酒,强了百倍。

  小奶狗喝酒,最高兴的居然是小渔宝,只见她蹿下凳子,跑过去拿了酒杯,跑回云苏身边,支支吾吾说道:“云大哥,再,再…狗宝……”

  “好,那便再给小白一杯。”

  小渔宝对每日里陪她玩的小奶狗还是不错的,左手颤巍巍地端着酒杯,右手又从自己碗里拿了一根大姐刚加给自己的鸡腿,送给了它。

  这小家伙的一番闹腾,倒是把小奶狗给感动的,两杯酒下肚,没用动用法力压制,居然有点醉了。

  “哈哈哈!”

  云苏心情大好,有意压制了修为神通,一人独饮了三斤,只觉得浑身都热乎乎的,这鱼泉酿的酒意和普通的酒不同,凡人喝了能醉,修炼之人喝了也有醉意。

  ……

  时间一晃,便是大年三十了。

  王玄文,王玄武,王玄藏三人总算是从渔阳书院脱身了,这几天在前院都快玩疯了。

  相比起平时,做大姐的也不再严厉要求他们,难得好好照顾这些小的。他们去前院骑马射箭,她便带着灵瓜灵果,小家伙们看着瓜果虽然新鲜,也觉得格外好吃。

  而一日三餐,做大姐的也都会选一些灵药,熬粥炖汤,给三个小家伙补补。

  这大半年来,三个小家伙虽然回清风小筑的时候不多,但一月大体回来一次,吃的也是越来越好,个头都高了一大截,在书院里比同龄人已经高出一个头了。

  王玄藏倒是好奇了几句瓜果的事情,王玄机也只说是云大哥的朋友所赠,大哥吩咐专门给他们留的。

  这些瓜果都被云苏特意施法处理过,除了保鲜,主要还是防止小家伙们吃太多撑坏了,不论是灵力还是药效都能舒缓释放,所以吃到了嘴里,只觉得好吃,稀奇没见过,却不知道吃的是什么。

  但对他们身体发育和其他方面的好处,却是看得见的。

  早饭过后,王玄机便把三个小家伙叫到了堂屋中,自己坐在左侧,小家伙们坐了右侧,看着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三人心中都有些打鼓,不会是又做错了啥,要被大姐请家法了吧。

  这大半年中,王玄武被揍的最多,平均每个月能有一次,也就是回来一次基本就要被家法伺候一次,有时候在书院中闯祸多了点,或者回来的时候在家中皮痒了些,一个月运气不错的话,还能轮到两三次。

  王玄文也挨了不少,和王玄武稍微不同,主要是因为有时候答不上来大姐的抽考,还有的时候是耍小心思,或者过于卖弄生僻古书上的东西,无一例外都被发现了。

  王玄藏挨的家法最少,偶尔被作为共犯收拾一顿。

  “今日便是大年三十了,大哥让我把一样东西分给你们。”

  王玄机的面前,摆着三本手抄的《通玄经》,听到不是家法,而是分东西,三人的脸色都好看了一些。

  “这本《通玄经》乃是我玄木派不传之秘,经过云大哥考证,常读此书者可以通玄入道,成为修炼之人。云大哥说了,你们作为玄木派的一份子,虽然还没有长大成人,但现在渔阳城到处都是外来的修炼者,便提前分给你们了。”

  三人接过一看,平日里倒是还真没拿到手过,偶尔见大姐拿着读,问她借来看看也不给,在玄木派时更是因为年龄太小,基本没有接触过。

  “大姐,读了它真的可以成为修炼者吗?”

  王玄武好奇地问道。

  “书是好书,但凭机缘。”

  “那可是好宝贝。”

  三人各自拿了一本,心情却是很激动,最近几个月渔阳城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那些仙长了,没想到家中就有成仙的秘籍。

  “不过,作为你们的大姐,有些丑话我也说在前头,这《通玄经》乃是我们玄木派的立派之根本,你们自己习读也好,以后长大了拿来做传家之宝也罢,惟独不能外传,谁若是轻易外传了,后果我现在不说,但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后悔,也别怪大姐不顾同门手足之情。”

  王玄机说到这一点上,神情更加严肃,也不只是她,这天下的所有武林势力,修仙宗门,除了一些通用秘籍外,外传**基本都是欺师灭祖的大罪。

  三个小家伙虽然年龄不大,但毕竟是出自玄木派,法不可轻传的道理还是懂的,一起认真地点头,算是答应了,心里倒也是想着,能修炼成仙的秘籍,傻子才外传呢。

  “大姐,我听说别人家压箱底儿的**秘籍什么的,还有传男不传女,传女不传婿的说法,咱们家这本《通玄经》有没有这些规矩呀?”

  王玄文上次被家法处置,抽了三十六竹鞭,一个月了屁股都还有点痛,实在是怕一不小心就犯了门规,所以问清楚点。

  王玄机微一沉吟,心中却是想了想,云大哥好像也没有说过这方面的忌讳,师父就更加没提过了,便说道:“本门男女一视同仁,只是这《通玄经》毕竟是修仙典籍,日后等你们长大成人,到了那一步再说吧。”

  “明白了。”

  三个小家伙都点了点头,没想到大过年的还能分到一本珍贵秘籍,大姐这架势就跟分家产一样,心头都很高兴,翻开一看,全是大姐那一手好字一个个誊写的,心头也是一热。

  大姐虽然凶了点儿,但对大家是真的好。

  “你们书院的修炼科如何了?”

  王玄机先前听说尨山剑派的人去了渔阳书院,然后不久书院便宣布在文科和武科之外,开设修炼科,文科和武科的学生都可以报名。

  “现在有九人,如果老四也去,就有十人了。”

  两人垂头丧气的样子,一看就是报名失败,挂掉了。

  “进不去修炼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真的想要修行,不如就待在家中,日日多看几遍《通玄经》。”

  王玄机见他们这霜打茄子的样子,还是有点心疼。

  王玄文连连摇头,道:“不不,其实修仙也没什么好的,那些仙长都说我和玄武资质太差,修不出什么名堂的。大家都说了,一等天才去仙门,二等的才去修炼科。如果能成为天才,飞天遁地的,长命百岁,倒是修仙好些,我和老三这样连修炼科都进不去的,还不如好好读书做大官。”

  “二哥说得对,我现在一看书就有点头晕,听说修行是要天天关在黑屋子里的,还要看很多很难的秘籍,有时候闭关一次就是好几个月,有点吓人。反正有云大哥送我的刀谱,书院武科最近也来了两位巫山剑宫的仙长做教习,我还是继续练武,长大了当将军吧。”

  “你不是头晕,我看你是皮有点痒了。人小志气大,也不怕噎着。”王玄机小声笑骂道。

  王玄武:“……”

  王玄藏也点点头,说道:“二哥三哥也不用伤心,书院里的学生上千人,最终也不到十人能够进入修炼科,能够直接加入城外各大门派的,更是不足五人。若是如此,还不如好好读书练武,走科考武举之路。

  而且修炼科的教习据说都是各大门派的厉害仙长,允许数科同修,每年都有一次考试,只要多看看《通玄经》,说不定哪一天就考入了。”

  最近这段时间,书院里也在流传着关于修行的种种好处和不好之处,一开始是都说修行好,随着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便又都在说修行的各种不好了。比如修行艰苦,餐风露宿,孤寡无依,连成家立业的时间都没有。

  在书院的修炼科修炼还好一些,如果是离家修炼,那便更惨了,少小离家,如果是去外地修行,也许回来连父母家人都死光了。

  书院里的学生,从几岁到二十岁出头都有,读书人的观点自然要务实一些,不是一上来就飞天遁地,长生不老,连报名修炼科都失败了,还指望什么修行成仙。

  一句话说,能修仙的人自然觉得各种好,不能修仙的人在羡慕嫉妒之余,便说修仙各种不好了。

  “还是老四你厉害,轻松就能考入修炼科,还有好几个门派可是主动要收你做弟子呢。”

  “噢,四弟,你想好去哪家没,你好好修行,日后我们三兄弟三剑合璧,文武仙三全,岂不是天下无敌。”

  王玄武激动地说道。

  “不错,我们三兄弟同心,各有擅长,日后三家同心协力,任谁也无法欺负我们。”

  “我听说啊,在很远的地方,有的王朝也有许多修士,叫什么修仙王朝,修士和文武官员们其乐融融,到时候三弟干脆和我们一起好了,那样也不用分开了。”

  王玄藏摇摇头,坚决地说道:“我不去其他门派,作为玄木派弟子,哪有改投别家的道理,虽然有几家不介意我的身份,但我还是全部都拒绝了。”

  “老四够意思,哈哈。”

  “不错,咱们玄木派哪都不去,修炼科也就罢了,拜入其他门派算哪门子道理。”

  三人倒是难得意见一致,有说有笑。

  王玄机见三个小家伙越说越远,便轻咳两声,说道:“《通玄经》记得收好,有时间可以多读一读,如果能通玄悟道,在家中也是一样可以修炼的,而且和你们考入修炼科也不冲突。”

  三个小家伙都一起点头,这样倒是不错,一举数得,也不耽误科考武举了。

  ……

  云苏在修炼中,也将堂屋中的事情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世界的修行之路,虽然入门容易,但越朝后走越艰难,先不说几个小家伙都有自己的想法,也会有自己的人生际遇,就算是不顾他们的感受,强制将他们引入修行之路,日后也一定是磕磕绊绊,总不能一直提携着他们。

  提前把通玄经给他们,也是看他们的造化,如果能以此通玄悟道,那就和王玄机一个待遇,正儿八经地教,如果不行,那便先放着,让他们自己去闯荡,日后再说。

  灵瓜灵果和清风小筑得天独厚的环境,能让他们的身体比普通的同龄人更强,寿命也更长,也许还能更加聪慧,悟性更高,力量更大,即便是做不了修炼者,或者自己不愿意做修炼者,日后也会有不错的出路,过上一番好日子。

  不多时,却是响起了敲门声,原来是王玄机带着王玄藏来了。

  “玄藏,你自己和大哥说吧。”

  王玄机关门离去,王玄藏还有点儿紧张,站在云苏面前,云苏坐在屋中的太师椅上。

  “大哥。”

  “你的事情,你大姐都和我提过了。”

  “大哥,之前的问题我已经自己想清楚了,休沐之前已经把那些门派都拒绝了。今天我是想和您当面说一声,想把自己学习的主要方向从文科转向修炼科。”

  那些仙门的招揽和青睐,一开始王玄藏还是挺激动的,当天就请假回家告诉了大姐,想听听她的意见,结果大姐也没表态,只说会和大哥商量一番。

  但后来回到书院一想,觉得不对,自己是玄木派的人,如果去了其他门派不就改换门庭了吗。

  虽然修行对许多人来说,是几辈子也遇不到的好事情,但王玄藏却是越想越无法接受,甚至颇为后悔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

  在云苏看来,这对于一个刚刚七岁的少年来说,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想修行吗?”

  “想。”

  “那你想在家中修行,还是在书院的修炼科修行?”

  云苏没有看走眼,王玄藏资质虽然不错,但更好的是悟性,几大仙门争着要收他为徒,他小小年纪却能抵挡住诱惑。

  其实如果小家伙坚持去其他门派修行,云苏也不会拦阻,玄木派是一个门派,但更是一个家,如果孩子们真向往外面的世界,他也不是迂腐不化之人。

  王玄藏:“方才我也想过了,还是想在书院的修炼科修行。如果在家修行,和大家待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多了,我却担心自己无法静下心来,用心不够,到时候反而蹉跎岁月,令大家失望。”

  “不错,你考虑的很周到。”

  云苏不得不承认,王玄藏说的是事实。

  “如果你选择在家修行,便和你大姐一样。如果你选择将书院的学习转向修炼科,大哥也支持你。”

  “谢谢大哥!”

  王玄藏如释重负,心头的所有担心都没了,高兴地出去了。

  云苏却是颇为安慰,虽然只是一年时间,但小家伙们也越来越懂事,会自己思考了,尨山剑派力主在渔阳书院开办修炼科,他是知道的,虽然没有和那位东来真人谈过,但却觉得这是一种打破门户之见的尝试。

  此人险些被不老山在大月城外一役中坑杀,即便能拼个同归于尽,若是没有自己的存在,整个大成王朝也会成为陪葬,无人能够阻挡不老山和鬼方神殿。

  所以他受了这生死之间的绝大刺激,又想为大成百姓做些事情,能够想到这些方法,云苏倒是不意外。

  “大年三十,今夜便是团年饭。只是这团年饭,怕也是许多人的断头饭了,唉。”

  云苏长叹一声,何不语既然已经将锦囊转送出去,只希望那位戴天澜大将军在最后关头,能够好自为之吧。

  ==========

  本月还有三天,兄弟们加把劲儿,订阅支持一下,小手一抖积少成多,让抄手在下月初的点娘月报上能好看些。

  s../book/97930/52256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