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乾元一气太阴真符(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乾元一气太阴真符(第三更)

  “天人五衰?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慕容冰月闻言,略一沉吟便觉得这二者间有极大关联,就要行跪拜大礼,却是被云苏虚扶托住了。

  “天地之间自古以来便有阴阳平衡之道,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万事万物都有根源,也有对应平衡之道。对于我们修炼者来说,也是这样。

  只是不知道,冰月道友如何看待修行?”

  云苏起身,走到正殿的窗户边,眺望着茫茫远处。

  慕容冰月跟上几步,沉吟片刻,道:“自天地开辟以来,这世上便有了修炼者。只要能够沟通天地之气者,皆可修炼。传闻那无数会元之前的洪荒太古年间,天地间的生灵有感天地之间的许多规则,往往无师自通,成仙成神易如反掌。

  只是到了后来,大道真意晦涩难明,天地规则隐而不现,修行之路便越发艰难。”

  云苏:“冰月道友觉得修行艰难,想必绝大多数人也是这般觉得。在你们眼中,这修行一道,只要我不与人厮杀结仇,不沾惹因果铁律,那便无灾无劫,直到寿元尽头。

  修行太慢便是最大的困难,而死亡就是许多人眼中修行路上的最大危机。可对?”

  慕容冰月点点头,虽然想到了天狐古洞中的老祖宗们,但细细一想,天下修行之人,确实大多如此觉得。

  “这便是问题所在了。你看这渔阳城的百姓,买东西也好,吃饭也罢,都会付钱,相比之下,修士餐霞食气,得道天地间,动用天地之力,甚至恨不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你可曾见到有什么平衡之道?

  我听说那道行高深的天人们,有所谓天人五衰,乃是衣服垢秽为第一衰。头上华萎为第二衰。腋下流汗不止为第三衰。身体臭秽流脓为第四衰。若是到了第五衰时,便是不乐本座,自己都不想活了。”

  云苏微微一顿,道:“所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索取太多,付出太少,失去了平衡,修行之路到了后面便愈发不可控制,即便是天人也难逃五衰而死。”

  慕容冰月听的云里雾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更加不懂了,便问道:“先生的意思是说,修行太难,是因为缺乏平衡之道。而无论是寿尽而死,还是天人五衰,都是修炼者走到了后面,遇到无法躲避的天地大恐怖,也是一种天地规则的平衡之道?”

  “不错。”

  云苏道行大进,突入返虚成为地仙后就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大世界明明那么强大,那么广袤,天地规则也非常完整,没有六道轮回也就算了,偏偏修行之路却如此好走,简直就是没有任何风险,没有修行天劫,没有渡劫飞升,也没有天魔心魔,就连仙人也没有仙劫。

  这一定是有问题的。

  于是,长此以往,普通修士的修行就越来越慢,然后不知不觉寿元就尽了,被时间通通杀死了。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比起剩下的那小部分要稍好一些,剩下的少部分修士,因为种种原因,修为越来越高,然后便会发现前方越来越难。

  比如,引气圆满的修士,会发现化神境难如登天。而化神圆满的修士,面对的却是无法突入返虚境的绝望。还有一些人,忽然有一天发现各种灾厄降临,五衰附体,却是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长,最后活活被这些神秘的灾厄折磨成灰烬。

  “不瞒苏先生,我望月天狐一族由于功法特殊,自古以来门中修炼有成的长辈便比其他门派的修士更容易受到仙人五衰的影响。到了化神境后期,便往往灾厄突现,身上的许多症状和苏先生您说的完全一致。先生如果能够解决我望月天狐一族的亘古灾难,我望月山愿意以先生马首是瞻!”

  慕容冰月神色悲苦,强行忍住了眼泪,更咽道。

  然而,云苏摇了摇头,说道:“天人五衰也好,仙人五衰也罢,都是修行道路出了问题,事关天地规则,大道真意,苏某暂时也没有想到妥善的解决之道。”

  “冰月知道了,多谢先生指点。”

  云苏并没有诓骗她,虽然直觉这仙人五衰有解决的法子,但一时半会儿想要解决困扰了别人一二十万年的事情,甚至可能是困扰这天下无数修士很多年的事情,自然没有那么容易。

  没有能够帮上忙,云苏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从人家那里先是得了虚空石,又是太阴之水,这次又是堆砌如山的灵瓜灵果,其中不乏珍贵无比的,见慕容冰月似是起了去意,便出声道:

  “冰月道友万里迢迢而来,苏某虽然道行低微难以解决这困扰贵族无数年的问题,但有一物赠予道友。”

  云苏并指如剑,虚空成咒,却是画了一道灵符,熠熠生辉,上面无数晦涩难懂的神纹符箓,慕容冰月却是从未见过。

  “此乃乾元一气太阴真符,便赠予道友了,望好自为之。”

  云苏看破不说破,这慕容冰月身上的神血一旦控制不住,爆发出来的话,可能比那仙人五衰还严重,所以专门赐符一道,希望能助她一二。

  这乾元一气太阴真符,云苏是专门针对那神血的极阳之力,以天地初生后观到的一丝太阴初衍的感悟敕写而成,比她日夜修炼的太阴功法应该效果强得多。

  但到底有多强,他也是第一次敕写,也没有融入太多的规则神力,却是不清楚了。

  “冰月,万谢苏先生。”

  慕容冰月伸手一托,便将真符捧在了手中,只觉得有一股极为纯正的太阴之力萦绕其上,体内那原本需要时时压制的传承神血,居然犹如见到了天敌一般,一瞬间便蛰伏了起来。

  看着云苏带着王玄机离去的身影,心中思绪万千,盈盈一拜,这才起了遁光,北上回转望月山去了。

  云苏见到那道遁光北去,心头却是一动,然后便见到长生云台上有紫气氤氲,有一物在快速凝聚,初时虚幻,渐渐的居然有清晰之兆,只是最后还是停了下来,依旧只是一枚虚影。

  上面有许多巨大的狐狸,身上生疮流脓好不凄惨,聚在一处山头四周,围着山顶的一面正发出熠熠光辉的灵符,虔诚跪拜,被那灵符金光一照,原本溃烂的身躯居然能稍好一些,虽然随后又再次衰竭,但那灵符之光却仿佛有止痛吊命之效,颇为神异。

  而这面长生仙令上还有许多更模糊的画面,似是有万狐下山,至于做什么便不知道了。

  “难道歪打正着,给那慕容冰月的乾元一气太阴真符,对那些古狐的仙人五衰也有一定的效果?”

  云苏掐算推衍一番,也无所得,便放弃了,眼看就要过年了,处理完了凡俗的因果之事,只觉得道心更加清明,诸事顺遂。

  “玄机,今天觉得如何?”

  “云大哥,今天玄机真是大饱眼福,玩的非常开心。”

  云苏点点头,停下脚步,看着她说:“不怪云大哥之前有许多事瞒着你吧。”

  “云大哥这是哪里话,别说许多事根本就没有瞒着玄机,就算是瞒着了,也是为玄机好。玄机本来只是饥寒待死之人,能够活下来,和云大哥还有兄弟姐妹们在一起已经很满足了。

  如今不愁吃喝,还能修道习武,不怕某一日醒来忽然便丢了性命,或是亲眼见到弟弟妹妹们惨死当场,玄机已经一万个知足了。

  只是,今天有些吃撑了。”

  王玄机盈盈一笑,伸手摸了下肚子,尴尬无比。站在楼上,微风袭来却是将她的头发都吹乱了,笑容妍妍,有一种很真实的纯静。

  云苏却是拍拍她的肩膀,叹道:“嗯,有些事情不是云大哥故意瞒着你,或者瞒着大家,一是时候未到,二是这世上之事,知道的越多便越担心,越痛苦。”

  他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王玄机。

  “这里面是一些我挑选出来的灵瓜灵果还有灵药,施法处理过了,不会吃出问题。

  你是大姐,你长大了,应该知道怎么照顾弟弟妹妹们,既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让他们日后觉得受了委屈。他们能修行也好,做个凡人也罢,吃了灵瓜灵果能增加一些寿元也好。

  当然,你自己更不要舍不得吃,正如钱财乃身外之物,这些灵瓜灵果多了,说到底也是拿来吃的,果腹解馋才是最好的用法。

  现在渔阳城的环境不一样了,修士遍地走,你找个合适的机会,提前将通玄经传给他们吧,若是能以通玄经自悟入道,便可传法。”

  “知道了,我会办好的。”

  王玄机伸手接过,却是一愣,喃喃道:“云大哥,这,这太多了。”

  “作为家中管家的大姐,还嫌弃东西太多呢,那便慢慢吃吧。”

  云苏哈哈一笑,如果对清风宴的宾客大大方方,却对家人抠抠搜搜的,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以前是条件不具备,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便一起回清风小筑去了,倒是王玄机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觉着有这样的云大哥,自己和弟弟妹妹们,真是不枉此生了。

  回到小筑,云苏忽然察觉紫霞有异动,手一摊开便放出了它,飞到半空中,在屋中化作一道霞光飘来逛去,照的金碧辉煌,明明屋子不大,它却转着圈圈,跑出了瞬移的感觉,一看就是有事情。

  “你不要激动,有话要说就慢慢地表演动作。”

  s../book/97930/522489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