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 仙人五衰

第一百五十章 仙人五衰

  “此乃桂道友的仙法妙术,诸位想体验一番的,但去无妨。”

  云苏见大家饮酒吃菜,气氛逐渐起来了,老龟积极献艺,便也乐的为他助声,众人和老龟原本还有些不熟,闻言却是放开了许多,纷纷愿意同去一试。

  尤其是那些小人们,更是积极的很,你挤我挤,最终商量好一起去。

  “风来,走也!”

  老龟摇头晃脑,却是招来了一阵清风,顿时便托起了愿意去的人,冉冉上升,不多时便到了那明月之中。

  余下的宾客,只见那明月中的古树下,赫然多了几个饮酒之人,甚至连那十几个小人也看的清清楚楚,正是方才席中的宾客。

  “妙也,妙也。”

  何濡明坐在那月中古树之下,回首下望,仿佛跨越了无数*屏蔽的关键字*见到了下方,众人也是频频对下方宴席中的人举杯,好不快哉。

  尤其是这何将军,终日忙碌于繁琐军务,在清风宴上却是难得放松。

  足足一炷香后,老龟才带着众人又回到席中,众人相谈甚欢,都在议论方才那月中奇景。

  “酒宴过半,也算是托慕容冰月道友的福,苏某为大家准备了一些平日里难得吃到的瓜果,大家随缘取用,但吃无妨,切莫推辞。”

  云苏微微拍手,便有一队仙娥鱼贯而出,手中都端着一盘盘灵瓜灵果,顿时大殿中就弥漫了一股奇香,令人心脾畅快,似是连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了,那些本是凡人的宾客,感受更是明显,只是闻了一闻这味道,身上的许多沉疴旧疾便好转了许多,连身体也隐隐发轻。

  韩玉夫妇,王大善人父子心头早已震惊万分,从开宴到现在,这位世外高人苏先生丝毫没有因为大家是凡夫俗子便低看半分,反而一视同仁,无论是方才的人间珍馐,还是后面的人仙同乐,以及现在端出来的仙家果品,都让*屏蔽的关键字*开眼界。

  有的灵瓜灵果,甚至还闪动着金光,一看就绝不是凡世间的东西。

  众人知道,清风宴的重头戏来了。

  “夫君,你看古圣人曾说有教无类,我看苏先生今日宴请的宾朋,也是什么样的都有,真正是有朋无类,若是以仙凡来论,你我何尝有资格坐在这里。

  今日在座之人和苏先生相交时,苏先生并没有显现丝毫仙神之力,许多人无论是捐款还是出力皆是出于自愿,他未曾相劝,也未曾谢过,从不多言多语。但今日看来,苏先生却是心中有数的,把诸多往事看在心中,颇为在意。”

  “苏先生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嘴上不说,心中却是分得极清。夫人,这些瓜果恐怕都是仙家之物,感谢苏先生盛情款待,你平日里多有劳累,多吃一些。”

  韩玉夫妇二人低声自语,那边胡美娘也是心中震惊无比,扭头看爹爹也是一样,这些灵瓜灵果,就算是胡府也没有,她从小到大受尽爹爹疼爱,却也从未吃过。

  “夫君,公公,苏先生高义,以仙家果品招待大家,你们也尽量多吃一些。”

  这些主要出自望月山的灵瓜灵果,品质本来就很高,虽然不是慕容冰月送礼中最好的,但对于一般的修士和凡人,却是有极大的好处。

  “苏先生客气了,冰月能够有幸参加清风宴已是惶恐万分,不敢居功丝毫。”慕容冰月起身款款行礼,也不多说便坐下了。

  在其他人眼中,哪怕是那位老龟,也看不出此女有什么异常之处,不过能让苏先生特意提起,和灵瓜灵果有关,一定是非凡之辈,仙中高人吧。

  “诸位,这些灵瓜灵果大家或许不认识,其实老龟也不认识,只知道是极好的仙家灵果一类。说来惭愧,老龟修道六千三百余载,这盘中的灵瓜灵果却是一样都没吃过。

  在座的诸位,虽然有的是人中魁首,吃了这瓜果却能增寿延年。有的是仙中龙凤,吃了瓜果便能修为精进,而且苏先生既然请大家但用无妨,便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切莫辜负了美意。”

  老龟心中也是震惊无比,这一盘盘上等的灵瓜灵果,虽然对于他来说,更多是美味,不能增进多少修为,但对于在座其他的修炼者而言却是大有裨益,对于这些凡人来说,更是犹如灵丹妙药。

  而且,那位苏先生既然说了但用无妨,一定是有法子能为他们消化药力。

  云苏闻言,也不隐瞒,说道:“不错,这些灵瓜灵果若是凡人吃了,有苏某相助,能够祛病强身,益寿延年,短则三五年,长则八年十载,各凭机缘。而若是修炼之人吃了,修为不高者,也能增进不少。”

  这些灵瓜灵果虽然颇为不凡,但终究不是仙根仙种,也不是耗费巨大功夫炼制的灵丹妙药,不可能帮人动辄增加数十百年寿元。

  单独一个灵果,和那老人参的根须比起来,其实还差很多。这倒不是慕容冰月没送好东西,其中有上百种灵果却是因为药力太强,完全不适合这清风宴上的绝大多数人食用,云苏便没有安排。

  总的来说,这些灵物,以瓜果居多,适合享用,真正药效强大的灵药一类却是寥寥无几。

  这些挑选出来待客的灵瓜灵果,口感极佳,乃是以让宾客们享用仙门美食为第一目的,然后才是吃了对人有诸多好处,而不仅仅是单纯的延年益寿,或者增进三五年修为。

  比如韩玉吃了,首先会觉得味道极佳,此生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瓜果。然后延年益寿是必然的结果,但作用却不仅仅是如此,还能增进悟性,强化体质,对人的整体提高有不小的帮助。

  不过,它们依然是灵物而不是仙物,依然会遵循天地间的正常规则。

  比如王老善人吃了,吸收的效果便会不如儿子王长安,人的老去,身体机能逐步减弱,都是自然规律。云苏能够帮助吃瓜吃果的人消化,不让灵瓜灵果中的药力伤其本体,但他们本身却会有吸收上限,而本身能够多吃一些的,比如慕容冰月,便是一个人吃了这些全部也无事,但却没有丝毫效果,就连那老龟吃了,也不过是饱饱口福。

  在云苏看来,在场正在享用灵瓜灵果的众人中,反而只有何不语,王玄机,还有那一群小人儿,受益最大。

  “呜呜,太好吃了。”

  几个小人儿一人抱着一颗灵葡萄,比他们的身体也小不了多少了,结果吃着吃着,觉得身体越来越轻,居然飞了起来。

  于是那一桌,十几个小人儿,不多时都漂浮了起来,这是灵药之力对他们影响太大的表现。虽然并不是真的会飞了,但日后不管是练武还是钻地,都比以前能强十倍不止。

  何不语则是吃着吃着,灵台闪现一团亮光,这异相在云苏看来,却是灵智大涨,福缘提高的表现。

  让人意外的还有王玄机,只见瓜果入腹后,修为是蹭蹭的涨,不多时便到了丹田境,比起那原本修为高些的胡美娘,如今却是反而强了一头。却是因为她日日待在清风小筑,又离云苏最近,体内早就有了很多淤积的灵力。

  这一次水到渠成,却是在她自己的机缘巧合,以及因为云苏法力控场帮助众人消化,受益匪浅,一步到位。

  云苏仙法控场,自然不会出现谁吃灵瓜灵果吃多了,爆体而亡的风险。

  不过,只是一些瓜果下肚,众人便纷纷觉得饱了,就算是那老龟,也不过是吃了三盘,便再也无法享用。

  云苏其实希望大家都吃一些,但也不会过度干预,这是在座诸位的缘法,但主要还是看他们自己,能享用多少,便是有多少的福。

  这一次清风宴,除了对这些知交故旧表示感谢外,也是因为许多人,日后将会逐渐的渐行渐远,一来寿元短暂,人终归会老去,二来如那胡山海一般,除非有绝世大机缘,日后即便是有心想要继续交好云苏,机会也会越来越少。

  清风小筑就在那里,但却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来拜访。

  这一次清风宴,云苏确实有宴请宾客之意,但也有了却一些缘法的意思在其中。所以无论是凡人还是修炼者,他都一视同仁。

  时间流逝,宾客尽欢,灵瓜灵果虽然依旧摆在桌上,但众人却都是吃不下了,慕容冰月是个例外,从头到尾就意思了一下,毕竟大多都是望月山的东西。

  云苏法力微动,便将他们身上的灵药之力,就此掐断,免得散席之后,因为体内有许多没有消化的灵药之力引来祸事,或者影响健康。

  “诸位,清风宴已近尾声,苏某还有最后一份彩头。”

  云苏拿出一把玉牌,随手放在面前半空,一指点出,却是让这十五面玉牌都笼罩上了一层光芒,其中十二面为普通白光,一面为银光,一面为金光,一面为紫光。

  然后右手一抛,十五面玉牌便飞入了半空,隐去了所有的光泽,缩成一团,转动不停。

  “这十五面清风令,诸位可随心自取一面,但凭机缘。日后等到苏某这前院道场正式开启,凡是在座诸位之子嗣后人,或者特殊指定者,不论资质如何,都可持此牌前来旁听一次。

  而持银牌者,可为前院道场俗世弟子。持金牌者,可为前院道场记名弟子。持紫牌者,可为前院道场正式弟子。”

  一指点出,那十五面玉牌更加难以分辨,就连慕容冰月也看不清了。

  甚至连云苏自己也遮蔽了神识,不去看,不去管,任凭个人自取。

  众宾客见状,知道宴席已近尾声,如果说今日大家有幸来参加清风宴是一场缘法的话,那这十五面玉牌,或许就是真正能够作为传家宝世代传下去的了。若是能寻一个有出息的后人,等到苏先生这前院道场开启时来听道学课,日后不说做仙人,略有所得也是受益无穷。

  于是,众人纷纷望着那疯狂旋转的十五面玉牌,心念一动,便有一枚落入手中,再看时却是普通无比。

  “前院道场尚未开启,到时便知分晓,此事绝对公平,就连苏某也不知道大家手气如何。”

  云苏这说得倒是真话,他虽然好奇谁能抽到那紫金银三牌,但却忍住了好奇。

  最后,就连慕容冰月也凝神静气,从中取了一面,那十几个小人得了玉牌,却是激动不已,团团围住,议论纷纷。

  “山,你说我们有十六个人,这玉牌归谁好呢。”

  “呃……”

  那小人首领也觉得颇为头痛,玉牌只有一面,可人数却有十六个。

  “哈哈哈,诸位小友莫急,尔等同坐一桌,这玉牌便人人有份,日后你们族中之人,只管选齐十六人来便是了,不过,由于人数太多,须得一起来一起走,不能乱了队形。”

  “太好了,多谢苏先生。”

  小人们顿时大喜,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原本以为十六人要好好费一些心思去分配玉牌归属,才显得公平,没想到却是人人有一个名额,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挑选,不能浪费了名额。

  云苏见状,却是起身道:“诸位,今日清风宴便到此为止,大家日后有缘再见。”

  云苏一挥手,众人只觉得云里雾里,再醒来时,已经或是在家中,或是回到了住处。

  ……

  城中,刘府。

  “咦,方才……”

  刘老员外睁开眼来,却看到夫人焦急地站在一旁,见他醒了,连忙高兴地问道:“老爷,你们可算回来了。”

  “一顿饭的功夫,你急什么。”

  刘员外着急去看儿子媳妇,只见他们也是刚刚醒来,脸上惊疑不定。

  “老爷,你们一走就是三天,方才见到有金光落下来,果然是你们回来了,若不是有人托梦告之老身无须担心,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呢。”

  “这一顿清风宴,居然吃了三日!”

  刘员外只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舒服,许多*屏蔽的关键字*病全都没了。

  “啊,老爷,你头上的白发为何少了那么多?”

  忽然,刘老夫人惊呼出声,连忙取来铜镜为刘员外一照,果然少了许多。

  刘员外沉吟片刻,拿出一物,正是那清风令,问道:“如玉,美娘,你二人的玉牌可在?”

  二人也各自拿出一面,应道:“在的,爹爹。”

  “此物万万要收好,日后机缘到了,我刘家后代如有良善孝义之后人,便能多一场机缘。”

  刘员外也不多谈那清风宴的事情,都深深记下了,怕是至死难忘。刘如玉夫妇二人也是点头不已,即便是三面最普通的玉牌,日后也能去旁听一次苏先生的讲道,自然是珍贵无比。

  他匆匆来到祠堂,却是在那一面长生牌位前,虔诚跪下,拜道:“刘世昌何德何能,蒙先生眷顾,日后刘家必定世代祭拜先生,甄选良善后人,送于先生膝下听道。”

  与此同时,城外的韩玉夫妇也醒了过来,正好看到韩真在一旁好奇地打量,韩玉的老娘正在一旁担心地看着。

  “娘亲,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呀?”

  韩玉和韩王氏原本沉浸在那清风宴的种种匪夷所思中,二人看向手中,只见各有一面玉牌,而韩王氏手中更是端着一个小盘子,里面放着几颗晶莹剔透的小果子,隐隐有宝光流转,一看便是非凡。

  “这,这是……”

  韩王氏只觉得有些迷惑,随即才幡然醒悟,似是想起了临走前,苏先生说了一句“真儿却是没来,为他带点解馋吧。”

  “唉,苏先生待真儿,真真是厚恩。”

  “爹爹,这是什么东西呀?”

  韩玉小心收好玉牌,这才抱起韩真,说道:“苏先生喜欢真儿,让爹爹娘亲给你带果子吃了,来,爹爹教你如何吃。娘,你也尝一个。”

  ……

  云苏见众人全都散去,唯有王玄机和慕容冰月留在了大殿中。

  “冰月道友,如今诸事已毕,你可是有话想问苏某。”

  慕容冰月点点头,好似下了巨大的决心,躬身行了大礼,这才缓声问道:“冰月确实有一句话想请教苏先生。苏先生乃是在世真仙,学究天人,可曾听过仙人五衰?”

  云苏闻言,却是没有马上回答。

  他原本以为这慕容冰月会提出关于她所修习*屏蔽的关键字*缺陷的问题,结果没想到却是关于仙人五衰。

  慕容冰月此时的状态,并不好。

  虽然修为奇高,整个人冰冷如月,性格也显得风轻云淡,任谁知晓她修为的话,都会大赞一声‘化神真仙’。

  但云苏却能看出她那犹如烈火烹油的一身道行修为,隐藏着某种大凶恶,其中罪魁祸首便是她体内的那团无名神血。

  那神血到底是什么,他却没有施法看过,毕竟对方是化神灵虚境的大高手,即便对方难以察觉,也会显得不太妥当。

  何况,别人没有主动开口提及,关于那神血便定然有大秘密,又何必窥人隐私。

  慕容冰月见他沉吟不语,哪里知道云苏是在想她本身的灾厄,还以为云苏并不知道那仙人五衰之事,她也不觉得意外,原本就是带着侥幸一问。

  毕竟,关于仙人五衰之事,望月山也已经想过不计其数的办法,近二十万年来暗中求助过无数的高人,可惜都无法解决。

  只是每一次,只要有那么一丝希望,望月山之人都从未放弃过。

  慕容冰月不由神色一暗,难道这望月天狐一族自古以来的悲剧就真的无法解决吗,难道连在她心中深不可测的苏先生这般高人,也不知道吗。

  “仙人五衰,苏某却是没有听过。不过,苏某倒是听过另外一种说法。”

  =======

  抄手细细想了,接下来先把五章减少到四章,把质量尽量再提高一些,写的更精干扼要一些。感谢大家的月票,订阅,感谢breezebee打赏了一万起点币,还有另外七位打赏的朋友。继续求订阅

  s../book/97930/52241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