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木之变

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木之变

  “气煞我也,这小王八蛋怕是活腻了!”

  小奶狗此时藏在神木宫的殿顶上方,亲眼目睹了下面大殿中发生的事情,恨不得当场跳下去把这两个在它眼中才真正是沐猴而冠的家伙一口吞了。

  对于它而言,什么狗屁倒灶的仙修王朝,什么太子,通通都是土鸡瓦狗一般的东西。

  方才,它也是觉得这神木宫最高大,便降下云头想要找找食材,结果就听到了两个妖怪在那里商议大事。

  一个豹子精,一个树妖,居然敢说先生是沐猴而冠,甚至还因为道场的藏书楼高达百丈,超过了这狗屁神木宫,便要派人去推倒。

  “本尊还以为自己就不够讲理了,没想到这些沐猴而冠,不好好做妖精却跑到凡间当皇帝,做太子,称将军的家伙,才是真正的不讲理。”

  一个仙修王朝,想要吞并四周的凡人王朝,小奶狗并不觉得意外,但关系到广岐山,还有那个闭关修炼某种神功的老不死皇帝,却是令它起了警惕之心。

  它屏息凝神,口中振振有词,却是轻咦了一声,没有找到那个闭关的老皇帝。

  “儿子是树妖,那皇帝老头儿多半也是妖怪,难怪这神木王都中妖气冲天,原来是妖道横行。”

  小奶狗蹲坐在皇宫顶上,把整件事情想了一想,觉得这件事情很复杂,关系到了修仙王朝,神秘的树妖,还有南洲一流魔门广岐山,它有点儿想不过来了。

  “要是带着小张子和老咸鱼就好了,还能有个商量。”

  小奶狗恨不得现在就下去把这两个妖怪暴揍一顿,或者干脆直接抓走,但转念一想,这样做极为不妥,很可能就露出破绽了,然后惊动了整个王都。

  “这广岐山,本尊好像在哪里听过。”

  小奶狗冥思苦想,忽然想起来,在某本典籍中看到过,说广岐山虽然是魔门,但却以灭佛出名,曾经围杀过一名自极远西域而来的佛修。

  传说那一位佛修已经达到了化神真佛的境界,依然被广岐山强力镇杀,那著述典籍的道人还加以推测,说广岐山作为南洲唯一的顶级魔门,真正的实力甚至足以排进前十,只是怕引起正道**,才低调行事。

  “还真是妖魔勾结,沆瀣一气。不过,行事倒是颇为诡谲。

  明明觊觎周边的许多王朝,却隐而不发。实力强大,高手众多,丢了几十个探子却能说忍便忍了,但却又不能接受藏书楼高过了这神木宫,似乎还极为看不起鬼方神殿的人……”

  小奶狗眺望王都之中,只觉得除了妖气如云外,各种强大的妖力就有不下百道,而且王都之中,各种怨气和煞云凝聚不散,街道上的兵卒对待百姓也极为粗暴,此时是夜间,依然动辄便冲进凡人家中抽打抓捕,更能见到城外一处大营中有许多被羁押的奴隶。

  这神木王朝作为修仙王朝,皇室却是妖族,但南洲人族势大,为了不引起人族修士反感,又并没有推行妖族制度,不过实际统治中却依然残暴不仁,鱼肉百姓,极为血腥。

  “那阴山王朝如果复辟成功,不也似这神木王朝一般,鬼修当道,凡人和其他生灵都成了蝼蚁。”

  小奶狗查探良久,终于找到了城隍阴司等神官,结果发现都是一些妖族在担任,如果相比起光天化日之下还对人族有一丝虚伪的容忍的话,有些妖族充当的阴差,刚遇到一些新生的鬼魂,便一口吞了。

  它仔细一想,终于有了办法,决定顺便搞点事情,免得这些神木王朝的上层妖族太空闲了,只顾着欺负那些可怜的凡人。

  小奶狗自然先办此行的正事,鼻子猛嗅,终于找到了御膳房的方向,去了才发现这神木王朝的上层妖族果然奢靡万分。

  只见御膳房的食材,基本都是灵菜灵米灵果灵药一类,在库房中堆积成山。除此之外,各种开了灵智的生灵也很多,甚至还有许多活生生的人族,才悚然发现这些妖族还有生吃活人的习惯。

  小奶狗原本还只是想拿一些食材,这一下干脆将御膳房的库房都洗劫了,再把那些开了灵智的生灵和凡人救了,这才继续潜行。

  不多时,便找到了皇宫的库房,也是它这次最大的目标。

  “等那老皇帝出关,广岐山的女婿归来,这神木王朝日后必是大祸害,先断它一些元气。”

  在小奶狗面前,这皇宫宝库的许多禁制如同虚设,就连看守都被它敲晕了,然后钻进去,看着里面堆积如山的灵石,金银财物,还有许多法器,材料等等,顿时都呆了。

  “神祖神宗,真是太多了,好多金山银山,灵石山,法器山,符箓山……这神木王朝也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灭了多少大小国家和修炼势力……”

  小奶狗站在这方圆两千步的宝库中,宝物太多,甚至忍不住有些腿软,它以前被关在天残剑葬中,出来后又一直在清风小筑老老实实地看守道场,这次出门原本也不过是从一些旧仇家那里搜寻一点食材,既没**,也没有碰其他的东西。

  但,这一次,它忍不住了。

  “金银财物,只要凡人用得上的,便替这神木王朝的百姓们取回了,其他的东西,就当是小惩大诫,免得日后助纣为虐。”

  这宝库中的许多法器,符箓,以及阵法,战车等,虽然威力不大,但却是普通的凡人和兵将都可以使用,比如那箭矢上面有符文,便能射死一些武林高手甚至是修炼者。这些数量,足以武装起来一支强大的军队,再由善战的妖族统领,便成为了所向披靡的精锐,别说凡人王朝的军队,就是一般中小门派也是见了就逃。

  小奶狗张开嘴来,腹中神通显现,只见一道灵光闪过,这巨大的宝库中已经空无一物,干净如洗了。

  洗劫完了御膳房的库房,皇宫宝库,小奶狗又来到了城外的奴隶大营,这里关押着二十多万形形色色的奴隶。

  一道怪风吹下去,神木王朝的看守们,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以及妖族,尽皆被吹睡了。

  小奶狗摸了摸已经圆滚滚的肚子,咬牙又是猛地一吸,将这二十多万奴隶也全吸入了腹中,觉着有些难受,只见狗肚子已经如同怀胎六月一般,鼓起老大了。

  “必须马上跑,不然就会被发现了。”

  小奶狗虽然有恃无恐,但也不想被一整个修仙王朝的高手追杀,万一惊动了某些老不死的,怕是要一路逃回大成去。

  只见它回到神木宫上方的高空中,运起十成法力,大喝一声,怒斥道:“大胆妖孽,贫僧早看出你们不是人,天火伏妖。”

  接着,再也不敢拖延,飞遁就跑,同时回头张嘴一喷,只见一团不大的天火从天而降,刚好落在那神木宫上。

  轰!

  天火坠下,瞬间就点燃了那象征神木王朝最高权力的神木宫,风助火势,不多时便燃起了滔天大火。

  许多早就被欺压的连反抗之心都没有了的王都贫民们,看到那平日里象征着绝对权力,耸入云端的神木宫在熊熊燃烧,都不禁欢呼起来。

  “大胆狂徒,胆敢偷袭我神木皇宫。”

  只是那么一瞬间,便有上千道各式御物之光和遁光升空而起,天上地下到处搜查,然而除了熊熊燃烧的神木宫,却是什么也没找到。

  “还不快救火!”

  那灵木太子方才正好离开了神木宫,如今看到滔天大火将七十丈高下的神木宫烧的如此惨状,怒到了极致,一剑便杀了一个正从身边乱跑过去的妖怪统领。

  “太子,我们已经试过了,无论是吹风还是下雨,就连凝冰降雪也止不住这大火……”

  豹将军神色复杂地站在那里,他修为高,速度也是极快,是第一个赶到神木宫的高级将领,当场就施展了十数种法术,结果都没有用。

  灵木太子不信邪,连连打出了数道禁法,那火势非但没小,反而还烧的更快了一些,这才颓然放弃。

  “把附近的宫殿推倒,别让这火把整个皇宫都烧了。”

  灵木太子稍微冷静,他也看出了这火烧的奇怪,既不落到城中去烧那些百姓和妖族,也不去烧附近的宫殿,专门围着神木宫烧,他倒是希望多死些人,这神木宫烧了,就像是在烧他的脸一般。

  他将豹将军叫了过来,密语问道:“豹将军,方才你看到什么了?”

  “微臣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听到一句‘大胆妖孽,贫僧早看出你们不是人,天火伏妖’,随后便有一道火焰从天而降,点燃了神木宫,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可疑的人或者任何修炼者。”

  “真是奇怪了,方才你我还在议事,这区区小国的百丈高楼尚未被推倒,神木宫倒是被人一把火烧了。此事必须彻查,动静小一些,不要惊扰了父王闭关。”

  灵木太子看着眼前几乎被烧成灰的神木宫,不禁想到方才自己还在这宫中议事,不禁有些后怕,险些就一起遭殃了。

  他自然清楚自己的跟脚,最是怕火,离得这么远便觉得浑身危机大作,更是暗暗后退,生怕被崩落的火星溅到了一点。

  “报!皇宫宝库被盗,洗劫一空。”

  “报!城外奴隶大营,人都逃了。”

  而御膳房,由于只是丢了一些食材,还被小奶狗有意将膳房、库房和其他一些建筑一起破坏了,倒是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相比之下,神木宫被天火焚烧,皇宫宝库被盗,城外的二十万奴隶一夜之间全逃了,不论是军队还是修士,都毫无反应,这才让灵木太子惊怒之下,觉得手脚冰凉。

  他,堂堂神木王朝天命所归的太子,居然有些怕了。

  “全,全力戒备,开启王宫大阵,京都封城三月。”

  “是!”

  一旁有妖族将军,似是颇为不忿,上前躬身**道:“太子殿下,末将愿意领军追查敌人下落。”

  “滚,都滚下去。各司其职,封城戒备,都滚!!”

  灵木太子一脚踹飞了那名将军,再次发令,这才气喘吁吁地坐回宝辇中,一旁的豹将军连忙告罪。

  “太子息怒,都是些不懂事的孽障。”

  太子也是好受了一些,摆摆手,道:“不过是损失些财物,只要王都无恙便是了,等到父皇和大哥归来,再行彻查凶手。”

  于是,那一句贫僧便成为了当夜神木王都大乱的最重要证据,暗流涌动,三月不止。

  而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是,那神木王城之中,某个极为隐秘之地,禁制重重,堪称与世隔绝,黝黑一片,其中有一道神秘气息,却是看到了外面王都的一片混乱。

  “哼!算了,虽然禁法隔绝,难以看清那人虚实,但终究不过是宵小之辈,待老夫神功大成,觉醒了祖血神通,都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那神秘气息渐渐平息,任由外面鸡飞狗跳,却是不再管,反而专心闭关,修炼它话语中的某种祖血神通。在他看来,此人虽然大闹王都,但却藏头藏尾,显然是另有目的,说不定便是来刺探自己闭关进展的,只是不知是哪一位仇家在作祟。

  他有禁法隔绝,一方面让让外界无法探察此地,同时自己也无法探查外面太多情况。

  他忍了这口气,倒是方便了小奶狗逃走,少了一场事端。

  小奶狗自然不知道这些了,出了神木王都,便一路北上,沿途都是神木王朝的疆域,它将那不计其数的金银财物,只要是凡人用的上的,选了大半,一路照着凡人多的方向撒了下去,也不管谁得了,反正是神木王朝的库金库银,丝毫不可惜。

  刚出了神木王朝地界,上千万两的金银财物便被它挥霍一空,还觉着可能不公平,便又在周围数个国家也绕了几圈,它法力高强,又是神兽,天还没亮便最终将数千万两的金银财物丢了个干干净净。

  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浑身通畅。

  一时间,神木王朝上下风声鹤唳,都在向京城方向调动,防止敌人偷袭,哪里有空去管什么天上掉钱的事情。

  神木王朝和周边国度的许多凡人们,或是坐在家中,或是走在路上,或是在田间地头,便总能发现一些金银财物,这样的天大好事真是令人防不胜防,都说是神仙显灵,不忍生灵涂炭,才洒下了救命钱。

  此时,天色将明,小奶狗绕了无数个圈子,又潜形匿迹数次,这才松了一口气,找了一处荒无人烟,却较为肥沃的地方,将腹中包括二十万奴隶在内的所有人放了出来。

  “神木王朝无道,终将自取灭亡,这些粮食,兵器和工具就送给你们,就在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往事艰难,希望你们同心协力,共渡难关。”

  为了让这些奴隶们不至于空手饿死,小奶狗又吐出了许多兵器和工具,还有御膳房库房中得来的大量多余的粮食菜类,宝库中得的一些储物法器中也装了不少粮食,应该是为了行军打仗准备的。

  奴隶们虽然不清楚如何稀里糊涂逃了一命,逃脱了神木王朝的奴役,却见到空中有一团金光漂浮,口吐人言,早就惊呆了,山呼海啸一般拜倒,喊着感谢神仙救命一类的话。

  小奶狗做完这些,也不再管,是生是死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

  “咦,这里却不知是何处地界了。”

  小奶狗这才发现,连夜奔逃,差点连方向都丢了,四周的山形地貌都显得极为陌生,原本记在心中的南洲疆域图,居然有些错乱不清。

  正好见到前方山岗上有一处土地庙,小奶狗便落下云头,跳上神像就是一阵猛烈地摇晃。

  “大仙手下留情,小神来迟,还请赎罪。”

  原本正在洞府中睡大觉的土地老头,被一阵地动山摇吓醒了,上来一看才发现有一只狗正在晃自己的法身神像。

  “土地老儿休得惊慌,本尊是来问路的。”

  “呵呵,不惊慌不惊慌。”

  土地老头吓得腿都软了,有你这般问路的吗,不过也是虚惊一场,便小心说道:“此地乃是望月国境内了,不知大仙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

  小奶狗一想,望月国,有点熟悉啊,便说道:“当然是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你休要多管。这附近可有什么比较大的修炼宗门?”

  它却是算着时间还剩下三天两夜,那神木王宫中的食材虽然珍贵无比,但总觉得还是差了少许,心头暗道:“本尊亲自出马,不能就这么回去了,要是再找个大的仙门,不说偷,好言相说借一点也好。”

  “这望月国境内,自然是望月山最为有名,乃是古之灵山。”

  “哦?上面是不是有一群望月天狐?”

  “咳咳,小神不敢妄言,大仙既然知道,便不用问小神了吧。”土地一听对方居然知道望月山的望月天狐,却是不敢再多说了,说好说坏都容易引出祸端。

  “嗯,多谢多谢,本尊去也。”

  小奶狗辞别了那土地,又借着南洲疆域图的指引,才重新辨别了方向,准备直奔望月山而去。

  “人家堂堂天狐仙主,不远**先后登门拜访。本尊作为先生座下的德高望重之辈,来都来了,不去见见老朋友,日后说出去却是丢了道场和本尊的面子,甚不好意思。

  呜~月余不见,那慕容清月也不知道想念本尊没有。”

  =====

  今天码字忙忘了,补祝大家昨日端午安康。

  大章连更,抄手躬身行大礼,请各位大佬,各位兄弟姐妹,动动小手,订阅订阅。剩下的一章,定时到明天早上发。状态逐渐回升,大家也订阅支持添添柴火。高订,全订,单订,都砸过来吧。

  s../book/97930/52214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