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此物与我有缘

第一百三十五章 此物与我有缘

  “多谢老师。”

  四人一听要分宝了,可谓精神振奋,比起方才听老祖讲道时昏昏欲睡的模样,强了百倍。

  云苏原本想喊道友或者是老祖,但总觉得不合适,终归是听人一场道,收获匪浅,难以用任何语言来形容,即便只是九万多场的第一场,但第一场便是第一场,在这方洪荒大世界,永远都不会再有今天这第一场讲道了,照说喊一句老师没错,便喊了一声老师。

  在云苏看来,可惜自己难以在这里长期停留,否则这机缘就大得难以想象了,天地初开第一次讲道,先不说讲的好不好,讲了多少大道,大家又能听明白多少,但是,第一次讲道却是有一件事情开了先河。

  那便是,排出了大家的座位。

  论资排辈也好,还是说按先后顺序,实力强弱,道行高深也好。谁前谁后区别太大了,有座位的还好一些,没有座位的人,怕是不可能在下次破天荒半途跑来旁听的。

  至于分宝岩的机缘,云苏果然没有猜测,睡着的人,至少这一次分宝是没份了,鸿钧老祖也不叫醒他们,任由他们睡着,不知道是这些人表现不佳让人难以满意,还是因为睡着了便没有资格。

  眼见老祖伸手一招,从分宝岩上取出了一件宝物,却是一套法宝,四把剑和一张剑阵图。

  云苏只是看了一眼,便呼吸急促,在心中大声疾呼:贫道觉得此物和我有缘。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此宝先天而生,名诛仙剑阵,乃是先天第一杀阵,如今天地初分,此物……”

  鸿钧老祖微微一顿,望向下方四人,顿时,四个人都忍不住身体微动,云苏看了这才心头好受些,果然你们也是忍不住的,和道行高低,身份尊卑都没有关系,也不只有贫道一人忍不住。

  云苏自认为,如果不是在进入这方超级大世界时,那化身被碾碎,然后以一种诡秘的混沌精气的方式在混沌大世界中逛荡了那么久,误打误撞变得神魔让路,强大无比。现在绝对没有这般待遇。

  如果是真身在此,或者是和白蛇世界时一样的普通化身,现在估计直接崩碎了,别说什么站着坐着听道了,更别说什么表情控制,强行压抑情绪了,也许就是见光死的下场。

  要不就是如第一次进混沌时那样的虚无之身,要不就只有像这一次,误打误撞搞了个临时的混沌精气所凝之身,还吞噬了许多混沌之物,至少在云苏的记忆中,混沌魔神是吃了不少的。不是因为他得了多少规则,道行多高,而是那团精气很诡异,如同滚雪球一样,明明没有道行和法力,纯粹靠本身就强的无法想象。

  但那种状态非常诡异,就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做了什么事,自己也不太记得。

  当然,这种强大是相对的,和第一排的十几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估计都没有太大的可比性。

  “可惜,这诛仙剑阵,多半是没我的份了。”

  诛仙剑阵,传闻中日后需要四圣人才能破去的天地第一杀阵。

  云苏也没有从它上面,感应到那一场大机缘。

  在云苏看来,若是自己得了,你们九十九位混沌大佬就在这方洪荒大世界中慢慢地打生打死,反正鸿钧老祖口中的**天地,**气运之物也多得是,不差这一件,甚至可能不止分宝岩有,混沌四处,天地四方估计都有不少,你们时间多,可以慢慢找,慢慢去抢,贫道时间有限,就拿回去放在自家道场清风小筑中,以后睡觉都能像螃蟹一般,横着睡了。

  “诛仙剑阵,与三徒弟通天有缘。”

  此话一出,顿时让包括云苏在内的三人无比失望,这世上之事,不论上到至高存在,还是下到贩夫走卒,在分家产,分宝物这种事情上,都一样很难做到心如止水。

  第一件就这么没了,只见排第三的那位身宽体胖的青面道人面皮悸动,再也没有了方才从头到现在的那种沉稳。

  老师分宝,第一件就想到了他,这种激动是无法用理智和道行来压制的。

  接过那诛仙剑阵图,通天道人整个人气势暴涨,在云苏看来甚至像是气焰暴涨,看似隐隐压过左边二位师兄一头了。

  鸿钧老祖似乎不关心下面四人的想法,又手一招,这次却是一件旗幡从宝崖上的分宝岩飞了出来,如果说刚才的诛仙剑阵,让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直视的话,这神幡一出现,便搅动了附近整个一片的混沌世界,甚至隐隐传来混沌碎裂之诡秘之声,而远在无穷远之外的洪荒大天地,好似也发出了诡异的悸动。

  “此物,和我有缘!”

  云苏再也忍不住了,估算着心中所剩无几的时间,冲口而出。

  这,便坏了规矩。

  一时间,鸿钧老祖,头排最左面的三人全都看了过来,后者三人更是怒气冲冲,这三人的目光好似要**一般。

  云苏也无计可施,如果等着鸿钧老祖慢慢地分发,甚至像刚才还略微犹豫的话,这先天至宝无论如何都和自己无缘了。

  错了就错了,惹祸就惹祸了,反正贫道也马上就走了,不怕结仇,就怕日后悔恨亿万年。

  “不好意思,诸位洪荒大世界的无上大佬,贫道不想日后有那么亿点点后悔。”

  云苏心中暗忖,谁敢保证,下次还能再入这一方洪荒大世界,如果得到了还好说,但是万一这一次错失了大机缘,理论上来说就永远都进不来了。

  在三人那看似无情的注视,实则恨不得当场镇杀云苏的幽幽目光中,云苏至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知道这三人现在是什么境界,看这架势,左右都是修炼者,只是有高有低而已,日后就算成了传说中的混元圣人,也不见得就无嗔无怒。

  但是,他不后悔。

  因为这一声大喊,确实起到了作用,鸿钧老祖望向他时,似乎略有疑惑,然后微微一顿,说道:

  “此物先天而生,名盘古幡,乃是盘古道兄开天辟地时所残存之斧刃所化,也曾破开一些混沌,此物……此物确实与二徒弟元始,还有四徒弟有缘。”

  鸿钧老祖这一番话,令四人全都震惊万分,尤其是云苏,我喊你一句老师,是对你的尊敬,你居然敢应,居然真地把我当成了四徒弟。

  这,让云苏有点发懵,计划果然又没赶上变化。

  再说这论辈排序,照说这一排过去还有好几位,看来要不是睡着了,自己也当不上这个便宜的四徒弟。

  另外三人却是惊骇万分,三人既然今日来了,又坐在了一排最首的三位,自然是心中有数,而且实力也是绝对地足以**在场除了那位老祖以外的所有人。

  但现在被人横插一脚,到了这个层次,居然发生这样的意外,实在令他们难以置信。

  “老师!恕弟子冒昧,我为元始,乃是盘古三清之一,这盘古幡明明和我有缘,为何多了一个外人来争。这鸿蒙开辟,混沌分开,天地初生是何其艰难,请老师体谅弟子。”

  那坐在第二位的红面老者,此时却是气得脸皮发紫,差点就忍不住向前一步作出忤逆之举了,终究是不敢在老师面前放肆,只是声音中有惊**意,连附近的混沌都被他这不怒之威影响,引得混沌乱流剧烈翻滚。

  “不错,盘古道兄为混沌亿亿万生灵表率,追寻无上大道,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不惜以身陨开天辟地成功。他残余三道清气,原本要以这三道清气哺育天地。只是尔等皆有福缘,又不肯认了这寂灭于天地之间的归宿,便化为三清真人。”

  鸿钧老祖何登至高无上的人物,听元始道人这么说,也有回应,只是说出来的话都是事实,没有半分徇私,也不考虑任何人的面子。

  但听在云苏耳中却是完全不一样,这么一来,日后你们三个就少在自己脸上贴金,搞得好似是你们开天辟地一样,只是不愿意化为虚无,哺育天地,虽然是人之常情,但却被贫道听到了。

  日后贫道如果来不了这方洪荒大世界也就算了,要是来得了,至少在贫道面前,大家四人一起听鸿钧老祖亲口这么说过,便是铁律了,日后就不要拿来在贫道面前说什么是你们开天辟地一样的话。

  “谢老师教诲。”

  元始道人哪里敢和鸿钧老祖对着理论,却是一躬身谢罪,然后转向云苏说道:“我三人终究是三清所化的三清真人,你一个外人,也敢自称和这盘古所留的先天至宝有缘,真是荒唐。”

  云苏方才也是被逼急了,眼看就要时间到点,被撵出这方世界,按照之前白蛇世界的经验,便永远和这方超级洪荒大世界无缘了,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而且,现在的自己也不是返虚地仙,而是混沌精气所化的法身,虽然肯定是远远不如对方来头大,实力强,但到底不是凡夫俗子一样的人物。

  最关键的是,不硬气一把,就空手回家,这是云苏万万不能接受的。

  话说出口,他就在想自己到底和这盘古幡有什么缘分,虽然看着这盘古幡就喜欢,满心思也想要,但这强行有缘的话如何说得出口。

  话好说,但道理要讲得通才行,何况鸿钧老祖也说了确实和自己也有缘,那至少在此时此刻,便是一定有的。

  “说不出来,便是在老师面前口出狂言,欺师灭祖了。”

  元始道人也不怒了,见云苏被自己一句话问得哑口无言,心中暗道对方终究不如自己是三清真人,天生下来便通晓无穷规则。

  在他看来,如今不是争吵,而是论道。

  你凭空占了便宜,得了个鸿钧四徒的名分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

  如今,你论出身不如我,论道亦不如我,还想强行与盘古幡有缘,却是痴心妄想。

  元始真人直到此时,也只是觉得丢了面皮,被云苏刚才一番强行有缘的说法激怒了,但却从未想过,这盘古幡会真地被这无名小子得走。

  被三清真人惦记的先天至宝,如何能被你一句违反规矩的忤逆之言就便宜得去了。

  “四徒弟,你可说得出有缘何在?”

  鸿钧老祖不偏不倚,无公无私地问道。

  s../book/97930/52182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