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十三章 技法自然

第十三章 技法自然

  一个‘斩’字,耗尽了云苏全部的心神和法力。

  直到天亮时分,才稍微恢复了一些,识海*屏蔽的关键字*中也空荡荡的,昨夜为神剑题字,耗费巨大。

  付出不小,收获巨大。

  那‘斩’字不仅仅是镌刻在剑鞘上那么简单,云苏是将观摩巨人开天一击时的玄妙,观想出了一丝道妙神韵,和大道真意,天地法则一样,都是玄而又玄,难以描述的。

  日后以此道妙神韵写下的字,说出的话,都非同寻常。

  云苏一时兴起取了毛笔,研了墨,铺好一张纸,也不动用法力,不附加那能够一次耗尽心神,至少要一两个时辰才能恢复的道妙神韵,只是单纯回忆那种书写篆刻的感觉,便在纸上熟练地写出了一行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八个字,个个内蕴神妙,隐有光泽,一看就极为不凡,不仅仅是好看,而是有一种灵韵在里面。

  二十岁之前,云苏自认为钢笔字写的不错,毛笔字尚可,小时候跟着家中长辈练过,但说起来还比不得王玄机的一手好字。

  大成王朝的文字,大部分都和地球时的繁体古字差不多,有的异体字虽然写法不同,也有迹可循,就像学简体字的人看繁体字,障碍不大。

  以前这一手普普通通的毛笔字,也没有刻意练过,今日写来却如同那水中之鱼生来就会游一样,下笔如有神,写出了一手灵韵好字。

  虽然已经是化神境的修士,凡人眼中的仙人一流,云苏却极有自知之明,在这之前,一手毛笔字确实普通的很,甚至整个地球二十岁以下的人中,除了少数人精研书法,书法尚可,绝大多数人的毛笔字都奇丑无比,单讲二十岁以下的人中,哪怕是那少数将书法引以为傲的人,也不一定比得过秀才。

  此时此刻,云苏知道以后行走天下,一手好字算是拿的出手了,只需要多看书,熟悉一下大成王朝的文字即可。

  如果硬要说这里面的门道,则是技法自然。

  云苏挥一挥袖,一幅字就化作了飞灰。

  咯咯咯……

  鸡叫第三遍的时候,王玄机就醒了,和别的婴儿不同,王玄渔极其嗜睡,也不吵闹,只要吃饱了,放在哪里都不会哭。

  云苏也不嫌弃,更不觉得带着几个小家伙是累赘,自己有的是生命,造的起。

  当初躺在雪地中垂死之际,王木玄没有嫌弃自己,临死还以最后的真气相救,王玄机每日里照顾自己不求回报。

  以后的生活,云苏既不想拜师,也不想加入某个势力,想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修修仙,大隐于市体验够了凡人的生活,历练了道心,再慢慢去想别的。

  寿命太长了,先拿它个一两百年来可劲儿造。

  “玄机,我锁了门出去走走。”

  云苏朝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王玄机打了个招呼,这次云游太虚感悟极多,只是昨夜耗尽了心神,需要休息几日才能继续整理那些感悟,梳理术法真言。

  家中什么都有,几个小家伙也不用出去乱跑。

  “知道了,云大哥。”

  锁上门,云苏脚下微微一顿,法力涌出,已经围绕院子布下了一个最简单的禁法,只要有人强闯,就要先破除他以化神境修为硬布置的法力屏障。

  这也是权宜之计,不懂法术,没有秘籍,云游太虚时见证开天一击和清浊二气的感悟又没有全面整理,只好用蛮力。

  以前看影视剧,动漫小说时,云苏每每看到主角身边真正的亲朋好友,挨个被反派蹂躏,活的战战兢兢,死伤一片就觉得非常气愤。

  一个个主角除了高调拉仇恨,狂妄不怕死,明知道敌人是强几百上千倍的巨擘,依然叫嚣着逆天改命越级挑战,几乎是轮番把亲朋好友送到敌人手中,死一个,加一节怒气,不死一堆是绝对到不了结局的。

  云苏也不急着寻找流落凡尘的修行之法和秘籍了,心有所感,只需将那些感悟消化了,再细细推演,衍化出一些法术和法门应该不是难事。

  ……

  几分钟后,云苏已经混入了早市的人潮,迈开了最潇洒闲适的步伐,行走在渔阳城的大街上。

  渔阳城的百姓起得太早了,如果不是为了走走逛逛,寻思下如何熟悉县城,好想法赚点银钱,云苏能再睡两个时辰。

  许多小贩哈着白气,努力地吆喝,为了生计,花钱的人想花最少的钱买个好,赚钱的人希望赚得更多。

  走走看看,没有目标,有时候停下脚步看看那耍猴的,那猴子瘦瘦的,身形却极为矫健,时而在木架子上翻飞腾跃,时而在耍猴人身上卖萌耍怪,每耍过一场,还拿了碗讨赏钱。

  多数人是看热闹不给钱,少数如云苏一般给一文两文,耍猴人和猴子都再三谢过,赚的心满意足,钱也不少,耍猴人转身买两个包子,为了赚钱早饭也没吃,一人一猴各一个,猴子又表演起吃东西来,学着人一样,慢慢吃,不时吧咂嘴,还竖起大拇指。

  又走了走,却是见到了苦难人。

  一个少女只是伏在地上,旁边地上摆着一张草纸,上面写着一段*屏蔽的关键字*救父的话:

  “民女纪氏,河西人士,家父日前突感不适……’

  草纸上写的都是比较通俗易懂的话,和城中百姓日常所说的差不多,并没有咬文嚼字,很适合这种苦难人摆出来求助。

  云苏站在一旁,细细读完,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少女,法眼入微,知她没有撒谎,也是完璧之身,身上一缕先天带来的阴气未泄,穿着粗糙布衣,容貌倒是不错,五官端正,不是那种歪瓜裂枣的少女。

  只是二十两银子,不是一般人拿得出来的。

  有的人跃跃欲试,又被旁人说的话吓到了,原来这女子*屏蔽的关键字*救父是要去找里正立约的,有了这个,有些人的恶胆就小了许多。

  不多时,一个身着华贵的富家公子就越众而出。

  “这不是宁安堂的王公子吗?”

  “王公子是出了名的善人,这少女有救了。”

  “呵呵,都说王长安王大公子是远近闻名的善人,我看多半也是看中了那少女的姿色。”

  “这你就管不着了,人家自愿卖生救父,你有钱你也可以买。”

  那王长安果然当众出了二十两银子,算是买下了纪氏少女,随后便带走了。

  云苏只是看在心里,也没有妄断其善恶,你情我愿的事情,甚至都没用法眼看一下那王长安。

  继续前行,这次专门寻了几个算相看命的,不准备给钱,云苏也就没有上前和他们攀谈,只是略一停留,便被主动揽客。

  “这位公子,老夫观你乃是富贵之相,过来坐下,待我为你细细掐算一番。”

  这是讨个口彩的。

  “命犯三灾劫,车前马后难,年轻人你乌云罩顶,且让贫道为你化解一番。”

  这是当头棒喝的。

  云苏也不停留,法眼匆匆一瞥,基本就能判断对方是不是在吹牛,从这些人的掐算手法,和占卜卦术上,也能看出一些东西。

  今日所见的四人,都是骗子之流,也就没有了交谈的兴趣。

  正在这时,前方人潮涌动,好似又有了热闹可看。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