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化神赌约

第一百二十二章 化神赌约

  渔阳城外,一道遁光自北方而来,落下地来,却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妙龄少女。

  少女一身粉衣,长发如瀑,脸型娇小,正打量着渔阳城外那十几座仙雾缭绕的山峰,不由低声自语:

  “一路南来,这乌兰和大成二国居然尽在传颂那位神秘的南方大帝。这渔阳城倒是真的风水极佳,灵气时刻都在增加,却不知为何以前只是一个无名小县城。”

  粉衣少女连连掐指推算,却是无所得,隐了气息,也不去惊动四周的仙门势力。虽然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门小修。

  除了那尨山剑派,倒是可以一看,那股冲天剑势,她虽然不惧,但也不至于去惹麻烦。

  “奇怪,居然和尨山剑派的人没有关系,不是此人出手,谁又能制得住有困神鞭的小畜生呢?”

  紫衣少女疑惑不解,现在整个南洲都风起云涌,暗流不止,不老山的毁灭导致了无数势力洗牌,而仙器现世又引动了许多老不死。

  南洲十大仙门更是一个不少都在四处暗中调查,一场覆盖南洲数十万里的风云,正在涌动。

  只是这一路南来,仙器的事情好像还没有影响到这大成王朝,倒是越朝南走,这南方大帝就被人提的越多,甚至各地都在为他塑造金身,外加修庙建祠造藏书楼。

  她也查探了一番,这个南方大帝最早是在函天城外显灵,制止了乌兰和大成两个小国的厮杀,但后来的许多显灵传说,她却有些不信了。

  据她猜测,这南方大帝有七八成的可能,是一位西部洲来的云游僧人,在凡人口中却传成了几百个不同的故事。

  “真是奇怪,以往立大教,走神道之人,若是有这般气势和人气,早就建造神殿,敕封神官,行走四方传教了。”

  粉衣少女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方面老百姓们信的热火朝天,光是讲述那位南方大帝的书籍便有数十本了,大成有,草原也有人在著书,但那位南方大帝却只闻显灵,不见其人,渺然无踪。

  似乎,此人根本不存在,但在偌大的凡间,江湖,甚至是仙湖之中都有他的传说。

  “还是小心为上,如今乱世初现,我等化神真仙虽然强绝当代,却不一定就比不老山那化神巅峰的散仙强,灾劫显现,不能大意。

  此人号称南方南极长生大帝,应该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伺机救了小畜生,回望月山便是了。”

  粉衣少女气质过人,冷面如霜,令身旁路过的凡人都不太敢直视。她倒是一脸无谓的样子,漫步入城,看似闲逛了一番,最后却终于来到了城西,正好入了一条小巷,左手便是那极为可疑的消暑别院,当她看向右面时,却微微一愣。

  “内有恶犬,非请勿入”

  粉衣少女忽然心中一动,那小畜生最后出事的地方是在左手方的别院,这一条小巷相隔的院子,似乎却不是寻常人家。

  她向前踱步,正好站在了清风小筑的院门外,打量着大门。

  作为化神境界的天狐真仙,自然没有将这世俗中的小小院子过于放在眼中,她低调行事是不想太惊动城外那个剑修,还有那不知道是不是真存在于大成一带的南方大帝,对这院子,却是下意识地法眼一张,便看了过去。

  然而,忽然!

  只见院门上两道神光亮起,一个金甲神将提着丈长神枪,一条披挂神甲的狗,便走了下来,站在了面前,作势戒备,冷喝道:

  “大胆妖孽,为何无故窥探本府。”

  粉衣少女纵然是化神天狐,却依然忍不住微微一惊,方才居然没有发现门上这两张图有什么妙用,结果刚刚施展了法眼,想要一窥究竟,对方居然化成真身走下来了。

  然而,不等她有何反应,变化又生。

  只见那金甲小狗朝前一步,嗷呜一声,爆喝道:

  “大胆妖孽,本神君一眼便看出你不是人。”

  “……”

  这一下,不但是粉衣少女,就连杀气腾腾的张一凡也不由一怔,尬的脸疼,暗道坏了,不应该将当日苏先生在大月城的丰功伟绩说给这条狗听。

  这条狗太缠人了,威逼利诱,你不和它讲,它便一天到晚喊你的名字,吵得张一凡在琅琊剑中都休息不好,只好和它分享了苏先生的那段大显神通的公案。

  结果,小奶狗听的浑身炸毛,比他还激动,同样的故事,硬是拉着他讲了三个月,往事痛苦不堪回首。

  “二位神君,小女子路过贵宝地,不是来寻衅滋事的,不过是来找家中一位不成器的晚辈。不知二位神君,可否见过他。”

  粉衣少女倒不是怕了这两个突然从门上下来的神君,方才也是一时不查。

  如今,她一眼就看出这一人一狗不是走的神道,但到底是什么,以她的见闻阅历,居然不认得。

  当下,也便微微颔首,解释了一句。

  若是换了早几年,就算不能当场擒下,那便大战一场也是常事。不老山覆没,仙器出世,化神巅峰的散仙身死遭劫,还是极大地震撼了南洲为数不多的化神真仙一类的高手。

  “这一人一狗的实力深不可测,若是打起来,居然没有必胜把握。”

  然而,粉衣少女心中却远远不如表面看起来的恬淡宁静,反而是惊骇无比,自己修行七千余年,一身修为心中有数,不说南洲无敌,但却绝不至于随便遇到一人一狗就如此这般难缠。

  这渔阳城虽然修士和妖怪多了些,但没想到除了城外尨山别院那位剑修,随便一处院宅的大门上便跳下来了两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异修。

  那族人消暑的别院和这小院只有一巷之隔,小畜生多半是栽在这里了,甚至可能就是这二人动的手。

  一想到那位晚辈的为人品性,粉衣少女就不由头大,小畜生,这次总算是掉进无底深渊了。

  ……

  云苏看着在那里磕头如捣蒜的紫狐,知道是因为又惊又吓,还有自己话语中带着的无形之威,导致他至少现在是真怂了。

  “前辈,我,我虽然如今身上没有银子,但只要我传信回山,定然让人星夜兼程送来赔偿。晚辈愿意拿出全部个人之物,合计灵石八万余枚,黄金十二万两,作为惊扰贵府的赔偿。”

  至于那被恶狗抢去的钱财宝物,他却是不敢提了,丢了便丢了,和自己的命比起来,那些东西日后问老祖宗们要就是了。

  “你此时才认错,却是有些晚了。”

  云苏的意思,是你现在才认罪,你家中老祖宗都找到门口来了,要是早一点忏悔认罪,早早罚过赔钱之后估计都回到望月山了,不至于引出接下来的麻烦。

  “啊!”

  紫狐闻言大惊失色,此话何解,莫非是认罪晚了,这莫不是要杀人灭口,顿时吓得差点屎尿横流,痛哭流涕道:

  “小,小狐错了,小狐知罪。我山中尚有狐族私仆一千,全是俊男美人,愿意全部进献给前辈。若是前辈喜欢我天狐一族的绝世美人,小狐可以帮忙说和,我甚至有两位老祖宗都是完璧之身,修为通天,说不定正好可以和法力无边的前辈您结下万年之好……”

  紫狐是吓到了极致,只想保命,不断地开出许多条件,但眼前这位修士却是岿然不动,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反而笑着看自己。

  云苏却是暗自苦笑道,谁家老祖宗摊上这样的晚辈后生,如果当场听到了怕是要气得清理门户,心头微微一动,便对正趴在院门后面,控制着法身的小奶狗传音说了话。

  此时门外,小奶狗正控制着自己的分身,在和那位粉衣少女说话。

  “你家走丢了人,便来我们府上找。我家昨日还走丢了一头猪,是不是也去你的洞府找一找。”

  “……”

  粉衣少女明显没有想到这狗如此牙尖嘴利,右手轻颤,却是忍不住要当场动手了,深呼吸两下才缓了过来,淡淡一笑,说道:

  “我那不成器的晚辈,前些时日和族人一起来对面的别院避暑过夏,却是忽然没了踪迹。当时人数众多,想来不会无故走丢了,所以才想找邻里问一问,有没有见到人。”

  “此言差矣!本神君要纠正你一个错误之处,这对门乃是我们府上前院,不曾听过有请人上门避暑,不过……”

  粉衣少女刚想再问,却听它话锋一变。

  “不过,前些时日,倒是抓了几百个翻墙入院的贼人。本神君看姑娘不是人,想来和那些贼人鼠辈没有关系的。”

  “敢问神君,不知可否让我见一见这些人?”

  粉衣少女平日里也是跺一跺脚,数万里疆域便震一震的大人物。

  可是遇到这种非正常现象,又要救那个不成器的小畜生,自认为修行七千年来,还没遇到过如此可恶的狗,还看不出它的跟脚是什么,这倒是奇怪之处。

  她凝神静气,总算是平息下来了怒火,问道。

  在她看来,好言好语比起打打杀杀还是好上一些,这里又是城中凡人密集之地。

  “看在你不耻上问的份上,本神君便和你打个赌吧。若是你赢了,不但让你见,你就算带人走也可以,就看你敢不敢赌了。”

  得了云苏命令的小奶狗,一时间尾巴都快翘上天了,满鼻子都是骚狐狸的味道,险些忍不住打喷嚏。

  “好!”

  粉衣少女不禁莞尔一笑,嘴角浮起笑意,自己原本不想声张,更不愿以望月山和化神真仙的名头压人,既然你主动要挑战化神真仙,那便看看你的邪门歪道有多强。

  她不相信,以自己七千年苦修,已经踏入了化神之灵婴境近千年,还不信收拾不了你一条嘴贱的看门狗了。

  s../book/97930/52133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