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零三章 书院变故

第一百零三章 书院变故

  “此印,端的是一件好宝贝!”

  云苏把玩着连夜祭炼好的长生印,觉得甚是喜欢。

  土精弥补了它的防御缺陷,虽然比不得玄黄鼎那样能够顶着到处走无视绝大多数同阶敌人的攻击。

  但此物乃是以攻为守,强调的进攻而不是防御,只要不被那强绝修士一拳一剑轻易打爆即可,现在的防御力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那一丝紫气,用处也是绝大。

  云苏将控制长生印的神识禁法,藏在了紫气之中,除非是大道通玄,随天地而生的猛人,想要依靠强大的神识进入紫气去抢夺长生印的控制权,只能是自讨苦吃。

  原本因为是石质,看起来灰头土脸的长生印,现在却是大不相同。

  整个小印变的金黄无比,似有霞光道道,又似有紫气一闪而逝,从不同的角度看,颜色居然还不一样,凝神一看,还有紫气升腾氤氲表面的气象,颇为惊人。

  这一缕紫气,除了拿来承载云苏的神识禁法,更重要的还是它的攻击属性,如果肉身不能超过小奶狗,想来是扛不住它的狂揍。

  另外,这紫气善于飞行,长于隐匿,也算是给长生印附加了许多妙用,虽然骗取了紫霞一缕紫气,但赐名紫气东来长生印,云苏倒是真心的,不是忽悠它。

  “超凡入圣,堪称脱胎换骨,哈哈哈!”

  云苏忍住了试一试的想法,现在就是将此印放在不老山余孽面前,怕是也不认得了。

  这开光第一杀,还是不要乱试了,把惊喜留给日后的对手。

  云苏收起了小印,总算是有了一件通用型的强大宝物了。

  经过重炼,它的用法很简单,只要有云苏的神识烙印和秘咒,哪怕是凡人也可以将它丢出去造成恐怖的杀伤。

  而且因为有紫气融入,此物哪怕是在千里万里之外,一个念头便能沟通,须臾即至,速度还快得印人难以想象,至少寻常的飞剑是比不过了。

  此时,天色将亮,云苏掐指一算,紫霞的酒也差不多快醒了。

  神识勾连了紫霞,看到它在云端中像一条鱼游来游去,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初生的太阳将云彩染成了金黄色。

  “呜呜~”

  紫霞停了下来,好像在思考什么,忽然间,祥云颤抖,尖叫一声:“呜哇!!”

  然后,这厮便化作一道霞光,以比平日里还快数倍的速度,嗖的一下就回到了清风小筑。

  “呜哇!”

  紫霞停在云苏面前,祥云蠕动,浑身颤栗,不停地发出呜哇声,看起来很不爽的样子。

  “紫霞啊,昨晚喝的还尽兴吧。”

  云苏毕竟借走了人家一缕紫气,还是短时间内还不了那种,心里还是有点底气不足,就像是大人抢了小孩子的糖果。

  “呜哇哇!”

  和以往不同,现在的紫霞一言不合就呜哇乱叫,这是神物的本能,虽然还没开灵智,但它的本能告诉了它,昨晚喝多了,丢了重要的东西。

  “这个,这个,你看啊,这方紫气东来印,非常强大,唉唉,不要激动……”

  云苏刚拿出紫气东来长生印一晃,紫霞就跟疯了一样冲上来,对云苏自然是没有半分伤害和敌意,但直冲长生印而去,这是酒醒了不认账,要抢回去的节奏。

  “唉,有话好好说,今天阳光明媚,紫…喜气东来,我们边喝边说,酒都给你准备好了。”

  云苏一咬牙,又拿出了一大坛灵果酒,然后从库房中又搬来了所有的烧刀子,都摆在了屋里。

  紫霞哼哼唧唧的,也是无可奈何,干脆钻进了酒坛,不时地冒出来,呜哇一声,还是很不爽的样子啊。

  “那你看这样行不行,一百斤鱼泉酿。”

  云苏也是见它如同被剪了尾巴的孔雀一般,可怜巴巴的样子,拿人手短,那就让对方喝人嘴软吧。

  “呜哇!”

  “两,两百斤。”

  云苏算了下,五年陈的鱼泉酿都要一大笔银子了,钱还是其次,实在是产量太低了,不好买,不过也实在是无法厚起脸皮拿烧刀子忽悠它。

  “呜哇!!”

  “贫道方才掐算了一番,还有十余日,下一道紫气便能孕育出来了。贫道出酒,你自己去抓一条吧,这样总行了吧,再不行,贫道就只有揍你一顿了。”

  云苏一咬牙,一脸凶巴巴的样子,紫气果然一怂,钻进酒坛里边喝边想,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冒了出来。

  “呜~哇。”

  “只此一次啊,下一次至少要等我突破到了返虚境。”

  云苏解决了这个傲娇的紫霞,给五个炼器炉加了一些三昧灵火和灵碳,再施法封禁起来让它们慢慢熔炼材料后,又将紫霞和酒坛全都收了,让它回到如意袋中去喝,这才推门而出。

  今天,是渔阳书院休沐的日子。

  为了照顾一些离家较远的学子,这一日书院虽然提供早中两餐,却并没有安排课业,云苏算了算时间,那三个小家伙也在书院关了好久了,正好去接回来。

  三人便出了门,直奔书院。

  结果刚到书院,却看到许多夫子和书院学生都站在书院大门口,洋洋洒洒上千人,在两侧排队,好似有什么仪式。

  云苏掐手一算,又凝神听了一下学生们的议论,才知道是那位渔阳书院的老山长,前礼部员外郎鲁山公,今日要从书院辞任还乡了。

  此事看似突然,也是事出有因。

  原来这鲁山公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今年以来,元灵帝先是废黜变法,接着又封瓦屋山道人为国师,这两件事情都引得鲁山公暴怒不已,认为皇上有失体统,一怒之下,上表臭骂了元灵帝和礼部官员们一番。

  本来,历代大成王朝的皇帝最怕的就是这些不怕死,偏偏还门生故旧满天下的告老还乡的老夫子。

  按照以往的惯例,历代皇帝遇到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收到了上表奏章,也当做没收到,装糊涂就混过去了。

  但当时元灵帝妖蛊发作,邪火冲天,却是极其反常地回了一封诏书,把这鲁山公臭骂了一顿,说他为老不尊,告老还乡了还诋毁朝堂。

  说到底,就是皇帝和退休老臣吵了一架,但鲁山公却受不了了,这王八蛋元灵帝,居然敢骂自己。

  再加上后来战事不顺,这一口恶气更是全都发在了元灵帝身上,鲁山公一病不起,刚刚好了一些便写信给天下的许多门生故旧,说元灵帝无德,山长也不做了,与其为大成教书育人,不如回家去养猪。

  一时间,半个大成的读书人都在骂元灵帝,但鲁山公既然拿这件事做了文章,也只能辞任山长,虽然不至于回家喂猪,但也是决定了回乡下老家养老了。

  云苏也极为感慨,这大成王朝比起地球上封建制度巅峰时期的朝代,集权程度要差很多,但又比城邦制度或者奴隶制度要团结强大得多。

  只是这皇帝和老夫子公然吵架的事情,却没有牵涉更多的祸端,更没有因言获罪,倒是让他刮目相看,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国一地,文化和习俗也不尽相同。

  果然,不多时便有渔阳城的官员和富商们来送这位鲁山公,全是一片赞誉和挽留之声,许多书院的学生更是嚎啕大哭。

  “诸位,老夫年事已高,当不得这山长大任了,希望日后在新任山长的带领下,你们能够学有所成,学有所持,学有所用,将渔阳书院的名号,传遍天下。”

  鲁山公也是老泪纵横,言毕之后,一咬牙就上了马车,远驰而去。

  “如果论才学和人品,何不语虽然年轻了一些,倒是颇为适合。只是如今国事纷扰,他也不一定静得下心来当山长。”

  云苏心中一动,也不多想,这选任山长的事情,还是交给官员和富商们去商议吧。

  “云大哥!”

  人群中,刚送完老山长的三个小家伙就看到云苏和背着王玄渔的大姐来了,顿时欣喜万分,在书院关了前后接近两个月了,实在是受不住了。

  “走,回家!给你们好好补一补。”

  云苏看到三个晒的黝黑,长高了不少的小家伙,看来书院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临走时,却是遇到了那位刘府的刘员外,对方颇为震惊,哪想到忽然遇到了高人苏先生,一时间结结巴巴说不出来话,只是连连行礼,云苏微微点头示意便走了。

  于是,一番大采购。

  猪牛羊肉合计买了三百多斤,其他的活物,活鸡买了二十只,鸭子十五只,兔子十二只。

  王玄机想在院子靠房子后面,种芭蕉的旮旯角落里建个鸡鸭兔舍,可以拿来暂养。

  鱼也买了十八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可以放在大水池中。

  免得云大哥经常不在,买这些活物不方便。

  云苏也觉得家中有狗了,再多点鸡鸭也不错,吃着方便,生活也更加恬淡自然。

  “哇,好多肉!”

  三个小家伙,尤其是王玄武,口水都流出来了,书院里的肉菜其实也不少,但却总是被大家一抢而光,哪像家中好,一次买几百斤的肉。

  王玄机只是笑笑,这几个从来不会做饭的小吃货哪里懂的,因为有无所不能的云大哥在,家里放食材肉类的小库房,食物放的再多再久也不会坏。

  王玄机看着那三个围着肉直蹦的小弟,偷偷擦了下眼泪,有云大哥在真好,一次买这么多肉,再也不用发愁没饭吃了,无论是自己,还是渔宝宝,还是三个小家伙,都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珍惜这样的好日子,好好照顾云大哥,教育好四个小家伙,而且还要更严厉地教育他们。
http://www.swimat.com/book/5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