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捡个世子来种田 > 第256章 宁为穷人的妻

第256章 宁为穷人的妻

  “对,对不住。”秦绣猛的吸了口气,这句对不住是为着曾经她对李青悠做过的那些事,抓着李青悠的手骤然收紧,用尽最后的力气又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谢谢她保大,哪怕没能成功,但终究是有个人肯为了她的命说一句话。

  看着面前还是花季的女子香消玉殒,李青悠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很想问问秦绣后悔了没有,如果当初她本本分分的嫁做张家妇,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等事。

  或许她和张铁牛会生好多个孩子,夫唱妇随一起白头到老,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我会尽我所能去做。”李青悠从手腕上褪下一支玉镯子放在孩子的包裹里,“我会认这孩子做我的干女儿,替你照顾她。”

  秦绣半睁着的眼睛终于合上,一滴泪水划过眼角,没入枕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烟消云散。

  秦绣的事给李青悠的打击很大,哪怕她们根本算不上朋友,甚至时不时的还有些小摩擦,但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鲜活的声音消失在眼前,这在李青悠的人生经历中还是第一次。

  之前李家老两口虽然也故去了,但毕竟她没亲眼看到,远没有这次给她的震撼大。

  这不光是一条人命,更是令李青悠对这时代女子的命运生出了无比的愤怒和不甘,然而却又无可奈何。

  这是大势所趋,在大时代的背景下,她一个人再怎样都激不起一丝浪花,甚至得不到同为女子的支持,这一点端看许夫人和徐嬷嬷的态度就知道了。

  但无力反抗归无力反抗,并不代表李青悠就能接受这种扭曲的,没有人性的观念,她管不了别人,但至少她能管自己,能管阿弟。

  “宁为穷人的妻,不为富人妾。”李青悠语重心长的看着阿弟,“记住姐姐的话,知道吗?”

  阿弟,“……”

  他既当不了穷人的妻,也当不了富人的妾,谁能娶个大老爷们回去?

  卫思齐也抓了抓头,明明刚才阿弟都说了他是男孩子,怎么青悠姐姐还说什么妻妾的,刚想要提醒李青悠,被阿弟扯了下衣角。

  看得出他青悠姐姐这会正难受,阿弟不想再让她多一桩烦心事,横竖他该说的已经说了,怎么也要给她一点缓冲的时间,相信她会很快接受的。

  “不过没什么。”李青悠的情绪收回的很快,揉了揉阿弟的头,“你还有姐姐呢,只要你听姐姐的话,保证你以后不会吃亏。”

  想要在夫家直起腰,就要有个实力雄厚的娘家,所以阿弟以后会不会幸福,会不会在夫家受罪,其实并不取决于嫁了个什么人,更不取决于穷富。

  只要她力争上游有了足够的实力,对方自然不敢欺负她们姐妹。

  当然保险起见要在门当户对的前提下找个稍微不如自己的,这样只要她这个当姐姐的腰足够粗,她的阿弟就能挺直腰板。

  “对了,你那会说什么男孩女孩的?”李青悠放下心,突然想起来阿弟之前的反常,当时她心里全都是事就没太在意,这会想起来好像有点不对劲?

  阿弟的心脏骤然一缩,这会他完全确定了之前他青悠姐姐就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怎么办,再说一次?

  说实话他心里有点没底。

  可不说是绝对不行的。

  卫思齐倒是一脸的跃跃欲试,但这种事必须由阿弟亲口来说才行。

  阿弟喉咙发干,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之前凭借着“生死不明”的伤势要挟他青悠姐姐一口气说出来也就说出来了,可这会再说一遍就有点难了。

  但,再难也得说。

  于是乎,半晌后阿弟鼓足了勇气正要说的时候,门再次被叩响,刘小三在外面喊李青悠,“沈三公子要见姑娘。”

  这是要说道秦绣的事了。

  虽然之前沈三公子的表现看来他不会追究,但不等于他不索要旁的等价值,亦或者是更高代价的回报,毕竟事情发生在李青悠的地方,无论怎么样她都脱离不开关系。

  李青悠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刚才之所以过来看一眼阿弟只是因为不放心他的伤势,这会方郎中也帮他处理完了伤口,李青悠彻底放下心可以去跟沈三公子周旋了。

  “我这就过去。”李青悠说着站起来出去了。

  独留下阿弟和卫思齐两人面面相觑。

  “我太难了。”阿弟吐了口浊气,蔫头耷脑的靠在枕头上,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三番两次被打断,他都怀疑第三次还有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没事,反正机会多的是。”卫思齐也替他老大的坦白坎坷路表示同情,绞尽脑汁的帮忙想主意,“都说酒壮怂人胆,要不喝点?”

  “什么怂人,是酒壮英雄胆好吗?”阿弟给了他一个白眼,喝酒壮胆的事就算了,他还不至于那么怂,虽然还是有点怕怕的……

  另一边,李青悠来到沈三公子面前,两人对面而坐。

  对于沈三公子接下来的打算李青悠心里不是太有底,毕竟她只是个平民百姓,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她能跟卫家搭上线。

  而现在牧场已然开起来了,沈家和卫家的线也在暗中搭好了,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更大的利用价值来。

  这件事暂时想不出来,干脆就不去想,但今天发生的事她必须要给出个交代。

  “三公子,对于今天的事我感到很抱歉。”李青悠决定先发制人,“受惊的马匹已然控制住,是许县令家的马,但我的人在马的草料里找到了苇子谷,就是一味能刺激神经,令马兴奋的药材。”

  这是在出事的时候李青悠就立即派人去查的。

  “给马喂饲料的人是李氏族人,名叫李大力,具他说看到有人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去过马棚,除了他之外还有木匠张大强看到了。”李青悠道:“那个人也被我们找出来了,是赵家的下人。”

  “还有。”李青悠顿了顿,道:“之前马原本是冲着秦大娘子去的,这一点在场的众人都可以作证。”
http://www.swimat.com/book/4943/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